419.诱拐小皇帝

    419。诱拐小皇帝

    定王府安排的大楚驿馆就是距离定王府隔了不过两条街的地方。例如西陵北戎南诏等过在璃城都是有各自的使馆的。但是大楚却一直没有,一来是因为大楚和定王府的关系尴尬,二来无论是墨景黎还是墨景祈都不愿意承认定王府是一个单独的势力。所以每一次大楚来了使者都是由定王府安排的。不过这一次,墨景瑜却主动跟墨修尧表示了大楚有意在璃城建立一处使馆的事情,其中示弱的意思显而易见。

    驿馆里,墨随云摆脱了墨景瑜和一众侍从官员,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原本来带着一丝懦弱和稚嫩的小脸顿时阴沉了下来。走到一边的桌边坐下默然出神。

    在登基之前,墨随云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一国之君。跟之前死去的皇兄墨夙云一样,他的母亲也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宫婢。甚至比起墨夙云他被无视的更明显,就连他的名字都是母亲取得。也或许,他比墨夙云更幸运,因为他没有被墨景祈选中,在当初那个时候去继承皇位。这些年,身为皇帝的墨夙云在宫里过的是什么日子,他冷眼旁观却也是看得明明白白的。原本他以为自己会默默无闻的做一个不起眼的皇子,成年之后搬出宫去平平淡淡的过自己的日子。却没想到有一日出征在外的墨景黎突然被废了,然后太皇太后和所有的皇亲国戚文武官员们发现他是最合适的人选,接着他就成了大楚的皇帝。

    墨景黎被废了确实让他松了一口气。虽然只是为数不多的见过墨景黎几次,但是每一次见到这位王叔都会给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非常清楚的感觉到墨景黎想要杀了他,不,应该说,墨景黎想要杀了所有先皇留下来的皇子。而他,并不像死。

    等到坐上了皇帝之位他才知道自己那位皇帝弟弟真正的苦楚。在太皇太后和王功权贵们眼中,他这个小皇帝不过是他们博弈的一颗棋子罢了。墨随云知道,自己不想那样。他不想被这些人束缚着过一身。他听说过很多关于定王的事迹,他想成为他那样的人。

    所以,面对定王的时候他的恭敬并不是假装的。他是真的尊敬并且推崇这位威震天下的王爷,所以在跟他行礼的时候他忍不住抬头看了定王一眼。然而对上那白衣白发的俊美男子深邃淡然的眼睛的时候,他不由得有些慌了。那样淡漠的眼神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他又仿佛一眼就将他心中隐藏的最隐秘的心思都看的明明白白一般。他连忙装作害怕的低下了头,但是他知道,自己肯定已经引起了定王的怀疑……

    墨随云轻咬着唇角走起了眉头。虽然颇有心计和胆量,但是他到底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而且这些年并没有谁认真教导过他,所以遇到这种意外的情况一时之间也忍不住慌了神了。如果…如果定王想要杀了他的话……

    “启禀皇上,外面有位小公子求见。”门外,侍卫低声禀告道。

    墨随云心中正是烦闷的时候,不悦的皱了皱眉道:“什么小公子?不见!”

    “但是……”侍卫犹豫着,墨随云没什么耐性的道:“有什么事情去找瑜王叔,别来烦朕!”门外很快就没有了声音,墨随云心中冷笑一声,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将他这个做皇帝的放在眼里,不过是例行通报一声罢了。虽然有些奇怪在璃城为什么会有人找自己,但是现在墨随云根本没有心情去考虑这件事。

    “哚哚哚……”墨随云正出声,窗口传来轻轻的敲击声。墨随云皱了皱眉,刚刚站起身来就看到窗户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俊美的男儿从窗口探了个头进来。

    墨随云微微皱眉,盯着那男孩儿打量了半晌才问道:“刚刚是你要找朕?”

    男孩儿瘪了瘪小嘴,利落的从窗口爬了上去,轻轻挑落到地上点头道:“对啊,你为什么不见我?”墨随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认识你么?

    再打量了一便,才发现这男孩长得极为俊美,年龄倒像是比自己小一些。身上穿着一身极为寻常的衣衫,却掩不住仿佛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势。墨随云在心中默默地盘算了一遍,才问道:“你是…墨御宸?”

    墨小宝翻了个白眼,笑嘻嘻的凑到墨随云身边打量着他笑道:“你果然很聪明,你怎么猜到本世子的身份的?”墨随云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整个璃城,除了定王府的小世子还有几个人敢闯大楚皇帝下榻的驿馆?

    “小世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墨随云摆出皇帝的姿态,一脸严肃的问道。

    墨小宝眨了眨眼睛,有些古怪的看着墨随云道:“贵干?你看我这样…能有什么贵干?”他才十岁好不好?就算想要有什么贵干也得等他有权利了之后。现在他只是被讨厌的父王提出来见见未来的敌人的可怜孩子而已啊。

    墨随云默默地看着一点儿也不见外,自己坐下来拿起桌上的水果擦了擦就开始啃的墨小宝。只觉得额头隐隐作痛,长期在宫中生活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笑得一脸纯善的小子很麻烦。

    墨小宝看着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墨随云,招招手道:“过来坐啊。”

    墨随云走到墨小宝对面坐了下来,看着他吃的不亦乐乎的模样,心中暗暗揣测定王是不是从来都不许世子吃饱饭,“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墨小宝对着他粲然一笑道:“找你去玩儿啊。父王说我是主人家,要招待好客人。我怕你一个人孤单,特意来找你去玩儿啊。”

    “玩?”墨随云有些茫然。

    不是墨随云这做客人的不知道好歹,而是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跟眼前这个定王府小世子什么时候交情好到可以一起去玩儿了。

    墨小宝养着下巴,有些骄傲的看着他,“怎么样?去不去啊?”

    对上墨小宝仿佛有些挑衅的目光,墨随云突然一咬牙,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去就去!”朕还带也是个皇帝,还怕你一个世子不成?所以,小皇帝你就是笃定了墨小宝不敢弄死你,才跟他一块儿出去玩儿的么?

    说走就走,膜随云起身就要就要开门出去。墨小宝连忙拉住他道:“你干什么?”墨随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不是出去玩儿么?”墨小宝翻了个白眼,指了指还半开着的窗户道:“我是从那儿进来的,你要怎么跟别人说本世子怎么会出现在大楚的驿馆里?要是被父王知道了,我可是要倒大霉的。”

    “那你想怎么样?”

    墨小宝笑容纯善无比的指了指窗户笑道:“咱们翻墙出去。”

    “翻墙?!”墨随云险些惊呼出声。

    墨小宝已经自顾自的跳上了窗户,一手攀着窗户往外面看了看才回头道:“你不会是害怕吧?”墨随云深深的吸了口气道:“谁怕了?走就走!”

    “这还差不多。”墨小宝点点头,轻巧的从窗户上跃了下去。墨随云吓了一跳,连忙爬上去看,就看到墨小宝正一脸不耐烦的靠在墙角边上对着自己招手。墨随云不会武功,有些狼狈的从窗户上爬了下去。跟在墨小宝身后躲躲藏藏的在驿馆里走着,居然还真的让他们完全没有被人发现的摸出了驿馆的后门。很明显,墨小宝做这种事情绝对不是第一次了。

    驿馆的后门外,两人一出门就有几个身影围了过来,拉着他们一阵狂奔。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停下来,墨随云才有空打量眼前的几个人,这才发现眼前这几个居然都是比自己还小的小孩儿,在看一看比自己还矮了半个头的墨小宝,一种大人的感觉和使命感油然而生。

    “小宝哥哥,这个就是大楚来的小皇帝?”穿着白色锦衣的冷君涵虽然年纪还小,却已经很有几分他父亲当年的风范了。手里一柄小折扇慢悠悠的扇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纨绔子弟。

    旁边,同样继承了自己父亲一脸肃然的徐知睿看了看墨随云皱了皱眉道:“没换衣服,会被人发现。”墨随云只觉得被眼前这两个还不到自己下巴的小萝卜头盯得出了一身冷汗。

    旁边,已经改名秦烈的沐烈随手扔过一个包袱,道:“就知道你们会忘记,衣服。”

    墨小宝不屑的扬眉道:“没换衣服,本世子不是一样从里面走出来了?什么守卫森严…不堪一击。”父王说的没错,玩的就是心跳。从驿馆里拐走大楚的小皇帝,多么好玩儿啊。扮成仆人什么的溜出来,太没有挑战性了。

    冷君涵笑眯眯的望着墨随云直流口水,“小皇帝啊,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皇帝。活的……”墨随云一头冷汗,从他他只觉得楚宫里处处危险,但是这会儿他突然觉得比起面对这几个脑子明显有问题的小孩儿,他宁愿回去面对太皇太后和那些大臣。眼前这个穿的白嫩嫩的小包子以为他是烤鸭吗?那副垂涎三尺的模样…墨随云决定已经一定要里这个白嫩嫩的小傻子远一点。

    如果冷君涵知道墨随云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大叫冤枉的。他只是没见过皇帝而已啊,谁让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人就是王爷呢?虽然这个王爷是让许多皇帝都要害怕的绝顶人物,但是那也不是皇帝啊。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小皇帝,好奇心极重的冷君涵当然要好好的研究研究了。

    秦烈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有些不安的小皇帝,看起来是比墨夙云要好一点儿,不过也没看出来有什么提别的啊。随随便便就被小世子给拐出来了,难道他就没考虑过大楚的小皇帝突然从驿馆里失踪了会吓到多少人么?

    不过对此秦烈并不在意,小世子喜欢怎么玩儿是他的事情,他只需要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就可以了。

    在墨小宝的催促下,墨随云去换了秦烈准备的一身寻常的衣衫。这样一来,这几个孩子看起来就像是一群寻常的富贵人家的孩子了。璃城如今云集了许多的权贵世家名门富商,平常街上自然有不好权贵之家的孩子玩耍,所以即使走在大街上也没什么人在意。

    墨随云生下来就在皇宫里,平生唯二的两次出门,一次是跟着大楚朝廷南下,一次就是这回北上倒璃城来。自然是看什么都感到新奇,墨小宝这一行人不说见多识广的秦烈,就是冷君涵和徐知睿也是到处跑着长大的,早就稀松平常了。说是出去玩儿,不如说是几个孩子迁就这没什么见识的土包子小皇帝墨随云,再加上到处逛逛。等到墨随云刚刚感到肚子有些饿了的时候,墨小宝很是大方的将他领到璃城里最好的酒楼去用膳了。

    酒楼的伙计显然对墨小宝这一群人十分熟悉,一看到他们进门便熟练的上前来将他们领到了二楼上最安静的一个厢房。墨随云坐在厢房里,极力忍耐着自己的好奇和不自在,问道:“世子,你们经常来么?”

    墨小宝笑眯眯道:“也不算经常。偶尔来一次,不过这里的菜可好吃了。不用客气,这酒楼是秦烈他们家的,不会收咱们钱的。”

    秦烈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就算是吃白食也不要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好么?小世子你还记得眼前这个小皇帝是你的敌人么?

    墨随云有些羡慕的看着他们道:“向你们这样真好。”

    冷君涵眨了眨眼睛,偏着小脑袋看着他道:“你喜欢的话,可以留下来跟我们一起玩儿啊。我们不会欺负你的。”这一群人中,以冷君涵对墨随云的观感最好。虽然这个好是建立在他是他见过的第一个皇帝上的。

    墨随云愣了一下,摇摇头道:“我不能留下来。”

    冷君涵理解的点头道:“我知道,你是大楚的皇帝么。当皇帝好玩儿么?”墨随云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道:“不好玩儿,一点儿也不好玩。”

    “不好玩儿?”冷君涵摸了摸脑门问道:“小宝哥哥,你还要当皇帝么?小皇帝说当皇帝不好玩儿。”墨小宝不屑的哼了哼道:“本世子以后是定王,当皇帝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世子要做定王,知道么。”

    “皇帝比定王大。”徐知睿淡定的为表哥普及基础知识。

    墨小宝斜了他一眼,“哪个皇帝敢说比父王大?”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耸了耸肩。确实,这天底下至少现在大概还没有哪个皇帝敢跟定王叫板。徐知睿坚持的道:“就算是这样,还是皇帝比较大。”

    墨小宝皱着眉想了想道:“好吧,那我还是要先当定王!”不把父王踩下去,他要怎么站起来,当皇帝什么的就更不用想了。墨小宝信心满满的在心中盘算道。

    墨随云一边吃着桌上香喷喷的饭菜,一边道:“万一不是你当定王,怎么办?”

    墨小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会不是我当定王?”

    “定王府不是还有以为小世子么?”墨随云随意的道:“就像皇位不一定是传给皇太子一样,定王之位也不一定是传给长子吧。”

    “嗯…”墨小宝思索着,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多谢你提醒,我会努力的鞭策麟儿做个乖乖的好弟弟的。”墨随云淡淡一笑道:“不用客气,我只是随意提了一句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对了,墨随云。听说大楚的太皇太后可凶了,你皇奶奶对你好不好?”墨小宝眼睛一转,关心的问道。墨随云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笑道:“皇奶奶对我很好。”

    “你真幸福,我父王对我可凶了。你是皇帝…别人都要听你的。我这个小世子…父王成天欺压我。”墨小宝羡慕的叹气道。

    墨随云笑容略有些苦涩,他这个皇帝哪儿有那么幸福。就连自己身边的下人有时候都指使不动,更不用说别人都听他的了。看着眼前一脸天真无邪的拉着自己问东问西的墨小宝还有旁边吃得不亦乐乎的冷君涵徐知睿和秦烈,墨随云顿时觉得自己心中生出了几分嫉妒的感觉来。凭什么他们可以这么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而他却要在楚宫里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的过日子?

    “我以后一定会比父王更厉害的!”墨小宝一拍桌子大声叫道。

    旁边坐着吃饭的冷君涵等人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他继续埋头苦吃。墨小宝顿时不依了,大叫道:“我一定会比父王更厉害的!”

    墨随云看看他恼羞成怒的小模样,笑道:“我相信你,一定会的。”

    听了他的话,墨小宝顿时高兴起来。一拍他的肩膀道:“这才对嘛。我就知道咱们是一党的。以后你也一定会比你父王厉害的!我们一起努力!”

    墨随云唇角抽了抽,有些拿不定墨小宝这话到底是祝福还是诅咒。虽然他对自己的父皇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却还是知道作为一个皇帝他是极为失败的。但是看到墨小宝一脸真诚的抓着一只水晶肘子使劲啃的模样,决定还是将这当成是祝福好了。

    等到墨景瑜将整个璃城闹得人仰马翻终于找过来的时候,几个孩子早已经吃得杯盘狼藉了。一开门,就看到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被糟蹋了不少,只有残羹剩饭乱七八糟的摆在桌子上。冷君涵吃撑了躺在一边的榻上揉肚子,其他几个正围在一起热火朝天的唧唧咋咋的说些什么。当然大多数都是墨小宝在说,冷面的徐知睿偶尔补上几句,剩下两个纯粹是听众。

    “皇上!”墨景瑜沉声叫道。

    墨随云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从驿馆里跑出来的事情墨景瑜并不知道。连忙想要站起身来,旁边墨小宝低声道:“别怕他,你是皇帝,不用怕他。”

    墨随云朝他投去感激的一眼,才站起身来道:“王叔,有事么?”

    墨景瑜眉梢挑了一下,还没说话他身后凤之遥笑眯眯的走了出来道:“瑜王,你看在下不是说了么,皇上在璃城怎么会出事呢?”

    墨景瑜忍住心中的怒气,朝凤之遥点了点头,才问道:“皇上,您怎么会在这里?”

    墨随云低声道:“我…朕跟小世子出来玩儿。”

    墨景瑜深吸了一口气,道:“皇上以后要出来玩儿,还是带着人好些也免得下面的人担心。”墨随云点点头道:“王叔,朕知道错了。”见他确实知道错了,墨景瑜这才点点头这件事算是过了。墨随云向来听话,今天突然从驿馆里失踪了确实将大楚众人吓得不清。幸好很快定王府就传来消息说墨随云跟着墨小宝几个在这里用膳。

    墨景瑜朝着里面望去,只见那几个孩子都趴在软塌上一脸无辜的望着自己。墨景瑜实在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几个比墨随云还要小好几岁的小孩子就能将墨随云这个一贯小心翼翼的小皇帝给忽悠的偷跑出驿馆来玩儿。

    莫小宝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眨了眨眼睛,对墨景瑜道:“瑜王,你别生随云哥哥的气,都是我不好。本来我想去驿馆探望随云哥哥的,不过…他不肯见我。我一时生气就偷偷跑到他房里去了。随云哥哥是经不住我求才跟着我们一起出来玩儿的。”

    墨景瑜淡淡一笑道:“世子言重了,世子以后可以直接到驿馆来找皇上玩儿就好了。不过,现在整个驿馆的人走在找皇上,我们该回去了。”

    墨随云乖巧的起身,跟着墨景瑜走了。墨小宝还不忘恋恋不舍的送到门口,并许诺明天还去找他玩儿。

    凤之遥倚在门口,笑容可掬的看着四个小鬼,问道:“怎么样?大楚小皇帝好玩么?”

    冷君涵摇摇头道:“不好玩儿,傻乎乎的。”

    徐知睿偏着小脑袋想了想道:“不好玩儿,虚伪。”

    秦烈翻了个白眼,“比墨夙云还讨厌。”墨夙云胆小懦弱,到时不那么胆小,不过心眼太多了。

    墨小宝笑眯眯的摸着小下巴道:“好玩,傻乎乎的,心眼还不少,居然还想玩离间计。我家小弟弟还不满一岁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1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19.诱拐小皇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19并对盛世嫡妃419.诱拐小皇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