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南诏女王遇刺

    421。南诏女王遇刺

    定王府书房里,墨修尧叶璃和徐清尘等人正坐着议事,门外秦风前来求见,“王爷王妃,秦风求见。”

    叶璃微微凝眉道:“进来吧。有什么事?”

    秦风踏入书房,扫了一眼书房中的众人徐清尘凤之遥韩明月等人都是王爷王妃信任的人,当下也不再犹豫沉声禀告道:“墨景瑜方才秘密去城中一处小茶楼见了一个人。属下怀疑此人可能是墨景黎。”

    墨修尧挑眉问道:“人呢?”

    秦风有些惭愧的低头道:“被他溜走了。那处茶楼很可能是墨景黎在璃城的秘密据点,请王爷责罚。”等到定王府的人潜进去的时候整个茶楼早已经人去楼空。很明显那时特意布置的地方,还有这隐秘的暗道可以让人逃离。墨修尧摆摆手,淡然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也怪不得你们。能确定是墨景黎么?他找墨景瑜想要干什么?”

    韩明月笑道:“墨景黎现在还敢跑到璃城来,他的来意不言而喻。至于墨景瑜…只怕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墨景黎的手中,被他要挟了吧。”徐清尘点头,也赞同韩明月的意见。看向墨修尧和叶璃道:“这段日子还是让小宝小心一些的。”虽然墨景黎可能更恨墨修尧和叶璃一些,但是介于两人的能力想要对他们不利实在是难上加难。而还未长大的墨小宝自然就会成为最明显的弱点。

    叶璃郑重的点了点头,记下了徐清尘的提醒。事实上她也正打算多加派一些人保护墨小宝。不管墨小宝在聪明伶俐,如今也不过是一个才十岁的孩子而已。

    凤之遥皱眉道:“墨景黎现在倒是变聪明了,连定王府的暗卫都抓不住他。”

    韩明月笑道:“不是变聪明了,而是惊弓之鸟怕死罢了。他若是真的变聪明了,就绝不会到璃城来。”冷皓宇有些担忧的道:“他能潜入璃城,至少证明他手下也不是一点可用的人都没有。我怕他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只怕是想要和定王府同归于尽。这样的人总是危险的,还是尽快抓到他为好。”

    众人齐齐点头,蠢材不可怕,聪明人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自认为聪明而且不怕死的疯子。因为你很难推测出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听了冷浩宇的话,墨修尧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徐清尘看了他一眼,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打算了?”墨修尧淡然一笑道:“不过是一个墨景黎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本王自有打算。还有几天就到麟儿和心儿的周岁宴了,这上面你们还是多费些心思。今年来的人似乎不少?”

    凤之遥点头笑道:“不错,除了如今已经在璃城的北戎大楚和西陵的使者以外,南诏女王和王夫,北境赫兰公主还有西域诸国的使者都已经在路上了。不日就会到达璃城。”

    “看来清栢和张起澜在西陵做得不错?”墨修尧抚着下巴笑道。西陵皇城地处极西,与西域诸国接壤。但是一直以来西陵和西域诸国的关系大多时候都是处在敌对状态,不要说诸国主动派使者来道贺了,很多时候连两国通商的路都是时断时续。早些年西域和中原的商路还都是定王府和西陵达成协议维护的。直到西陵北方大部分地区被墨家军拿下,中原和西域之间的交流才算是真正的畅通起来。

    徐清尘淡笑道:“听说开始也打了几场。现在定王府眼看着如日中升,就算是西域人也是懂得察言观色的。会派使臣前来道贺也是自然的。对了,清柏他们这次也跟这西域的使节一起回来。大约还有两天就到。”

    徐清尘点头道:“那…西域使者的事情就交给清泽安排?”正好徐清泽和徐清柏也是兄弟,有什么问题也好互相交流。

    徐清尘和徐清泽点了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议完了事情,众人都退了出去,叶璃才看向墨修尧问道:“墨景黎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墨修尧将她揽入怀中,轻声笑道:“不用紧张,小宝身边跟着的人也不少。他自己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真碰上墨景黎,谁吃亏谁占便宜还不一定呢。”

    叶璃皱眉,不满的道:“他还是个孩子。”

    “在定王府,过了十岁就没有孩子了。阿璃,咱们不可能永远都跟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他要自己独挡一面的。”叶璃沉默的叹了口气,虽然明白墨修尧是为了墨小宝好,但是对于一个曾经生在春风里长在红旗下即使出身军旅世家也依然还是像正常孩子一样长大的幸福孩子,叶璃是很难接受这种将儿童当大人用的情形的。在她前世十岁的时候,还在大院里跟着一群丫头小子唧唧咋咋的胡闹呢。

    但是现在的情形却容不得墨小宝慢慢成长。以墨修尧的性情和打算,很明显的打算早日将定王府交给墨小宝去承担,自己逍遥世外。为了防止哪一天某人突然撒手不管让墨小宝手忙脚乱,现在就开始培养墨小宝是正确的选择。

    “阿璃不用担心,小宝也是我的儿子。”直到叶璃担心小宝的安全,墨修尧轻声安慰道,对于叶璃的过度担忧很是无奈。墨小宝再怎么混蛋也是他的儿子,他这个做爹的总不会弄死自己的儿子啊。难道他平时怎么的对墨小宝太差了,才让阿璃如此担忧么?定王殿下难得的有些心虚的自省。

    叶璃淡淡笑道:“我知道,只是还是忍不住担心而已。你知道的…理智跟感情有的时候本身就是两回事。”别说墨小宝还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就算他跟墨修尧一样成了天下第一高手,做母亲的该担心还是要担心的,“既然你心中有打算了,这事儿你看着办吧。我会好好照看麟儿和心儿的。”如果墨景黎真的丧心病狂,有危险的未必就只有墨小宝,麟儿和心儿同样也有危险。

    “我保证墨小宝会平安无事。”墨修尧郑重的承诺道。

    “嗯,我知道。”叶璃点点头微笑道。

    “启禀王爷王妃,出事了!”门外,秦风匆匆进来脸色很是难看的道。

    叶璃起身,“怎么了?”秦风素来稳重,若不是出了大事,绝对不会如此鲁莽失仪的直闯书房。秦风沉声道:“南诏女王在璃城不远的地方遇刺,女王和小王子失踪了!”

    “什么?!”不仅是叶璃,就连墨修尧脸上都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墨修尧想了想,皱眉道:“南诏女王怎么会带着王子一起来璃城?”去年,安溪公主在中原生下了一个小王子,当时叶璃和墨修尧都不在璃城。现在那孩子还不过半岁,按理说,就算南诏女王亲自来璃城道贺,路途遥远也不会带着小王子才对。

    秦风道:“安溪公主和王夫去年离开璃城以后并没有回国,而是继续在中原游历。原本正打算回国,听到定王府要为小世子和小公主举办周岁宴,便带着小王子折返回来了。没想到,在距离璃城不到一百里的地方,遭到了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刺杀。王夫重伤,女王和小王子下落不明。”

    “王夫在哪里?快请他进来。”叶璃连忙道。

    很快,南诏王夫普阿就走了进来,果然原本华丽宝蓝色南疆服饰上血痕斑斑,普阿手臂和脸上也都有伤痕,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恶战。

    “定王,定王妃。”因为安溪公主和叶璃的关系不错,普阿与墨修尧叶璃也还算熟悉,当下也不客气,焦急的道:“定王,王妃,请你们救救安溪和孩子!”说着就要往墨修尧和叶璃跟前一拜。南疆的男儿其实是极其傲然的,轻易不会向人下跪。妻子和儿子的失踪让这个南疆男人已经惊慌失措了。

    墨修尧连忙伸手扶住他,沉声道:“普阿,你放心。只要南诏女王还在西北,本王保证能够找到他。这件事…定王府也会给南诏一个交代。”

    墨修尧天生有一种能够安定人心,令人信服的力量。听到他这么说,普阿也很快的冷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道:“在下有什么能够帮得上忙的,请定王吩咐便是。只要…安溪和孩子能够平安回来。”

    墨修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先坐下,将当时的情形说给本王和王妃听。然后去客房好好休息,你也伤的不轻。”

    普阿重重的点头,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将遇刺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这半年安溪公主和普阿二人带着孩子四处游历,这半年里中原三方势力混战,安溪公主接受了叶璃和墨修尧的意见也不参与其中。南诏国内本身也没有什么事,两人也就没有记着回去。这一次听说定王府要准备为两个小世子和小公主办周岁宴,以南诏和定王府的交情自然不可能不参加。于是原本已经打算反悔南诏的两人有折了回来。却没想到在璃城不远的一处人烟稀少的官道上遇到了伏击。普阿带着手下的侍卫拼死血战,但是对方的人手不少而且个个身手不弱。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开始就落了下方,最后安溪公主和孩子便被人掳走了。

    听了普阿的话,墨修尧和叶璃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渐渐有了个底。叶璃叫来了墨总管请普阿下去休息,普阿刚出门闻讯赶来的凤之遥等人也正好赶到了。

    “我就说,那个墨景黎肯定要出什么幺蛾子!”冷浩宇低咒道:“不过,他绑架安溪公主干什么?就不怕惊扰了定王府引起我们的警觉么?还是墨景黎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将定王府视如无物?”

    韩明月皱眉,看向墨修尧道:“绑架安溪公主没有任何意义,墨景黎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想要破坏定王府的这次周岁宴。如果来参加宴会的各国使者都遇刺或者出了什么事情……”各国使者是在定王府的地盘上出的事情,就算不关定王府的事情,只怕定王府也必须给各国一个交代。

    凤之遥沉声道:“如果真是这样,他就不止会对安溪公主下手了。还有马上要到达璃城的赫兰公主,还有那些西域使者。”说白了,墨景黎就是想要定王府难堪。

    叶璃垂眸想了想,沉声道:“凤三,你告诉墨华,派出定王府的暗卫前去迎接各国使者,务必让这些使臣都安然到达璃城。另外,驻扎在璃城附近大营的兵马,调出五万人,分成五百人一队,一天十二个时辰不间断巡逻璃城方圆百里内的地方。传令麒麟,两队驻守璃城,另外四队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驻守璃城周围,有什么事情以便随时支援。”

    “是,王妃。”凤之遥点头领命。

    “南诏女王的事情,你们怎么看?”墨修尧问道。众人默然,半晌,冷浩宇才低声叹道:“只希望墨景黎…想要跟我们谈条件的话,就暂时不会伤害安溪公主。不然……”南诏女王和唯一的王子若是死在了璃城,对定王府和南诏的关系可没有什么好处。

    “我们尽力派人四处搜寻吧。”凤之遥声音也有些凝重。

    叶璃点头道:“吩咐下去,千万要小心,必须确定安溪公主和小王子的安全。”

    韩明月道:“安溪公主也不是寻常人物,墨景黎带着这样一个女子还有一个不满半岁的孩子在璃城附近走动,不可能不露出一点马脚。王妃也不必太过着急。”叶璃想了想,道:“那么,这件事就交给明月公子了。”韩明月曾经是大楚最大的情报组织的头子,论找人他应该比别人更有经验一些。

    韩明月拱手笑道:“必不辜负王妃所托。”

    叶璃轻叹了口气道:“有劳公子了。”

    璃城外某处山洞里,安溪公主从昏睡中醒来,揉了揉有些隐隐作痛的额头,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锋芒,瞬间恢复了清醒,连忙朝周围看去。

    “你在找他么?”一个男声从不远处传来,带着几分恶意和嘲弄。

    安溪公主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粗布衣服,长着浓密的胡须的男子站在不远处,手里正抱着一个抱着襁褓里的小婴儿。他抱孩子的姿势并不熟练,也并不在意。只是一只手随意的抱着襁褓,幸好孩子已经睡着了,才并没有苦恼。

    “朔儿!你是什么人?!”安溪公主警惕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有些眼熟,但是安溪公主认真去想时又发现自己记忆中根本没有这样的人。

    男子似乎愣了愣,才冷笑道:“南诏女王真是忘性大啊,朕记得咱们上一次相见也没过多少时间啊。”

    “朕?”这个词是中原皇帝的专用自称,安溪公主楞了一下,再认真一看,有些迟疑的道:“你是…墨景黎?”不怪安溪公主没有将他认出来,安溪公主本就没有见过墨景黎几面。而且,眼前的男人除了身高以外没有任何一定像当初那个高傲又阴鸷的大楚黎王。原本可称得上英俊的脸已经变得蜡黄而枯瘦,双眸里更是充满了暴戾和隐隐扭曲的疯狂,还有那令人感到十分违和的仿佛土匪寨里的山大王的胡须。说他是从哪个山里跑出来的土匪都没有人会怀疑。

    墨景黎看着安溪公主,哈哈大笑起来,“没错,我是墨景黎!真是没想到南诏女王还能记得朕!”

    安溪公主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他手里的孩子,因为他疯狂的大小,沉睡中的孩子已经开始挣扎起来,显然马上就要醒了。

    “你先把孩子给我。”安溪公主定了定神道。

    “孩子?朕凭什么要听你的?”墨景黎高高在上的盯着安溪公主问道。安溪公主沉声道:“朔儿还小,听不懂大人的话。他醒来一定会哭的,你总不希望他的哭声将定王府的人引过来吧?”

    果然,安溪公主话音未落,孩子已经撇了撇小嘴,抽泣起来。眼看着就要放声大哭,墨景黎这些日子的逃亡下来,最烦得便是这些哭闹不休的声音,当下怒道:“闭嘴!”

    才半岁的婴儿哪里能听得懂他的警告,当下放声哇哇大哭起来。墨景黎狠狠地瞪了安溪公主一眼,一抬手将孩子扔了出去,安溪公主吓了一跳,连忙一跃而起接住了半空中的孩子。落回地上,安溪公主惊魂未定的轻轻拍着孩子,“朔儿…朔儿乖,不哭……”

    “立刻让他闭嘴!否则别怪朕不客气!”墨景黎冷声命令道。安溪公主侧首看了墨景黎一眼,没有答话只是低声温柔的哄着怀里的孩子。到了母亲的怀里,没一会儿功夫,孩子的哭声就低了下来,慢慢的抽泣着又睡了过去。

    看着孩子睡了,安溪公主才小心翼翼的找了一块平坦干燥的地方将孩子放下,还在周围撒上了一圈驱蛇虫的药。身为南疆人,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了。

    直到安置好了孩子,安溪公主才走向站在洞口的墨景黎,平静的道:“楚皇将本王抓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墨景黎充满恶意的看着安溪公主,冷笑道:“所为何事?没事朕就不能抓你么?”

    安溪公主摇摇头道:“本王自是不信,楚皇若是不为了什么事,一开始就可以杀了本王,何必等到现在?是为了…定王府?”这并不难猜,墨景黎虽然是被大楚的太皇太后和臣子们罢黜,但是追根究底还是因为和定王府的战争上。如果不是被定王府打的一败涂地,大楚的那些臣子就算长了十个胆子也不敢在江南反了墨景黎。

    墨景黎盯着她道“你倒是聪明,难怪当初舒曼琳那个女人斗不过你。只可惜…你再聪明落到朕手里也没用了。要怪,就怪你多事跑到璃城来吧。”

    安溪公主不再说话,以她的机警灵慧自然看出来墨景黎的不正常。如果墨景黎铁了心要杀她的话,说什么都没有用,她身为南诏女王更不会去做屈膝求饶的事情。

    但是安溪公主这样的平淡却反而惹怒了墨景黎。墨景黎盯着她阴恻恻的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你那个什么王夫一定会来救你?没错,他是逃走了,但是…你觉得定王府的人就一定能找到你么?就算能找到你…这个孩子,还不满周岁吧?他撑得到那时候么?”

    安溪公主淡然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墨景黎笑道:“不想怎么样,朕就想看看,定王府到底有多厉害。”

    安溪公主闭着眼睛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你抓我,只是想要引开定王府的注意力。你是想要做别的事情…你想要对定王府的人不利。”

    墨景黎偏着头打量了安溪公主许久,才叹息道:“你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比起栖霞那个蠢货实在是强太多了。当年…朕怎么就看上了那个蠢货呢?”

    安溪公主咬牙,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栖霞公主被叶璃派人送回璃城的时候身上的重伤依旧未愈,更不用说那痴痴傻傻的仿佛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的模样。虽然对这个不听话的妹妹万分生气,但是看到她被付出了一切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害成那副模样,安溪公主还是忍不住痛恨起墨景黎的无情。

    “你既然知道了,就给朕乖乖的呆着。说不定朕心情好了,就放你们一马。若是不老实…朕保证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宝贝儿子死的很难看!”墨景黎居高临下的盯着安溪公主,冷酷的笑道。仿佛想到了什么,墨景黎眼中闪过一丝敌意,笑道:“我才这会儿定王府的人都在到处找咱们呢。不过…你放心,他们是绝对不会找到这里来的。就算找到了…他们也不敢过来,除非他们不想要你的命了。对了,如果你想要逃走的话,也可以出去试试看。”

    说完,墨景黎便不再理会安溪公主,大摇大摆的往洞外走了出去。

    看着墨景黎的身影在洞口消失,安溪公主慢慢的移到了洞口,很快,她就明白墨景黎为什么不怕她逃走了,也不怕定王府的人找到了。这个山洞竟然开在一处悬崖的半腰上,悬崖底下是一片广阔的几乎看不到边儿的湖面,如果只有一个人,她还可以赌一把直接从悬崖上跳下去,但是带着个孩子,她确实是没办法自己逃走的。

    沉默的看了一眼悬崖下的湖面,她对西北并不十分熟悉,一时间也猜不准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沉吟了一会儿,安溪公主转身走回了洞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2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21.南诏女王遇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21并对盛世嫡妃421.南诏女王遇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