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清柏归来

    422。清柏归来

    南诏女王在璃城外不远的地方失踪的消息并没有彻底隐瞒住,定王府也没有刻意隐瞒。正如墨修尧所说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此时在璃城的这些人都是各国的权贵甚至执掌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自己的隐秘渠道。就算不能探知定王府内的情形,但是璃城里的一些大事小情还是瞒不过他们的。

    而其中,最震惊的便莫过于墨景瑜了。他原本以为墨景黎说要对南诏女王动手只是跟他说说而已,却没想到那个疯子竟然真的动手了,而且还成功了。几十年的谨小慎微,让墨景瑜直觉的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些危险。但是那么重要的把柄还是玉玺的诱惑又让他无法安然而退。听到属下禀告的消息,墨景瑜深深的吸了口气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挥手让禀告的树下退下。

    “王叔,出什么事了么?”坐在一边的墨随云有些好奇的问道。

    墨景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是听到了么,有人绑架了南诏女王和王子。”磨碎与眨了下眼,有些疑惑的道:“为何要绑架南诏女王和王子?这里是定王府的地盘,如果和南诏女王有仇…在别的地方帮人不是更好么?”

    墨景瑜打量了他几眼,笑道:“皇上倒是想得多。”

    墨随云低下头,有些羞怯的道:“王叔和皇祖母不是说…不能招惹定王府么?定王叔好像很厉害…那些刺客不怕他么?”墨景瑜轻声叹了口气,低声呢喃道:“或许是他疯了也说不定呢。”

    他的声音虽底,墨随云坐的却离他很近。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墨随云低着头并不答话,仿佛根本没听见墨景瑜的话一般。看似茫然无知的眼底却闪过一丝怪异的亮光。

    虽然定王府的暗卫暗中几乎搜遍了璃城附近的所有地方,但是却始终没有安溪公主的下落。之后徐清柏随同的西域诸国使团也平安到达了璃城。因为远远地就是定王府的暗卫护送,一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不过定王府派去的暗卫却也伤了几个。

    定王府书房里,徐清柏喝着茶一边看了看坐在上方的墨修尧和叶璃,问道:“可是发生什么事了?”若不是有什么事,就算西域这些使者远来是客,也没有必要派暗卫迎出百里之外去。经过这几年的独当一面,徐清柏也越加的成熟稳重起来。虽然在定王府一众的文武官员中,年纪已经是太轻,但是气势上却已经很有几分徐大先生的风采了。

    叶璃点点头,将安溪公主失踪的事情说了一边。徐清柏挑了挑眉,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想了想才道:“墨景黎就算是为了发泄怒火,也不会找跟他没什么恩怨的南诏女王的。以他的性格,最后…要找上的只怕还是定王府。”

    叶璃点点头,徐清柏所说的他们自然都明白,有些担忧的轻叹了一口气道:“我只怕,墨景黎故意想要定王府难堪,而下手对安溪公主和小王子不利。”

    “这两天都没有消息,应该不会。而且,墨景黎可不是不顾性命的人,有安溪公主和小王子在手,至少咱们会投鼠忌器。所以,安溪公主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徐清柏冷静的分析道。他跟安溪公主毫无交情,甚至可以说完全不认识。分析起事情来也更加客观一些,“璃儿不用太担心,墨景黎要杀她当场就杀了,又何必费心思掳走还要找地方隐藏。”

    墨修尧看着叶璃笑道:“本王也是这么说,但是阿璃非要担心。现在清柏也这么认为,你总该放心了吧?”叶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徐清柏道:“四哥,西域使节下榻的住处和接待都交给二哥负责了,也请你多费费心。另外,我有些担心墨景黎可能会对这些西域使节下手,有什么问题,你去找秦风或者卓靖都可以。”

    徐清柏神色肃然的点了点头,西域使节远来道贺,不管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思,终究是远来是客。如果在璃城出了什么问题,还真是有些不好交代。一个不慎,说不定西域边境又要再起烽烟了。

    “既然确定是墨景黎,那么…他会不会跟大楚来得人有联系?”徐清柏想了想,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叶璃浅笑道:“四哥果然敏锐,我们确实怀疑墨景黎跟墨景瑜见过面了。而且…墨景瑜只怕是被墨景黎抓住了什么把柄。”

    “所以,你们打算守株待兔?”徐清柏挑眉道,“不过还是要小心才是,墨景黎敢现在潜入西陵,而且还没有被定王府的暗卫抓住,可见手里还是有一些底牌的。”墨修尧点头道:“你放心,他手里还能有些什么东西,本王心中也有数。”

    “墨景瑜为人素来谨慎,他能被墨景黎抓住什么把柄?”说起这个,徐清柏也有些好奇。他曾经也在楚京带过一段不短的时间,甚至还做过大楚的官员。对于大楚宗室的这些王爷们自然也都略有些了解。墨景瑜能在墨景祈那么多疑的人手底下一直安稳无事,之后到了墨景黎手里还能得到重用,现在墨景黎倒了甚至还能手握重权,可见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样的人,能被墨景黎抓住什么让他受制于人的把柄。

    墨修尧凝眉道:“以墨景瑜现在的地位,一般的把柄也没人能动得了他。能让他忌惮的…叛国,谋反,弑君?墨景祈和墨夙云的事情没有他什么事,谋反…墨景瑜不是这么冲动的人,他手里也没有兵马。那么就是…叛国!”话落间,墨修尧眉宇间闪过一丝锐气。

    “叛国?”叶璃和徐清柏都有些意外,墨景瑜身为大楚的王爷,叛国这一点比谋反和弑君更让人意外。

    墨修尧轻触着额头,一边思索着一边道:“应该也不算叛国…很有可能是将大楚的一些什么东西出卖给了……”皱眉想了想,才慢慢的吐出两个字,“北戎。”

    “你确定?”叶璃皱眉,卖国贼,无论是在什么时代都是被世人唾弃的存在。若真是如此,倒也不怪墨景瑜会受制于墨景黎了。

    “不确定,我猜的。”墨修尧淡淡道:“不过,是真是假,很快就会知道了。”早在知道墨景瑜和墨景黎有过接触之后,定王府就已经开始派人调查墨景瑜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墨景瑜的生平所有事迹都会摆在他们的面前。如果连墨景黎都能发现的秘密,定王府没注意到也就算了,若是认真去查不可能查不到。叶璃只希望这不是真的,若是墨景瑜真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只怕这一次无论他怎么做都是无法活着走出璃城了。

    “启禀王妃,北境赫兰公主到了。”门外,侍卫来禀告道。

    闻言,叶璃不由莞尔一笑。对于那个敢爱敢恨潇洒明快的北境公主,叶璃是很有好感的。起身对墨修尧道:“我去迎一迎赫兰公主。”虽然赫兰公主有公主之称,但是现在的北境还算不上一个国家,勉强算起来也只算是一个部落而已。墨修尧身为定王,自然没有必要亲自去迎接这样一个公主,即使这个公主有可能是将来整个北境的掌权人也一样。

    墨修尧点头道:“也好,我还有些事情要跟清柏说。”

    叶璃也不罗嗦,站起身来便走了出去。书房里,因为叶璃的离开有短暂的宁静。好一会儿,墨修尧才淡淡的开口道:“清柏有什么话要说?”徐清柏微微点头道:“听说…璃城的官员对璃儿颇有微词?”

    墨修尧不由得挑眉一笑,“那些老学究是什么样的人,徐四公子又不是没有打过交道,还能不明白么?”徐清柏垂眸,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那么王爷有什么想法?”

    墨修尧满意的勾起一丝笑意道:“此事还要仰仗徐四公子才行啊。”

    “我知道了。”徐清柏点头道。墨修尧脸上的笑容更加愉悦起来了,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徐四公子看上却长袖善舞,温文尔雅,其实却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若不是性格之中带着绝对的强势,就凭徐清柏这样温雅书生的模样,又岂能在短短两三年内就将西陵那些大家族收拾的服服帖帖。虽然徐家五位公子现在都是以徐清尘为首,但是墨修尧却明白徐大公子太过超然,其实是很难长留官场的。所以,真的要办什么事儿,还是得找徐家四公子。

    至于那些烦人的老家伙会被徐四公子折腾成什么样子,定王殿下表示毫不在意。如果以为之前那些小事就是定王的惩罚,那么就大错特错了,定王这两个字同时也可以代表着小气、记仇、迁怒等等等等。

    “赫兰。”定王府大门外,叶璃含笑看着眼前穿着一身北戎特有服饰,明艳如花的红衣女子笑道。

    “定王妃!”赫兰公主带着明艳的笑容冲上前来,对着叶璃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定王妃,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叶璃有些无奈的给了她一个回抱,笑道:“不及公主美艳动人。”在这个时代待久了,叶璃发现自己都有些不习惯如此热情的见面礼了。

    “真的么?”赫兰公主喜悦的望着叶璃道。称赞她美丽的人自然有很多,但是又什么样的称赞比得上自己眼中的美人的赞美更让人欢喜的?

    叶璃笑道:“自然是真的。看来公主这一年多也过的很愉快。”

    赫兰公主笑道:“还不错,虽然你们中原很好,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北境。我也听说了,你这一年也过的很精彩啊。哪一天我真的要跟你比一比武功,我们一路走来,中原的百姓可是将定王妃传的像是女战神在世呢。”

    “欢迎之至。”叶璃笑道:“公主一路原来,先到府中歇息吧。请进。”赫兰公主也不客气,挽着叶璃的手就往定王府里走去。走到门口,叶璃突然停住往府门外的某处望去。赫兰公主不解的道:“怎么了?”叶璃淡淡的微笑道:“没什么,公主请。”在不起眼的地方,抬手朝秦风打了个手势。她刚刚分明感觉到那个方向有人盯着她。秦风微微的点了点头,目送两人进了定王府大门,才挥手指挥侍卫往叶璃指的方向去搜查。

    王府里,赫兰公主挽着叶璃一边往里走,一边低声道:“定王妃,是不是有什么再跟定王府作对?”

    叶璃有些惊讶的挑眉,没想到赫兰公主的感觉竟然如此敏锐。赫兰公主连忙摇头道:“不是,是我们来的路上遇到过一群刺客。是还没进飞鸿关之前的事儿。开始我还以为是任琦宁手下的余孽想要找我报仇呢,后来又感觉不太像。刚到璃城就听说有刺客绑架了南诏女王,刚才……”刚才赫兰公主并没有发现什么,只不过是从叶璃的反应猜到叶璃可能发现了什么。想到此处,赫兰公主也有些沮丧的承认自己确实是比定王妃差了一些。

    叶璃轻叹一声,简略的将事情说了一边。赫兰公主倒是并不在意,笑道:“这个墨景黎胆子倒是不小,若是有机会,本公主倒是想会会她。”叶璃无奈的摇头笑道:“我可不希望你遇到他。”墨景黎能够在赫兰公主来的路上就设伏刺杀赫兰公主,可见是真的疯了,完全不在意自己可能成为各国追杀的目标。

    璃城中,一处昏暗的小巷里。穿着朴素布衣的中年男子慢慢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凌厉的锋芒。不愧是叶璃,差一点就被发现了!想起在定王府门外看到的那个一身白衣,浅笑嫣然的温婉女子,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片刻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色又变得狰狞而扭曲起来,“叶璃,墨修尧!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不会放过你们的!”

    大楚使者驿馆里,墨景瑜阴沉着脸推开自己的房间大门。刚刚他又听说北境的赫兰公主一行人在路上遇到了行刺。不用想他也知道这是什么人干的,如今这个定王府势力如日中天的时候,还敢跟定王府对着干的,除了墨景黎那个疯子不作他人想。

    刚一进门,就发现有什么不对。墨景瑜警惕的猛然抬头望去,却见一个人大摇大摆的坐在自己房间的软榻上看书。墨景瑜愣了一愣,连忙回身关上了大门,低声怒吼道:“你疯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跑到这里来!”

    墨景黎冷笑一些,不屑的挑眉道:“你害怕?不用担心,定王府的人发现不了我。”

    墨景瑜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墨景黎的大半和上一次又很不一样了。原本引人注目的大胡子已经被替的干干净净,原本有些蜡黄消瘦的脸也白净的有些过分。身上还穿着一件大楚瑜王府的侍卫的衣衫。看上去倒是不像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而像是一个二十多岁有些病弱的青年人。

    “你……”墨景瑜走上前来盯着墨景黎,靠得近了才发现墨景黎脸上的白有些不自然,原来是涂了一层粉。墨景黎这段日子过的并不舒服,想要养回原本养尊处优的模样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办到的,自然只能涂脂粉掩饰了。但是一个大男人,即使墨景瑜身为皇室中人同样惯爱附庸风雅,却也有些受不住他这一脸的脂粉。不由得皱了皱眉道:“你倒是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装扮,不是熟悉墨景黎的人,只怕就是站在面前也未必能认得出来。难怪墨景黎有恃无恐了。

    墨景黎脸上扭曲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你找我有什么事?”墨景瑜问道,有把柄捏在别人手上的滋味并不好过,所以墨景瑜一点也不想看到墨景黎。墨景黎笑道:“自然是有事了,再过两天就是定王府的宴会了。我要你帮我办的事情也是在那一天。”

    墨景瑜挑眉,等着他说话。墨景黎道:“我要你在那一天,将定王府的那个墨御宸带出来。”墨景瑜淡然的看着他,“你觉得我有能力将定王府的世子从守卫森严的定王府中带出去?更何况,就算带出去了,事后我要怎么脱身?”

    “这是你的问题。”墨景黎事不关己的道,“办法总是人想出来,只要你想自然会有办法的。”

    墨景瑜断然拒绝,道:“我没有办法。”

    墨景黎沉默了一下,沉声道:“没有办法?那我提醒你一下…你没有办法,或许你带来的那个小皇帝有办法。”墨景瑜神色微变,“你想要利用皇上?”的确,墨随云才十一二岁,都是孩子自然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墨景黎冷笑一声道:“皇上?你叫的倒是顺口!不要告诉朕你在担心他,反正是墨景祈的儿子,就算是死了也跟你没什么关系。不是么?”

    墨景瑜沉默了许久,道:“我知道了。但是…你最好确定你真的有那个本事,若是半路上翻了船…定王府的暗卫和麒麟也不是吃素的。”

    墨景黎笑道:“你放心,真到了那一天,他们还有的忙。另外,还有一件事。”

    “墨景黎,你不要得寸进尺!”墨景瑜大怒,低声吼道。看着他怒火中烧的模样,墨景黎愉悦的笑了起来,悠然道:“不用担心,这件事更加容易。定王府宴会那天,我要跟你一起去定王府。”

    “你疯了!”墨景瑜咬牙道。

    墨景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反驳。墨景瑜深吸了一口气,粗声道:“我知道了,但是你手里的……”墨景黎点头道:“你放心,只要看到墨御宸,朕自然会将你想要的东西全部给你。”

    “你最好言而有信!”墨景瑜恨恨道。

    “咔…”门外传来一声低沉的响声,墨景黎脸色一变飞身扑了出去,“什么人?!”大门被打开,一个明黄色的声音匆匆转过走廊,墨景黎冷笑一声,赶上前几步将人拎了回来。

    看到被扔进屋里的墨随云,墨景瑜脸色也难看起来。看着墨景黎问道:“怎么办?”墨景黎冷哼一声道:“什么怎么办?既然被他听到了,杀了就是了。”

    墨随云脸色惨白的坐在地上,惊恐的望着眼前的两个人。他不小心看到有人进了墨景瑜的房间,就悄悄过来想要看看是什么人。却正好看到墨景瑜回来了,却没想到听到两人的密谋,一时不慎撞到了墙壁,被墨景黎发现了。

    “瑜王叔……”墨随云惊恐的望向墨景瑜。墨景瑜皱了皱眉,道:“皇上若是突然死了,会引起定王府的怀疑。到时候……”

    墨景黎想了想,也赞叹了墨景瑜的话。定王府现在对墨小宝肯定是重兵保护,想要将他骗出来并不容易。至少在大楚来的人中,只有墨随云的机会最大。但是……

    “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黎王叔……”虽然墨景黎变化不小,不过墨随云还是认出了墨景黎。脸上的恐惧之色更重了,对于这个弄死了前任小皇帝墨夙云的王叔,墨景祈留下来的无论是公主还是皇子,没有人不怕他。

    墨景黎眯眼,盯着墨随云看了半晌,淡然道:“不想死…就给朕乖乖的听话。”

    墨随云连连点头,抹着眼泪道:“我听话…黎王叔,别、别杀我……”

    看着他惊恐的模样,墨景黎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将他拉了起来。墨随云畏惧的站了起来,在墨景黎如刀锋一般的目光下忐忑不安。墨景黎看着他问道:“知道要做什么么?”

    墨随云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能不能做到?”墨景黎问道。

    “能。”墨随云飞快的点头道:“墨御宸、墨御宸要我找他玩儿,这几天我没…没去。我回头去找他出来玩儿,他一定会跟我来的。”

    墨景黎唇边勾起一丝阴冷的笑容,抬手拍了拍墨随云的脑袋道:“很好,王叔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只要你在定王府宴会那天,将墨御宸从定王府里带出来。你就还是大楚的皇帝,王叔不会伤害你的。”

    墨随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低声道:“王叔,我知道了……”

    ------题外话------

    努力纠结大结局中,最近木有回复留言,抱歉…不知道断在哪里的纠结孩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2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22.清柏归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22并对盛世嫡妃422.清柏归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