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小宝受罚

    423。小宝受罚

    墨随云回到自己房间里,立刻关上了门。掀开被子将自己塞了进去,躲在厚厚的锦被下簌簌发抖。他并不是特别淡笑的人,但是对于这位黎王叔,相信他的所有兄弟姐妹印象都是一样的深刻。当初在南京的宫中,他们亲眼看着墨景黎是怎么折磨墨夙云的。还有他时不时扫向他们的阴鸷眼神,每一样都给当时还年幼的墨随云留下了深刻的阴影。这一次……墨随云狠狠的抖了抖,更加抱紧了被子。刚刚他清楚的感觉到,墨景黎并不是说说吓唬他而已,而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不…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墨随云低声呢喃着,“要怎么办…怎么办?”将墨御宸骗出来让墨景黎杀死?墨随云狠狠的摇了摇头。虽然他不喜欢墨御宸,潜意识里更是将他当成未来的敌人。但是现在…他还没有资格跟墨御宸还有定王府相提并论。所以,他现在的敌人绝对不是墨御宸。还有定王…那个可怕的白衣白发的定王。如果他害死了墨御宸…/墨随云忍不住又抖了抖,不行…绝对不能惹到定王!但是…他该怎么办呢?

    “谁要你死了?”一个笑嘻嘻的声音传入耳中。墨随云怔了怔,半晌才回过神来猛然掀开被子,就看到墨小宝正笑眯眯的坐在床边好奇的看着自己,“你怎么在这里?!”看到墨小宝,墨随云的脸顿时白了。连忙起身想要看看外面有没有人。墨小宝偏着头笑道:“不用担心,外面没有人。”

    墨随云微微松了口气,盯着墨小宝默默出神。墨小宝也不在意,悠闲地坐在一边看着站在床边发呆的墨随云。其实墨小宝也知道,比起墨随云,自己绝对算得上是幸福了。至少他从小到大都是再所有人的保护之中快快乐乐的长大的,而不是像墨随云这样在后宫里战战兢兢的长大,如今还被大楚的朝臣和权贵当成傀儡一样的摆弄着。这样的情况下,墨随云还能小心隐藏自己的心思,也难怪父王会对他另眼相看了。

    墨随云同样也在打量着墨小宝,心中反复的挣扎着。他知道,现在墨景黎很有可能还没有走。如果他现在叫人来…很快,墨随云摇了摇头,墨小宝绝不可能一个人来这里。就算他自己调皮定王府的人也会暗中保护的。就算墨景黎杀了墨御宸,最后倒霉的承受定王的怒气的还是他们。除非…墨景黎能够杀了定王!但是,墨景黎能杀得了定王吗?当然不可能,如果墨景黎有这个本事,这会儿皇位也轮不到他来坐了。

    所以…不能伤墨御宸!至少,不能让墨御宸死在这里!

    “走!你快走!”墨随云回过神来,拉着墨小宝往窗边推去。

    墨小宝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道:“你这是干什么?我来找你玩儿你就这么赶我走?”墨随云有些恼怒的道:“我今天不舒服,你先走!”

    他越着急,墨小宝越悠闲,笑眯眯的趴在桌子上道:“你不舒服就休息啊,我又不会打扰你。”墨随云急的简直想哭,若不是他没那个本事,简直想要直接拎起墨小宝扔出去了。墨小宝轻轻地扇动着长长地睫毛,笑容可掬的望着他,慢悠悠的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好像害怕别人知道我在这里似的。你放心,这里是璃城,就算瑜王知道我悄悄来这里,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瑜王算个屁!墨随云在心中暗骂道:“总之,你快点走!我今天不想跟你玩儿。”

    “我想跟你玩儿就行了,不如咱们出去玩吧?”墨小宝眼睛一亮,笑眯眯的道。

    “墨小世子,我求您先回去行么?”墨随云忍不住呻吟,他这是为了谁的小命啊。墨小宝挑了挑俊眉,拍拍墨随云的肩膀,低声笑道:“好了,不逗你。兄弟,有什么难处告诉我,在璃城的地面儿上还有本世子搞不定的事情么?”墨小宝一副咱们是哥们儿,为兄弟两肋插刀大包大揽的模样。

    墨随云有些不屑的瞥了墨小宝一眼,这么一个比自己还要矮一截只知道玩儿的小毛孩子能够搞得定什么?别让墨景黎知道他在这里,然后被墨景黎给宰了他就谢天谢地了。墨随云没好气的道:“总之,你给我快点走!”

    见他不肯开口,墨小宝也不再勉强,耸了耸肩道:“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让人到定王府来找我哦。”

    “我知道了,快走!”见他终于肯走了,墨随云自然是满口答应,连拉带推的将他往窗户边上推。墨小宝没好气的拍开他的手道:“一个地方走一次就差不多了。再走窗户我等着被人抓么?”走到房间的一角,墨小宝纵身往一跃往墙上一个借力,就稳稳地坐在了房梁上。回头对着墨随云挥了挥手,墨小宝便从房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揭开的地方钻了出去。

    看到墨小宝露了这么一手轻功,墨随云还是愣了一愣。虽然他见过不少轻功比墨小宝高明的,但是那些人都比墨小宝大的多。这么小的年纪,能有这样的身上难怪墨小宝敢大白天的偷跑进大楚驿馆了。总算将墨小宝送走了,墨随云也暗暗的松了口气。

    “皇上。”门外传来墨景瑜的声音,墨随云身子一僵很快有恢复了过来,走过去打开了门,“瑜王叔。”墨景瑜站在门口,有些奇怪的看着墨随云道:“怎么把门给拴上了。”

    墨随云咬了咬唇角,低声道:“瑜王叔,我…我……”

    墨景瑜了然的看着他道:“你害怕?”墨随云重重的点了点头,墨景瑜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我们却是不得不为。皇上,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许多事情应该明白的。”

    墨随云小脸一黯,低声道:“我知道了,瑜王叔。黎…黎王叔走了么?”

    “走了!”墨景瑜沉声道,提起墨景黎他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低声咒道:“那个疯子!谁知道他又去干什么去了!皇上不用害怕。后天…你只要按照王叔的办法去做,不会有事的。”

    墨随云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王叔。”

    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墨景瑜也知道刚才他肯定吓得不轻。在墨景祁剩下的这些皇子里,墨随云的表现已经算是不错了。如果是已经驾崩的墨夙云碰到这样的事情,只怕已经吓得哇哇大哭了。

    “王叔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墨景瑜轻声道。

    “是,王叔。”墨随云低声道。

    墨景瑜拍拍墨随云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看着墨景瑜离开,墨随云松了口气,关上门回头看了看已经没有任何异样的房顶,将自己重新摔进了厚厚的锦被里。

    墨随云的房间房顶上,两个身形瘦小的人影一动不动的趴着,因为选的位置正好在房顶的雕檐之下,又有树枝当着,如果不是有人上了房顶走到跟前来也根本发现不了他们。墨小宝毫无形象的趴在房顶上,笑眯眯的道:“原来是这样啊。”

    旁边的秦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低声道:“还不走?你没听见么,刚才那个墨景黎就在这里。”墨小宝有些遗憾的道:“只可惜咱们知道的太晚了,人都跑了。”

    “难不成小世子还打算身先士卒,亲自却抓住那个家伙不成?”秦烈刻薄的嘲讽道。

    墨小宝翻了个白眼,“你听说过墨景黎武功很高么?他潜进驿馆来本世子就不信他还带着侍卫不成?直接叫人扑上去咱们人多还怕抓不住他?”

    秦烈耸耸肩道:“计划很不错,可惜人已经走了。我们还要趴到什么时候?”墨小宝抬头看了看天色,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怎么着也得等到天黑吧?”万一被抓到了,虽然光天化日之下被发现了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也肯定会打草惊蛇啊。

    秦烈无所谓,挑了下眉道:“墨随云似乎并不想照着墨景瑜的意思办。”

    墨小宝摸着下巴道:“只要他还没傻彻底,就不会愿意吧。”墨景瑜是被墨景黎抓住了把柄,墨随云可没有。干什么要陪着墨景瑜送死。无论最后成不成功,他都必死无疑。“墨小宝趴在房顶上托着下巴出神。看着他一脸怪笑,秦烈有些无语的抚平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问道:”你又想干什么?“秦烈深深的觉得,被派来陪伴这个定王府的小世子简直就是上天给自己的一个巨大考验。墨小世子性情多变,说风就是雨,热衷挑衅定王,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乐此不疲。这也就罢了,胆大妄为行事莫测的时时刻刻都在考验这他的心脏。

    墨小宝笑眯眯的戳了戳秦烈道:”你说咱们能不能策反下面那个小皇帝?“

    秦烈望天,淡定的道:”人家拿你当假想敌,你觉得您能策反他么?“

    ”这不一样嘛。“墨小宝道:”我娘亲说了,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墨随云现在不想跟定王府做对,现在跟定王府做对他得不到任何好处,而且还会倒大霉。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可以跟咱们合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啊,我觉得非要选一边的话,他肯定宁愿选择跟定王府合作。“

    ”可惜人家刚刚把你推出来了。“秦烈悠悠的提醒道。

    墨小宝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小脑袋,皱着俊俏的眉头思索了半天,才道:”他不相信我。“之前演戏演过头了,在墨随云眼里他大概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只会吃喝玩乐的小孩儿。

    ”那你想怎么样?“秦烈问道。墨小宝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再下去。“秦烈也知道自己根本说不过墨小宝,默默无声的趴会了原处,看着墨小宝将刚刚才放回去的琉璃瓦再一次一片一片的扒开,然后从小洞口又跳了下去。

    等到晚上夜幕降临,墨小宝才带着秦烈一脸愉悦的回到了定王府中。才一进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等着他们的墨叔投来一个怜悯的眼神,墨小宝顿时觉得大事不妙。连忙蹭到墨总管跟前,乖巧的笑道:”墨爷爷……“

    墨总管连忙道:”老奴不敢,小世子称呼老奴总管就可以了。“

    墨小宝可不在乎这个,笑眯眯的问道:”墨爷爷,我父王和娘亲在哪儿?“墨总管道:”王爷和王妃都在书房等着小世子呢。“墨小宝的肩膀顿时垮了下来,哭丧着脸道:”完蛋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忘了跟娘亲和父王说要晚点回来。”墨小宝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没有考虑到大楚驿馆好进可能不好出这一现状。另外和某人勾搭上一时有些得意忘形忘了时间。

    墨总管怜爱的拍拍小世子的肩膀道:“王爷和王妃正等着小世子呢,小世子快去书房吧。”

    我能不去么?墨小宝可怜巴巴的望着墨总管。

    墨总管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墨小宝只得耷拉着脑袋往书房的方向慢慢的走过去了。

    “哟?咱们的小世子回来了啊。”书房里,墨修尧正斜倚在软榻上拿着一卷书懒洋洋的翻开着。看到墨小宝进来,投给他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墨小宝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另一边的叶璃,脸色更加苦闷。只见叶璃端正的坐在凳子上,神色淡然的看着他。除了在他进门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放心以外,竟然没有丝毫别的表情。墨小宝嘴里发苦,娘亲生气了比父王生气了还要糟糕。

    “娘亲,小宝回来了。”走到叶璃跟前,墨小宝小声的道。

    叶璃淡淡的看着他,轻声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墨小宝低声道:“孩儿去大楚驿馆找小皇帝玩儿了。”

    其实这些事情叶璃和墨修尧怎么会不知道?就是墨小宝偷偷跑出去,身边也还是跟着不少人的。而且墨小宝一向也很有分寸,一般不会故意甩掉跟随的暗卫。若不是这样,墨小宝这么晚没有回来,整个定王府早就已经闹翻了。

    叶璃含笑看着他道:“看来大楚驿馆很好玩儿?让你忘了时间回府?明天娘亲就去问问瑜王,他大楚驿馆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我们的小世子。”

    叶璃一向不爱太过约束孩子,所以墨小宝一直都是自己自由自在的在璃城里到处跑的。但是有一条,除了在骊山书院以外,日落之前必须回家。就算是去徐家暂住,也必须提前派人回来通知一声。但是今天墨小宝到了这个时候才回来不说,从头到尾就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干什么去了。若不是有暗卫跟着,在寻常人家这会儿一家人早就急死了。

    “娘亲…是小宝思虑不周,小宝知道错了。”墨小宝苦着脸认错,他急匆匆的潜进去找墨随云,确实是什么都没有交代过。也可能是知道有暗卫跟着自己,所以才这么的有恃无恐吧。

    “哪儿错了?”叶璃问道。

    墨小宝乖顺的低下头,“小宝不该偷跑出去不告诉娘亲和父王,不该太晚回来还忘了让人回来禀告让娘亲担心,不该偷偷跑去找大楚的小皇帝……”

    看着儿子低着头可怜兮兮的模样,叶璃心中一软。抬手揉揉他的小脑袋道:“璃城里的大事娘亲和父王也没有瞒着你,南诏女王和王子被墨景黎挟持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如今墨景瑜和墨景黎也是不清不楚的,你还自己送上门去。万一墨景黎拼个鱼死网破伤了你,到时候要怎么办?”

    “娘亲,孩儿错了。”感受到娘亲的担心,墨小宝更加愧疚了。他一心觉得墨随云很傻很呆,想要找他探听点消息。只认为光天化日之下,就算墨景瑜和墨景黎勾结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却忘了狗急跳墙,万一墨景黎理智全失想要跟定王府拼个你死我活,自己跑进大楚驿馆的他就是最好的筹码。

    叶璃抬手敲了下他的小脑袋,淡淡道:“既然知道错了…禁足三个月。每天写书法三十篇,拿给你大舅舅检查。”

    “娘亲……”墨小宝真的想要哭了,禁足是所有惩罚里面墨小宝最讨厌的。不能出自己的院子,也没有人会去找他玩儿。只有老师每天轮流来上课。更不用说还有三十篇的书法字了。跟抄书不一样,练书法的要求就要严格许多了。而书法极好的大舅舅对这个要求更是极严,墨小宝刚刚开始练字的时候,有时候十篇字里面也挑不出一篇让徐清尘满意的。也就是说,娘亲说的三十篇他最后可能要写四十五十甚至上百篇。

    叶璃淡淡的看着他,含笑不语。墨小宝顿时知道娘亲这里没希望了,只得眼巴巴的望着不远处的墨修尧,“父王……”

    墨修尧坐起身来,朝着一脸哀求的望着自己的墨小宝挑了挑眉,淡然笑道:“阿璃,这样罚小宝不合适。”叶璃秀眉微扬,有些意外的看着墨修尧。平日里若是看到她罚墨小宝,墨修尧只会嫌罚的太轻,不火上浇油就算是很不错了。会替墨小宝求情,倒还是头一次。

    “哪儿不合适了?”叶璃问道。

    墨修尧轻声道:“过两天就是麟儿和心儿的周岁宴,到时候小宝这个做哥哥的却被禁足了,岂不是…让外人看了笑话?”

    叶璃凝眉,这样的大型宴会,墨小宝这个定王府的小世子不参加确实说不过去。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到时候再放出来就是了。

    墨修尧走到叶璃身边坐下,笑道:“我知道你是担心小宝的安全,所以才想将他禁足。不过,小宝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一次应该也是意外。小宝,是不是?”

    见父王替自己说情,墨小宝喜出望外,连连点头道:“是啊,娘亲。孩儿不是故意晚回来的,孩儿在驿馆里听到了很重要的事情。”

    “说说看。”叶璃点头。

    墨小宝连忙把自己在驿馆听到的,还有和墨随云的谈话都说了一边,然后才道:“所以,孩儿是怕万一被大楚的侍卫发现了,岂不是打草惊蛇了。所以…所以才等天黑了才跟秦烈出了驿馆的。娘亲,孩儿真的知道错了。”

    叶璃脸色微变,“墨景黎在驿馆里,怎么不让人出来禀告?万一出了什么事……”墨修尧抬手握住叶璃有些微凉的手,看着墨小宝道:“所以,你跟墨随云谈妥了?”

    墨小宝有些无奈的道:“我随云不相信我。必须在有人代表父王去一趟才行。”

    墨修尧沉思了片刻,点头道:“回头我让韩明月去一趟。”说完,拍拍墨小宝的小脑袋道:“你做的很好,父王很欣慰。不过…还是稍显鲁莽了一些。阿璃,他的惩罚就移后半个月吧。”

    “父王!?”闻言,墨小宝哀嚎起来。父王不是替他求情么?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要惩罚?

    墨修尧笑容可掬的看着儿子,柔声问道:“怎么?不满意么?那要不就依你娘亲的,从明天开始禁足怎么样?”墨小宝顿时蔫儿了,垂头丧气的摇头道:“没有,谢谢父王。”

    墨修尧满意的点头道:“这才是父王的好儿子,乖,回去用了膳休息吧。”

    卑鄙!墨小宝在叶璃看不见的地方,以眼神凌迟墨修尧。

    墨修尧回以一笑:是你自己做错事被你娘亲抓住了尾巴,关本王什么事?

    你明明说墨随云的事情交给我办!

    本王没说你可以半夜才回家。

    再一次败在了父亲的手中墨小宝一边默默的磨牙,一边乖巧的告退,“娘亲,父王,孩儿告退。”叶璃点点头,轻叹一声,揉揉儿子的头发道:“早些回去休息。”

    看着墨小宝走出去,叶璃有些无奈的轻声叹了口气。墨小宝太聪明,学得也多,她并不愿意这样束缚着他。但是他又实在是太小了,性格里总还是免不了有几分小孩子的冲动和任性妄为,让人不得不担心。

    墨修尧搂着她,柔声安慰道:“别担心,小宝会慢慢长大的,本王跟他这么大的时候,还不如他呢。”这可算的上是墨修尧这个做父亲的对儿子最高的赞誉了,可惜墨小宝永远也不会知道。

    叶璃靠在他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2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23.小宝受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23并对盛世嫡妃423.小宝受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