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王府夜宴

    429。王府夜宴

    看到软榻上昏迷中的锦衣男孩儿,众人都不由得大吃一惊。惊恐的瞪向站在一边的赵哲方。一人有些激动的上前一步,道:“你疯了吗?在璃城绑架定王府世子!”只要一想到这些年定王手上沾染的血腥,就让他们这些人不寒而栗。定王府还有那无孔不入的暗卫和麒麟,若是被定王知道了这件事,不只是他们这些人,只怕就连他们的九族和猫猫狗狗也难逃一死。

    赵哲方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我哪儿有本事绑架定王府世子?”

    “那是怎么回事?”众人神色凝重的看着赵哲方。

    赵哲方叹了口气道:“这些天有什么人来照顾你们,不用我猜吧?”听了他的话,三人神色都是一遍,只听赵哲方继续道:“他已经跟我说了,所以我才找你们过来。定王府世子失踪的消息肯定瞒不了多久,到时候定王府的侍卫和墨家军说不定会挨家挨户的搜查,到时候…只怕就藏不住了。”

    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盯着赵哲方道:“这件事,你找我们来有什么用?”他们原本都是大楚举足轻重的高门大族,但是投靠定王府之后根本不受重视。这一次定王大肆分封官员,却明显的将大多数名门世家排除在外。而之后,各家为了一个虚待的左相之位险些抢破了头,最后定王却将左相之位交给了一个外来的陈秀夫。那时候他们就已经明白了,定王根本不需要他们,跟着定王这些传承了数代的高门大族注定了只会走向衰落。所以,当墨景黎来找他们的时候,他们很快就动心了。不只是因为墨景黎许给他们的好处和未来,更因为他们必须奋力一搏。

    赵哲方有些苍老的脸上挤出一丝冷笑道:“你们以为若是这件事被定王发现,你们就能逃得掉?现在定王府正在到处找那位。万一他被抓住了,你觉得他会不会供出我们?”

    闻言,众人不由得一阵阵冷汗直冒。暗暗后悔起当初答应墨景黎的事情太过冲动了。或许他们都是被定王府的冷遇和左相之位的旁落气晕了头了,跟着墨景黎这样的人真的会有钱途么?但是事到如今,却也由不得他们走回头路了,不说定王绝对容不下背叛者,就说他们这些人或多或说都被墨景黎捏着一些把柄,他们就没办法回头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赵哲方低眉沉思了许久,摇头道:“小世子还有大用,不能动。但是…放在我这府里不安全。”众人对视几眼,纷纷点头。赵府并没有什么秘密的地方可以藏人,如果将小世子放在这里,时间长了确实不安全。

    “那要怎么办?”

    赵哲方想了想道:“我们一定要先找个隐秘的地方将小世子藏起来。”

    “那小皇帝怎么办?以那个人的心性,只怕也不会留着他了,不如……”

    “还不行,晚上的宴会小皇帝入宫不出席的话一定会引起定王府的怀疑的。”赵哲方摇头道。

    “启禀老爷,大楚瑜王求见。”门外,有侍卫低声禀告道。

    门外的屋檐下,墨小宝坐在屋檐下的雕梁上,弯着腰趴在窗户上方偷听这里面的计划,精致的小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过了一会,几个人从书房里面鱼贯而出。离去前,赵哲方吩咐门口的侍卫看好里面的人,便跟着其他三人一起离开了。今天璃城里稍有些脸面的人都聚集在定王府里,如果他们不出现,反而更加的惹人怀疑。

    看到赵哲方等人离去,墨小宝悄无声息的从房檐上落了下来,看了看守在门口的两个人皱了皱眉。很快便眼珠儿一转从袖袋中取出一个玲珑小巧的玩意儿,对着其中一人轻轻一按。

    嗖的一声轻微的响动,门口的一人砰然倒地。另一个人吃了一惊刚刚开口想要叫人,却是眼前一黑也跟着倒在了地上。徐知睿冷着小脸站在柱子后面瞪了墨小宝一眼。墨小宝朝着他嘿嘿一笑,拉着他一起溜进了书房。外面,两个黑衣的暗卫无声的落在院中,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侍卫对视一笑。不一会儿,两个侍卫便被搬到了隐秘处,书房门口出现了两个穿着侍卫服侍毫不起眼的男子。

    “王爷心情可真好,这种时候还有时间锻炼小世子。”

    “估计这种难度,王爷根本就不屑出手吧。”

    “小世子胆子也正不小,就是忘了善后。”要是有人突然来了,发现门口躺着两个人岂不是就曝光了么?所以,身为暗卫还要随时随地的为主子善后啊。

    “以小世子和徐小公子的身量,根本处理不了这么大的东西。”

    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得有了一个想法:小世子大摇大摆的进去,是不是笃定了他们会来帮着处理?

    书房里,墨小宝愉悦的手舞足蹈,一边欢快的东翻西找,不一会儿就找出了不少有趣的东西。这个府邸赵家也没有搬来多久,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秘密地方了。何况,就算有什么机关暗道也未必瞒得过从小就机灵古怪所学甚杂的某人的眼睛。

    徐知睿坐在软榻上,一边看着某人翻箱倒柜,一边看着软榻上倒着的两个人直皱眉头。许多时候,徐知睿当真不知道这个只打了自己两岁不到的表哥是怎么长成这副德行的。表姨明明温婉优雅,定王姨夫也是气势非凡有王者之风,但是这个表哥却长成了个四不像。除了那张漂亮的脸蛋还能看,就没有一刻消停的时候。

    “你是不是来看看他们两个?”徐知睿不悦的问道。

    墨小宝抬头瞥了他一眼,随手扔过去一个小瓷瓶道:“有什么好看的?他们中了迷药,给闻闻就能醒。这是云歌姐姐给的,能解所有的迷香。”说完,便头也不抬的继续翻看从赵哲方的一个锁起来的柜子里取出来的信件册子。

    徐知睿无言的将药瓶放在秦烈和墨随云鼻下让他们闻闻,果然不到片刻功夫秦烈就率先醒了过来。看到徐知睿倒也不惊讶,沉默的坐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墨随云也醒了,他却没有秦烈那么淡定,险些叫出声来。却被秦烈和徐知睿一左一右双双捂住了嘴。

    墨小宝从书柜边上站起身来,随手将一个薄薄的册子塞进自己怀里,显然他已经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挥挥手道:“不用怕,外面是自己人。”墨随云看了看一身布衣的墨小宝,再看看身边跟墨小宝长得一模一样一身墨色锦衣比墨小宝更像定王府世子的秦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墨小宝却完全不在意墨随云的震惊,笑眯眯的上前搭着墨随云的肩膀笑道:“好兄弟,这回多谢你了。”墨随云再傻也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没好气的掀开墨小宝的手,指着秦烈问道:“他是谁?”墨小宝笑道:“这个不重要,是不是很像啊,像不像孪生兄弟?这个可不好弄了。”

    墨随云又打量了秦烈许久才道:“如此出神入化的易容术,难怪定王叔能够骗过西陵镇南王和黎王了。”墨小宝笑容满脸的抬手扯了扯秦烈的脸笑道:“这玩意儿特别难弄,寻常人根本学不会。我也不会……。”

    秦烈抬手,啪的打掉墨小宝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

    “他比你矮。”墨随云仔细打量了半晌才终于道:“他是秦烈。”一说到矮这个字,秦烈周身的气息顿时阴冷了下来,虽然因为易了容看不出来脸色,但是光看那眼睛里射出的冷光就知道这是秦烈的痛处了。也是,论年龄,秦烈是他们中最大的一个,但是论身高却才不过堪堪与徐知睿差不多高。要知道,徐知睿还不满十岁呢。长不高,每一个男人的痛楚,男孩儿也一样。

    看到秦烈要发飙了,墨小宝连忙扑过去压着他讨好的笑道:“别生气,别生气…小皇帝是口误嘛打死了咱们赔不起…沈先生也说了,你是练武太早发育的晚,过了十六岁就会使劲儿长了。”被一个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小鬼哄着安慰了,秦烈觉得自己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安慰。

    徐知睿站在旁边,抱胸看着他们不悦的道:“你们到底走不走?以为这里是你们家啊?”墨小宝笑道:“走…你和秦烈走,我跟小皇帝留下。”

    “胡闹!”徐知睿冷冷的瞪着他,颇有几分徐家二公子的风范。墨小宝耷拉着小脸,“知睿弟弟,我们都走了等赵哲方回来发现了,后面咱们还怎么玩儿?”

    徐知睿道:“你不是找到东西了吗?回去交给定王姨夫,直接过来抓人就行了。”

    “抓什么人啊,墨景黎也不知道躲在哪个耗子洞里,我要是跑了,他肯定要不不出来,要不不知道要搞什么破坏。要是他直接在璃城发火杀人乱搞一通,搅坏了心儿和麟儿的周岁宴怎么办?而且父王说今晚要演一出好戏吓唬吓唬那些不知道轻重的老头子,万一戏没了,我会死的很难看的!”墨小宝义正词严的道。徐知睿翻了个白眼,“那你想怎么样?”墨小宝逃出怀里的册子塞进徐知睿怀里,“你跟秦烈先回去,把这个交给我父王和娘亲。我留在这里,看看这个墨景黎到底有什么厉害的。”

    墨随云不依,“要留下你自己留下,我可不要留在这里陪你玩命。”

    墨小宝皮笑肉不笑的瞅着墨随云,“兄弟,你这就不对了,咱们明明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你怎么可以临走脱逃?”墨随云道:“我只答应跟你合作把你带过来,可没答应还要陪你去抓墨景黎。”墨小宝精致的小脸顿时狰狞了,抓着墨随云的衣襟使劲摇,“哼!上了本世子的贼船还想下去?干不干?干不干?不干是吧,信不信我大声叫,告诉墨景黎你跟我合伙儿骗他?”

    墨随云气急败坏的挥开他的爪子,“你这个疯子!你不要命了!”

    墨小宝盯着他笑的略有些猥琐,“要是墨景黎真的来了,我是可能逃过一命,你就不好说了。”

    “我、知、道、了!”墨随云咬牙切齿的瞪着墨小宝。

    墨小宝满意的点头道:“这才乖,你乖乖的留下陪我,我保证你安全无虞。有句话那怎么说的…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对吧?咱们不是好兄弟么?”

    呸!谁跟你是好兄弟?摊上你这个个兄弟只会被你反插几刀。

    搞定了墨随云,墨小宝坐在软榻上对徐知睿和秦洌挥挥手道:“行了,秦烈你跟我换换衣服。然后你们俩先回去吧。”秦烈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我留下,你回去。”

    墨小宝鼓着小包子脸,瞪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道:“我才是世子!我说了算!你偷偷扮成本世子跑出来,本世子还没跟你算账呢!”

    秦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什么事情是你能办而我办不到的?不用你亲自留下。”除了没某人猥琐恶劣心理阴暗,他哪一样都不必墨小宝差,大几岁的年龄也不是白长的。

    “不行!”他还要见一见墨景黎那个变态呢,父王告诉他一件很好玩儿的事情,他要亲自证实一下不然太可惜了。

    秦烈懒得再开口,随手拔出徐知睿防身的匕首抵到自己脖子上,“走。”

    墨小宝一愣,还想要说什么,只见秦烈将匕首再往下压了压,只差一点就要刺破脖子了,“走不走?”墨小宝目瞪口呆,平生第一发现自己居然被人威胁了?而且威胁他的人还用的是他自个儿的小命,真是莫名其妙你又不是我媳妇儿。墨小宝在心中腹诽着。但是这穿鞋的怕光脚,光脚的怕不要命的。跟以作弄人为乐的墨小宝比起来,显然秦烈才是那个不要命的。

    呆了片刻,墨小宝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只得心有不甘的瞪了秦烈一眼,走到徐知睿身边。看到墨小宝吃瘪,墨随云反而高兴起来了,“朕总算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疯癫了。”因为你们这一群都他娘的不是什么正常人!

    出了书房的门,墨小宝看着挺立在门口的两名侍卫,丝毫不感到意外,“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都是属下应该的。”一个侍卫正色答道。心中默默道:“小世子你少折腾一点就是对咱们最好的安慰了。”墨小宝很有派头的点点头道:“保护好里面的人,知睿,咱们走。”徐知睿无语的跟着墨小宝走了。就算这个书房地处偏僻又少有人来,你也不用当成是自家后院那么自在吧?

    今晚,整个定王府灯火通明。定王府前院专门宴客的大殿上也是高朋满座。坐在最上方主位上的自然是墨修尧和叶璃。旁边右手边是清云先生和徐家中人,左手边是陈秀夫和徐清尘以及定王府的一干重要的文臣武将。再往下一点的客座上才是各国的宾客使臣。

    下方,墨随云和墨景瑜坐在大楚宾客的文字上,只是两人的神色都有些恍惚。他们对面的西陵使团的位置上,雷腾风身后一个官员低声在雷腾风耳边道:“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定王府的小世子。”

    雷腾风抬眼望去,果然看到墨修尧和叶璃下方,属于小世子墨御宸的位置还一直空着。而今天中午两个孩子抓周的时候似乎也没有看到墨御宸。雷腾风看了一眼神色自若的墨修尧和叶璃,挑了挑眉笑道:“咱们来者是客,不用管这些事情。”

    雷腾风不在意,却不代表别人不在意。一个西域模样的男子站起身来,有些好奇的道:“定王,怎么没看到贵府的小王子?”不怪这些西域使者好奇,西域跟中原往来本就不多。别的人多少还是见过墨小宝一两次的,但是这些西域使臣却是真的没有见过墨小宝。自然对这个定王府的未来继承人十分的好奇。

    墨修尧淡淡一笑道:“世子身体略有些不适,晚一些才会过来。”

    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听到在场个人耳中却是能理解出无视个意思和想法,于是有人脸色微变,有人若有所思,有人面带担忧。

    墨修尧淡淡的扫了一眼下面的众人,目光再墨景瑜和墨随云身上略停留下片刻。墨景瑜和墨随云顿时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恍如实质一般的压迫而来。墨随云脸色一白连忙低下了头,墨景瑜手中的酒杯一晃,一些美酒从杯中溢出洒到了衣袖上。顾不得旁边的人一样的目光,墨景瑜连忙放下酒杯,放在桌下的双手紧紧的握起。

    墨修尧站起身来,端起一杯酒笑道:“今天是犬儿御风和小女毓雅的周岁生辰,多谢诸位远道而来。本王和王妃敬诸位一杯。”墨修尧身边,叶璃也同时端起了酒杯,朝着下面众宾客遥遥一敬。众人连忙起身,起身道:“我等恭祝小世子和小公主生辰才是。”宾主痛饮一杯,大殿里的几分顿时热闹起来。墨修尧一挥手,立刻有穿着定王府服侍的侍女上前来为众人斟酒,大殿里丝竹声也幽幽响起,美丽的舞姬翩翩起舞。整个大殿里一边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题外话------

    嘤嘤~偶终于看到胜利的曙光鸟~偶居然木有断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2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29.王府夜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29并对盛世嫡妃429.王府夜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