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王府夜宴〔下〕

    430。王府夜宴(下)

    一段歌舞作罢,诸国的使臣纷纷上前送上自己的贺礼了。定王府属下的贺礼自然都是中规中矩一些寓意着平安喜乐的宝物,其中也不乏一些有趣的玩意儿。但是各国使节的礼物却是各不相同,不仅有炫耀自己国家的宝物,更隐隐有与别国争锋之意。

    北戎刚刚跟定王府打得惊天动地,死伤惨重。却也是最急于和定王府修复关系的国家,所以北戎是第一个送上礼物的国家,送上的礼物更不是凡品。一揭开北戎使者端上了的两个盒子,里面的东西确实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左边一个笼子里关着一只全身雪白的没有丝毫杂毛,模样玲珑可爱的碧眼狐狸。另一边的一个盒子里,装着的确实一朵硕大的青色莲花。这莲花虽然已经被摘了下来,但是装在一个寒玉雕琢的盒子里,却依然盛开,仿佛刚刚从池塘里采摘下来的一般。莲花旁边还放着一个碧绿的莲蓬。

    别人还好,坐在下方的沈扬和林大夫看到这玉盒中的东西,眼睛却顿时都亮了起来。

    只听耶律泓笑道:“此乃我北戎至宝,碧眼雪狐和烈火莲。谨以此恭祝小世子和小公主生辰。”众人哗然,烈火莲不用说,与定王府还真是颇有些渊源。甚至曾经有一度,墨修尧的性命就寄托在这一朵莲花上。只是后来叶璃找到了能够替代的碧落花之后,摘取困难重重的烈火莲就没有再提了。但是烈火莲的作用可不仅仅是作为寒毒的解药这么简单。若是到了沈扬这样的神医手中,效用绝不会比碧落花差太多。

    至于碧眼雪狐更是号称北戎至宝。即使是北戎国内自己也是极少见到的,据说与烈火莲一样生活在北戎极西之地的雪山之巅。寻常人只是看一眼就已经是三生有幸了。而碧眼雪狐的皮毛,在西域更是万金难换,有市无价。碧眼雪狐不仅聪明可爱,而且毛皮,骨肉甚至鲜血浑身都是宝。身在中原的众人还好,许多西域使臣对着那白玉笼子里关着的小狐狸纷纷露出羡慕之色。

    叶璃微微一笑,点头道:“多谢耶律太子费心了,心儿一定会喜欢太子殿下所送的礼物的。”心儿虽然如今年纪还小不宜靠近宠物,但是这碧眼雪狐年纪也还小。等再过几年心儿长大一些了也正好做个伴。

    耶律泓笑道:“怎么会?小王代表父王向定王和王妃贺喜,同时也希望贵我两国从此国泰民安,和平共处。”墨修尧淡然一笑道:“本王敬太子一杯。”

    耶律泓点头,举起酒杯笑道:“应该小王敬王爷才对,请。”

    在场的都知道定王府和北戎已经签下了和平约定,如今耶律泓这一番表态也不过是做个在场的这些使臣看的罢了。表示从此和定王府的争端到此为止。毕竟,如今北戎被定王府削弱国力,而西边却还有许多小国虎视眈眈呢。这个世道,谁都别想轻而易举的安心过日子。

    随后,雷腾风和墨景瑜也上前送上了自己的贺礼。同样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品,安溪公主和普阿二人,虽然小王子下落还没有踪迹,却也十分合宜的送上了自己的贺礼。只是以安溪公主和定王府与徐家的交情,送的礼物自然就不像别人那样充满了算计和心机了。只是送了几样南诏珍贵的特产。

    等到后面,西域诸国的使者送上的礼物就更是千奇百怪了,许多东西都是中原人连见都没有见过的,自是让许多人大开眼界。定王虽然至今还没有登基称帝的意思,但是却已经隐隐有四海来贺的盛况了。

    就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下方的宾客中突然有人苦痛的捂住腹部呻吟起来,很快,仿佛瘟疫一般的一个传一个整个大殿上的人就已经倒了一大半。又过了一会儿,剩下的一半人也倒了下去,所有人仿佛被抽了骨头一般,软绵绵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在场的也只有功力最高深的墨修尧还稳稳地坐着,但是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定王,这是怎么回事?!”西域诸国的使者显然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警惕的望向坐在殿上的墨修尧,以为是中原人有什么诡计,但是看到殿上徐家和定王府的亲信也都倒下来,不由得更加疑惑茫然起来。

    墨修尧坐在宽大的椅子里,一手扶着倚在他身上的叶璃,一边淡然道:“本王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墨景黎,你还不出来么?”

    “哈哈哈!墨修尧,你终于还是栽在朕的手里了!”大殿门口,一个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垮了进来,面带得意之色望着满殿倒得七零八落的宾客。墨景黎一挥手,许多穿着黑色夜行衣手持刀剑的男子涌了进来,将整个大殿团团围住。

    墨景黎得意的走到大殿中间,抬眼看向墨修尧,一身明皇龙袍在烛火下熠熠生辉,除了脸色过于苍白,墨景黎看上去到真是有一代帝王的气势,“墨修尧,你没想到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后,赢得还是朕。”

    墨修尧神色淡然的看着他得意的嘴脸,淡淡道:“本王没看出来你有什么可得意的。”

    墨景黎冷笑,“墨修尧,你不用装腔作势的吓唬朕。你现在还动得了么?朕的沉香醉可是功力越高的人中毒越深,你若是还能动,还会坐在那里跟朕说话么?”

    墨修尧垂眸一笑,“既然如此,你何不上来试试?”

    墨景黎眼神一缩,警惕的盯着墨修尧半晌,方才笑了出来道:“你说的没错,朕不敢上来。所以你也不用激朕了。朕不用上来,就能杀了你!”墨修尧点点头道:“原来,所谓的楚皇就是一个连内力全失的人都害怕的废物么?难怪大楚的太皇太后和臣子要废了你。如果是本王的话,本王早八百年就废了你了。跟墨景祈比起来,你还差得远。”

    墨景黎眼神闪过一丝怒意,如果说他平生最讨厌的是墨修尧的话,他最恨的就是有人说他不如墨景祈。他可以承认自己不如墨修尧,但是却从来不认为自己比不过墨景祈,“什么?可惜他死了,很快你也会死。成王败寇是世间至理,百年之后世上的人不会觉得正不如你们,他们只会知道朕打败了墨景祈也打败了你墨修尧。朕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

    说道得意之处,墨景黎还不忘看向墨修尧身边的叶璃,笑道:“叶璃,你说是不是?”

    叶璃平静的看着他,淡淡的道:“你如果觉得是,就当是吧。”只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墨景黎脸上的神色一瞬间变了三变。因为叶璃的话和语气,就像是在对一个疯子说你说的都对一样。

    “叶璃,你下来,朕可以饶你一命。别刷花样,你的内力并不强,就算费力些也不是动弹不得。”墨景黎盯着叶璃,沉声道。

    墨修尧揽着叶璃的腰,看向墨景黎的眼眸中掠过一丝寒芒,道:“阿璃的性命不用你操心,有这个空闲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还是…本王给你的教训不够?”

    墨景黎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古怪的扭曲起来,许久才终于放声大笑起来,一指墨修尧厉声道:“墨修尧,你果然还是这么狂妄,到了现在,你连自己的命都救不了,你还能救得了叶璃么?本王今天一定要你死得难看!叶璃,你过来…以前的所有事情朕都可以既往不咎。”

    叶璃抬眼,看着他淡淡道:“本妃怎么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需要阁下既往不咎的?”

    墨景黎眼中闪过一丝戾色,“你以为,墨修尧现在还能保得住你么?”

    叶璃淡笑不语,平静的靠在墨修尧的肩膀上不再理会墨景黎。

    墨修尧一手扶着叶璃的腰,一手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看着墨景黎道:“本王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下的毒。”在定王府里,要下毒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定王府的人早就被人毒死几百次了,“酒里?不对…没喝酒的人一样中毒了。是…蜡烛里。”

    墨景黎眼光一闪,笑道:“定王果然才思敏捷,也不枉费朕辛苦寻得的这无色无味的沉香醉。只可惜…定王现在才不知道,难道不觉得太晚了么?”

    墨修尧摇摇头道:“即使如此,单凭你的人也做不到。还有谁…自己站出来吧。让本王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人物,敢在本王的背后下黑手。”

    大殿里寂然无声,没有一个人站起来。这样的情景让墨景黎倍感颜面尽失。这些人暗地里帮他的忙,但是现在墨修尧眼看着已经不行了,这些人却依然不敢站出来,光明正大的站到他身后。墨景黎不知道,在这些人眼里,除非亲眼看到定王身首分离,否则还正没有几个有勇气站出来光明正大的背叛定王府。

    “墨修尧都已经中毒了,你们还怕什么?”墨景黎冷声道,目光中带着威胁的望向在座的众人。不一会儿,一个人站了起来,又一个…一会儿工夫,站起身来的竟然有十几个。这其中,有不得重用的名门大家的家主,也有任职的官员身子还有一个归降墨家军的原大楚将领。显然方才这些人都在假装中毒。

    墨修尧目光淡淡的从这些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到了依然趴在一边的墨景瑜身上,淡然道:“瑜王,你也起来吧。”墨景瑜一怔,终于还是微微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墨景黎得意非凡的看着他,笑道:“墨修尧,你看到了么?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对你忠心耿耿,所有人都怕你?现在还不是有这么多人背叛你?”

    墨修尧神色平淡的道:“背叛?本王从来没打算用他们,算什么背叛?一群废物,你喜欢就拿去好了。不然你可以问问看,他们知不知道定王府的什么秘密,或者是墨家军的什么军情?或者…就算本王现在就死了,他们有没有法子把你活着送出璃城。”听了墨修尧的话,站起身来的众人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堪起来。

    墨景黎脸色变了变,冷笑道:“朕敢进定王府,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但是能拉上你墨修尧还有在场这么多的人陪葬,朕死了也值了吧。”

    “那恭喜你。”墨修尧没什么诚意的道。

    墨景黎有些烦躁的盯着上面端坐着的墨修尧,一种让他厌烦的无力感油然而生。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好像他在墨修尧面前永远都占不了上方。无论墨修尧的处境再怎么糟糕,在这么危险,好像输的那个永远都是他。如果他有凌铁寒即使是沐擎苍的实力,他都可以趁现在冲上前去给墨修尧一剑。但是即使现在这个局面,他依然不敢靠近墨修尧。他怕墨修尧,墨景黎不得不在心中承认,而这一直都是他羞于承认的事实。

    “给朕杀了他!”看着墨修尧淡定从容的模样,越看越心烦,墨景黎突然失去耐心的道。

    一个黑衣男子上前,有些警惕的往殿上走去。却见墨修尧并没有反应,心中对墨修尧中毒的事情更多了几分信心,壮着胆子上前几步。男子激动的眼角抽搐了几下,要亲手杀了定王,无论是谁都不会心平气和的,终于拔出剑朝着墨修尧一剑劈了过去。并没有人看到墨修尧出手,却听见那黑衣人惨叫一声,从殿上被甩了下来,倒在地上吐血不止。显然是被内力极高的人以内劲给震了下来。

    在场的众人纷纷吐了口气,看到墨修尧安然无事心中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遗憾。

    墨景黎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你没有中毒?”

    墨修尧并不理会墨景黎的质问,淡然道:“你杀不了本王,现在,你想怎么办?”墨景黎脸色难看之极,好半晌才冷笑道:“杀不了又怎么样?朕就不信他们跟你一样都没有中毒!全部杀了!”

    跟着墨景黎来的黑衣人都是一些明知必死的亡命之徒,听到墨景黎的命令也不管在场的宾客都是些什么身份,直接拔刀便砍。

    “嗖嗖嗖!”无数的羽箭破空而来,同时,在场的宾客们纷纷站起身来。会武功的起身反击,不会武功的都纷纷躲开了。不过片刻间,墨景黎带来的黑衣人都倒地不起。并不是被在场的宾客制服的,而是跟之前这些宾客一样浑身发软倒地不起。

    “这…这是怎么回事?”墨景黎怒道,他虽然并没有中毒到底,但是他身边的人包括墨景瑜却是无一幸免。

    “沉香醉这种雕虫小技也好意思拿出来献丑!”大殿的一角沈扬的声音淡淡的传来,“沉香醉确实是很不错的迷药,无色无味,可入水,可焚烧。只可惜解药也很好找。而且…最常见的以冰玉兰就能解毒。但是…如果事先服过以沉香果制成的解药,再闻了冰玉兰,就会变成另外一种毒。”

    众人这才发现,今晚大殿周围用来妆点的花卉竟然全都是兰花,而其中又以一半以上是冰玉兰。只是冰玉兰是一种花朵很小的兰花,杂放在许多名贵兰花之中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到。

    墨景黎脸色发黑,咬牙道:“沈扬!果然又是你坏了朕的好事!”

    沈扬笑眯眯道:“黎王过奖了,碰巧而已。”

    碰巧个屁!世上哪儿有那么巧的事情?墨修尧分明是早就知道了他的计划,甚至连他打算用什么毒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定王真是好手段,为了抓住朕,竟然不惜拿这么多宾客的生命冒险。”墨景黎咬牙道。如果他刚刚进来什么都不管的直接一通乱砍的话,就算墨修尧暗中有人保护也绝对不可能每一个都护的周全。果然这话一出,在场的宾客们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定王要抓墨景黎他们管不着,但是如果拿他们的生命来当诱饵就太过分了。

    “定王,你这是什么意思?”西域使臣对墨修尧的了解最少,率先质问起来。

    墨修尧淡然一笑,道:“让诸位受惊了,不过是…歌舞无趣,请诸位看一场好戏而已。本王保证绝对不会伤到任何一人。”

    “定王凭什么保证?!”有人尖声问道。

    “就凭现在确实没有人受伤。镇南王,耶律太子,南诏女王,赫兰公主,你们觉得如何?”墨修尧笑问道。雷腾风叹了口气道:“愿赌服输,定王高明本王服了。”

    耶律泓更直接,“小王认输,再多加一千匹骏马给定王。”既然马已经给了,一万匹还是一万一千匹差别也就不大了。耶律泓自认还输得起。

    安溪公主忧心孩子,微微点头道:“本王也服了。”

    赫兰公主眨眨眼睛,咯咯的笑出声来。顿时众人只觉眼前一亮,艳光四射,“都说中原人聪明得很,定王又是这其中最聪明的,本公主也服了。两年之内,我北戎交易给定王府的皮毛和药材本公主少收你两成的价钱。”

    ∷更新快∷∷纯文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3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30.王府夜宴〔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30并对盛世嫡妃430.王府夜宴〔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