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倾云歌(八)

    脑袋晕乎乎的云歌姑娘浑然不知道自己一时的晃神就将自己的一身给卖出去了。但是即使她事后想明白了,只怕也没有胆子再一次拒绝某人。

    清尘公子可不管小姑娘一时之间的脑袋不够用,看到云歌乖乖的点头答应,顿时感到十分的心满意足。抬手揉了揉云歌头顶乌黑的发丝,平素风淡云轻的俊美容颜上也写满了宠溺。

    清尘公子太过优秀也太过超然,导致凡事都看得太过透彻,就连情感也比寻常人单薄几分。即使看过了墨修尧和叶璃的两心相许,见过当年韩明月对苏醉蝶的痴恋,甚至是凤三、秦风等人还有自己家中的兄弟也一个个得到了幸福。但是清尘公子其实是不太能理解这些情感的。对于那些为情所困为情所苦的人更是不以为然。

    如果没有遇到云歌,即使是清尘公子也不会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做出跟曾经被自己认为愚蠢之极的墨修尧所做出的各种无聊举动。甚至不惜诱骗也要让云歌答应做他的未婚妻,而在云歌点头答应的时候心中所涌现的愉悦和满足更是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的。

    就像是某人曾经诅咒他的话一样:问世间情为何?是一物降一物。祝你有一天栽进去了就再也爬不出来。

    被清尘公子顺毛的云歌姑娘舒服的在他的手心蹭了蹭,笑弯了眉眼。云歌发现这一次再见到徐清尘之后,除了刚开始生气她离家出走,徐清尘一直都对她很温和。除了偶尔骂她笨,就在也没有教训过她,也没有责罚她。(所以,云歌姑娘你的要求是有多底啊?)

    徐清尘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进来禀告的侍卫打断了,“启禀公子,广陵城吕家家主派人送来帖子,吕家和广陵士族设宴为公子接风。”侍卫大约也明白自己可能搅和了公子的什么好事,连忙将外人推到前面来做挡箭牌。

    徐清尘皱了皱眉,刚刚处置了广陵城一大片有才有势的名门纨绔,于情于理,这个面子都是必须给的。如果只是徐清尘这个人,这些邀请想不去自然就不去了,但是清尘公子到底还没有忘记自己还兼着定王府的右相之职,总不能他一走了,大半个广陵的富商都渡江南逃去了。

    想了想,徐清尘还是点头道:“知道了,晚点我们会过去。”

    我们,就是说不是一个人。云歌有些淡淡的望着徐清尘,“徐清尘,我…我也要去么?”徐清尘含笑道:“你不是我的未婚妻么?为什么不去?”

    云歌撅嘴,没敢说她刚刚根本就没想清楚就被徐清尘忽悠了的事情。

    徐清尘含笑捏捏云歌的小脸道:“云歌乖,明天咱们就离开璃城,然后你想去哪儿咱们就去哪儿。”闻言,云歌小脸顿时一亮,重重的点头道:“说话算是。”清尘公子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晚上,广陵城中的吕家华灯高照热闹非凡。整个广陵大半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聚集到了这里。虽然这半天广陵城里不少士族之家都被很是整治了一番。但是像黄家那样有个好色如命的儿子肆意妄为甚至闹出了人命的毕竟不多。有不少该罚的罚了该打的打了也就过了。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这清尘公子却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清尘公子不仅有神仙公子之称名扬天下,更是定王府的右相,地位只在定王和王妃之下万人之上。如果定王登基称帝的话,清尘公子便是名正言顺的开国名相。更不用说,清尘公子还是定王妃的表哥,小世子的舅舅,总之一句话…只要他们还想再定王府的地盘上过下去,清尘公子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吕家是广陵有名的名门,未必如何富有,但是却也是传承了上百年的书香门第。平日里对子弟管教也还算严格,至少这一次吕家除了两个旁支的被查到仗着吕家的名声欺压百姓,倒也没有什么太过难看的事情。也正是因此,吕家才有这个脸面在这个时候设宴邀请清尘公子。

    徐清尘带着云歌到了吕家,吕老爷早就带着一家老小和广陵的各家家主恭候在门口了。

    “恭迎清尘公子。”

    看到眼前这浩浩荡荡的排场,徐清尘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淡然道:“吕老爷费心了,这些虚礼就免了吧。”

    吕老爷谢过之后才站起身来,一抬头便看到站在徐清尘身边一身鹅黄衣衫的绝色少女正一脸好奇的望着他们,不由的一愣。

    徐清尘垂眸,拉着云歌的手淡淡道:“这是我的未婚妻,姓沈。”

    “啊?见过…见过沈姑娘。”吕老爷连忙道,一边却在心中盘算着璃城似乎没听说过哪一家的高门大户是姓沈的啊。这小姑娘一脸的好奇和无邪,看上去似乎也不是书香门第养出了闺秀。

    云歌是习武之人,感觉自然比寻常人更加敏锐。徐清尘的话一出口就明显的感觉到众人看到的目光截然不同,其中甚至还有几分带着不善的敌意。云歌循着感觉望去,却见不远处站在一个穿着月白色衣衫的美丽女子正盯着自己看。虽然有些不高兴,云歌却还是记得徐大夫人教导的待人接物的礼仪,朝着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却不想那女子丝毫不留情的扫了她一眼便底下头去了。云歌有些不高兴的在心里轻哼一声,也不理她了。

    “清尘公子,沈姑娘,里面请。”吕老爷反应也是极快,只是稍稍的怔了一下便回过神来,恭敬的请两人入内。

    吕府里果然早已经准备好了酒准备好了酒宴歌舞,就等着徐清尘到来。不过云歌的到来对众人来说显然是个意外,更意外的是这姑娘竟然还是清尘公子的未婚妻。吕老爷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笑道:“清尘公子,这位沈姑娘…不如便由拙荆和小女招待,不知公子以为如何?”

    徐清尘低头看了一眼兀自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云歌,含笑道:“不必了,云歌跟我坐便是。”黄老爷无奈,只得应了声下去准备去了。

    徐清尘拉着云歌坐在宴会最上手的位置,顿时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云歌平生还是第一次被如此多的人注视着,顿时有些不自在了。徐清尘也不去管他,只是伸手替她夹了些喜欢的菜品,便侧首去和在座的宾客叙话去了。

    云歌很是有些无聊的坐在徐清尘身边望着眼前的珍馐佳肴出神。他们说的话她也听不懂更不爱听,被许多不怎么善良的目光明里暗里的盯着,她也没有胃口去吃东西了,只得坐在一边呆呆的出神。

    “沈姑娘怎么不说话?觉得无聊么?”

    就在云歌觉得百无聊赖之时,一个轻柔的女声在耳畔响起。云歌抬眼望去,便看到之前在门口见到的那个月白衣衫的女子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她的声音虽轻,但是坐在云歌身边的徐清尘自然是听见了的,回过头来看了那女子一眼。坐在徐清尘右手边的吕老爷也跟着看了过来,慈爱的看着那少女含笑道:“这是小女丹若。”

    那少女连忙对着徐清尘盈盈一福,含笑道:“丹若见过公子。”

    徐清尘眼眸微闪,淡淡笑道:“吕小姐不必多礼。云歌怎么了?觉得无聊么?”只看了吕丹若一眼,徐清尘的目光便重新落到了云歌身上,关心的问道。同时也有些无奈,云歌明显是不喜欢这些应酬的,但是不带着她一起来他又不放心。

    云歌看了看徐清尘,突然觉得心情好一些了,微微摇了摇头。

    见徐清尘只是淡淡的看了自己一眼,吕小姐眼眸微黯,很快又笑了起来,看着云歌道:“沈妹妹想必是觉得无聊了,不如丹若陪你去花园里走走吧?咱们吕府的花苑虽然比不上璃城,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呢。”

    云歌侧首去看徐清尘,徐清尘微笑道:“你若是想去就去,不想去的话咱们很快就回去了。”

    虽然不喜欢这样的宴会,但是云歌也知道徐清尘会出席这样的宴会必然有自己的用心,摇了摇头道:“我去花园里玩儿。”

    徐清尘含笑点头,招来两个侍卫跟着云歌才放人离开。此举自然又迎来云歌不满的撅嘴,她的武功可不比那些侍卫差。徐清尘只是淡然一笑,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

    “清尘公子对沈姑娘真是关怀备至。”吕老爷有些尴尬的笑道。心中却是暗暗腹诽:也不知道定王府和徐家是怎么回事。定王府历代王爷纳妾的本就不多,徐家更是基本上没有纳妾。现在连定王府麾下的一些年轻有位的男子也跟着定王学起来了。这让家里养了不少庶女的人家可怎么活啊?

    徐清尘淡笑道:“云歌是徐家未来的媳妇儿,自然要关怀备至才是。”

    “公子说的是,来…在下敬公子一杯。”

    吕家的后花园里,吕丹若带着云歌在花园里随意的走动着。一路上只听见吕丹若不停地说话,云歌的回答却是寥寥无几。这样的情况,让吕丹若原本还嫣然带笑的容颜也不由得有些阴沉了。这个姑娘简直就像个闷葫芦一般,问半点也开口说不了一句话,也不知道清尘公子是怎么看上她的!

    吕丹若看云歌不入眼,云歌同样也不喜欢眼前的女子。两人一离开宴会她就唧唧咋咋的说个不停,老是问徐清尘喜欢什么喜欢吃什么,讨厌什么…总之三句话不离徐清尘怎么样怎么样。她怎么知道徐清尘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啊?想问不会直接去问徐清尘么非要问她。还做出一副很喜欢她陪她玩儿的模样,以为她没看到在门口的时候她悄悄拿白眼看她么?

    心情不悦的云歌姑娘难得在外人面前使起了小脾气,走动一边的花台边背着吕丹若坐下来不肯走了。吕丹若看了看云歌的背影皱了皱眉,还是走了过去将一方绣帕铺在花台上才小心翼翼的坐下,皱眉看着云歌道:“云歌妹妹,到底是哪家的?我们还没听说过璃城有哪个名门是姓沈的呢。咱们都认识了,不用这么小气吧。”

    云歌默默的看了她一眼道:“我们家不是名门,还有,我比你大才不是你妹妹。”云歌一眼就能看出这吕丹若也不过才十五岁,自己都十七岁了自然是比她大的多的。只不过云歌却忘了吕丹若并不是大夫自然没有那么好的眼力,更不用说云歌模样生的生嫩,看上去倒是比温柔娇媚的吕丹若还要小一些了。

    吕丹若脸上的笑容一僵,看着云歌皱了皱眉。原来是小户人家出身的,难怪这么的没有礼貌。

    眼珠一转,吕丹若又重新挤出了笑容道:“那云歌姐姐是怎么跟清尘公子认识的?”

    云歌有些不悦,“我在山里采药正好看到徐清尘,就认识了。”

    吕丹若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原来只是一个采药女啊。神色间,看向云歌的眼神便更加多了几分嫌弃和不屑。云歌皱了皱小鼻子,吕丹若不喜欢她,她还不喜欢她呢。站起身来,便往另一边走去了。

    被撂在身后的吕丹若顿时气得险些歪了脸,她也是广陵城里数一数二金尊玉贵的大小姐,若不是为了清尘公子哪儿会跑到一个不知从哪儿来的小丫头片子面前去赔小心。此时见云歌还如此无礼,顿时什么也顾不得了,怒斥道:“喂!你到底懂不懂礼貌啊?当真是小门小户出身的,一点规矩都不懂!”

    不远处,两个暗卫一直专心的注意着这边情况。见此情形不由得互看一眼摇了摇头。云歌姑娘这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故意的呢?云歌姑娘要是告诉吕丹若她义父是沈扬,这吕丹若就是再多一个胆子也不敢招惹她啊。

    “你才没礼貌呢!”云歌姑娘怒了,怒瞪着明眸望着吕丹若气嘟嘟的道:“大家闺秀才不会像你一样一直问徐清尘的事情呢,你想知道不会自己去问徐清尘么?徐清尘是我的未婚夫,不许你问!你才没规矩,你以为我没见过大家闺秀么?”说完,云歌姑娘还不屑的哼哼,筝儿姐姐还有璃儿姐姐还有天香姐姐都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才不会像这个吕小姐这样讨厌!

    “噗嗤——”不远处的侍卫甲忍不住喷笑出声。见两个姑娘的目光都扫了过来,连忙挥手道:“属下失礼,沈姑娘请继续。”不准问什么的,清尘公子如果听到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云歌眨了眨眼睛,回过头来继续看吕小姐道:“总之,你去问徐清尘,不许问我。”

    吕小姐哑口无言,习惯了跟一般人之间的虚伪委蛇,还没怎么见过如此直接的人,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

    好半晌,吕小姐才回过神来,轻哼了一声道:“总之,你配不上清尘公子,识趣的话就自己走得远远的,别的将来丢脸。”

    云歌咬了咬唇角,气嘟嘟的瞪着吕丹若半晌才轻哼一声,美丽的小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我才不要!徐清尘是我的,你抢不着…”

    “清尘公子不会娶你这个野丫头的。”吕丹若冷声道。

    “我偏要嫁给徐清尘怎么样?”云歌呲牙道:“我比你好看,比你武功好,比你医术好!哼哼……”

    吕丹若不屑的道:“那有什么用,没有个好家世你就是天仙下凡也配不上清尘公子!别再缠着清尘公子了,否则……”

    “否则什么?”清尘公子的声音清清淡淡的从身后传来,仿佛如夏日里的微风一般让人心旷神怡,但是却让吕丹若脸上的神色顿时僵硬住了。看着踏月而来的清尘公子,吕丹若眼眸中闪过一丝尴尬,却很快就隐藏了起来,有些娇羞的道:“清尘公子,丹若…。”

    徐清尘越过吕丹若直接走到了云歌跟前,抬起她的小脸低声笑问道:“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云歌翻了个白眼没理他。她才不会被人欺负呢。

    被徐清尘忽略过去的吕丹若僵硬在原地,脸上的神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她显然没想到,看上去温文尔雅的清尘公子竟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将云歌没事,徐清尘才转过身看着吕丹若淡淡道:“吕小姐,什么样的人配得上徐家是由我来定的,与你没什么关系。徐家也不需要吕小姐操这个心。吕小姐若真的闲得无聊,不如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我…”吕丹若委屈的红了眼,楚楚可怜的望着徐清尘道:“清尘公子,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丹若只是……”

    云歌从徐清尘身后探出个头来,对着吕丹若呲牙一笑,小脸上写满了得意。徐清尘一低头就看到她满是笑容的小脸,低声笑道:“这么高兴?”

    云歌轻哼两句,道:“她问你喜欢什么,爱吃什么讨厌什么,我才不知道,你自己告诉她吧。”

    “哦?你真的想要我告诉她?”徐清尘低声笑问道。

    云歌一愣,沉默了片刻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自以为凶狠的威胁他道:“不许你告诉她,不然我…我…”

    “你怎么?”徐清尘笑道。

    “我…”对着徐清尘含笑的眼眸,揍你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来。云歌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武功这么高强却从来不敢用来对付徐清尘了。她根本就舍不得打他……万一打坏了怎么办?

    徐清尘脸上的笑容更甚,怜爱的抬手拨了拨她的发丝笑道:“好,我不告诉她。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要认真的记得。”

    “嗯!”云歌认真的点头道。

    “好了,咱们走吧。”拉着云歌的小手,清尘公子转身往外走去,从头到尾没有再看站在一边的吕丹若一眼。

    “咦咦?你不是要参加宴会么?”

    “不是参加过了,咱们明天就离开广陵,云歌想要去哪儿?”

    “我想去…想去很多很多好玩的地方!”云歌兴高采烈的笑道。

    “那就走吧。”跟在两人身后离去的两个侍卫回头看了一下被留在花园里的吕丹若,月光下那月白色的衣衫还有那惨白的脸色,看上去…真是有点惊悚。

    她怎么了?被打击的太狠了?

    笨!被人点了穴道了。

    云歌姑娘看看被清尘公子拉着的小手,回头看看在花园里呆立着不懂的吕丹若,有些心虚的底下了小脑袋。

    离开广陵之后,两人一路游山玩水,行医救人。果然如徐清尘所说的,跟在清尘公子身边没人敢欺负她。不到两个月,云歌救的人越来越多,名声也越来越大。虽然比不上有神医之称的沈扬,却也得了一个小医仙的称号。只因云歌小小年纪就医术精湛更兼貌美如仙。两人之间得过感情也越发的融洽起来,清尘公子本身也是喜好山水之乐的人,自然更加的乐不思蜀了。

    远在璃城的定王府里,一头白发如雪的定王面对着眼前高高伫立的各种卷宗奏折,剑眉紧锁杀气逼人。

    “清尘公子到哪儿了?”

    书房里,一个穿着灰色衣衫的男子低头禀告道:“回王爷,清尘公子和沈姑娘刚刚从南疆归来,看路线,似乎是打算去西陵。”

    定王殿下咬牙切齿,“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打算回来了?”

    “这…好像是……”

    定王殿下俊脸一黑,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去!把他给本王绑回来!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却带着小姑娘游山玩水……”定王殿下万分怨念,现在他别说带着阿璃游山玩水了。天下初定百废待兴,他连多跟阿璃相处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

    “这…王爷,是不是不太好?”清尘公子可是王妃的表哥,万一万分生气了倒霉的还不是王爷?王爷一生气,倒霉的还是他们。

    “去!本王会跟徐家题,徐清尘和云歌的婚礼该办了,总是带着人家未婚姑娘在外面跑,成何体统?”眼神一闪,定王殿下就想出了绝妙的主意。徐清尘也该成婚了,成婚以后徐家差不多也该他接手了,成婚以后总是要生孩子的,生完孩子还要教养啊什么的。他只需要保证徐清尘最近三五年内不会乱跑就好了。至于以后…定王殿下轻哼,关本王神马事?

    “属下遵命!”

    ------题外话------

    妞们,最近那啥忙~很抱歉~番外有木有很罗嗦,云歌和清尘公子滴番外还有一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9.倾云歌(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9并对盛世嫡妃9.倾云歌(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