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倾城舞(上)

    11。倾城舞(上)

    倾城舞(瑶姬x沐扬)

    瑶姬成为舞姬的时候年方十岁,十岁之前的她虽然算不上什么金尊玉贵,却也是四品官员之女。不大不小算是个名门千金。只是朝堂之上各种倾轧,当她的父亲犯下重罪满门抄家而她落入教坊之后,她便不愿意在提起自己从前的名字了。

    十三岁那样,瑶姬正式迎客。倾城坊里一舞倾城从此成为了楚京第一舞姬。同样也是在哪一日,瑶姬认识了沐扬。

    十三四岁的少女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即使是身在倾城坊这样的地方也是一样。虽然才刚刚开始见客,但是瑶姬在倾城坊中却已经有足足两年有余,自然也看够了坊中的姐妹为了男子肝肠寸断的模样。随意第一次看到沐扬的时候瑶姬并未动容。

    彼时,沐扬也不过十八岁。白衣年少意气风流,正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时候。那一日,刚刚一舞之后瑶姬有些微微的喘息和忐忑。今天是她第一天出场,也是关系着她未来数年的生活的时候。成功了,她会成为倾城坊新秀的舞姬,从此做个清清白白高高在上众人捧着的清倌人。失败了,即使她貌若天仙,也只能跟许多没名气的姐妹一样去做那下等的皮肉生意。女子对于这方面,总是格外的天真而执着,明知道到最后都是一样的,却依然想要抓住这几年的时光。或许…会不一样呢?

    “姑娘,你没事吧?”在一边喝彩声中,瑶姬匆匆的下了台便往后院自己的住所而去。因为太过聪明,与一个男子擦身而过一时没有站稳险些往旁边的墙上撞去。就在瑶姬以为自己要毁容了的时候,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将她带了回来,低声问道。

    瑶姬一怔,一抬头便看到眼前的男子一声白衣翩然,丰神俊朗气度非凡。看着自己的眼睛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却并不像许多宾客一样总是带着一丝让人厌烦的神色,只有淡淡的担忧和温暖。

    “我没事,多谢公子出手相助。”瑶姬推来他的手,微微一福淡淡道。

    “在下沐扬,姑娘的舞跳得很好。”男子笑道。

    瑶姬有些恍然,沐扬的名字他自然是听说过的。沐阳侯府的世子,也是京城里极有名气又肯上进的世家子弟。倾城坊中的姐妹们虽然经常提起但是却也是只闻其名罢了,因为沐扬根本就从来都不涉足烟花之地,瑶姬自然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他。看着眼前俊逸男子,瑶姬微微蹙眉,虽然许多人都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但是这样一位看起来月朗风清的少年却是烟花之地的常客,总是让人更多几分失望。

    似乎明白了瑶姬的目光,沐扬的笑容有些发苦,道:“跟几位朋友一起前来的,这倾城坊当真是不小,不知道常云阁在哪里?”

    常云阁是倾城坊中最出名的花魁常云姑娘住的地方,瑶姬点点头给他指了方向。沐扬是为什么来的原本就跟她没什么关系,她那一瞬间的神色变化也不过是因为听到的消息和现实不同有些惊讶罢了。

    “哟…这不是咱们的沐世子么?”一个带着些吊儿郎当的调侃的悠扬男音在身后响起。两人回头,便看到一个红衣男子迎面漫步而来。

    “凤三公子。”年轻的沐扬脾气并不坏,十分有修养的跟红衣男子打招呼。凤三公子是风尘之地的常客,瑶姬虽然未见过他却久闻其名。凤三是楚京首富家的庶子而沐扬却是沐阳侯府的世子,以沐扬的身份能主动跟凤三打招呼绝对算得上是有礼了。但是凤三却显然并不领情,剑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沐扬道:“正是难得啊,没想到沐世子也有这样的雅兴。这不是…瑶姬姑娘么?姑娘一舞倾城,凤三真是十分仰慕。”

    凤三这话说得有些轻挑,但是在这样的地方却并不过分。沐扬本已经算是风流倜傥的美男子,但是凤三的容貌比起他来却更加俊美无俦,唇边那一抹似笑谑似嘲讽的笑容,更让他多了几分不羁之意。不只是凤三的容貌的原因还是别的,虽然他的话里有些刻意的轻挑瑶姬却觉得并不讨厌。红衣翩然的凤三公子也确实是一个很难让人讨厌起来的人。

    沐扬也没有跟凤之遥争论,只是淡淡一笑道:“在下还有事,先行告辞。瑶姬姑娘,告辞。”

    “世子慢走。”瑶姬淡淡道,看了一眼沐扬往常云阁而去的身影,转身抛到了脑后。

    那日之后,瑶姬与沐扬并没有什么交集,倒是很凤之遥渐渐地熟悉起来了。身在倾城坊,很难跟凤三不熟。因为凤三公子每个月至少有半个月差不多是住在倾城坊的。倾城坊里,甚至还有一间专门为凤三公子留下的房间,而这样的房间在京城里其他的地方也不少。和凤三接触的多了,瑶姬渐渐地也明白,凤三公子其实并不像是外人眼中的浪荡子,色中恶鬼。因为私下相处的时候,凤之遥看她的眼神总是清醒而宁静的,没有一丝波动。

    因为凤三公子的经常捧场,也因为瑶姬的舞技的确是京城一绝,不过两个月时间瑶姬便稳稳地坐住了楚京第一花魁的称号,一时间风头无两。

    再一次与沐阳见面却已经是第二年初的事情了。那时候沐扬依然是沐阳侯府最值得骄傲的世子,而瑶姬却已经是闻名楚京的第一舞姬。甚至连京城里许多权贵宗室王府都曾经请她前去献艺,想要单独见她一面更是需要一掷千金的豪情。

    再一次与沐阳见面是个意外,瑶姬成为楚京第一花魁,自然便抢了原本倾城坊的花魁常云的风头。被人嫉恨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所以瑶姬素来也是十分消息的。她们这样的出身本就没有单纯的资格,但是瑶姬却没有想到常云居然会撑着倾城坊的姑娘们一起外出踏青的时候一人合谋意图坏了她的清白。

    清白这种东西,对她们这样的人来说看似一个笑话但是却又至关重要。如今的她可以死高高在上的花魁,陪人聊聊天说说话就价值千金,但是一旦失去了这个,很快便会沦为跟普通的风尘女子一样的处境了。

    瑶姬自然不想这样,所以在察觉到身体不适的第一时间她便强忍着痛苦躲了起来。

    “姑娘,你没事吧?”淡淡的嗓音,带着一丝有些熟悉的担忧从她藏身的假山后面传来。但是这份关系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却无异于砒霜剧毒。

    “我没事!”没有看身后的人,瑶姬直接起身踉跄着往前方走去。

    “瑶姬姑娘…。”沐扬有些担心的一把拉住了瑶姬,在看到她潮红的脸颊是才恍然大悟,“你这是…你这是怎么了?我让人请大夫过来?”

    瑶姬本就摇摇晃晃的有些站不住了,被沐扬一拉直接跌倒在了他的怀里。瑶姬只觉得脑海里一片混乱,一把抓住沐扬的手,咬牙竭力保持住最后一丝清明道:“来不及…来不及了。我记得前方有一个水潭,你把我扔进去!”

    “但是…”沐扬皱眉,现在虽然已经开春了却也还是二月末,水潭里对于男子来说都有些冷,更不用说女子了。

    “没关系,我会水!求你了……”

    沐扬也是世家子弟,**的手段并非没有见过,见瑶姬如此坚持只得点头道:“既然如此,得罪了。”

    那一日,倾城坊花魁瑶姬落入水中被沐阳侯府世子所救,足足病了有一个月之久。但是瑶姬却也就此就住了那个温和爽朗的少年。他…不仅帮了她,更救了她的命。

    之后的数年里,瑶姬的名声越来越盛。有凤三公子,沐阳侯世子等等一干京城中的权贵子弟捧场,也没有人敢在倾城坊闹事。瑶姬二十岁那样,她正式成为了倾城坊的主人,从此不再接客。只在京城的权贵甚至宫中需要献艺的时候偶尔跳舞,其余时候总是独自一人坐在倾城坊的二楼,淡淡的望着楼下的喧闹繁华。

    “姑娘,沐世子来了。”门外,小丫头低声禀告道。

    瑶姬回过头来,妖娆美丽的容颜上担着淡淡的倦意,道:“请世子回去吧。瑶姬不见客。”看着小丫头有些惊讶的告退,瑶姬淡淡的苦笑。转眼间认识模样竟然已经快十年了,瑶姬已经记不起来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的凤之遥曾经含笑叹息道:“瑶姬,喜欢上沐扬这样的人,你当真是自讨苦吃,于情于理,你也应该选本公子才对啊。”

    瑶姬当时只是淡淡一笑,她何尝不知道沐扬这样的身份她们之间根本就不会有接过,反倒是出身富商家的庶子的凤之遥压力还要更小一些。但是面对俊美过人的凤三公子,她却从未有过心动的感觉。因为她知道凤三公子其实心中早就有人了。而沐扬…眼中只有她。

    但是这样的日子却也无法长久了,模样早已经年过而是却迟迟不肯成婚,但是在两个月前终于还是顶不住沐家的压力和孙家的小姐订了婚。而之后身为未婚妻的孙小姐找上门来这种事瑶姬也不感到意外了。

    想起昨天在风华楼那位定王妃所说的话,瑶姬淡淡苦笑的绝艳容颜上划过一丝坚毅的光芒。虽然只见过定王妃两面,但是瑶姬却不得不承认无论哪一方面,那位王妃都是她羡慕的对象。高贵的出身,一心一意能够为她遮风挡雨的丈夫,还有豁达的心性和不同于一般女子的能力和聪慧。

    当放手就放手…或许,真的敢该离开了…

    瑶姬低头,抚了抚依旧平坦的腹部淡淡一笑。定王妃说的不错,只要想要好好过,总能够过好日子的,何况她现在也不止是一个人了。

    “瑶姬!”门外响起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很快沐扬便出现在了房门口,神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她。倾城坊的下人担心的跟在沐扬身后,显然也不敢很出手拦这位沐阳侯府世子。

    瑶姬挥挥手让下人退下,方才看着模样淡淡一笑道:“世子这是什么意思?倾城坊虽然是烟花之地,但是瑶姬已经多年不接客了。”

    “瑶姬!你还没闹够么?”昨天在风华楼的事情让沐扬很是不悦,但是跟瑶姬这么多年的感情也不是假的,所以一消气他就立刻来倾城坊找人了,没想到却被拒之门外。

    瑶姬嗤笑一声,道:“闹够了,也请世子以后别再来倾城坊了。免得什么时候在大街上又跟孙夫人和孙小姐偶遇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沐扬皱眉道。

    瑶姬摆摆手摇头道:“没什么。世子请回吧。”

    看着瑶姬神色默然的模样,沐扬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瑶姬,我也是为了咱们的将来。你知道的…沐阳侯府…根本不可能让我迎娶你做正室。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我委屈一些么?”瑶姬平静的看着他道:“瑶姬不习惯委屈自己,世子也大可不必委屈自己。还请世子看在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上,大家好聚好散。”

    “你…”深知瑶姬的脾气,一时半刻想要劝回来根本不可能。沐扬只得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看着他转身的背影,瑶姬突然开口道:“沐郎,这么多年…其实我们都变了。以后不要再来了。”你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温文爽朗的偏偏少年,我也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心只要两情缱卷的芳龄少女。我们都长大了,也都变了…。

    沐扬的身子顿了一下,无声的离开了。

    “姑娘……”门外,伺候的小丫头担忧的看着有些失神的瑶姬。瑶姬回过神来淡淡一笑道:“收拾一下,我要出去。”

    “姑娘这是要去哪儿?”

    “定王府。”

    从定王府出来,瑶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倾城坊卖给定王妃,瑶姬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时冲动,但是当她真正做了的时候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舍。带着这些年的继续和卖了倾城坊的钱,足够她锦衣玉食一辈子了。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将孩子生下了好好养大,她的人生或许能够找到更从前不一样的乐意,这不正是自己从前一直所期盼的平静生活么?

    “姑娘慢走。”跟在瑶姬身后送她出来的男子沉声道。

    男子低沉的声音听来十分悦耳,不过他竟然会跟自己告别却是让瑶姬有些惊讶。这个男子她在定王妃身边见过两次,并不是一般的寻常侍卫,看起来身份不低。这样的人,一般对她这样的身份的人不是应该十分不屑的么?还是说定王妃身边的人果然与众不同?

    “多谢…”瑶姬哽了一下,他并不知道这男子的姓名,“多谢阁下。”在这个沉默的男子跟前,瑶姬发现自己这些年在倾城坊中的交际的手段似乎都完全施展不开,她甚至连场面上的笑容都摆不出来,只得不尴不尬的道了句谢。

    男子平静的看着她道:“在下秦风。姑娘…身体不便,若要远行最好还是在等一些时候再说。”

    瑶姬愣了愣,方才点头道:“多谢秦统领提醒,瑶姬告辞。”

    “不送。”秦风淡淡道。

    瑶姬淡然一笑,潇洒的转身而去。秦风的提醒和关心她自然明白,原本这些日子因为这些事情而有些阴郁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都能过给予一些关心,这世上总还是有许多好人的。离开了楚京,也未必就有多么的难过。至少,从此以后…她不再是舞姬,而是一个普通人了。这…其实才是她一直想要的不是么?将倾城坊卖给定王妃的同时,定王妃利用定王妃的势力替她修改了户籍,从此让她一直耿耿于怀的乐籍不在存在,她瑶姬…只是一个带着孩子沐单身母亲罢了。

    ------题外话------

    先来瑶姬滴~其实伦家粉想写一段阿璃和修尧穿回现代滴。但素现在这个时候,阿璃现代滴身份,还有她们家那一堆滴星星杠杠…还是算鸟吧~嘤嘤~感觉好难写,伦家不是爱写那啥滴银,但是你完全不让吃,也很痛苦啊啊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1.倾城舞(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1并对盛世嫡妃11.倾城舞(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