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倾城舞(中)

    12。倾城舞(中)

    楚京郊外一处别院里,淡淡的阳光下一个容貌绝艳却略显消瘦苍白的女子抱着一个襁褓坐在树下出身。怀中的孩子已经有三个多月了,比起刚刚出身的时候皱巴巴的模样,如今小脸已经长得白白嫩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望着抱着自己的女子咯咯直笑。

    女子低头,望着怀中的孩子,原本犹豫的容颜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瑶姬姑娘,夫人和少夫人来了。”门口,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沉声禀告的。虽然说是丫头,但是她看向树荫下的女子的容颜,却没有丝毫的敬重之意,反而满是轻视和厌恶。这样的目光,瑶姬早就已经习惯了,也不在意。在这些人的眼中,她就是一个勾搭了沐阳侯府的世子的不知羞耻的女人罢了。

    瑶姬低下头,仿佛没听见她的话。自从她怀孕到六月的时候被抓了回来,沐阳侯府夫人的娘家人或者说就是沐阳侯府拿走了她所有的财物,她便失去了自由。在临产之际,甚至险些雪崩而死。即使是瑶姬也没有想到,那个看似温柔知书达理的沐阳侯府少夫人的心肠竟然如此歹毒。经历了这么多,瑶姬也越发的心寒,对于这些所谓的豪门权贵也彻底的绝望了。

    那丫头说是来禀告,不说说是通知。见瑶姬不说话也不在意,直接退了出去。果然不出片刻,一群人就走了进来。沐阳侯夫人皱眉看着眼前一身白衣楚楚动人的瑶姬,眼中满是厌恶。她出身高门,自然最见不得这些妖妖娆娆的女人,更何况这女人还勾住了自己儿子的心。

    那沐阳侯府新入门还没几个月的少夫人更是满眼的妒意。瑶姬容貌之盛即使是在整个京城也能排的上前五,当年倾城坊中一身红色舞衣倾倒天下,也曾在皇宫夜宴上引得四方称赞。即使现在清瘦了许多,一身白衣脂粉未施,也更多了几分出水芙蓉的清丽傲然。这样的容貌,又岂是只能堪称清秀的孙家小姐沐少夫人能比的?原本这位沐少夫人还有一身书香门第的文雅气质让叶璃在心中暗暗赞了一句。但是成亲过后满是妒意和阴狠的生活早就让她连最后的一丝优势都抛弃了,如今看来,竟是一个刻薄阴狠的年轻妇人罢了。

    “放肆!你连行礼都不会了吗?”沐阳侯府夫人沉声斥道。

    瑶姬抬头,淡淡道:“两位不亲自来,还要求主人行礼?”

    沐少夫人尖声道:“你算什么主人?!这里是沐阳侯府的别院!”

    瑶姬道:“我确实不是主人,不过沐少夫人好像也不是。这里是沐扬的私人别院,显然沐扬并没有承认少夫人拥有自己私产的权利。沐少夫人还记得吧,在你险些饿死我和静安的时候,沐扬曾经下过令,不许你她入此地一步。至于我…沐夫人若是愿意放我走,瑶姬感激不尽,想来你们拿走我的那些钱也足够付这些日子的房钱了吧?”

    沐阳侯夫人与沐少夫人同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沐少夫人是纯粹的气得而沐阳侯夫人更多的却是尴尬和恼羞成怒。张家拿走了瑶姬所有的财产,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落到了她的手里。瑶姬这些年自然赚了不少钱,当初将倾城坊卖给定王府的时候叶璃并没有占瑶姬的便宜,给出的价钱绝对算是公道。再加上瑶姬许多名人雅士王孙权贵送给瑶姬的各种珍宝,真的估价的话其价值不下雨三四十万两。这样一大笔钱,即使是对沐阳侯府这样的权贵之家来说,也绝对称得上是一笔巨款。

    半晌,沐阳侯夫人才换过起来,咬牙道:“你要走就走!但是必须将孩子留下!”虽然这孩子的母亲出身不光彩,但是到底是沐阳侯府的第一个孙儿。沐扬成婚这么久,孙氏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沐阳侯夫人自然更看重这个孩子了,更何况沐阳侯府的血脉无论如何也不能流落在外。

    “你休想!”瑶姬抱着孩子站起身来,警惕的瞪着沐阳侯夫人。突然冷笑一声道:“不走就不走!我怕你不成,住在这里就算没有名分,沐扬照样好吃好喝锦衣玉食的供着我。哪天本姑娘想开了,进府做个侧夫人也没事么。凭本姑娘的姿色,难道还怕一个容貌平平的女人不成?就不知道…沐阳世子娶了一个舞姬,会不会贻笑大方?”

    “你…你无耻!”沐少夫人顿时变了颜色,瑶姬如今住在别院里沐扬就经常不肯回家了,若是再将这对母子接回府中,沐阳侯府哪里还有她容身之地?

    瑶姬淡淡的掀唇一笑,绝艳动人,“过奖了,不及某人。”

    嘲弄的语气太过明显,沐阳侯夫人想要装作不明白都不行。一贯在瑶姬跟前高高在上的沐阳侯夫人怎么能忍受一个舞姬的嘲弄,怒道:“你这个贱人!本夫人倒要看看到底治不治得了你!沐扬宠着你又如何,我到底是沐扬的娘!”

    瑶姬冷笑,“你是沐扬的娘又如何?很稀罕么?”如果说从前与沐扬感情正浓的时候,她或许还要顾忌沐扬几分。但是现在…早在她差一点被沐少夫人在生产的害死,前段时间她和孩子又差点被饿死的时候,她对沐扬就已经绝望了。不是因为沐扬不肯替她和孩子报仇,沐扬顾及沐阳侯府和孙家她明白,最让她痛恨的是,即使明知道她和孩子留在楚京危险重重,沐扬却依然不肯放她走。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到底是因为沐扬自信能够护得了他们母子周全,还是因为在沐扬的眼里,她们母子的性命根本没有那么重要。但是现在…她对沐扬却已经彻底的寒了心了,过往的恩爱情浓,比起自己的儿子来早就已经成了过眼云烟。

    “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狠狠地打!”沐阳侯夫人叫道。

    “谁敢?!”周围侍候的下人正要动作,沐扬从外面快步而来,厉声吼道。沐扬走进院中,扫了一眼站在沐阳侯夫人身边的沐少夫人,含怒道:“又是你!”

    沐少夫人幽怨的低下了头,虽然确实是她挑拨婆婆来这里的,但是丈夫这样问都不问就直接斥责的态度还是伤了她的心。她也不是没想过做个贤惠妻子,但是当初瑶姬一失踪沐扬就一句话都不说的上了战场,之后沐阳侯府找回了瑶姬,沐扬回来也跟她成了亲。然而无论她怎么做模样对她却总是不冷不热的,她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新嫁娘,怎么能忍受得了?

    瑶姬冷笑一声,嗤笑道:“世子是瞎了么?刚刚要打我的可不是沐少夫人。”

    沐扬皱了皱眉,有些无奈的望着瑶姬道:“瑶姬,你……”

    原本言笑晏晏的瑶姬却突然变色,一抬手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沐扬脸上。不仅打得沐扬的脸偏过去了半边,更是让沐阳侯夫人和沐少夫人惊呼出声。

    “扬儿!贱人!你……”沐阳侯夫人作色大怒。沐扬连忙拦住了想要大发雷霆的母亲,神色黯然的王这样瑶姬道:“这样你消气了么?”

    瑶姬抿唇一笑,那笑容却是极冷的,“消气?沐世子真是说笑了。沐世子既然说想要迎瑶姬入府,瑶姬虽然命贱却还是有一句话想问。”

    沐扬一喜,以为瑶姬松口了,连忙道:“你问便是。”

    瑶姬一手抱着孩子,一指沐老夫人问道:“若是哪天瑶姬被沐阳侯夫人打死了,沐世子打算准备办?”

    沐扬神色微变,“瑶姬你胡说什么?我娘怎么会……”

    瑶姬冷笑一声,挑眉道:“沐世子不妨问问沐阳侯夫人,她方才是不是打算打死我算了?”沐扬回头看向沐阳侯夫人,却见沐阳侯夫人神色有些僵硬的撇开了脸,心中不由得一沉。瑶姬笑容绝艳,“沐世子要迎我做侧室也行,就凭世子一片真心,瑶姬就拿命堵了。只要沐世子当着京城所有的人立誓,若是那一日瑶姬死于非命…世子就在瑶姬灵前亲手杀了还是我的人。如何?”

    “扬儿!”

    “世子!”沐阳侯夫人和沐少夫人纷纷出言阻止。

    看着模样难看的神色,瑶姬嘲弄的一笑,转身抱着孩子进房间去了,也不管外面沐阳侯夫人和沐少夫人如何吵闹。

    等到沐扬终于送走了母亲和妻子,回到房中便看到瑶姬站在窗前也不知在想写什么。沐扬眼底闪过一丝愧疚,低声叹道:“瑶姬,你这是何苦?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瑶姬冷笑道:“你错了,我就是这样的人。我过得不好,谁也别想好过!我若是有什么意外,我也不指望你替我报仇了。我送了五万两银票给阎王阁,我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阎王阁的人自然会为我报仇。”

    “我不信。”沐扬摇头笑道。

    瑶姬沉默不语。沐扬从身后环住她的腰,低声道:“瑶姬,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你放心,从此以后沐阳侯的人绝对不会再过来了。谁也不会打扰我们的,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早在一年多一年,沐扬这样搂着她的时候她还觉得温情脉脉,但是现在,她却直觉的像是一条又冷又湿的蛇缠住了自己。从外到内直冷透到了心底。

    整整两个月,果然没有人打扰。这两个月,瑶姬不在反抗沐扬,也不再闹着要走。渐渐地沐扬似乎也放下心来了,来得时间也比从前少了一些。沐扬毕竟是个年轻有为的人,不可能将所有的时间都耗到一个女人身上。当瑶姬知道沐扬因为墨景祈交代下来的事情将会有一段日子不会过来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别院的下人对瑶姬并不尊重,见她没有要跑的意思也就渐渐地放松了警惕。终于让瑶姬在一个晚上华灯初上的时候带着孩子逃离了别院。

    逃离别院之后,瑶姬只带了一些请便但是值钱的首饰。并且在第一时间将这些首饰换成了银票。她不知道沐扬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失踪的,但是在她逃走的前几天都一直没有人追来。瑶姬一路往西日夜兼程的赶路,可惜还是在十天后被沐阳侯府的人追上了。

    一个孤身女子,带着个孩子四处奔逃并不容易,第十五的时候瑶姬终于见到了来追她的人。但是和前两天到处找她的人不一样,这些人却是想要她的命的。就在瑶姬几乎绝望的时候,树林的边缘出现了几辆马车。顾不得太多,瑶姬抱着孩子朝马车的方向奔去,一边奔跑一边呼叫,“救命啊!救命啊……”

    最前方,一个灰衣男子愣了一下,然后很快的一跃而起。追杀她的人并不是什么职业刺客,也不是高手,自然是毫不费劲的就被解决了。

    瑶姬抱着孩子坐在地上,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她…安全了么?

    “瑶姬姑娘,你没事吧?”低沉的男音在跟前响起。瑶姬怔怔的抬眼去看,一个身形挺拔神色沉稳的男子站在了跟前。瑶姬一愣,道:“你…你是秦统领?”

    “秦风。”秦风淡淡道。他奉命去楚京皆王妃的两位乳母嬷嬷和两个丫头,却没想到会遇上被人追杀的瑶姬。皱了皱眉,秦风问道:“什么人追杀你?”

    瑶姬有些意兴阑珊的道:“大概是沐阳侯府的人吧。”刚刚脱离险境,这些日子东躲西藏还要赶路,早就让她心力交瘁。此时突然轻松下来一时间也没有心情去计较这些事情。

    秦风低头看了一眼她怀里的孩子,刚刚被瑶姬抱着狂奔居然都没有哭出来,“这是你的孩子?”

    瑶姬点头,浅笑道:“是,这是我儿子。沈静安。”

    秦风挑了下剑眉,并没有问孩子问什么不姓沐。低头看着瑶姬道:“姑娘有什么打算?”

    瑶姬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打算往西走。”

    秦风想了想道:“我们回璃城,姑娘可以跟我们一起走。”

    瑶姬心中一喜,她原本也是打算去定王府的地方的。不一定非要去璃城,但是入了飞鸿关沐阳侯府的人怎么也会收敛一些。但是此去璃城路途遥远,如果能跟他们结伴而行自然是最好了。想到此处,瑶姬也不推拒,点头道:“如此,就多谢秦统领了。”

    秦风沉默的摇了摇头,看看瑶姬面黄肌瘦一身粗布衣裳的模样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道:“举手之劳,不必多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2.倾城舞(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2并对盛世嫡妃12.倾城舞(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