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夜袭

    这下敌意明显,四面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花寻欢等人将太史阑围在正中,眼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暗暗叫苦,早知道其余护卫一起拉进来,现在也不至于被包围。这种简易火枪并不如何厉害,杀伤力却大,火药铁砂子到处乱喷又无法挡,很容易便会伤及很多人。

    太史阑皱着眉,她并不如何担心,她有这世上最快的暗器,足可以在火枪喷发之前一霎击坏那精密度很低的武器,只是这突然的爆发让她有些惊讶,因为她感觉到最开始那神婆触及她嘴唇和耳后时,是带着怜惜的情绪的,甚至有帮她纾解的意思,她修炼感应,对于这类感觉从不会错。

    是什么让神婆忽然改变态度?而且她感觉神婆改变态度时依旧带着一分疑惑,似乎完全不能确定她是敌是友,只是忽然受了惊。

    神婆最后那态度,不像敌意倒像畏惧。

    果然对峙不过一刻,里头狂呼声停止,过了一会那小姑娘怯生生出来,拉着对方一个男子说了几句话,那男子皱皱眉,和小姑娘对答几句,随即挥挥手,示意众人收起武器。

    那小姑娘又转向花寻欢,和她比划了几下,花寻欢吁出一口长气,对太史阑道:“那孩子说没事了,她奶奶只是受了惊,但现在她奶奶也不能确定我们是敌是友,很抱歉不能再留宿,让我们还是出寨自寻住处。不要再进寨子,否则他们就不客气了。”

    “那行。”太史阑也不想和当地土著发生冲突,一转身就走。

    众人出了寨子,感受到身后沉默而带着敌意的目送,他们的脚跟刚刚离开寨子的范围,身后立即砰一声关上寨门,咔嚓一下还落了锁。

    花寻欢愤愤骂,“白眼狼!不近人情!那些礼物白送了!早知道扔到山沟里!”

    火虎却叹息道:“还没来得及问出路来呢,这神婆一定知道的。”

    苏亚却道:“我瞧着神婆一开始倒没什么敌意,还以为她要给大人解毒呢。真是奇怪……”

    其余人也纷纷点头。太史阑想人的感觉真是没错的,只是现在也没处寻求答案了。

    不过这个村子的人警惕性这么高,想必平日里受到的滋扰也多,既然这条路走不通,休息一夜再找个村子问路吧,只要肯花钱,总能找到办法的。

    她和护卫们汇合在一起,在村子外不远随便找了个平地,扎营休息。

    太史阑独住一个帐篷,她这人一般不把小事放在心上,很快坠入梦乡,只是睡得不太安稳,总是梦见神婆家黑沉沉的房间,四壁的古怪壁画,还有那浓郁神秘的香气,不断地往她咽喉里钻,她觉得喉咙里痒痒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的七窍里钻来钻去,然后忽然砰地一炸——

    她睁开眼,醒了。

    那炸声如此清晰,似乎还响在耳边,她一骨碌坐起,帐篷上映出苏亚的影子,在急声道:“大人!大人!村子有变!”

    太史阑出帐,这才发现对面村子火光熊熊人影闪动,似乎发生了激烈的交战,刚才她梦中听见的那声炸响,正是村子里那管火枪发出的声音。

    村子是圆形的,所有的屋子都朝向中心,四面筑了矮墙以防止蛇虫野兽进入,现在整个村子都被包围,一大群手执弓箭长矛的人正在攻击,而村内的人则都聚集在呈三角分布的三座望楼上,也向下射箭或投掷武器。

    “哈哈。”雷元幸灾乐祸地笑,“叫他们赶我们出去?现在被围了吧?还把门锁上?想困死自己吗?”

    太史阑远远瞧着,觉得村中的人虽然居于劣势,但并不慌乱,很明显这样的攻击他们经常遭受,这些分布在香河源头的村子,村落里的男人都经商,每年这个季节会换回大量毛皮铁器,等待冬集一起运出去卖,所以这也是互相打劫的好时机,一些较为强大的村落会趁对方人手薄弱时,抢掠弱小村落的财富。

    村落既然经常遭受打劫,自然备有后路,太史阑转了个方向,就看见一大批老弱,包括那小姑娘和神婆,都被安排着向村后逃去。

    村后就是山,按说没退路,不过既然对方这样跑,说明想必有山洞可以穿山而过或者躲藏。

    不过那些人很快就哀嚎着逃了出来——村后忽然燃起滚滚浓烟,烟柱细长笔直地喷出来,很明显山洞退路已经被这些老敌人发现,提前堵住烧火熏出了欲待进入避难的人们。

    后山无路,村里人大吼着,挥舞着臂膀,示意老弱想办法冲出去,散入丛林中,逃得一个是一个,因为以往这种攻击村子的行为,一向都是胜利后不仅抢掠货物,还会杀掉全村,把村子烧成白地,好让回来的人毫无凭依。

    老弱们倒也没人哭号,各自拿了能拿的武器,又冲向门口,寨门处已经被敌人点火,这些人冒着火焰冲过去,随即烟尘里便爆发出一片哀嚎——他们今晚上了锁,现在锁已经被烧坏,打不开了!

    老弱们爬不过墙,一个个爬过墙也会被等在墙下的敌人一刀一个砍死,这下真的是到了绝路,只能被困村中被烧死了。

    一时哭声震天,望楼上汉子们满眼绝望仰天长号。

    太史阑的护卫们凝望着火光妖舞,人影攒动,乱世人命不如狗的景象,都觉得心中发紧,原本还想嘲笑他们自作孽不可活自己锁死了自己,此刻再也笑不出口。都拿眼睛看着太史阑。

    太史阑却还在掂量,她觉得对方敌人人数当真不少,也十分彪悍,是有备而来,己方现在冲上去,必然会成为对方的主攻对象,要想毫无伤损地救下全村,是有难度的。

    她想了想,对苏亚和花寻欢招招手,指指那门,两个女将立即明白她的意思,护送着她冲过去。

    那边攻打寨子的人们其实也一直在注意着太史阑这边的动静,动作故意凶狠也是为了震慑住这些汉人不要插手,此刻眼见太史阑等人动了,却只来了三个女的,顿时放松了许多,其中一个虬髯大汉一挥手,示意几个喽啰上去拦截。

    然后几个喽啰就飞出去了……

    然后缺口很快被打开,苏亚和花寻欢,本就是太史阑身边武功最犀利,杀人最凶猛的两个女猛将,手段不输男子,这些山野武夫哪里见识过这么凶狠的母大虫,瞬间被她两人护着太史阑闯出一条路,冲到那门前。

    门前那些老弱被烟熏得眼泪汪汪的眼睛,都盯着冲来的太史阑,眼神忐忑不安,不知道她是要趁火打劫呢,还是来救人?

    太史阑看也不看那些人,戴了手套的手猛按上门锁,众人惊异地看着她的动作,不明白她要做什么。

    门锁早已被烧得滚烫发红,太史阑手一按上去,厚厚的牛皮手套就烧化了,随即手指传来一阵灼心的疼痛,太史阑暗骂一声——没事为什么用这么大这么厚的锁!

    她忍着痛,手指在锁上缓缓摸过。

    “咔。”锁头断落。

    太史阑舒一口气,幸亏她一直苦练毁灭,现在这样巴掌大砖头厚的锁一摸也就毁了,这要换成以前,等锁毁了,自己的手也毁了。

    锁一断,那些眼巴巴的村人就发出一声欢呼,砰一下推开门,迫不及待向外就逃。

    护卫队也赶了过来,护卫老弱们向外逃,对方自然要拦截,此时太史阑才命令自己的护卫出手,前后夹击那批敌人。

    此时滚滚人流冲出来,太史阑赶紧打算避开,忽然人群里伸过来一只苍老发黑的手,一把抓住了她,将她往村子里拽。

    那手力气大得惊人,太史阑手上又在痛,竟然被拽得连冲几步,逆着人流进入村内。她一抬头,就看见抓住她的竟然是神婆。

    这老太不赶紧逃生,反而把她往寨子里拽做什么?

    苏亚和花寻欢她们瞧见她的情况,都呼喝着赶过来,那神婆紧紧抓着太史阑的手,满面焦急,不住比划,指指自己屋子,又指指太史阑。

    太史阑盯着她的眼睛,没有察觉到恶意,便挥手示意苏亚花寻欢自己没事,跟着神婆向内走。

    神婆果然把她带到自己屋子面前,那屋子已经起火燃烧,壁上的壁画被火烧得卷起,画上无头神祗似乎在扭曲作舞,看起来更是妖异。

    神婆拽着她竟然冲入了大火熊熊的屋子,太史阑的护卫们惊呼着追了上来。

    太史阑被她一头拽进去,一进去就闻见一股极其古怪的味道,神婆放开她的手,一头冲到自己常坐的火塘前,不顾火烫,抓出了自己常坐的那个垫子。

    垫子已经烧了大半,露出里头一层黄黄的东西,空气里那种味道更浓烈,神婆把垫子凑到太史阑鼻子前,示意她赶紧吸,用力吸。

    垫子深黑如沉积多年的鲜血,黄黄的火烧不掉的粉末看来更是可疑,太史阑却毫不犹豫,低头猛吸几口。

    随即她觉得喉间一痛,连带七窍都似乎一痛。不过这感觉瞬间消失。

    对面神婆在和她比划着什么,神情急迫,太史阑却有看没有懂。

    “砰。”神婆身后一根横梁倒下来,离她脚跟只有三寸距离,太史阑一把抓起她往背上一背便冲了出去。

    她们堪堪出了门,屋子便倒下来,溅出的火星险些烧着了太史阑的靴子。

    太史阑一口气把神婆背出火场才放下来,此时对方在两边夹击之下也露出败像,开始后撤,没多久一声呼哨,跑了。

    劫后余生的村民在一边喘气,注视着自己毁坏的家园,眼神愤懑。过了一会,一个男子由苏亚带领,过来向太史阑致谢并致歉。

    两边言语不通,不过好意从来能用肢体表达,对方连连弯腰打躬表示感谢,太史阑也点点头,心里有许多话想问,苦于无法沟通,忽然看见对方的手指细长,还生着老茧,便比划问他会不会写字。

    结果对方居然点头,太史阑一喜,便命苏亚以竹炭做笔,问对方香河的路。对方果然详尽作答,甚至给苏亚画了一个详细的地图,将哪里有危险,哪里可埋伏,哪里经常出入盗匪和打劫队伍都说了个明白。

    苏亚谢了,将地图收起,眼看那些人神情哀切,心中不忍,忍不住问:“你们这下打算往哪里去住?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去香河路上寻你们的亲人?”

    对方犹豫一下,却摇摇头,告诉苏亚:“这是命中注定的结果,既然村寨已经被毁,我们就顺势离开吧。”

    太史阑觉得这话奇怪,让苏亚问个究竟,对方犹豫半天,终于道:“我们不是大燕土生土长的民族,是百年前迁徙过来的,我们在此安居百年,自给自足,早已习惯了这样平静的生活,所以对来自原本部族的召唤,我们已经不想回应。但是他们……”他回身望了望被毁坏的家,叹了口气。

    太史阑皱起眉——难道竟然不是村寨间的弱肉强食,而是另有隐情?旧族本主召唤回归,恰哈人不回,然后就被惩戒?如果仅仅是一般的召唤,不回也就罢了,何至于灭寨杀人这样酷厉的手段?

    看起来倒像是惩罚叛徒。

    事关人家部族内部机密,倒不好再问,太史阑正要罢手,花寻欢忽然走了过去,脸色有点古怪地道:“他们用什么召唤你们呢?”

    男子想了想,伸出手心。

    此时那男子的身形被花寻欢挡住,太史阑瞧不见他手心里有什么,随即看见花寻欢似乎也伸了伸手心,再然后那男子似乎低低“啊”了一声,然后一阵静默,最后两人都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花寻欢走了回来,心事重重样子,迎着太史阑的目光,勉强一笑,道:“没什么。”

    她很怕太史阑追问的样子,太史阑却只点点头,“哦”了一声,道:“离天亮还有会,换个地方,抓紧时间睡一会。”

    她看出花寻欢知道了什么,却不想追问令她为难,花寻欢既然不肯说,那就说明对她太史阑现在没什么影响,那就够了。

    花寻欢感激地点点头,垂头走开,忽然步子一停,骇然回首看她,道:“你……你……”

    太史阑也发觉了,摸了摸喉咙。

    她能说话了。

    就在刚才出火场的时候她还试过不行,但现在说行就行,一点过渡都没有。只是她隐约觉得自己嗓音似乎有点变了,原先她的嗓音偏低沉,带点中性的嗓音,现在却清亮了些。

    她看看天色,还没亮,天亮之后就知道自己的间歇性耳聋是不是也好了。

    她遥遥对神婆合十感谢,神婆裹着毯子远远坐着,看她的眼神还是带着几分惊恐。

    太史阑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情绪十分复杂,也没有再试图走近她。

    这个民族……和五越有关系吧?

    五越短暂统一又迅速分裂,之后内战多年,五越百姓逃难无数,隐姓埋名流入各国,这些人和五越有关一点也不奇怪。只是他们的态度有点奇怪。

    太史阑隐约觉得这和自己在乾坤阵的经历有关,她记得乾坤阵里曾感觉到三种力量的存在,一种是哭泣的幽魂般的感觉,一种是镇压这些幽魂的乾坤阵,还有一个就是那白光,竟然好像是被那些幽魂镇压着的。

    三种力量在那大殿深处相互牵制,维持百年。而她这三种力量都接触过,更是被乾坤阵墙内的古怪东西搞到短期聋哑,现在这疑似五越的民族能够解了她的毒,说明乾坤阵和这个民族是对立的。那么乾坤阵镇压的就是五越曾经被杀的那些阴兵?那李家呢?李家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掌握乾坤阵,为朝廷镇压阴兵的武林世家?

    太史阑觉得事情还是有哪里不对,现在得出的推论和她的某些猜想不符,这其间的纠葛,一时还真的理不清。

    她命花寻欢去向神婆道谢,看见神婆不住摇头,花寻欢回来道:“她说你这毒迟早能解,因为你已经吃过解药,只是吃得少效果慢,不需要谢她。”

    太史阑想那么那就是那件红色礼服衣领里的东西了,那件诡异的礼服,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立在深秋的风里,看那群自愿被遗弃的异族人扶老携幼,没入丛林深处,深绿的灌木在风中唰唰作响,有人吹响凄凉悠长的叶哨。

    太史阑手掌慢慢在腹前交握,眼神眯起。

    五越的召唤令……继上次第一次联合作战之后,那个沉寂多年、早已分崩离柝的民族,终于要开始做什么了吗?

    ==

    天亮后太史阑继续赶路,发现她的白日耳聋病果然也瞬间好了。

    看来大燕一趟还不算白来,治好了毒,还知道了一些秘密。太史阑希望回京之后,和景泰蓝好好谈谈这个民族,虽然目前还看不出这个民族的任何动向,但她没来由的就是很担心。

    有了恰哈族人给的地图,她顺利地找到了香河的入口,之后随便找了些箱笼,扮成行路的商人进入,她这只队伍人数不少,人人气质彪悍,和寻常商旅队伍不同,很少有人敢来招惹,路上遇到过一两次试探性的打劫,太史阑手一挥,对方落花流水,太史阑又有心立威以免再遇骚扰,令手下狠狠地打,打得那叫淋漓尽致,后患全无。

    山路难走,按说应该走得慢,但恰哈族行走此路摸索多年,早已找出一条最省力也最快的道,形成了自己最省力也最快的行路方式,他们临行前还给太史阑他们指出这山内有一种藤和一种草,编成草鞋行走十分方便,太史阑命人照样做了,果然省力。

    只是虽然省力,走这条道还是很苦的,很多地方道路崎岖,蚊虫多,荆棘遍布,还气候无常,逢上突然的雨雪连个干地方睡觉都不行,只能在泥水里夜行。几天走下来,人人破衣烂衫,身上疙瘩麻子无数,腿上一条一条被荆棘拉出的血口,十分狼狈。

    太史阑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她一声不吭,她都不说苦,别人自然更不会露一分颜色。

    好在这路确实快,不过三天功夫,面前已经出现一座大山。就是燕齐南方边境的界山,一半在大燕,一半在南齐,翻过这山就进入南齐境内了。

    南齐境内太史阑已经安排好千里快马,一入境便快马直奔丽京。

    她一路行走深山,消息断绝,也不知道再经过这几天耽搁,宗政惠的瓜到底落了没有,心里知道这时候无论如何她也该生了,要发动的事早发动了,也许这么辛苦地赶回去,还是于事无补,可是不努力一回,她终究不甘心。

    这座山十分险峻,飞鸟难渡,也几乎没有人工道路,只有一些猎人攀山筑就的简易栈道,栈道年久失修,残缺处处,应该也已经多年没有使用。

    按照往日经验,自然不应该在这栈道上多停留。太史阑先寻了一处山下避风处,宁可早点休息也不想赶夜路最后睡在栈道上,但那处山坳地形奇特,中间宽阔两边狭窄,四面都是高山峭壁,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包了饺子,从兵家之道来说不适合扎营。只好放弃,又走了一段,在天色未黑之前发现一处半山的平台,可攻可守,平整干燥,是个宿营的好地方,结果歇下之后,却有人忽然嚷背上疼痛,脱下衣服一看背后好大的黑肿,似乎被什么东西蜇伤,但是又看不到那东西,大家点起火把寻找了好半天,才在山峰深处发现似乎有个蜂窝,里头有一种硕大的黑头的蜂子。眼看着那护卫的背肿得和骆驼似的,药石无效,最后还是火虎狠狠心,将开始腐烂的肌肉狠狠挖了一大块下来,才阻止了毒势的进一步蔓延。

    这样一来,这里也不能住了,就算可以用火熏死山缝里发现的这一群,但四周都是山缝,黑夜里谁知道哪条缝隙里会偷偷钻出这种要人命的毒蜂来?

    只好继续拔营向前,再向上走,那只能在栈道上休息了。

    太史阑命众人都把武器放在一伸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按照两个强手夹着两个弱手的顺序重新排队伍,前后不断呼喊,以免有人掉队还不被发现。

    一路小心翼翼,却也没发生任何事情,这北地深秋大山之内气候多变,白天穿夹衣就行,晚上却气温骤降,夜露凝冰,天色阴沉,眼瞅着竟然有点要下雪的样子。

    这要在半途上下雪就糟糕了,但此时也不能回头,因为最初的一段路因为走的人多,残缺更厉害,如果走到那段路正好下雪,危险性更大。

    脚底开始打滑,显见得石面上已经结冰,不宜再走下去,太史阑瞧着这段栈道稍微完整些,有些地方宽度已经可以躺人,还有些地方石壁微微凹进去,正好可以遮挡风雪,便下令就地宿营,等天亮再行。

    众人停下,各自寻找可以掩藏休息的地方,在那些避风的凹陷处生起火堆取暖,队伍不可避免有些分散。

    苏亚给太史阑找了一处斜松下的栈道,铺了防水的毡布,生起了火,这里虽然是山道,无处捡柴,但好在山缝里生着不少树丛,山顶上似乎也有一片树林,那些枯败的树枝树叶从上头坠落下来,都落在栈道和这些半山长着的树上,随便捡捡就是一大把。

    苏亚一边生火一边喜悦地道:“这些树叶树枝都挺干燥,点火一点就着。”

    太史阑心里想着之后进入南齐境内如何找接应的人,如何赶路,带哪几个人最合适,也没在意她说的话,随口嗯了一声。

    她双手枕头躺在被火烤热的毡布上,从她的位置望过去,身下是万丈悬崖,底下松涛阵阵,却无法看清谷底全貌,只有半山的云雾,迤逦往回,往上看则是一路向上的青灰色的栈道,在黑色的薄雾淡淡的山崖上盘旋如云路,星星点点的篝火一闪一闪,是迷蒙云层里闪烁的星,又或者是引路的天灯,跳跃的鬼火……

    她不知道自己的想象怎么这么诡异,转眼就走天堂到了地狱,只觉得身上懒懒,脑子也懒懒的,迷迷糊糊地胡思乱想,身边的苏亚也一动不动,眯着眼睛,似乎话都懒得说。

    太史阑忽然觉得鼻尖一凉,睁眼看时,透过青绿色的长青木,看见灰蒙蒙的天际,忽然生出无数飞舞的灰白色的碎屑,那些碎屑纷纷扬扬降落,在她的火堆上方消失不见。

    太史阑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真下雪了。

    雪花越来越大,头顶蓬松的枝叶已经挡不住,太史阑的倦意也已经挡不住,顺手抓过一顶帽子盖在脸上,将薄毯往身上拉了拉,就睡了。

    闭上眼睛之前,她看见苏亚已经睡着,而整条栈道上也没有任何人对下雪表示惊奇,静悄悄的,似乎都已经睡熟。

    “也太累了……”太史阑在入睡之前,迷迷糊糊地想。

    她闭上了眼睛。

    然而却没能如想象中一样,立即睡着。

    很困很累,全身细胞都在渴望睡眠,脑子里也很糊,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可是在脑海深处,似乎依旧有那么一小块地方保持着清醒,并且在不断发出蜂鸣般的警告声,不让她真的睡过去。

    脑海里忽然掠过了一句话,就是苏亚刚才那句“树叶干燥,一点就着。”

    树叶干燥树叶干燥树叶干燥……

    太史阑忽然睁开眼睛。

    不对!

    这地方树叶怎么会干燥?

    这里气候多变,十月进入冬季,夜间多雨雪,没有雨雪也有很重的潮气,在枝头的树叶可能遇上第二天的太阳被烤干,但是落在这山崖上探出的树丛和栈道上的树叶树枝,根本晒不到阳光,怎么可能干燥易燃?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些柴禾不是天然落下的,是经过处理故意扔下来的!

    脑中电转,瞬间想清楚,太史阑一抬眼,透过苍黑色的树丛缝隙,隐约看见呼啸盘旋的风雪里,山崖顶端模糊不清如混沌中的黑暗,但在那样的混沌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蠕而动,最近的已经逼近自己!

    与此同时她还感觉到更大的危险,不是这近在咫尺风雪中顺山崖爬下的杀手,而是头顶!

    太史阑猛地跳了起来,一脚就踹翻了还没燃尽的火堆,火星啪啪四溅开去,将苏亚惊醒。

    苏亚睁开眼似乎就要跳起,然而一挺腰竟然没有起得来,她反应也算快,立即明白中道儿了,脸色一变。

    太史阑一伸手将她拉起,也来不及解释,立即道:“给我用最快速度,射灭所有的火堆!”

    这个要求难度很高,这不是在平地,是在半山的栈道上,栈道又不是直线,苏亚的位置在栈道的中间,下射还好办些,上射更难。

    苏亚也不说话,操弓搭箭,“嗡”一声轻鸣,七箭自上而下,穿越风雪,在青黑色的山崖间闪了一闪便不见。随即底下啪啪微响,那些火堆也闪了一闪,灭了。

    与此同时太史阑的哨声也响了,她的哨声非常难听,尖利刺耳,听着了人人都要做噩梦,自然也能将人从噩梦中唤醒。

    底下瞬间有了动静,太史阑的声音远远地传开,“敌袭!备爪!”

    她的声音在空旷的山崖上巨雷一般的滚滚传开,整个山谷都回荡着,“备爪!备爪备爪备爪备爪……”

    她的命令向来必须执行,长久以来跟随她的人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醒来的人不及思考,都从身后赶紧摸出攀山用的钢爪。

    苏亚掏出后才愣了愣,不明白太史阑的命令意义何在,这个时候,要么就是该赶紧唤醒同伴射灭火堆,要么就是该下令射杀身在悬崖上无处攀附的敌人,干嘛要他们备攀山爪?

    苏亚将攀山爪往腰上一挂,嗖嗖又是三箭,将上方靠自己近,呈直线的火堆射灭,最后一箭擦着雷元的耳边过,她厉喝,“接力连射!”

    被惊醒的雷元也立即明白过来,大声召唤队伍中擅射者立即出手,接力将所有的火堆射灭。

    太史阑眼看大家动作一开始有点迟钝,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不由舒一口气。所谓天不亡她,这些被迷烟特意熏干过的树叶树枝,所用的迷药并不如何高级,也就是普通的催眠而已。没有用太高级的药物,估计也是因为这些药物因为珍贵而份量不足,不够熏染大量干柴,以及可能味道太大,一点燃就会被发觉。

    她这边提前惊醒,快速发生,迅猛灭火,反应之锋利可怕也惊着了敌人,山崖上悄悄蠕动的人体都快速动了起来,向他们的方向猛冲,苏亚一声喝:“射!”

    栈道上箭手齐齐仰射,各色箭矢穿刺黑暗和云雾,直逼那些黑黝黝的人影。

    山崖上的人也短促地冷笑一声,随即啪啪连响,那些人影忽然弹跳而起,在山崖上一荡,已经躲过了那一蓬箭雨。

    那些荡起的黑影,将半山的云雾穿破,云雾间隐约可见他们身后黑色的长长的细丝,赫然是一群古代版的蜘蛛人。

    其实也就是身后系了具有弹性的绳索,以免被人发现后完全被动,但这么一来,射箭便无用武之地。

    那些人逃过箭雨,眼看露了行迹,索性不再遮掩,三荡两荡已经快速接近,透过飞舞的雪花和朦胧的云雾,隐约可见他们手中持刀,臂上挂弩,全副武装。

    这些人都是常规黑衣,黑巾蒙面,看不出来历,但武器精良,动作整齐,绝非山匪,倒像是军方人物。

    就是不知道是南齐军方还是大燕军方了。

    太史阑觉得两者都有可能,但最可能的还是大燕,她不知道大燕如何确定她在这里,又为什么一定要置她于死地。但今夜这一场伏杀,着实厉害。

    敌人想必早已确定了她的身份,并且一直跟随着她,算准了她的行路速度和可能的选择,早早在此做了准备埋伏。知道她不会在山坳扎营,又安排了毒蜂逼她离开平台,不得不选择栈道停留,无形中将她逼到了最危险的境地。

    对方所选的时机、地点、天候,都精准到丝毫不差。用的计策更是巧妙,天知道这些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干柴,居然也是要命的杀手。

    如果不是太史阑修炼天授之能,对危险感应特别灵敏,今日必定全军覆灭。

    太史阑在没看清敌人之前,一心认为是沈梦沉的手笔,这么奸诈完美的计划,像是狐狸所为。但看见这些人之后,她又产生了怀疑,觉得整个计划透出一股沈梦沉所没有的隐忍味道,而且这些人很明显是士兵,右相虽然管军,却没有直接的兵权。

    这念头一闪而过,随即她厉喝,“聚拢!”

    命令一下,整条栈道上的人都飞快地向她的方向聚拢。

    山崖上的敌人一怔,不明白此时她怎么下这么一个蠢命令,这种自下而上的对敌,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散目标,聚拢来不是给人密集打击么?

    南齐这边一聚拢,山崖上的蜘蛛人们顿时相应地也要聚拢,随即也是一声厉喝,“射!”

    ------题外话------

    啊啊啊,这是什么节奏?以往这时候月票差距正在妥妥地拉开,这个月却一直在迅速地紧缩,才10号竟然就有被爆菊的趋势——土肥圆屈身抱体前滚翻三百六十度大嚎:票票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九章 夜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9并对凤倾天阑第九章 夜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