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我可以照顾你吗

    大船上的人已经傻了。

    空手撕裂黑背鲨已经够恐怖,关键还是这么做的勇气——她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太史阑冷笑一声,双手一撒,两半鱼尸远远地砸出去,正砸向大船方向。

    底下原本不疾不徐等着捕杀他们的鲨群,顿时骚动,一大团一大团黑黝黝的鲨鱼背,似一片片干潮后露出水面的黑礁石,在碧蓝的海水里出没。

    它们追逐,扑上去争抢同伴的尸首,引发了又一轮的厮杀,海水像是烧开的锅,翻翻滚滚,搅出无数黑的红的白的光影,一根根骨头和一团团血肉丝絮般牵扯着海波,再被那些尖齿利牙掳获,杀戮不分战场,血肉早已成河。

    太史阑只静静盯着面前的水底——那些小鲨去抢食时,那头最狡猾的大的一定会从水底浮起。

    果然她看见一抹超过她船身两倍的巨大黑影,无声无息地从底下浮了上来,那方向正对着她的船底,可以想见这个老家伙还是没放弃拱船的计划,它身躯庞大,都不需要直接用背去拱,只要在靠近船底的海水里轻轻一翻,这船就会底朝天。

    果然那老鲨没有完全浮上水面,它似乎也对太史阑的凶悍十分忌惮,身子停留在离水面一尺许的地方。

    它不靠近,太史阑却绝不畏惧上门打架——你不来?我去!

    她从船上跳了下去。

    大船上发出一声惊呼,万万没想到这女子凶悍如此,竟然敢往全是鲨鱼的水里跳。

    随即他们的惊呼更剧烈——因为小船上司空昱忽然也不见了。大船上的人甚至没有看到他跳下去的动作。

    很多人开始揉眼睛,几乎以为自己花眼,那个手扶船舷一直一脸狂妄笑意看着小船的女子,终于露出了惊异之色,身子向前凑了凑。

    老鲨身躯庞大,太史阑一跳下,正落在了它的背上。半身浸入海里,半身在海面上。

    但她脚还没站稳,身边人影一闪,司空昱已经出现在她身侧。

    太史阑倒没有什么奇怪表情,她早在天授大比最后一比中,便已经知道了他的异能。

    瞬移。

    司空昱身上,有文臻和景横波相结合的异能。

    所以一切的门户和锁都挡不住他,他一抬腿便迈过空间。

    这种鲨鱼脊背上有一块突出的骨头,两人便紧紧抓住了这块骨头蹲下身,附在老鲨的背上。

    老鲨不防这两人胆大到这程度,一惊之下迅速下沉,想要将这两人淹死。

    于此同时一大群鲨鱼飞快地向这边游来。

    “挡住我!”太史阑急声道。

    司空昱明白她的意思,身子挡住了大船上人的视线。

    哗啦一声两人头顶没入水面,大船上的人惊讶又遗憾地叹息一声,骂一声“找死!”

    那女子仍然紧紧盯着水面。

    老鲨带太史阑入水的那一刻,一大群鲨鱼迎面冲来,水底张开的利齿被光线折射,四面都似亮起了森然的齿光。

    太史阑不动声色,计算着时间。

    三……

    群鲨还有三丈距离。

    二……

    群鲨还有半丈距离。

    一。

    群鲨的利齿已经快要亮在眼前,她甚至能看见鲨鱼血盆大口里残存的没有咽下的肉屑,老鲨也下意识地抬头,要将她和司空昱甩掉,人和鱼近在咫尺,即将错身。

    就是现在!

    太史阑猛拍腰间!

    “咻”地一声极其细微的声响,和陆地上震动空气的嗡鸣声不同,太史阑看见无数道透亮的光芒射出,将四面水域瞬间分割,穿梭出细细的水道,又似无数针尖般细的矛枪,激着一串细密的水枪,一闪不见。

    太史阑的心跳也咚地一声——成败在此一举,这虽是陆上战无不胜的利器,但水中阻力更大,鲨鱼皮也更坚硬厚实,她没有把握能一举必杀,如果不能一举必杀,她和司空昱就会立即和她刚才手撕的那条鱼一样,也被撕成碎片。

    海水忽然一荡,再一静。

    太史阑随即发现那静不是海水的静,是对面冲来的鲨鱼的静。

    再下一瞬间,她发现海水忽然红了。

    先是无数红色的细流,随即大蓬大蓬的鲜血喷射出来,深蓝色的海水先变成酱色,随即赤红,随即深紫。

    大约有十几头鲨鱼,瞬间翻了白肚皮,悠悠地浮了上去。

    其余鲨鱼又是一阵猛烈的厮杀抢食,这回食物更多厮杀更烈,整座海都似因此动荡起来。

    海面这回血染范围更大,绕着大船整整一圈如红绸,那些人一开始看见血还以为是太史阑和司空昱的,随即便看见了那些翻肚皮的鲨鱼死尸,齐齐愣住,一时取笑的声音也没了。

    “怎么杀的?怎么杀的?”船上女子呆了半晌,失控地揪住身边一个男子的衣领,“怎么可能一瞬间杀这么多黑背鲨?怎么可能?”

    那瘦弱的男子被她晃得一阵咳嗽,涨红着脸答不出来,女子却根本不期待他的回答,发泄完,把他麻袋一样往甲板上一扔,“蠢货,滚!”

    男子爬起身,默不作声地往舱门走,脚步虚浮。一众水手们眼神讥诮地盯着他背影,毫不顾忌地窃窃私语。

    “第十三个……”

    “姑奶奶真是越来越不挑,这样的货色也肯要,这小子在这呆了多久?才两个月吧?就这干瘪样了。”

    “我赌他还有半个月就要给扔进海里。”

    “我赌五天。”

    “得了,没见刚才那船上有男人?姑奶奶好像挺有兴趣,这要那男人上船,我赌一刻钟!”

    “哈哈……”

    男子背影颤了颤,却没回头。

    ……

    水底有一瞬的静寂,随即老鲨开始愤怒。

    太史阑隐约还是感到了海水被音波震动,一层层传递开去,整个海底都似在嗡嗡颤抖。

    她低头一看,几条细细的血线终于从老鲨身上冒出来,血线越来越粗,最后快有手腕粗细,身周本来就是一片深深浅浅的血水,但老鲨的血微微发紫,看起来还算清晰。

    她心中一喜,老鲨还是中招了!

    她的采用天外奇铁打造的暗器有一个特性,就是能借助机簧之力,在射入躯体后依旧产生震动,扩大伤口,只要能射进鲨鱼的厚皮,就有可能把伤口扩大。

    她成功了。

    太史阑等着老鲨负痛出水,这只老鲨却真的鱼老成精,自己受伤,子孙被杀,它虽愤怒却并没有一跃而出,反而更深地向水深处潜去——它要用最省力最安全的办法,先淹死仇人!

    太史阑憋了一口气下水,不能在水下多呆,脸色已经涨红,老鲨却还在向下潜,再潜下去,不被水压压死也要先窒息死。

    司空昱一转头看见她的危境,忽然松手,抓住她的脚底,将她全力向上一送。

    “哗啦”一声太史阑破水而出,在被送上水面前一刻,她对司空昱飞快地指了指老鲨的伤口。

    海面上水波飞溅,她半身蹿出,大船上的人正趴在船舷上搜索海域,盯着鲜红的海水猜度着他们的死亡,忽然看见她冲水而出,都大声惊呼。

    太史阑急急呼吸几口,对着大船一指海面上鲨鱼浮尸,大叫:“你要的鲨鱼皮!接我们上去!”

    大船上那女子目光闪烁,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下网去捞那些鲨鱼,却没有派下小船下来接应。

    “还有一头大的,”她懒洋洋道,“我要那头大的。”

    太史阑盯着她,她很少发火生气,此刻却真心有了想将这贱人剥皮抽筋的念头。

    回头看看水下,群鲨受惊,没有再跟过来,但司空昱还没有出来,他下水已久,虽然武功好可以多支持一会,可这时辰也太长了,难道……

    太史阑心中一紧,不敢向下想,只得先拼命往自己漂流的船上游过去,思考着该如何逼迫那贱人出手相救。

    “别等了,下去自己喂鱼吧!”上头女子哈哈大笑,“这么长时辰,咱们这最好的水混子都挨不住,那小子一定给老鲨拖海底啃啦!”

    太史阑扒着船舷,冷冷回看她一眼。

    那船上女子被她这彻骨一眼盯得身子下意识一缩,随即勃然大怒,“敢这么瞧我!拿箭来,射她!射她!”

    “哗啦!”

    忽然一声爆响,似从海底传来,整个海面一阵巨荡,飘浮在海面上的小船霍然被掀翻,险些将太史阑盖在下面。

    太史阑一惊回头,便见海水忽然下陷,现出一人宽的沟壑,似巨手划过,裂出海峰海谷,随即哗地一声,一条巨大的黑影,箭一般射出水面。

    黑影射出时,水花血花飞溅,海面上下了一场粉红血雨,太史阑在朦胧的红色视线里仰起头,就看见老鲨如巨龙斜飞而起,一跃上天,鲨头上血柱直射,刺破天空如惊虹。

    日光折射水花血花如虹影,虹影里一人长发散披,半蹲于鲨头之上,紧紧揪住老鲨的头部血肉,姿态紧绷利落,一飞冲天,望之如神。

    大船上的人齐齐仰头,顺着老鲨飞起的轨迹活动颈椎一圈。眼神惊叹。

    太史阑也仰头,看着老鲨灰白的腹部擦过自己,蓦然鲨背上司空昱身子一滑,一手抓住了鲨背的硬骨,一手抓起了太史阑。

    “起!”

    两人齐齐落在鲨背上,直冲大船而来。下一瞬,这头受伤发狂无法控制自己的老鲨,就会带着两人恶狠狠撞在船身。

    船上人正看得发呆,眼看巨大鲨身竟然冲自己飞来,惊得连声大叫:“快让!快让!”

    那女子一边由人护住向后退,一边大叫,“抓鲨钩!抓鲨钩!给我抓住,抓住!不要错过这个好机会!”

    霍霍几响,甲板上固定着的几枚巨大的铁钩飞了出来,这种钩子专门用来对付这种凶残狡猾的小型鲨,钩子可以构筑鲨背上那块突起上的孔洞。

    此时老鲨已经离大船只有一丈左右距离,却已经露出力竭之势,几条巨大的钩子飞来也不知道躲让,那钩子冲着它背上去,自然也冲着背上的司空昱和太史阑,两人在鲨背上本就滑溜难呆,不让会被钩子砸伤,让了又会被滑下鲨背。

    这时候也只好放手,太史阑正要松手,忽然那女子又回头,这一眼她终于看清了司空昱和太史阑的容貌,身子一震,两眼放光,又大叫,“救下他们!”

    此时水手们忙着捕鲨,没想到这主子命令瞬息万变,也来不及抽手去救人,那女子干脆从自己腰间抽下一条柔韧的似筋非筋的带子,唰一声甩了出去,准准地缠住了司空昱的腰。

    她臂力不凡,手臂一扬,司空昱顺势飞起,司空昱飞起时,也没忘记顺手抄住了太史阑的腰。

    也因为这女子一打岔,众捕鲨人视线被混淆,钩子出手不准,滑过鲨身,只在那厚皮上添了几道血痕,老鲨发出一声吃痛的低吟,尾巴一甩,霍然向海中落去。

    砰一声老鲨落在水中,激起数丈高的水花,与此同时,司空昱和太史阑也终于落足在大船的甲板上。

    那女子并没有松开带子,眉开眼笑地瞧着司空昱,呢声道:“哎呀,原来这好模样儿,真后悔没早些救下你。”手指一拉,便要将司空昱拉到自己面前。

    她满脸荡笑,唇瓣下意识地撅起,看那模样,竟然是想当面偷香,四面手下嘿嘿笑着,丝毫不以为意的模样。

    司空昱眉毛一竖,伸手入怀便要摸刀。

    太史阑忽然一抬手,将他推到一边,自己迎了上去,一把勾住那女子脖子,道:“姑娘,你看错了,其实他是女的,我才是男人。”

    ……

    满船的人一傻。

    司空昱一呆。

    太史阑抽空瞪他一眼——现在立足未稳,元气未复,这一群人一看就不是好鸟,保不准是海匪之流,难道一上船就打架,或者再被抛下船?

    那女子面色疑惑地看着太史阑,太史阑盯着她的眼睛,放慢语速,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那女子迎着她的目光,眼神渐渐恍惚,怔了半晌,道:“啊……如此甚好,快跟我来。”

    一旁的海匪们早呆了,不可置信地上上下下将太史阑打量,再张着嘴愕然看着他们的姑奶奶。

    姑奶奶眼睛出问题了?

    脑子里忽然进水了?

    眼前的人……好吧,确实高挑,有中性之美,利落风范,也有男子气质又不失精致,但那穿了水靠的身材,傻子也看得出是女人啊!

    太史阑发育正常,不算汹涌也不算萎缩,她又不会去特意裹胸,男装只是为了方便,所以女性特征一向从不遮掩,不过腹部倒还没显怀。

    太史阑迎着他们的目光,从容地搂着姑奶奶去船舱,当然只是手指虚虚地扶着。

    留下司空昱怔怔地站在那里,回想着刚才看见的她的眼神,极黑,极深,像天地深处的漩涡,瞬间要将人吸入,而忘却世间一切。

    他望着太史阑背影,忽然出了一身汗。

    ==

    太史阑跟着那女子进船舱,舱内装饰豪华,连杯子上都镶着指头大的海珠。

    女子双手搂着她的脖子,倒退着进房,眼神迷离地吃吃笑着,“哎呀,我怎么一瞧你,这心肝儿就砰砰地跳呢……好人……小心肝……”

    太史阑抽抽嘴角,此刻她才看清这女人长相,顿时胃里又翻腾起来。

    也不是说有多丑,五官其实还说得过去,只是太黑,不仅黑还粗糙,可能是在海上呆久了,皮肤上还生着许多水痘,如果仅仅这样也罢了,偏偏她又不甘心,用了大量的粉来遮掩,粉选得适合肤色也罢了,偏偏她要用最白的香粉,虚虚地在脸上站不住,好像驴粪蛋上挂了霜。

    对着一张折腾成这样的脸,太史阑连折腾的心都没了。

    这间房间有个小小的舷窗,太史阑探头一望,不远处就有一座岛屿,远远地能看见有渔船人烟,看样子是座住人的岛屿,不过那岛既小,挂在外面的东西瞧着也破破烂烂,实在不像这么一艘堂皇大船会停留的地方。

    眼瞧着这大船竟然是向那岛去了,太史阑倒觉得不错,好歹先脚踏实地,她这两天在海上早被晃晕了。

    她摸摸肚子,夸一声小家伙争气,这两天这么折腾,居然没出事。

    她视线一转,那女子神情便有些茫然,望着她的背影,“咦”了一声。

    一声未毕,那女子目光忽然一转,满面怒容地道:“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滚出去?”

    太史阑一惊,她刚才全副心神用于摄魄,自己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居然没有注意到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角落里发出一阵细微的响动,一个人从船舱的暗影里垂头走出来,步伐轻飘飘的,人也瘦得像个纸片,果真毫无存在感。

    那女子神情满是厌恶,转身踢了男子一脚,道:“快滚!别耽误了老娘的兴儿!”

    太史阑趁她一转身,双手交击,在她脖颈后重重一砍。

    一声闷响,女子应声倒地。

    那男子惊愕地抬起头,太史阑这才看清他的面容,十分清秀,只是面黄肌瘦营养不良,一副痨病鬼模样。

    他惊吓地看看太史阑,再看看那女子。太史阑淡淡负手瞧着他,等着他惊叫,给他一下狠的。

    这男人却没有叫,迅速低下头,低声道:“你这样是招祸……她性子跋扈凶狠,醒来之后一定会杀了你,这船上都是她的人,四面又是大海,你跑不掉……”

    “你呢?”太史阑静静地看着他,目光在他脖子上斑驳的伤痕上扫过,“你是不是也跑过很多次,然后都没成功?”

    那男子没想到她竟然问出这么一句,张张嘴,眼圈忽然就红了。

    “和我合作。”太史阑坐下来,顺手拿起桌上的水果点心便吃,“我保证你这次可以走掉。”

    男子犹豫了一会,太史阑也不理他,从容吃水果。

    那男子盯着太史阑,终究信了她满身的气度,咬牙道:“好。”

    “她是谁?”

    “辛小鱼,不过大家都叫她鱼娘,或者鱼姑奶奶。”男子答,“黄湾群盗中唯一的女盗,和海姑奶奶是拜把子的闺中蜜友。”

    “海姑奶奶?”

    “海鲨老爷子的女儿,黄湾十八岛的真正主人。”男子解释,“我们这里,有权势有地位的女子,都叫姑奶奶。”

    “这里是黄湾?”太史阑听出端倪,皱起眉头,不会吧,司空昱不是说这里是近海吗?难道一场风暴,竟然将他们卷到了内海?

    “黄湾只是黄湾群岛的一个统称,真正海姑奶奶居住的黄湾岛离这里还很远,黄湾群岛最远两个岛屿之间的距离足有千里。”

    “辛小鱼出海是要做什么?”

    “她代海姑奶奶巡查黄湾诸岛并收取今年第一季的鱼税。”男子道,“海姑奶奶也亲自出来了,她们两个一个从南到北,一个从北到南,各自负责一半岛屿,估摸着应该就在这附近的水市岛碰头,再一起回黄湾。”

    “收税需要她们亲自来收?”

    “应该还有一件大事,我有发现鱼姑奶奶和属下商议来着,但我身份太低微,没资格参与。我猜可能和今年新总督到任,扫了海鲨老爷子静海城府邸的事有关。”

    太史阑本来只想问问这人基本情况,此时听他口齿清晰,说话很有逻辑和头脑,不禁来了兴趣,“哦?”

    男子忍不住站直了些,明明太史阑随口相问,他却觉得好似少时面对师长考校,紧张得额头都出了汗珠。

    “海鲨老爷子去瞧海姑奶奶,结果被新总督抄了老窝,海鲨老爷子怕海姑奶奶担心,根本没告诉她就匆匆赶了回去。不过海鲨老爷子心疼女儿,别人可不会心疼,这事儿迟早都会传到海姑奶奶耳朵里,海姑奶奶性子坏,从来不肯吃亏,怎么可能坐着不动,她亲自出门收税,我看是为了要把今年的鱼税加倍收上来,好和南边那块买洋枪,帮老爷子报仇呢。”

    “南边那块?东堂?”

    “还有专门走南洋路线的商人,也是半商半匪,手里经常有些好东西。”

    “这就是水市岛?”太史阑看着前方不远处岛屿浅灰色的轮廓。

    “是的。鱼姑奶奶会在这里停留,目前她所负责的黄湾七岛里,也就这个岛的鱼税还没收上来。”

    “这个岛规模如何?”

    “没来过,按大小看不过是个中等岛屿,不过听说这个岛原先很多是异族,民风彪悍,向来最难管理,所以两位姑奶奶才选在这里集合。”

    太史阑若有所思地看了不远处的岛屿一眼,本来她还想把这女人给扔海里去,现在忽然改变了主意。

    “海姑奶奶势力如何?”

    男子思索了一下,“应该这么说,海鲨老爷子虽然被端了静海城的府邸,但其实他的根基未失,他的老家和根底都在黄湾,元气未伤。”

    太史阑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垂下头,“我没有名字……”

    “嗯?”太史阑疑惑。

    “我们黄湾很多孤儿,大家都没有名字,平日里按年纪排序海一海二地叫着,我原先在我们那里是老六,不过这实在不能算名字……”

    太史阑忽然想起了龙魂卫的大头领们,嗯,赵十三今年该叫赵十四了。

    “你就叫海六。”她道,“如果将来你愿意跟随我,那么办好一件事叫海五,再办好一件叫海四,以此类推,什么时候到海一,我给你一个正式名字,再给你一个正经出身。”

    海七怔怔地看着她,原想说你自己还在落难怎么口气这么大,然而心忽然便砰砰跳了起来,直觉一个足可改变一生命运的重要机会就在眼前,连忙垂首躬身,“是。”

    太史阑点点头,很满意海六的聪慧,现在她需要这么一个熟悉黄湾的人帮助她。

    她也不担心海六会背叛,看他形貌穿着,就知道在辛小鱼身边过得很惨,他背后看辛小鱼的眼神,充满恨毒。人脸可以摆布无数表情,唯有眼神不可修饰。

    “你……啊不姑奶奶,您应该也是这海上霸王之一吧?是金沙群岛那边的大把头吗?”海六小心翼翼地试探。

    “别叫我姑奶奶。”太史阑淡淡道,“你瞧着我像大把头?”

    海六抿着唇不做声,他觉得像,也不像。像的是那般睥睨悍然的气质,不像的是那些大把头骨子里粗俗放荡,眼前女子却是内敛的,眉宇间气韵不怒而威,隐然尊贵。

    他想了想,还是学陆上的称呼,“小姐……”

    “叫我夫人。”太史阑道。

    海六看看她扎起的头发,实在看不出这位哪里像已婚的人了,但他从善如流,立即道:“夫人,鱼姑奶奶这里,你看……”

    “怎么?”太史阑也在思考如何处理,她的人间刺没有带着,不然倒好解决。

    “这个……”海六红着脸,道,“鱼姑奶奶生性好淫……她醒来时如果有男人在她身边,她就会忘记原先的事……”

    太史阑挑挑眉,瞄一眼这家伙纸片一样的身材,终于明白他怎么瘦成这样了。

    “要么您请您那位同伴来冒充一下吧……”海六低头道,“他在外面也不妥当,外头那些人……”

    太史阑心中一惊,想了想,捋起袖子,把门开了一条线,对外头甲板上的一个水手招呼道:“姑奶奶说让我同伴一并进来。”

    那边听着,也不怀疑什么,哈哈笑着把司空昱推了过来,司空昱关上门,还听见外头挤眉弄眼地笑。

    “姑奶奶可算认清男女了……”

    “这位看起来不错,伺候好了姑奶奶,咱们也就有好日子过了。”

    “你说她们会不会玩假凤虚凰的把戏啊……”

    又是一阵淫邪的笑声。

    司空昱闪进门时,脸色通红。

    “你怎么了?发烧?”太史阑奇怪地瞧着他。

    司空昱脸色更红,匆匆拉着她的手道:“你没事吧?”一抬眼看见那边床上,啊地一声目瞪口呆。

    辛小鱼已经被抱上床,海六正在和她做活塞运动呢。

    虽然有一层珠帘隔着,但声音却是挡不住,司空昱傻傻看了半晌,万万没想到太史阑让他进门来看的竟然是活春宫,呆了半天蓦然转身,“我……我出去转转!”

    太史阑一边感叹地想假如容楚在这里一定会说咱们也照样,一边赶紧拉住他,“干什么?留在这里!”

    司空昱身子一僵,停住了,太史阑感觉到他背肌僵硬,甚至连脖子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这家伙,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太史阑这才发觉自己紧紧抓着他的手,连忙松开,司空昱却霍然转身,一把抓紧了她的手,双手一合,将她的手掌紧紧包拢在掌中。

    太史阑一抽抽不动,也就不再猛力抽,她记着自己的情况,有些动作能少做就少做。

    屋子里很暗,刚才的灯火已经全熄。海七再厚脸皮,也不好意思在堂皇灯火下帮太史阑打掩护。

    所以太史阑只能看见司空昱的眼睛,灼灼发光,他的呼吸灼热地喷在脸上,频率急促。

    司空昱也只能看见她的眼睛,极度深黑又微光璀璨,如海底闪耀着珍宝的漩涡。

    太史阑感觉到他似乎在激动紧张。但她想不出此刻有什么事值得他激动紧张的?而且这家伙虽然别扭傲娇,但真的很少失去方寸过。

    “太史……”司空昱深吸一口气,似乎怕自己下一刻便失去勇气般,急急开了口,“你……你是不是在暗示我?”

    嗯?太史阑一怔——暗示?

    想想自己要他等在这里,找机会上岛,也算暗示吧?便点点头。

    司空昱更激动,太史阑感觉到他手都抖了。诧然道:“你……”

    “你让我说。”司空昱截断她的话,喃喃道,“太史,我可等到这一天了……”

    “啊?”太史阑愣住,有点不对。

    “你和容楚决裂了是吗?我已经听说了,容府不接受你!”司空昱急促地在她耳边道,“你一定是伤心远走静海的。容楚不珍惜你,是他没福……太史,你……你是不是暗示我可以照顾你?”

    ------题外话------

    上个月点数没攒够月票的亲,这个月头记得瞅瞅看是不是够数了哟。

    换季天气多变,医院人满为患,亲们记得及时加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十三章 我可以照顾你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3并对凤倾天阑第三十三章 我可以照顾你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