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诱

    原先太史阑想着煽动本地人闹事,挟持或者杀了海姑奶奶,夺了大船回静海,如今见海姑奶奶防备这么严密,倒不好轻举妄动了。

    司空昱瞧着她笔直而衣袂飘举的背影,只觉得这女子沉思时气质越发威重,近在咫尺,却若远在天涯。

    或者,她一直就在那片天涯,他从未有福走近。

    或从内心深处,他也知道他不应真正走近她。

    他有点茫然地抚抚心口,触手空虚,才想起来随她赴宴时,已经将随身带的簪子解下。想到簪子他微微有些恍惚,想起当初在天授大比时,接到的那封信。

    恍如晴天霹雳,劈散灵魂意志,惊骇、怀疑、不解、犹豫……二十载旧梦忽成真,颠覆的却是一生。

    之后才有那暗室交锋,和她一场生死相搏,清醒后更觉迷茫——二十年执念和当前所恋,到底孰轻孰重?

    他不愿再面对这苦痛抉择,自请远赴静海。不想没过多久,她竟然也就藩静海。

    或者这就是命,兜兜转转避不开。

    司空昱长吁一口气——他真愿和她长避这世外小岛,弃一切无谓繁华,永远不染人间尘埃。

    可他知道她必定回去,她的归宿,不在他处。

    海潮来去,机械不休,不知人内心辗转起伏。

    那边屋子里忽然有喧闹之声,一改先前的凝重气氛,想来会议已经结束,并议定了章程,随即有几个海匪奔过来,拉司空昱道:“鱼姑奶奶叫你去呢。”

    司空昱看了太史阑一眼,太史阑点点头,眼看司空昱随着海匪去了,自己趁人不注意,也慢慢跟了上去。

    屋子里众人正说得欢快,辛小鱼坐在海姑奶奶下首,笑吟吟道:“姑奶奶此去,定然旗开得胜,斩杀巨獠,顺利助老爷子夺回静海,扬威海上!”

    海姑奶奶微微一笑,神情自得,眼角瞄着她,道:“别只说得好听,如此大事,可有重礼相贺?”

    辛小鱼笑得更加谄媚,“自然要献上最好的,我已经派人去请。”

    正说着,人声一静,海姑奶奶抬头,便见司空昱进门来。

    她眼睛一亮,满堂闹哄哄的粗豪男女安静下来,很多人盯着司空昱的脸,露出嫉妒又鄙薄的神情。

    司空昱皱着眉,他自然知道现在自己在这些女人直勾勾的眼神里,是只上钩的漂亮鱼儿,依他的性子,定然没有好脸色,不过惦记着太史阑另有打算,只好先忍着。

    对面高坐的海姑奶奶,相貌和海鲨有点相似,大眼大嘴大五官,不算很美,笑起来时却眼角弯弯,几分冶艳,身材微微丰腴得恰到好处,周身透出久经欢场的成熟妇人才有的风情。

    她眼角微弯,只一霎便将司空昱从头扫到脚,眯着眼睛,满意地笑起来,“鱼妹子,你这株珊瑚,可真是株好树。”

    “当然,”辛小鱼满脸诚恳,“最好的自然要献给海姑奶奶。”

    海姑奶奶笑吟吟颔首,伸手款款招司空昱,“过来我仔细瞧瞧……”

    “瞧什么瞧,果真一帮海匪,没见过世面。”忽然有声音从人群后传来,清冷讥诮,如冰珠落玉盘。

    众人将这话听得清楚,齐齐变色。

    海姑奶奶眉梢一挑,放下手,似笑非笑看向人群中,声音来源处。

    屋外的众人被她眼光所扫,齐齐向两边避开,便现出一个人来。

    海姑奶奶一怔。

    屋子门户宽大,没有庭院,对面就是沙滩,透过大开的门,可以看见人群中那人,修长挺拔,卓然而立,一袭淡青色镶金边长袍,迎风飘举。

    隔得远,看不清那人面貌,只觉得一双宝光凌厉的乌黑眸子,远远扫过来,接触这人目光的所有人,都心中一震。

    海姑奶奶微微直起了腰。

    那人已经走了过来。

    步伐微快,却不显急促,既无女子娇柔之态,也无男子虎步之形,却依旧令人觉得凌厉,像刀锋忽然从天外劈来,还未接近,便凛然而觉压力。

    海姑奶奶眼睛一亮。

    那人迅速走近,宽大衣袍被海风掀起,一双穿着雪白长裤的腿修长笔直。众人目光痴迷地上移,正看见一张难以描述的脸。

    有点清瘦,乍一看并不惊艳,并不如司空昱眉目艳美。但众人心中还没来得及失望,便被那双乌黑细长的眼睛所摄取。一时间沧海茫茫,星光暗沉,浮云退避,众生失色,脑海中只留下那双眼睛,淡而冷地一瞥,四海便只剩了那束光——

    海姑奶奶醒觉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门槛前,伸手去接那少年的手。

    她被自己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站起来的?

    太史阑淡淡地看她一眼,注意到她眼神发直,心中满意自己的摄魄果然是练成了。

    这一门鸡肋功夫,当初练了只是因为她不服气,一直也以为不能成功,谁知道海上一试,居然真有效果。

    海姑奶奶却被这一眼瞧得心头发紧——这样俯视睥睨的眼神,她从自己父亲身上都没瞧见过。

    太史阑让过她的手,一步跨进了屋子,迎上辛小鱼怪异的眼神,淡淡道:“为何唤我兄弟过来,却不让我进?”

    辛小鱼脸色大变。

    海姑奶奶转过脸来,冷冷瞧着辛小鱼,哼声笑道:“好一株最珍贵的珊瑚树儿!”

    辛小鱼脸色惨白——太史阑只一句,便揭了她的私心。

    她连忙站起,赔笑道:“姑奶奶,您听我说……”

    “够了。”海姑奶奶不耐烦地一挥手,“别的都不必说,我只问这一个,你让不让给我?”

    “属下不敢。”辛小鱼立即躬身,垂下的脸咬紧了腮帮,声音依旧恭谨,“自然由您喜欢。”

    “那么,出去吧。”海姑奶奶冷冷道,“别忘记把这一季收上的鱼税移交大把头,遇事多和他请示。”

    辛小鱼浑身一震,再次咬了咬牙——刚才议事,海姑奶奶明明暗示由她主管财权,并抬举她做大把头的。这一下明显是改变主意了。

    她心中暗恨,也只得垂首听命,拉了司空昱出去。其余人瞧着海姑奶奶春心萌动模样,也不敢再逗留,纷纷出屋。

    司空昱出去前,看了太史阑一眼,太史阑使了个眼色——我搞定海姑奶奶,你搞定辛小鱼,务必要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司空昱表示明白,眼神中却有忧色,终于还是陪着辛小鱼走了出去。

    太史阑一句话便令两大女匪之间产生裂缝,心中也对自己挺满意,站在厅堂中间,回首对海姑奶奶一笑。

    海姑奶奶眼神立即蓝了。

    太史阑已经大马金刀地在堂上坐了,她害怕海姑奶奶要坐到自己怀里,干脆跷个二郎腿,手肘撑着膝盖,望定海姑奶奶。

    被她那双眼睛自下而上地一瞧,海姑奶奶浑身都软了,忘记了太史阑的狂妄不尊,也忘记了自己的矜持尊贵,步子飘忽地过去,在太史阑对面椅子上坐了,怔然半晌,才一拍额头,吃吃笑道:“我是傻了!没想过世上还有你这般的男子!”

    太史阑面无表情——那当然,我是女的。

    她却是冷淡骄傲,海姑奶奶越是被吸引,她身周男人不断,也算阅遍美色,受尽追捧,此刻见着这刺头般的太史阑,反倒觉得新鲜够味。

    她伸手去抚太史阑膝盖,太史阑腿一让避开,海姑奶奶一怔,太史阑已经淡淡道:“我和鱼姑奶奶并无苟且之事。”

    海姑奶奶又愣了愣,直起身子,细细打量她。

    “我今日来见你,先声夺人,是有意为之。”

    海姑奶奶脸色又变——她虽然被太史阑摄魄所摄,神魂颠倒,却说到底,迷恋的不过是太史阑容貌风采而已。她掌握黄湾群匪多年,称霸海上,自然不是辛小鱼那种草包可比,内心深处也只打算将太史阑当作禁脔,不可能交托信任,玩腻了就扔下海。

    然而太史阑开门见山,承认自己另有打算,这一着出乎海姑奶奶意料,禁不住松开手,坐直身。

    “我是静海大家子弟,我伯父是端木成。”太史阑直视海姑奶奶眼睛,“端木家早先被海鲨团压制着,一致对外还算齐心。如今伯父新得了静海总督的欢心,端木家立即复兴,两房难免有争权之心。伯父有意对二房打压,命我带一批货物出海,回来时遇上风暴,货物全失,属下横死,只我和我的表兄两人逃得活命,抢到艘小船游荡海上。所幸遇上鱼姑奶奶……之后的事你也知道了。”

    海姑奶奶神色渐渐慎重,半晌却展颜一笑,“好实诚孩子。”

    她说实诚,是因为太史阑自认是端木家的人,端木家和海鲨团是多年死对头,太史阑报别的身份她未必会信,自认端木家子弟,她倒是立即信了七八分。

    早几年,如果端木家的人孤身流落海上,被海鲨团的人抓到,是要立即喂鱼的。

    “那么,你告诉我这些……”海姑奶奶身子放松,倚在靠背上,斜眼望着太史阑笑,“是打算做什么呢?”

    “海姑奶奶称霸海上,叱咤风云。我那些小心思瞒不了你,所以不打算瞒。”太史阑平静地道,“我出海失利,一船珍贵货物损失巨大,回到端木家,必然连累父母兄弟。伯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弄不好整个二房都会被迫与家族分离。到时候墙倒众人推,我这一房必然遭遇凄惨。”

    海姑奶奶点点头,大户人家内部倾轧,这些事再正常不过。

    她点头,却不表态。太史阑瞧她一眼,心知这个果然不同辛小鱼,是个有城府的。

    其实也不奇怪,海鲨唯一的女儿,稳稳掌握黄湾群岛这么多年,表面上岛主是她丈夫,实际上却是她。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草包?

    “我是二房长子,这一系生死存亡责无旁贷,如今货物也毁在我手上,如果不能给家人博个出路,我宁可飘零海上,永不回归。”太史阑神情还是淡淡的,看来倒显得伤痛于心模样,“如今遇见姑奶奶,我有心和您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海姑奶奶笑吟吟伸手过来,手指在她手背上划啊划,“说来听听?”

    太史阑垂目瞧着那手指,海姑奶奶忽然觉得心中不安,讪笑着缩回手。

    “我年近弱冠,还未娶妻。”太史阑道,“我愿和海姑奶奶交换我端木家一半家产,和我本人一生。”

    海姑奶奶一怔,微微动容,抬眼看她。

    “海姑奶奶携我回静海,助我杀了我伯父一家。”太史阑语气轻描淡写,“事后我愿以一半家产相赠。海姑奶奶如果有意下嫁,我也可以帮你杀了你丈夫,做了你上门女婿。”

    海姑奶奶眉毛高高扬起,不可置信地盯了她半晌,忽然格格格格笑起来。

    “你这孩子……”她笑得花枝乱颤,“前头半句倒也合适,后面那句可就不妥了,你竟然敢挑唆我杀夫?你还敢自荐杀我丈夫?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先杀了你?”

    最后一句她忽然收了笑容,眉目含霜,疾言厉色。

    室内寂静,似有杀气逼来。

    太史阑眉目不动,手指随意敲在茶杯壁上,“海姑奶奶夫君,全静海都知道,半身入土,昏聩痴肥。早些年虽然是纵横海上一霸,和海鲨老爷子并驾齐驱,不然您也不会下嫁于他。可如今他的权柄尽归你手,早已是无用废人一个,何必还高高供奉着?不然趁早宰了,一方面可以敲打那些旧日部属,另一方面,海鲨团姑奶奶和我端木家联姻,这静海从此便是你的天下,何乐不为?”

    海姑奶奶不语,茶杯在手中慢慢转着。

    太史阑瞧她目光闪动,便知道她果然早有杀夫心思。她早查过这女人资料,当初她下嫁黄湾岛主,属于家族利益联姻,黄湾岛主大她二十五岁,和她父亲差不多年纪。她嫁到黄湾后,黄湾岛主才让出了这一边的航线给海鲨通行,海鲨势力才得以进一步扩大。如今海鲨独大,黄湾大权也旁落于这女人,黄湾岛主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之所以没杀,不过是懒得杀而已,反正这老头子也识相,海姑奶奶在外面找多少男人,他都当不知道。

    但如今美色当前,还有端木家一半财产附赠,端木家百年家族,家底之厚可想而知,由不得海姑奶奶不动心,将“杀夫再嫁”提上计划日程。

    太史阑决定再加上一把火。

    “新任静海总督,据说是个难缠的,海鲨团在她手下吃了亏,想来您也清楚。”她淡淡道,“新总督目前抬举着端木家,有意要和您打对台戏。如果你我能达成协议,那可是釜底抽薪之计。新总督的全盘计划,可就毁了。”

    “新总督?”海姑奶奶格格一笑,“你就不必操心她咯。她抄个静海海鲨府,就以为从此坐稳江山了?哈哈,嫩头鱼掀不成浪,她还差得远呢!”

    太史阑唇角一扯,“看来海姑奶奶已经有好计了。”

    “好计谈不上,但这总督还真没放在我眼里。”海姑奶奶摆摆手,“不过你说的也对,她就算走了,朝廷也依旧不会放弃静海,还会出幺蛾子。但无论谁来静海,能捧出来和我海鲨打对台的也只有端木家。你们端木家如果真的归顺了海鲨,日后大家也少很多麻烦。”

    她原先避重就轻,不和太史阑说正事,此刻不知不觉,便和她讨论起心中打算。

    “然也。”太史阑双掌一合,“如此,海姑奶奶可同意?”

    “那要看你的诚意……”海姑奶奶斜眼瞄着她,媚声道,“或者晚上你再来,咱们详细谈谈……”

    太史阑霍然站起,向外行去。

    海姑奶奶春意正浓,不防她忽然翻脸,惊得连忙站起,连问:“怎么了?”

    太史阑面沉如水,理也不理她大步前行,海姑奶奶一头雾水追上来,扯住她袖子,“你怎么莫名其妙就走了?你倒是说句话呀!”

    太史阑转眼瞟了她一眼,乌黑冷峭的眼神看得海姑奶奶心头一震。

    太史阑轻轻将她手指拈离自己袖子,才冷冷道:“我以为姑奶奶心在静海,志向远阔,心思人才不输男儿风范,才诚心来和姑奶奶谈判,不想姑奶奶却也不过寻常女子,如此,我之前的话便当白说,告辞!”

    她满面不屑之色,拂袖而去,海姑奶奶一怔,她向来被人捧惯了,几时见过这样轻蔑神色,一时又愤怒又委屈,抓住太史阑再不肯放手,“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太史阑站定,不回头,淡淡道:“姑奶奶若真有心和我合作,便当尊重我,视我为合作对象,彼此平等。如今还当我是那以色娱人的小倌,出言调戏,欲待占有。说明从心里就未曾瞧得起我,那将来又何谈什么两家平分,夫妻尊重?我又何必巴巴奉上端木家一半家财和我本人一生,来填上这没定数的将来?”

    海姑奶奶的手,慢慢从她袖子上松下去,默了一默,终于叹息道:“是我孟浪了。”

    她回身在椅子上坐下,又想了想,笑道:“我原先还真没完全将你当回事。如今却真有些喜欢你了。才貌双全虽难得,一身傲骨更难得,你这般人才,我确实不该随意轻贱你,也会被你疑了我的诚意。你放心,这样的话,在你我事成之前,我再不会说了。”

    太史阑心中点赞——幸亏是海姑奶奶,还讲点道理。如果是辛小鱼那个女色狼,才不管你这个道理那个道理,直接吃了再说。

    “既如此。”她肃然一揖,“刚才也是我使性子了,多谢海姑奶奶大人大量。承蒙姑奶奶看重,在下一定全力以赴。”

    海姑奶奶望定她,这回眼神除了好色真有几分荡漾了,托腮笑道:“不过你也性子太大了些,我说约你晚上议事,可没说那事,确实有正事呢……”

    她眼角幽幽地向上勾着,有意坐得收腹挺胸却又姿态慵懒,全身细胞都卯足了劲儿,一个姿态一场风情,一个眼神一段妖媚。

    太史阑心中愁肠百结——一个有傲骨,却又准备娶对方的男人,遇上这样浑身都滴着媚色的半老徐娘,该是什么神情姿态?

    她努力回想容楚的神情姿态,走近前,俯下身,手指轻轻勾起海姑奶奶下巴,盯紧她的眼睛,学着容楚动情时微带低沉的声调,悠悠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海姑奶奶涂抹得粉白的脸上,竟瞬间少女般爆出灿烂的红霞。

    太史阑唇角一扯,赶紧放开手,一礼扬长而去,转过没人看见的墙角,赶紧将手指在墙上擦了又擦。

    她想吐。

    她身后,海姑奶奶痴痴半晌,又吃吃地笑起来。

    ==

    水市岛太史阑施展魅力玩转两大女海匪,静海城乱像方生。

    几日搜寻不到太史阑,静海城内刚刚安定下来的各方势力,想着那日的风暴,心里隐隐觉得,新总督怕是凶多吉少了。

    太史阑身死,那么静海城必然要面临新一轮洗牌,或者,直接回归原先状态。

    随即众人又隐隐听说老海鲨已经回了静海,现在正在天纪军的大营里,而天纪军昨夜更是出动军队,围剿太史阑贴身护卫。

    这个消息一传出,静海城各方势力暗地里便炸了锅。一些心思活动的,已经在考虑一旦海鲨找上门,该如何措辞解释并重新归顺。

    与此同时也有无数人查探总督府,想知道总督回来没有,但总督府大门紧闭。有人买通了里面的厨子,厨子说近日根本就没有开伙。换句话说,不仅总督没回来,连她的贴身侍卫也都没回来。

    谁都知道,总督的侍卫身怀着当初海天盛宴众家将军的印信手书,关系着静海所有军力的重新分配。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此时想必正受到诸家军队的围剿。那晚天纪军的围剿事件细节已经传了出来,“苍阑军”的名号因此在众人口中悄悄流传,众人佩服太史阑护卫和她一样硬骨头的同时,也在摇头叹息她们的孤勇,人们算着日子,想着面对那几支军队,这些人为什么不尽早交出东西?她们以为能抗几天?

    苏亚等人已经抗了三天。

    那晚冲出去之后,她们随即和花寻欢汇合,那时她们的队伍里已经又多了几个龙魂卫,是王三派给她们的。王三分了一半人找容榕,另一半保护花寻欢等人和苏亚接头。

    一行人已经趁早出了静海城,但之后的路更艰难,因为折威天纪两军的真正势力是在城外,城外地广人稀,随便什么地方来个埋伏,就足可将她们围杀,本地官府也绝不会过问。

    此时夜色刚刚降临,一行快马飞驰在路上。

    “沈梅花能不能挡住后头那一批?”花寻欢在马上疾声问。

    “挡不住也得挡!”苏亚咬牙答。

    “放心。”于定道,“沈梅花每次都哭着喊着不肯上,每次都完成得很好,这次一定可以将那批人挡住。再不济,杨成的人也可以帮忙。”

    “一群趁乱打劫的宵小!”花寻欢恨恨呸一口,“一个三流小帮派,也敢拦截我们!”

    她满身灰土,衣衫破裂,破裂的衣衫里,露出未及包扎的伤口,有的已经结疤,有的还在殷殷滴血,看来十分狼狈。

    众人都沉了脸没说话,月色下脸色晦暗,和花寻欢一般的疲倦而狼狈。

    纪连城已经和总督府撕破脸,自然不会再留情。他私下悄悄放出海鲨回归的消息,并暗中悬赏了总督府下属的人头,苏亚人头高达万两白银,如果谁能连那几分契书也一并献上,则有更厚的赏赐。

    一些小帮派闻风而动,有心要为回归的老海鲨献上大礼,为日后跻身静海城高层领导阶层而一搏,所以这几日苏亚等人除了要躲开天纪军,还疲于应付静海城内林立的各种势力的追杀。

    如果不时有了一批龙魂卫的加入,杨成调动他家族的潜伏势力买了好马及时出城,此时苏亚等人只怕早已身死城中。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史小翠皱着眉,“这样一直逃也不是个办法……难道要逃回丽京?”

    苏亚在马上沉思,额上疤痕青铜般幽幽反光,她和火虎对视一眼,最终火虎道:“不,我们不可能安全到达丽京,我们打听了,出城五十里有座连峰山,山内道路隐秘,我们在那里躲藏,等到大人回来……”

    众人都默了一默,一句“如果大人回不来了呢?”在心中盘桓,却没人问出口。

    太史阑失踪已有十天,以她的本事,如果真的没事,应该已经回来了,但至今没消息,本身就是个坏消息。

    众人虽然嘴上坚持认为太史阑强大,不会无故枉死,但心里都明白,自然之力面前,人力再强也不过沧海一粟。太史阑确实凶多吉少。

    “连峰山背后,有条路直通官道,如果……如果真的长久没消息,那我们就回丽京。”火虎最终慢慢道。

    回丽京,请国公为总督报仇。

    这句话同样在众人心头盘桓,还是无人说出。

    “回丽京?”忽然有人怪声怪气地笑道,“丽京此去千里,一路伏杀不断,你们以为,你们真能回到丽京?”

    苏亚火虎霍然回首。

    暮色四合,深云暗聚,最后一片淡白的天光照亮人高的草丛,草丛深处渐渐浮现无数幢幢的暗影。

    苏亚等人数着那出现的人数,慢慢吸一口气,握紧了刀。

    自那夜天纪伏击,大小已有十几战,但她们今日深切地明白,这将是最后一战。

    今日前后遭受几次伏击,众人不得已分散实力应战,现在沈梅花和杨成还在后方,萧大强熊小佳带人诱敌迂回,此刻二五营实力最弱。

    今日闯得出,还有一线希望,不负太史阑的交托。闯不出……

    也不过将命交代此地,报了太史阑一路信任提携罢了!

    人群慢慢聚集,刀光暗影,自半人高处汇集而来,滚滚似匹练。

    “交出契约书,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领头人沉声大喝,说这几日重复无数遍的诱惑。

    苏亚恍若未闻,钢刀平举,刀光似一道月光,缓缓自地面生。

    刀光亮到头顶,就是一声杀。

    双方此时都有些紧张,对面那群合力来围剿的小帮派,几日和这批人交战,也怕了她们的凶悍狠辣,神色凛然,全神贯注。

    因此也都忽略了远处车马辘辘之声。

    苏亚的刀长河倒挂,狠狠一劈。

    “滚——”

    骏马长嘶,人立而起,下一个瞬间便要冲入包围圈。

    “恢律律——”

    忽然一声长嘶自二五营背后响起,声音高亢嘹亮,如鸣金断玉。众人从未听过这样清越的马嘶声,心知必是绝世名马,都惊得回头。

    随即便看见一辆马车,自道路尽头飞驰而来,马车旁还有一排骑士,一色黑马黑衣。马车虽快却不摇晃,骏马虽疾却不焦躁,落蹄流星,飒沓烟尘,恍若一支支黑色利箭,转瞬逼到近前。

    马车进入众人视野,众人便看出那赶车的四匹马高大神骏,居然匹匹都是绝世名马,这样的马一匹便是难得,什么人能连用四匹,而且还是用来驾车?

    车前赶车人也令众人心惊——马车如此急速驱驰,他手臂稳定如铁,连肩头都不曾晃动。

    马车近前,轰隆隆铁轮晃动,似压在众人心上,烟尘里,那岿然不动的马车夫,忽然跃身而起。

    他高伟的身子越过马头,宽大的长袍在风中一展,昏暗的天色下,一副白铜面具幽光一闪。

    围剿的队伍中有人失声大叫,“铜面龙王!”

    苏亚等人听见这一声骇然回首,眼底爆出喜色——她们知道铜面龙王和太史阑一起失踪,如果真的他出现在此地,那马车里岂不是……

    那人默不作声,下一瞬已经掠到发怔的苏亚面前,一把将她推落马下,同时对所有二五营的人大喝,“伏倒!”

    二五营的人素来服从命令,不及思考,立即卧倒。

    对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蓦然对面马车车帘一掀,一人带笑的声音道:“神工弩!”

    “咻——”

    对面众人听见这一句,魂飞魄散——自从太史阑法场大斩,神工弩一怒发威,现在静海城的人对这绝世杀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以此作为女总督鲜明的个人标志,如今听见这三个字,就好像听见死神的声音,惊得连喊叫都来不及,转身就逃。

    逃跑时他们也似乎听见了神工弩震动空气的奇特音波,脑海中顿时掠过那日法场惨厉一幕,心中大喊——我命休矣!

    “嗡。”

    黑暗中果然光芒闪了几闪,几道凌厉的风声掠过,趴在地上的苏亚等人感觉到似有刀锋割过,随即对面人群里,爆发出几声惨叫。

    这几声惨叫让那些人更加惊慌,头也不敢回拼命逃窜,苏亚等人却皱眉抬起头——好像有点不对劲,神工弩杀人应该比这个更多才对,风声也似乎应该更厉些。

    她们熟悉神工弩,能察觉不对,对方却不知道,惊得慌不择路做鸟兽散。

    一群黑衣人扑了过来,不依不饶踩着倒地的尸首直扑入阵中,竟然是一副要赶尽杀绝的样子,当先的正是那马车夫,手握血淋淋的长刀,一个闪身撞入人群,长刀一亮如银河倒挂,狠狠一刀劈入一个奔逃者的后背,随即一脚将尸首踢开,大声冷笑道:“总督大人才几日不在,这些小鱼小虾也敢上门捋虎须?也不用捉拿正法,都杀了!”

    他这一招风格,说话语气,恍然便是太史阑素日行径。

    那群人这下更是死命狂奔,恨不得他娘多给他生一双腿——杀神总督回来了!

    里头的人一跑,外头的人隐约听见“太史阑回来了”几个字,惊得连头都不回,拖着刀就跑,一眨眼功夫,刚才还满满当当的平原上,呼啦一下空空荡荡。

    马车此时才停稳,侍卫掀开车帘,车上人闲闲探头对外看看,眨眨眼睛,笑道:“这女人果然越来越凶狠,一个名字,吓疯土豪!”

    又有人接口笑道:“您一个假神工弩驱散恶徒,也没差哪里去。”

    苏亚等人听得声音无比熟悉,不敢置信地回头,随即狂喜而呼。

    “国公!”

    ------题外话------

    为毛你们都认为我会下手杀配角?一会猜杀男配一会猜杀女配,看见出来一个稍微平头正脸点的,就立即开始怀疑我要虐死他或她,平白地让我产生“其实我是个变态,写谁好就杀谁,猫猫狗狗都不放过”的违和感……

    对手指,难道我真有这么恶迹斑斑么……我难道不是一只老实善良厚道宽慈的女汉纸么?

    嗯,我要说这本我真的在考虑不死配角,你们会不会一高兴,把兜里的月票掏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1》,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一章 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1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一章 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