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人类是愚蠢的

    王六呆了呆,还没明白当当少爷的逻辑,就见他站起身,向人群走去。

    正好也有个小胖子走来,盯着他面具,吸着鼻涕道:“你的面具真好玩,借我戴戴好不好?”

    容当当脸上是一个黑色哭脸面具,眉目阴森,面无表情,日光下看着都令人毛骨悚然。但面具做得极其精巧,两根一上一下的眉毛鲜活得似要马上掉下来。

    小胖子眼巴巴地看着容当当,觉得这孩子冷淡又有点瘆人,生怕他忽然出手打人。

    容当当二话没说,伸手从脸上拿下面具,往那小胖子脸上一扣。

    小胖子吓了一跳,再一看容当当又吓了一跳——他忽然又变成了白脸,白色的面具红色的眼睛,眼睛直直地向上翻着,似翻瞪着的死鱼眼。

    小胖子也没想到容当当脸上竟然不止一个面具,吓得蹦出好远,又忍不住哈哈笑,很快引起了其余孩子的注意,都纷纷围拢来。人群一聚集,各家护卫也就注意上了,当即有人赶过来,看见容当当的诡异面具,吓了一跳。

    另一边忽然也起了惊叫,众人一瞧,却是女孩子堆轰然四散,只剩下人群中心一个穿粉黄衣裳戴大红面具的小姑娘,手中举着个东西,笑嘻嘻地道:“喂,你们别跑呀,这个可好玩了……”

    众人再一瞧,她白生生的小手里,赫然抓着一条巴掌长的黑红二色蜈蚣……

    黑红的蜈蚣在玉一般的小掌心中扭动,众人盯着,觉得浑身毛都竖起来了。再一看那小丫头,居然还甜甜地笑着。

    诸家护卫们立即紧张了。

    哪来的小妖人!

    这种玩弄面具毒虫的手段,怎么看都像邪术或者江湖野人的行径,在场的最低也是三品官的孩子,丽京最尊贵被保护得最好的一群,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孩子?

    必然是混进来,准备捣乱的!

    “哪里来的野孩子!”威国公府的护卫当先高叫,一把拉开自己家的小主子,伸手便搡容当当,“走开!”

    容当当身子一闪,那人手落空,他怔了怔,一时没想到这孩子怎么这么灵活。

    在一边照看的王六等人眉毛一扬,沉下脸就要过来,容当当忽然回头,伸指于唇,一压。

    这小子这个动作极其干脆有力,看得王六一怔,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竟然是要让自己等人不干涉?

    王六皱起眉,小主子刚刚回来,他们都还不太了解他们的性子,这几日在府中,容当当文雅有礼,礼貌周全,博尽了众人的宠爱,众人瞧着,也就觉得是聪明乖巧的孩子。不过今早出门时,主子倒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他们想怎么玩,就让他们怎么玩,你只好保护好他们的安全就行。”

    看样子,主子是看出什么来了。

    王六看看那对娃娃,面具下的眼睛乌溜溜的,光芒狡黠。

    王六退后一步,操着手不说话了。

    他也想瞧瞧,郡王和总督的孩子,是否真的只有乖巧可爱的那一面?

    “各位好。”容当当拉着姐姐的手,一本正经地鞠了鞠躬,“我们不是野孩子,我们是叮叮当当。”

    “叮叮。”容叮叮笑眯眯皱起小鼻子,大红面具也是一张笑脸。

    “当当。”容当当伸手入怀,取出一叠“名片”,伸手散发,“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这是我们的名片,以后请多多指教。”

    一群成年人傻呆呆地瞧着他——这孩子脑子进水了?

    再看看手中那小卡片,正面歪歪扭扭“容当当”,反面写着个地址,前市大街,四明巷子。地址看来眼熟,再一想可不就是咱家附近?

    南齐官员聚居在城南,豪门府邸都在一处区域,容府那条街就有三个公侯府。

    王六忽然想笑——小世子来这一遭,等下这群混账就不能再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世子身份,误会误会,不知者不罪”了。

    名字地址都告诉你了呀,亲。

    众人此刻看着那鬼画符的卡片,立即明白了。

    果然是小骗子!

    居然想出这么拙劣的骗术,以为写个豪门聚集地的地址,就可以冒充王侯子弟了?

    再一看小姑娘手上还在扭动,但就是不咬她的大蜈蚣,看看受了惊吓的小主子们都在惊叫连连,大多数在大叫,“抓住他们!抓住他们!”还有几个孩子大叫,“杀了他们!杀了!”

    几个性子暴的护卫立即将“名片”往地上一扔,劈手就去抓容当当,王六一看不好,正要带人出手,蓦然听见不远处车马响动,回头一瞧,又见狂奔的马车。

    那暴走的风格,一看就是晏玉瑞来了。

    晏玉瑞老远就看见这边的人群,却也不停车,马车呼啸而过,众人纷纷走避,也就顾不上再抓叮叮当当,马车携着一股狂风从人群中卷过,直接驶到了停放处,赶车人探身出来,对看守的兵士大喝:“我们不要排在最后!挪出一辆车来!”

    看守的士兵不理,那赶车人自己动手,带人拖出一辆马车,马车的主人是一个侍郎的儿子,敢怒不敢言地一边看着,拦住了想阻止的自家护卫。

    晏玉瑞占好位置,冷笑一声,自己下车。还想对那让位的侍郎子弟冷嘲热讽几句,忽然看见不远处山坡上一抹红头发。

    花寻欢已经巡查完猎场出来,正立在山坡上冷笑看着,红发和眼神一样跃跃跳动,似乎很有兴致地在等他开口。

    晏玉瑞沉下脸,不说话了。

    丽京有几个不能得罪的人,荣昌郡王容楚自然是一个,西局那位越来越可怕的残废指挥使乔雨润是一个,之后就要算上这位花指挥使了。这位不如容郡王深沉多智,也不如乔雨润阴沉狠辣,却是个名闻丽京的大炮筒子,拼命烈女,愣头青。她眼里好像根本没有尊卑贵贱,也没有任何顾忌,当年还是代指挥使的时候,就曾经阻拦过天节老帅夜里进宫,还甩了那地位尊贵的军国大佬一鞭子。事后她被罚俸,并要求她上门道歉,花寻欢不过哈哈大笑,上书求皇帝把罚俸半年改为三年,但道歉没门,皇帝也就装不知道了。那三年她没钱,经常青菜白饭,想吃肉了就去容府门上打秋风,照样活得潇洒。

    越是这样恣肆放诞的人物,越让人头痛,她软硬不吃,别人就只能吃她的憋,闹起来她往死里打,丝毫不畏惧后果,这几年里,她罚俸也罚过,降职也降过,甚至中过西局的套,短暂的牢狱也坐过,可是无论怎么打击,这人就像弹力充足的弹簧,这次压下去,下次更猛地弹起来,似乎永远不会屈服,久而久之,朝中人看见她就头痛,恨不得绕道走。

    一直以来,太史阑在外征战,掌握一地军政民生,权力越来越大,朝中不放心她的人越来越多,攻击她的人也越来越多,花寻欢就是太史阑在丽京的一杆枪,谁叫捅谁。不知道多少人劝说过皇帝,说太史阑在外掌握大军,然后让自己的亲信掌握京中军权,这万一有所异心,里应外合,南齐江山只怕瞬间就要易主。皇帝不过哈哈一笑而已,日子久了,说得多了,皇帝便又安排了一位风评正直的副指挥使,算是对花寻欢的一个钳制。

    花寻欢也不在意,照样做她的事,她负责戍守丽京,和这些丽京小霸王多打交道,晏玉瑞也吃过她的亏,实在有些头痛这烈火女将军,看她一脸“就等你闹事好捏你”的表情,只好缩缩脖子走开。

    他下车的时候,车厢里簌簌爬出个黑色的东西,无声无息进了他的袍子,他和护卫们都没察觉,远远地花寻欢却瞄到似有黑影,眉头一皱。

    不过她也懒得管晏玉瑞的安危,撇撇嘴走开。

    晏玉瑞已经看见那边的人群,快步走过去,一眼瞧见了人群中的粉黄一团,顿时眼睛一亮,大叫,“抓住她!抓住她!”

    他一过来,众人纷纷过来巴结,听见这句大喜——原来这两个野孩子也得罪过晏家公子!

    “抓住她!”晏玉瑞窜入人群,一把打掉了容叮叮的面具。

    众人眼前一亮,哗然惊叹。

    “果然是你。”晏玉瑞冷笑,伸手去抓容叮叮的手。

    容叮叮向后一让,小小身子和弟弟一样灵活,已经让开,她转身要走,四面的人却已经有意无意挡住了她,有人还在笑,拖长声音道:“小姑娘,晏公子瞧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跑什么呢?”

    容叮叮张大眼睛,似乎没明白什么意思,有点惊惶地想向外钻,却接连撞在几个人身上——她的路被一群公子少爷挡住了,这些公子少爷们,很乐于看见漂亮的小姑娘四处乱钻走投无路的惊惶,觉得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果再流下眼泪来,很让人热血沸腾。

    王六又忍不住想出手了——不用他出手,喊一声就可以吓死这些混账!

    谁知道他刚要张嘴,那边容叮叮的大眼睛又瞟了过来,竟然也是“闭嘴”的神色。

    王六头痛地捂住脑袋——哦,今天回去后老天保佑他不被责罚。老太爷和夫人如果知道心肝宝贝孙女被这些臭男人撞来撞去,一定会杀人的……

    容叮叮接连撞了几个人,眼看出不去,站住了。

    晏玉瑞苍白的脸上涨出兴奋得意的薄红,也不急躁了,端着架子负手慢慢走到她面前。

    远处花寻欢已经瞧见这边不对劲,正要过来,忽然看见王六,她怔了怔,目光四处找了找,眼睛一亮。

    王六只好也给她做个少安毋躁的手势。

    晏玉瑞的手指,掐向容叮叮的下巴,“小丫头,回去做我的丫头吧……”

    容叮叮水汪汪软嫩嫩地瞧着他。

    容当当安静静没表情地瞧着他。

    同时慢慢道:“一、二、三……”忽然手一撒,一把粉末撒在晏玉瑞的袍子上。

    晏玉瑞一惊,怕是什么毒粉,急忙后退,粉末都落了下去,并无异味,他自己也觉得没有异常,冷笑一声,心想不过是孩子吓唬人的把戏。

    随即他便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一丝麻麻痒痒的感觉先从靴筒处开始,然后往上延伸,渐渐靠近身体中段……

    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那东西速度极快,爬到他的裤裆处忽然停下……

    这一停更让他魂飞魄散,尖叫一声便蹦了起来,伸手撩起袍子拼命兜甩,“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众人刚看他邪笑逼女童,转眼就见他着火一般蹦起来,都怔了怔,他撩袍子动作又极为不雅,几个女孩子已经被家中陪伺的女护卫急忙带到一边。

    容当当忽然尖叫,“蜘蛛!大蜘蛛!”

    众人这才看见晏玉瑞已经把袍子翻了起来,露出里面松陵撒花弹墨绸裤,在裤裆部位,赫然爬着一只巴掌大的蜘蛛!

    那蜘蛛形貌狞恶,满身长毛,一看就像是毒物,众人惊呼退后,晏玉瑞不敢用手去拿,狂奔乱跳,疯狂拍打,可是那蜘蛛一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姿态,八爪横抱,牢牢抱住那一坨宝贝,任尔东西南北冲,我自抱紧不放松。

    “给我拿掉!拿掉!”晏玉瑞大叫,他的护卫这才反应过来,扑过来要去帮主子拿掉这可怕的玩意,谁知道有人一声大叫:“放开那只蜘蛛,让我来!”唰一下几个人卷过来,将晏玉瑞的护卫撞到一边,当先一人举起一块不知从哪找来的木板,对着那要命部位就狠狠拍了下去。

    砰一声闷响,蜘蛛跳到一边,晏玉瑞一声惨叫,苍白的脸瞬间扁了。

    出手的正是王六,一脸悍然,杀气腾腾,怒道:“见鬼,还不死!”抬脚猛踹。晏玉瑞又是一声惨叫,痛到极处,连叫停的力气都没有,只得滚倒地下,蜷成一团。他想要滚出王六大脚蹂躏范围,奈何王六身边容家属下一起扑过来,和刚才他让人挡住容叮叮一样,挡住了他的去路,一边将晏家护卫挡在外围,一边出脚大叫:“啊!跑了!啊,在这边!啊!居然又溜了!啊!这只蜘蛛好狡猾!啊!你出脚快点!踹!用力踹!正中!它在正中!”

    噼噼啪啪,砰砰乓乓,大脚如狂风暴雨,左右不离重点部位,那只顽强的蜘蛛四处乱窜,也着迷一般只围着那处打转,晏玉瑞滚来滚去都逃不掉王六等人大脚伺候,惨叫连连,晏家护卫被挡在外围,大叫:“走开!走开!”又对那边花寻欢大叫,“花指挥使!晏小侯爷被刺,你竟敢不管!”

    花寻欢双手抱胸,看得津津有味,闻言红发一甩,诧道:“咦,被刺?你当我瞎子?这明明是人家帮你们驱逐毒虫!你们自己不敢上,要人家帮忙,还好意思和本指挥使谎报军情?”

    “他们是趁机打人!花指挥使,你不要胡乱偏袒!”

    花寻欢偏偏头,冷眼盯住一个想要去指挥士兵帮忙的副手,恶狠狠地道:“哦?毫无证据说我偏袒?那我就偏了!京卫职责是护卫陛下安宁,不是给流氓地痞拉架!要我管,我就管你们主子调戏民女之罪!”

    一边冷喝属下,她一边偏头瞧着叮叮当当,上上下下地看着,眼神充满兴趣。

    晏家护卫跺脚,想要硬冲,冲不进容家护卫的包围圈,又不敢和花寻欢作对,只好赶紧派人回府报信求援。

    众人此时瞧着不好,都纷纷退后,几个人退了几步,忽然觉得脚跟下一软,回头一看——蛇!

    不知何时,几条蛇已经游近,都是三角头颅的毒蛇,正昂起脖子,眼神凶光闪烁地盯着面前的人,被踩的那条,毫不犹豫冲着那少年脚踝就是一口。

    那少年咕咚一声栽倒,其余人呼啦一下散开,想要跑却不敢跑——几条毒蛇围成一个圈,正将他们包围在正中。

    这模样,仿佛就是容叮叮刚才被包围的情景再现,一些旁观的众人瞧着,忽有所悟——这几个被蛇围的少年,可不就是刚才讨好晏玉瑞,围住小姑娘的那几个?

    有个少年学武,壮胆拔剑要斩蛇,手刚触及腰带,一条蛇霍然扑起,张嘴叼向他的腰带,半空里尖牙利闪,那少年吓得一个踉跄后退,腰带上什么东西骨碌碌滚了下来,那蛇竟然半空中改变方向,转头一口叼住那东西,忽地游走了。

    此时众人才看清,那蛇叼住的是一颗小小的红色珠子,有的人反应过来,急忙翻自己的腰带口袋,纷纷找到了红珠子,顿时明白是这东西引蛇而来,慌不迭地将红珠子抛出去。

    “别扔呀……”容叮叮小姑娘忽然笑眯眯地说。

    众人扔得更积极了。

    “啪”地一声,一个少年心慌意乱,用力过度,红珠子被他捏破,一股红浆水激射而出,洒得周围几人身上都是,那蛇欢快地游过来等待承受,旁边几个人却眼睛一翻,咕咚栽倒。

    其余人赶紧将珠子小心抛出,眼看蛇们果然追珠子而去,也没有红浆迸出,都舒了口气,一口气还没舒完,有人一低头看见自己的手,骇然大叫:“我的手!我的手!”

    众人再一低头,大惊失色,不知什么时候,那些接触过红珠子的手指,都已经变成了赤红之色,随即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自指尖蔓延而开。

    “有毒!”

    惊叫声蔓延了整个草地,连晏玉瑞的惨叫声都已经被盖住。

    容叮叮笑眯眯站在那里,摇头晃脑,“哎呀,都说了叫你们别扔,这个一碰就破,只能用嘴吹出去啦。”

    也有人刚找到珠子没来得及扔的,闻言大喜,急忙倾身让珠子落地,用嘴轻轻地吹。

    珠子遇上呼吸,一股淡红的烟雾腾起,毫不意外地顺着之后的一吸气,吸入了那倒霉家伙嘴里,那家伙眼睛一翻,吭一声栽倒,脸埋在泥地里。

    四面忽然鸦雀无声,人人盯着容叮叮,容叮叮笑脸无辜,奶声奶气地道:“这位哥哥性子好急哦,人家明明说的是蛇嘴啦……”

    ……

    人们默默地吐了一口血。

    那边王六终于殴打,哦不抢救晏公子完毕,本来还要继续抢救下去的,那只蜘蛛灵活太过以及坚贞太过,死活不肯离开那三寸宝贝之地,还是容当当,慢悠悠晃了过去,拨开王六,小手指往晏玉瑞裤子上一搁,那只蜘蛛自动爬上了他掌心。

    容当当抽手的时候,还顺便捏了捏晏玉瑞的裤裆,对软和度表示满意。晏玉瑞又发出了一声惨叫。

    王六摸着下巴,想有其母必有其子,据说太史大帅就很喜欢招呼那部位来着……

    “大宝,”容当当抚摸着那只蜘蛛,蜘蛛在他手指上稳稳地趴着,小眼睛连同容当当细长的眼睛一起鄙视地睨着众人,“我早告诉过你,人类是愚蠢的。”

    人们再次默默地吐了一口血。

    “你故意的!你故意的!”晏玉瑞缓过气来,凄惨大叫,“这只蜘蛛是你养的,你故意驱使毒物要杀我!花指挥使!花指挥使!这是刑案!重大刑案!”

    花寻欢嘴角往下一撇——这小子反应还挺快的。

    “对,这是刑案!还有这个小丫头!”几个被毒倒的少年的护卫也都叫了起来,“他们闯入围场,驱蛇谋害我家公子!”

    “拿下他们!”晏玉瑞大叫,“打!打!打死我负责!”

    “对!打死我负责!”又一个声音接上,却是一个女声,伴随一阵马蹄声响,狂奔而来,马上女子一身戎装,老远就在挥鞭怒喝,“给我拿下这两个小贱……”

    一颗石子闪电飞来,撞向她唇齿,那马上女子怒哼挥鞭,啪一声将石子卷落,扭头怒道:“花寻欢!”

    “季嫦!”花寻欢丝毫不让,眼睛一瞪,“洗干净你的臭嘴!”

    两人怒目而视,空气中噼里啪啦似有火花在闪,众人都缩脖子——天节老帅的二女儿季嫦,往年长年随夫驻扎北疆,近年来才回京,也是个出名不省心的主儿。

    “娘!娘!”晏玉瑞辨出声音,杀猪般惨叫,“有人要杀我,你帮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等下找你算账。”季嫦焦心儿子,狠狠抛下一句,带着家人飞奔而至,看了一眼儿子,头也不回,手中银锁链呼啦一声扬起,劈头就对容当当砸了下来。

    这一下砸实了,容当当不死也重伤,王六怒极,伸手去抓链梢,身边人影一闪,哗啦一响,链子扯直银光闪闪,链头已经落在了花寻欢手中。

    “季嫦。”她怒声道,“你要不要脸?四岁幼儿,你也能下这样的狠手?”

    “你看看我儿的伤!”季嫦脸色铁青,“他下半辈子……”咬了咬牙终究没肯说出来,勃然道,“今日我定要这两条小狗偿命!”

    就这样她还不解气,狠狠睨了王六等人一眼,道:“还有你们这些贱民!统统别想活命!还有这两个小狗的父母!子不教父之过!他们不给我磕头登门请罪,我便告上陛下驾前,绝不善罢甘休!”

    “对!”几个侥幸没被容叮叮毒红珠波及的贵族少年,胆气顿壮,都拥了过来,大声道:“定要杀了这两个小狗!”

    “灭他满门!”

    “诛他九族!”

    “我等都是重臣之后,无端受此侵害,陛下一定会为我们做主!”

    “拿下他们!”

    ……

    “要朕做什么主呀?”

    群情最激烈,人们开始追逐叮叮当当,两个孩子撒腿要跑的时刻,蓦然一声笑嘻嘻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

    众人都呆一呆,才反应过来那个“朕”字,霍然转身,正见八岁的皇帝,穿一身银白番服,笑眯眯抄着袖子,站在人群之外,很有兴趣地探头探脑。

    “参加陛下,陛下万安!”众人急忙大礼拜倒。

    小皇帝虽然才八岁,还未正式亲政,但参与政事已经五年,众人眼看他从一个万事不懂的三岁幼童,长至如今,一年比一年更清楚地感觉到,南齐幼帝不可欺。

    景泰二年皇太后从永庆宫回宫,不过一夜就狂奔宫门自请回永庆宫,有传言说是小皇帝其中很做了些手脚。

    景泰二年小皇帝在殿上和康王打赌,怒极之下险些出手扼杀王叔,当时就惊掉了一票大臣的下巴,之后赌赢了,皇帝更是干脆狠辣地将康王逼去了静海,随即不多久就传出康王叛国的消息,皇帝毫不犹豫,不顾太后阻扰犹豫,立即下旨废康王王爵,将他府中满门全部流放至极东荒原,永世不得回京。

    景泰三年皇帝下诏改革地方光武营建制,不再由地方豪强捐资管理,改由朝廷及各级官府统一拨付,户部反对说国库不足,皇帝立即裁减宫中人员开支,遣散宫人两千,自己限定每餐只得四菜一汤,衣裳四季每季四套,朝服两年一换,宫中上下依次酌减供奉,生生省出百万银两,作为地方光武营豪强撤资之后的第一期支撑费用。之后更通令全国,要求各级官府严控铺张浪费之风,并派户部主事三十余人分赴全国审查,裁减了很多重复、不必要、或者过高的公用开支,却又在同时提高了官员俸银。一手硬,一手软,平稳地实现了开源节流政策的早期过渡。

    景泰四年天纪军生乱,邰世涛上位,在京中的天纪老将,在老帅率领下于宫门静坐,皇帝亲自出宫,在宫门前陪老帅静坐,殿前三问,问得老帅哑口无言,迫于压力,最后只得接了皇帝赐封国公的圣旨,天纪换将,收归朝廷由此尘埃落定。

    这些事,哪件也是震动朝野的大事,换成成年人也要头痛许久,虽说众人都知道小皇帝背后有容楚太史阑以及三公派系支持,但皇帝的英明决断,敢作敢为的风格,峥嵘已现。众人都看得清楚,陛下聪慧自律而善于纳谏,如今更有军政两方的支持,只要太史阑不反,未来南齐江山,必将在他手中巍然如铁桶万年。

    这样的一个皇帝,他站在那里,不过七八岁年纪,笑眯眯如此亲切,却也让人再也不敢小觑。

    有人却忽然觉得皇帝脸上的笑容有点熟悉,有点像……刚才那个女娃娃脸上的笑……

    “别跑!”蓦然一声大喝,人群里两个孩子蹿了出来,后头一个大汉追着,跑在前面的正是叮叮当当。

    皇帝驾到,众人迎接,也有离得远被挡在人群外,没看见皇帝的,还在忙着抓叮叮当当,此刻这大汉就是一个侍郎家的护卫,身高腿长,趁人群停滞几步追了上来,一把抓向容叮叮后心。

    跑在一边的容当当,忽然伸腿,绊了容叮叮一下。

    容叮叮身子前倾,往前便栽,忽有人快步上前,一把接住了她,她扑在那人膝上,调整好四十五度天使角,抬头。

    晨间光线明烈,面前一张雪白的脸,她眯起眼睛。

    “参见陛下!”此时众人声音正好传到。

    景泰蓝没理会,低头看扑在自己膝前的小人儿。

    以前猜过很多次他们的容貌,也看过画像,但都不如此刻眼见真人来得震动——他们那么小!看起来那么软!好想摸!

    银白色小袍子的是容当当,早早地甩掉了婴儿肥,正偏头打量他,抿着嘴唇的姿态十分眼熟,一双眼睛更是熟悉到让他想笑又想哭——那是麻麻的眼睛啊!

    扑在膝盖上,粉黄的是容叮叮,雪白晶莹一团,小嘴如玛瑙琉璃珠儿,又或者是新鲜的樱桃,眼睛毛茸茸的,睫毛密到遮住瞳仁,正笑眯眯地仰头对他看,四十五度角把握完美,充满呆萌气息。景泰蓝一触及她的眼神,立刻觉得手痒。就好像看见新蒸出来的粉团包子,不捏一下就觉得爪子难受一样。

    叮叮当当也在仰头看着这很有存在感,却刚刚见面的便宜哥哥,见他乌黑头发雪白皮肤,圆圆的大眼睛,粉红的唇,笑起来露出洁白的大板牙,也不过是个漂亮的孩子,果然是“景泰蓝哥哥”,而不是“皇帝哥哥”,都忍不住一笑。

    这一笑,彼此都觉似见山花摇动,光艳烂漫,四面众人瞧着这三个漂亮的孩子,也忽然觉得惊艳。

    随即他们就真的惊了。

    那小小女娃儿,扑在皇帝膝上,不仅没有起身谢罪,还忽然甜甜一笑,顺势抱住了他的腰。

    “来抱抱!”她大声道。

    容当当翻翻白眼——又来了,容叮叮小姐百战百胜,男女通吃必杀技!

    众人惊骇地望向景泰蓝,也有人暗喜,等着这不知死活的小丫头被问君前失仪之罪。

    景泰蓝让他们又惊骇了一次。

    皇帝不仅没生气,还笑了,不仅笑了,还弯下身,真的将小女孩抱了起来。

    四面忽然静得草都不动了。

    景泰蓝这些年文武双修,臂力不错,抱容叮叮妥妥地,但无论如何,八岁孩子抱四岁孩子,看起来总有些滑稽,容叮叮的小鞋子都快靠到地上。

    景泰蓝抱住容叮叮,伸手就要去捏她的脸——想玩妹妹想了很久了,猜测手感也猜测很久了,做梦都练习过几次,好容易到了眼前,哪里肯放过。

    正要下爪,蓦然觉得腰间一紧,他一低头,就看见容当当拉着他的腰带,踮起脚,在他耳边悄悄道:“皇帝哥哥,爹爹说如果你想占姐姐便宜,他就把慕姑姑立即塞给你做皇后。”

    景泰蓝手一僵,停在离苹果脸蛋还有一毫米的地方,顺势拂了拂容叮叮丝毫没乱的头发,笑眯眯地道:“叮叮,有蚂蚁。哥哥帮你拿掉哦。”

    “谢谢哥哥。”容叮叮甜甜地答,景泰蓝刚要展开笑容表示愿意为妹妹效劳,就听小丫头道,“叮叮身上有蛇珠,蚂蚁不会爬上来的。哥哥下次想摸叮叮,给钱就好啦。”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9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九十三章 人类是愚蠢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93并对凤倾天阑第九十三章 人类是愚蠢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