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谁偷了我的亵裤?

    这要撞实了烧着了,南齐最珍贵的叫花“鸡”将会就此诞生……

    白影一闪,倒退的人速度快得像一阵旋风,岸边野草被那股风卷得斜叶摇曳,揉乱一团,噗通水声一响,某人又回了水里……

    太史阑立即转身狂奔,远处黑影连闪,金甲跃动,护卫已经听见动静奔了过来,远远看见“主子”“鲜血淋漓”地奔过来,大惊失色。

    太史阑低着脸,一头撞了过去,低喝,“后头有劲敌!江湖闻名的叫化鸡大盗,速速布阵拦截!”

    “是!”

    护卫们纷纷跳下马,太史阑手一抬,火折子晃燃,星火一闪,掠过草丛,落在马腿下。

    那马立即受惊,狂纵乱跳,连带周围马匹也被感染,陷入纷乱,护卫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连呼喝约束,太史阑早已奔到最近的一匹马边,啪一声箱子先扔了上去,腿一抬人也跳了上去,顺手狠狠一拍马屁股,“走!”

    骏马长嘶,扬蹄横越,刹那间飙出数丈,埋头控马准备对敌的护卫们措手不及,抬起头来,愕然看着即将逃走的太史阑。

    “刚来就走,太不礼貌了吧?”忽有带笑声音传来,随即风声大作,呼啸若哭,一道晶光自草坡之下电射而出,刹那间飞渡数十丈距离,直逼太史阑狂驰而出的马。

    太史阑听那风声来处,竟然像是草坡下河水之中来,锋锐割裂空气嘶嘶作响,像是驭天的飞剑,她眉毛一挑——是那险些做了叫化鸡的河中人?但是刚才明明看他没有武器啊?

    一个念头还没闪完,黑暗天穹尽头雪光一闪,剑已追蹑而至,风声太烈,太史阑一回头便清晰地看见,马尾飞扬而起,一蓬雪白,随即剑气掠过——

    那簇美丽的马尾,蓬地散开,化为无数雪白的细丝,如春夜茸茸蒲公英,唰地一散——

    剑气未至,已经摧毁马尾,森森寒气割肤裂肌,马上就要落在她的后心!

    太史阑从来没见过也没想到过世上有这样神奇的一幕,但她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淡定,天大的危险也不过眨眨眼睛的牛逼淡定,于是她眨眨眼睛,忽然发现那剑薄锐透明,没有想象中的剑柄束缨和吞口!

    那好像是水冻成的冰剑!

    太史阑霍然伸手,手指迎上了剑尖!

    哧一声轻响,几乎瞬间,那凌厉无匹的剑携着无边的寒气便穿刺太史阑肌肤而过,指尖一抹鲜血溅开,如红梅艳色彻骨。

    瘆人的寒意冻得太史阑浑身一颤,脸色立即发青,她却毫不犹豫,手掌一合,狠狠握住剑身,厉喝,“还原!”

    声音短促干脆。

    更短促干脆的,是剑碎裂之声!

    几乎刹那,那凌厉得似乎连鬼神都可以劈裂的透明的剑,忽然便开始发白、冒烟、碎裂、细微的一阵咔嚓之声后,化为一泊清水,自太史阑指掌间汩汩流下。

    水色粉红,因为浸润了太史阑掌心的血。

    剑已消失。

    四面一阵静寂,所有人都呆在当地,这一幕实在太超出人的想象,以至于人们暂时失去语言和行动的能力。

    包括以河水化为冰剑,驭剑而出的那个人。

    他这一手南齐无匹,当世也少有能敌,所以连他都没想明白,这一剑怎么会忽然“消失”?

    太史阑一抬头,便看见那个人,春夜和风,碧树如玉妆,那人落在远处草坡边的树上,他好像还是不愿穿别人衣服,竟然还是裸身追出,只是身上晶光闪烁,眩人眼目,无法看清任何重要部位,仔细观察,才发现竟然是用冰给自己护住了三点。

    此时暖春,河中无冰,那么便是这人,以内力凝冰,形成了刚才的冰剑和现在的冰衣。

    这种奇思妙想,迅捷反应,和高绝武功,令太史阑眼底腾腾而起炽热的光。

    她要抓住他,让他交出他的秘笈!

    她也要凝冰为剑,千里取人头颅,谁敢追她,见一个切一个,见两个切一双!

    对望不过一霎。

    对面那人晶莹剔透,流光折射,身后花树翠叶离披,随风摇曳,看起来便如玉人多了一双碧绿的飞翅,有种摄人心魄的美。

    太史阑嘴角往下一撇,弧度冷峻不屑——长翅膀的果然不只是天使,还有鸟人。

    恍惚里那晶光流转的鸟人一直盯着她,那么远,竟然似乎看得见她的表情,唇角牵动,微微一笑。

    这一笑,笑得太史阑眼神一缩,二话不说一踹马腹。

    走先!

    马狂驰而去,这一刻人人愣神,转瞬追之不及。

    树上长翅膀的鸟人没有再动,注视着她的背影,眼神若有所思。

    护卫们惊魂稍定,急急涌上,“主子,您怎么样,那叫化鸡大盗呢……”

    “啊——”

    一声惊叫,鸟人随手一挥,倒霉护卫跌了出去,噗通一声,河水溅起三丈高。

    晶光闪烁的人,犹自立在树上,看着太史阑逃去的方向。

    几个护卫匆匆查看了一下四周,又清点了一地乱七八糟的物事,末了脸色苍白地上前回报,“主子,丢失黄金皂盒、琥珀珠串等金银玉件十二件,砸毁玉盘十只、踩碎扳指三个……”林林总总报了一大堆,最后才含含糊糊地道,“还有……您的玉带钩也没了……”

    护卫讪讪低着头,心想玉带钩下压着的您的丝质亵裤也没了……

    不过这个,还是不要报了的好……

    树上人对那一大堆损毁的金银玉器无动于衷,看也不看侍卫捧上来的碎片,只看着太史阑远去的方向,闲闲地问,“那匹马上的千里香囊,没有取下吧?”

    “回主子,没有。”

    “哦。”他意味深长地笑,轻飘飘落下树来,手一招,叠放在一边的衣物落在他脚下。

    “今晚还得赴安州总管的宴,先更衣。”

    美貌侍女上前来,衣裳翻动声响起,众人低头屏住呼吸,频率紧张。

    果然,没多久,听见一声低低的“嗯?”,尾音调得高高的,带着疑问,以及怒气。

    “谁偷了我的亵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章 谁偷了我的亵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并对凤倾天阑第二章 谁偷了我的亵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