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懿旨

    “哦?”

    “你以为搪塞就能躲过今日?”邰夫人接话,唇角一抹冷笑,“我家世兰,温婉贤淑,恪守妇道。当初宫中选秀,正因为她才貌俱全又婉顺贤德,才得以中选,光耀门楣。先帝驾崩,她自宫中归乡修行,在后院庵堂足不出户,不见外人,不惹是非,向来为我邰家上下所尊重赞誉。而你”她上下打量太史阑,“行止粗俗、毫无大家闺秀之风;不尊长上,全无谦虚自省之德。欺凌姐妹,擅自外出,身为先帝废妃,竟于市井无故争风,陷我邰家于欺君大罪,你怎么可能是世兰!”

    “母亲说得对。”邰世竹立即道,“姐姐往日温柔可亲,哪里是这样的!”

    “她哪有世兰姐姐一半风华美德!”邰世薇嚷。

    “是啊,怎么看怎么怪异。”又有人帮腔,“就是看脸,觉得也是不像的……”

    “她绝不是世兰!”一堆人神情激动,“世兰逢人就笑,哪像她从来不笑!”

    “世兰乐于助人,她却伤害妹妹!”

    “世兰谦让有礼,哪像她粗蛮霸道!”

    太史阑静静听着那些人关于邰世兰的描绘,那是个完美、贤德、温柔、可爱……集合人间一切优点的女子,她们对她爱戴、怀念、崇拜、敬慕……绝不允许任何人来诋毁她的声名……她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眼前,那晚墙头下,挣扎的人体、尖厉的讥嘲、披散的长发、青紫的伤痕……一闪。

    等到人们停歇,她才淡淡道:“那又怎样?”

    室内一静。

    “对,我确实不是邰世兰,我也幸亏不是。”太史阑眼神讽刺,一捋衣袖。

    众人眼光落在她手臂上,肘间一片淡红如胎记,众人目光立即转向邰夫人,邰夫人眼底茫然,她是继母,哪里知道邰世兰肘间有没有胎记,但此刻她怎肯认下太史阑,立即道:“你果然不是世兰!世兰肘间没有胎记!”

    邰柏长吁了一口气,他隐约也记得女儿是没有胎记的。心底的担忧瞬间散去这样的世兰,是会为邰家招祸的。幸亏她不是。

    随即他便眉头一皱,“你不是世兰,那世兰去了哪里?你给我老实招来,否则便将你送官!”最后一句声色俱厉。

    太史阑瞄都没瞄他一眼,“死了。”

    ……

    “是你杀的?”半晌邰柏才震惊地找回自己的声音。

    太史阑注视他有些发青的脸,也许,这位做父亲的,对邰世兰还是有几分感情吧?只是,也有限得很。

    “我不会和你说,我只打算在大堂上说。”她端坐不动,对邰世竹点点头。后者脸立即白了。

    “我邰家是安州总管,我家就是大堂,打断你的腿,自有分晓!”邰世薇阴恻恻地道。

    “你可以试试。”太史阑脊背笔直,“我今天刚赢了你。”

    众人脸顿时白了一大片,这才想起,今天龙头节斗艳,这个女子已经见过晋国公,这回要想私下处理,晋国公问起来只怕要惹麻烦。

    “虽然这人居心叵测,但是将女子送官,也毁人一生,父亲三思。”邰世竹立即开口。

    “此事事关我邰府声誉,送官不宜,我邰家诗礼传家,自然也不会滥用私刑。请家主慎重。”众人立转口风,纷纷赞同。

    邰柏环顾四周,夫人和小姐们的脸色让他猜到了什么,顿时眼神发直,邰夫人拉了拉他衣袖,两人转入屏风后,半晌邰柏出来,老脸发黑。

    “你既不是世兰,自然不能留在我府,请你速速离开,并发誓此生不得将在此之事泄露半句!”

    这就是最后的处置吗?

    太史阑无声抿了抿唇。

    邰世兰……你真不值。

    她站起身,拍拍衣角,偏头对外厅看了看,隔着屏风,隐约可见一个小脑袋执拗地往这边扭着,若不是被人按住,他大概就要奔过来了。

    太史阑眼神微软,抬手,隔空拍了拍。

    一个安慰的姿势。

    厅外,邰世涛眼睛忽然湿润。

    太史阑起身,走过沉默的人群,她没想到邰家人如此退让,白瞎了她酝酿半天的杀气。

    不过邰家人最好现在就去祈祷,以后和她不要江湖再见。

    人们目送她离去,抿着唇,眼底闪动着奇异的光,邰世竹等人眯着眼,眼神里充满被压抑住的杀机。

    先放她走,再杀了她

    眼看太史阑将走出院子。

    忽然前方一阵喧闹,随即有急躁的脚步声响起,直奔后院而来,人影一闪,邰林抢入,急声道:“圣旨到!哥哥快接圣旨”

    好一阵慌乱。

    排香案,铺红毡,邰柏带着他有品级的夫人跪接圣旨,其余人黑压压地跪在后头,太史阑远远站在阴影里,此时人人心中不安,不知道夜半旨意会是噩耗还是喜讯,也没人理会已经被驱逐的她。

    “……着令所有归乡原先帝宫眷,一例由朝廷公车接送入京,择吉日入胜陵,永侍帝侧。其所在母家,赏黄金千两,有职者皆升一级,子孙中择一人恩荫……”

    满地的人愣愣地跪着,手指抠在冰冷的砖地上,不知疼痛,只觉得麻木,眼前似有一个黑沉沉闪着血光的词,劈天盖地砸下来殉葬、殉葬、殉葬……

    “臣……领旨。”邰柏愣了半晌,才不知是喜是悲地,抖着手,接过了明黄绸卷。

    “嗯哪。”传旨的太监没有表情地笑了笑,拉长嗓子道,“恭喜邰大人,升官得赏,子弟承恩,太后对你们可当真恩重。哪,赏也领了,令千金呢?想必在家庙清修?太后说了,接旨的宫妃,须得立即由我等护送动身,劳烦邰大人,将令千金请出来吧。”

    一阵窒息般的沉默。

    “怎么?”太监眯起眼睛,眼神中厉色一闪,“她不在?”

    又是一阵安静,半晌,跪着的邰家老少,原地转身,齐齐抬手,指向了太史阑所在的那个角落。

    “她在,在这里。”

    ------题外话------

    嗯,亲们,猜错了哦,太史确实要大杀四方,却不是小小邰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十三章 懿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3并对凤倾天阑第二十三章 懿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