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们都爱洗刷刷

    容楚立在溶溶月色中,看不清脸上表情,太史阑隐约觉得他似乎很是错愕了一把,以至于似笑非笑的习惯表情凝在唇边,像只忽然发傻的狐狸。

    可转瞬他就笑了,竟自如地伸手来接景泰蓝,“哦?这么快就生了?我看看像咱们谁。”

    太史阑唰地一让,容楚趁她这一让,游鱼一般滑进室内,对她微笑。

    太史阑冷冷看着这个自说自话的男人——瞧你这口气,给别人听见还以为是我跟你生的。

    故意的吧?

    很快太史阑就知道他果然是故意的,因为伙计迅速闪了出来,哈着腰涎笑道:“夫人,小的给您把您家老爷带来了。”一边上前一步,在她耳边悄悄道,“夫人,一个女人在外面不容易,听小的劝一句,可别再和男人置气了……”

    敢情以为她是逃家妇女?

    太史阑看那伙计一副办了好事等待打赏神情,点点头。

    伙计刚一喜。

    “砰。”门板甩在他脸上,撞扁了他的鼻子。

    ……

    屋内容楚负手观赏四周陈设,随意得好像当真这是容老爷的外室,听见那声巨响,缓声笑道,“夫人息怒。”

    巨响吵醒了景泰蓝,他睡意惺忪抬起头。

    容楚潇洒自如的身形忽然僵了僵。

    门外人影一闪,容楚的护卫首领赵十三也赶了上来,他站在门外,无意中看见景泰蓝,忽然身子一倾,差点撞在门边。

    太史阑没有注意他们的怪异,抱着景泰蓝试水温,景泰蓝盯着容楚,小脸上也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随即脑袋一撇,一脸“我不认识你”表情。

    容楚望着景泰蓝,眼底掠过一丝惊色。

    等太史阑回过头来,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已经打完眼底官司,一切如常。

    “你要干什么?”容楚看看那个看起来虽干净但很陈旧的澡盆,眼神像在寻找什么,“给他洗澡?澡豆呢?香精?润肤药油?布巾怎么只有一条……”

    太史阑给他的回答,是手一松,把景泰蓝扔进了水里,“砰。”

    溅开的水花险些扑到容楚脸上。

    容楚的脸色很有点好看……

    门外站着的护卫赵十三,已经张大嘴,不会说话了……

    景泰蓝却格格笑着,似乎觉得很有趣,但又不知道扒住澡盆边,晃了晃身子一歪,已经咕噜噜喝了几口水。

    容楚立即上前一步要拉他,赵十三更是忘形地伸手,太史阑瞄一眼赵十三,觉得门口这个大男人很碍眼,砰一声再次甩上门,同时架住了容楚的手。

    “你要干什么?”两人异口同声。

    “让(帮)他洗澡。”又是异口同声。

    沉默,冷面相对。

    半晌,容楚吸一口气,“这孩子才两岁,你想让他自己洗?淹着怎么办?”

    “淹着活该。”太史阑的回答险些让容楚呛着,“两岁的男人,不会洗澡?不会也得会!”她一指景泰蓝,“扒住盆边!”

    景泰蓝喝了几口水,咳嗽着扒住澡盆边,小脸湿漉漉地有些迷惑,太史阑问他,“会洗澡吗?”

    景泰蓝有些犹豫,似乎在想自己到底会不会——给姐姐们洗算不算自己会?

    “是男人都该会自己洗澡。”太史阑瞟一眼容楚,“当然,某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可能二十岁还不会自己洗澡,你不要和他学。”

    景泰蓝频频点头。

    受到攻击的某人,牙痒地微笑,“两岁的……男人?”

    “景泰蓝。”太史阑道,“给娘娘腔看看,你是不是男人!”

    景泰蓝嘿嘿笑,扒着盆边猥琐地一挺小肚子。

    容楚:“……”

    门外扒着窗缝看的赵十三,一头撞在了窗上……

    被人身攻击的容楚,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太史阑的称呼,眼神也开始发蓝——景泰蓝?嗯?

    景泰蓝在水里扑腾一阵,喝了几口水,渐渐也习惯了,欢快地扑水玩,他自然谈不上会洗澡,太史阑也不管他,等水差不多凉了,一把将景泰蓝捞起,裹在大布巾里从头到脚一揉——完事。

    动作迅速,技艺粗糙,容楚端着下巴看着,眼神越来越有趣,赵十三扒着窗缝看,表情越来越悲愤。

    景泰蓝给揉得浑身发痒,格格直笑,扑在太史阑肩头啃她脖子,太史阑一把推开他,“站好!”

    容楚瞄一眼她已经微红的脖子。

    嗯?敏感处?

    洗完澡的景泰蓝,软绵绵红扑扑更像一只刚出窝的萌猫,长睫毛垂下来,看来是困了,太史阑抱他到床边,头也不回吩咐容楚,“倒水。”

    身后没有声音,太史阑回头,容楚还在笑吟吟看着她脖子,道,“我想这红晕若移到你脸上,不知是什么模样?”

    “在你脸上会更好看。”太史阑把景泰蓝塞进被子里,“一拳就可以了。”

    “我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柔软一些。或者……”容楚似乎在身后自言自语,随即他吩咐,“十三,倒水。”

    赵十三进来倒水,不住偷瞄床上景泰蓝。

    景泰蓝裹着被子凑近太史阑,可怜巴巴蹭她,“陪睡……陪睡……”被太史阑嫌弃地一巴掌推开。

    赵十三又露出悲愤的表情……悲愤地一手拎起满满水的澡盆出去了,容楚在他身后嘱咐,“再打一盆水来,顺带把澡豆胰子香精都带来。”

    赵十三领命出去,太史阑心想他殷勤有什么用?她才不打算用他的东西洗澡。

    就这么一刻工夫,景泰蓝已经睡着了,他睡姿极其不佳,一开始还躺得好好的,渐渐就开始蹬被子摊手,睡得四仰八叉,被子全到了墙角。

    容楚伸手去扯被子,再次被太史阑架住。

    “干什么?”再次异口同声。

    容楚又吸一口气,“你不会觉得,盖被子也不男人吧?”

    “和男人无关,所有人都要对自己的事负责。”太史阑淡淡道。

    “和负责有什么关系?他才两岁,不盖被子会病。”

    “病一次,以后他就知道,睡觉不能踢被子。”太史阑看也不看他一眼,“我的手,不是为了替他盖被子而生的。”

    “那你的手为什么而生?”容楚语气很淡,似乎有点怒气。

    “为传授技艺而生。教他做,而不是替他做。”太史阑闭上眼睛,“人间滋味,自己尝才知味道。”

    她不再说话,觉得和一个古代人谈教育理念就是白扯,不同的文化理念所造成的认识根本分歧,哪里是几句话就能合拢的。

    他这样金尊玉贵位极人臣的人物,自幼万人趋奉,等级观念和享受观念早已深入骨髓,在他眼里,她当然是在“虐待”景泰蓝。

    那又如何?反正儿子是她的。

    身边人也已经不说话了,她正在想他是生气了还是去暴走了?忽然听见他轻轻淡淡,仿若梦呓般道:“那么,你尝过多少人间滋味?”

    随即他的手指,落在她还未完全痊愈的肘间,清风般拂过——不知有意还是无意。

    太史阑心中一震,容楚也不再说话,片刻,听得水盆拖地声响,热气扑面而来,赵十三回报:“主子,一切齐备。”

    “好,出去吧。”

    太史阑不动,打定主意要回绝他的示好,不想容楚根本没和她说话,好像走了几步,然后她听见哗啦水响,似乎在试水温,又过了一会,一阵细细碎碎,仿佛衣服落地的声音。

    太史阑终于忍不住,睁开眼。

    眼一睁,就看见……裸男。

    裸男的背。

    容楚不知何时已经进入澡桶,正在悠然自得地洗浴,黑亮的长发湿漉漉披在背后,长发间隐约肩线精致,腰线紧束,而肌肤明洁光润,淡黄灯光敷上去,似名瓷上釉,明珠照月,满目辉光。

    这皮肤好得让人发怔,然后疯狂嫉妒。

    小轩窗,碧纱笼,明烛深深照,弦月淡淡风,对花美人正出浴,一道浅雾染帘栊。

    美如诗画的一幕,却被太史阑煞风景的冷喝所破坏。

    “你干什么?”今晚的第三次质问。

    “如你所见,”美人回眸,风情无限,“洗澡。”

    “滚粗。”

    “容某今年二十有二,会洗澡。”

    太史阑愣怔一刻,才想起,这句是针对她那句“某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可能二十岁还不会自己洗澡”来的。

    这无耻的当面洗澡,就为了证明这个?

    “我还是个男人,”容楚给她一个娇花照水般的微笑,“你要不要我也证明一下?”

    ------题外话------

    推荐朋友静海深蓝新作《最毒美人心》,目前在首页强力推荐,这几年我很少推书,因为不想随意透支读者们的信任和热情。但深蓝已经一年没写书,人气受到影响,正逢她最重要的首推,首推效果决定这本书日后的命运。我想,能帮就帮一把,作者写书不容易,开新书的紧张煎熬我十分感同身受。我自己也是一休半年,每次开文都难免忐忑,幸而有你们一直在等我。那么,如果亲们有兴趣,也愿意支持鼓励下回归的作者,请帮忙收藏她的新书。谢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1》,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十一章 我们都爱洗刷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1并对凤倾天阑第三十一章 我们都爱洗刷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