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大家一起来围观

    他笑得近乎挑衅,太史阑瞟他一眼,从床边起身,直直走了过来。

    容楚也有一瞬间的愕然。

    太史阑走过来,走向澡桶……走过澡桶。

    打开门,越过直勾勾瞪着她的赵十三,下楼。

    容楚这回倒来了兴趣了,趴在澡盆边,笑吟吟等着瞧她到底要干什么。

    肯定不是就此避走。虽然认识没多久,但这女人个性鲜明得就像黑墨染上白纸,想不明白都不行——向来只有她逼人让的,就没她让人的。

    过了一会,楼梯蹬蹬声响,太史阑上来了,搬着一块巨大的木板,看起来有点眼熟。

    她身后跟着一个小二,笑嘻嘻拎着一桶壁画用的颜料。

    “来帮忙。”太史阑招呼赵十三,使唤他就像容楚使唤一样自如。

    赵十三想拒绝想瞪眼,可在那女人冰山表情面前,忽然觉得怎样拒绝都显得幼稚,只好乖乖去帮忙。

    他帮太史阑把板子架起来,板子掂在手中很重,赵十三越看越眼熟,忽然大悟——这不是楼下店掌柜的柜台吗?她把人家柜台都拆下来干嘛?

    容楚**趴在澡盆边,越看越有兴趣,澡都忘记洗了。

    赵十三和小二一边一个把板子架好,太史阑拿着一枝大号狼毫,蘸油漆在板子上唰唰写字。

    写完把笔一扔,指挥小二们把板子架在了楼板上,一个面向四面八方、底下人头一抬就能看到的地方,还让小二挂上两盏灯笼,照亮那块板子。

    这家店座落于闹市,底下就是东昌城最繁华的夜市,二楼可以看到底下人群,晚上正是最热闹的时候,人群熙熙攘攘而过。

    板子灯笼一挂,立即有人注意到,开始指指点点,渐渐人群停留的越来越多,很多人仰头,惊呼,眼放异光。

    赵十三好奇,凑过去一看,然后,僵在了风里……

    容楚也开始好奇了。

    他想起身,可是此时忽然冒出来一堆人,手中抓着工具,迅速下掉了所有的门窗。

    下掉了所有的门窗……

    于是容楚只好在水里泡着了。

    因为这座楼是风景房,在前院中心,全竹木制作,四面大排轩窗,格局十分开阔,此时主要窗子一下,这间房就等于袒露在万众目光之下。

    太史阑搬张椅子,坐在那块巨大广告牌后,手里抓个锣,开始敲锣。

    声音一响,远传八方,整条街上的人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然后他们就看见四面开窗的小楼。

    看见巨大的写满红漆字的广告牌。

    看见广告牌上那字迹剑拔弩张的“广告”。

    “迎来客栈酬宾盛礼:美人出浴,免费观赏!”

    底下还有一行小字,“求才子骚客临屏赋诗,佳作将免费在本店橱窗内悬挂张贴,供东昌万众瞻仰——一夜成名,不再是你的梦想!。”

    看见高楼轩窗,楼上有澡桶,澡桶内有人,乌发黑润,肤光致致,仿佛真是个美人!

    “哗”一下,人群轰动了。

    美人当街洗澡!

    任人观看!

    骚动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层层叠叠,一律伸脖踮脚做呆头鹅状,前头的眯眼睛拼命瞅,后头的急不可耐拼命掰前头的肩膀,“哪呢哪呢在哪呢?”“我说兄台你该看够了吧?”“让让!让让!”“他娘的你这么肥挡住老子视线了!”“瘦猴,看多了小心精尽人亡!”“砰!”“乓!”

    东昌府当晚受理踩踏争执互殴治安案件三十余起,较去年同期同比上升百分之三百。

    太史阑冷笑,果然凡事有常理,古今无不同,这和现代车展美女穿得越少人越多一个道理。

    店掌柜在一边笑得见牙不见眼——太史阑让他出力出人,拆柜台拆窗子都没给钱,只是告诉他,这叫广告,保证他这么做,必定住客爆涨,财源滚滚,从今日起在东昌城名声大震,成为客栈第一。

    果然此言不虚也。

    掌柜也忧心观众发现澡桶内是男人是否会跳票,不过太史阑淡定地告诉他,“无妨。女人对美色其实比男人更疯狂。”

    事实证明,太史阑永远英明。

    最前面的男人发现澡桶内好像是男人后,兴致大减怏怏而去,但很快就有女人指着赵十三低声尖叫,“啊!那个护卫,我刚才看见他伴一个男人进了客栈,那男人……那男人……”瞬间目光灼灼。

    店掌柜又笑了。

    瞧前门蜂拥而来的女住客!

    澡桶里,瞬间被围观的容楚,没尴尬也没失措,懒懒向澡桶边一靠,“你也太大方了,我可只想给你一人看。”

    他张开的双臂线条优美,臂上肌肉饱满而不膨胀,不似穿上衣服之后显得颀长微瘦,也没有武夫的虬结,处处展示恰到好处的力与美,晶莹的水珠从光润的肌肤上滑过,氤氲着钻石般的微光。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太史阑看也不看一眼,答。

    有种你就装吧,有种死赖在里面不出来,最好泡到皮肤烂掉。

    她挺直背,大步到床边,躺下睡觉。

    她才不关心容楚怎么从桶里出来,反正窗户门都拆了,他无论以什么方式出来,都难免被底下冲进来的娘子军们看到。

    暴露狂,想被看?那就被看个饱吧。

    太史阑舒服地翻个身,背对容楚,听见哗啦的水声。

    出来了?

    她等着底下的尖叫。

    尖叫没等着,却看见刀光。

    刀光并未冲她而来,而是在她身后施展,像高山悬冰瞬间被风吹动,迸出琼玉万颗,又或者晨日自苍山背后缓缓升起,刹那间明光渡越,笼罩万象。

    整面墙壁上都反射着那样灿烂的光,太史阑不由自主闭上眼睛。

    眼一闭,忽然觉得身子一沉!

    她霍然睁眼,感觉到整间房似乎都在下沉,远处似隐隐有惊呼,她一把搂住熟睡的景泰蓝。

    下坠时间很短,“砰”一声,她身子被震得一跳,这回听到身下有尖叫。

    身下……?

    她低头,看见自己的床不知何时架在另一张一模一样的床上,“下铺”的一对男女,正搂一起拼命尖叫。

    头顶有簌簌灰尘落,随即又一声轻轻落地声响,她看见容楚的澡桶,悠然地落了下来。

    他的澡桶落在屋子正中,水花不溅,一件雪白柔软的寝衣从上头飘落,容楚款款伸手接了,迈出澡桶。

    水花一溅,修长的双腿在水汽中一现。

    太史阑转头。

    下铺的倒霉男女只顾尖叫,哪管什么美男出澡盆。

    柔软的寝衣如云般,一个旋身已经在容楚身上,他自如地伸个懒腰,回眸对太史阑一笑。

    太史阑只觉得这笑容无比刺眼。

    她看看上头——楼板已经多了两个大洞,一个方的,一个圆的。

    就在刚才,容楚出刀,毁掉了床和澡桶下的楼板,从二楼落入一楼?

    这就是他离开澡桶的方式?

    太史阑忽然觉得,这男人看起来风流精致,阴险狡诈,其实行事的霸道程度,也没比她差多少。

    “两位。”容楚柔声对那野鸳鸯道,“我想和你们换个房间,如何?”

    他砸破人家屋顶,澡桶落在人家地上,床落在人家头顶,还问人家“如何?”

    人家当然,“奈何奈何,幸如之何!”

    眼看下铺的兄弟招呼都不打一个便仓皇逃奔,太史阑坐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容楚。

    容楚仰头,看着女子挂在床边两条长腿,觉得她说话虽然**,其实腰线还是挺柔软的。

    “需要我接着么?”他微笑对太史阑伸开双臂。

    太史阑的回答是砰一声抱着景泰蓝跳到地下。

    折耳猫变身荷兰猪,这么折腾依旧不醒。

    容楚看太史阑的动作,很明显不会武功,但很明显身体协调性和素质都超出常人很多,不是先天得来,是后天勤练而成,她的手不细腻,指间都有磨出来的茧子。

    这个孤僻怪异善恶难言,又风华飒飒恍如男子的女子,她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太史阑抱着景泰蓝出门换房,这间房破俩大洞,容楚喜欢他自己住去。

    上房已经没有了,太史阑算是尝到了她和容楚做对的苦果,那些追逐而来的女人,已经注满了附近上房。

    能在外自由投宿的女人,自然都是走江湖卖艺侠女之流,于是整晚太史阑都听见屋顶上高来高去踩瓦的声音,和那些曲折幽微的野猫叫春声交相呼应,不过倒没听见容楚那边什么动静。

    这虽让她烦不胜烦,不过心情还不错,因为容楚会比她更烦。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有人会说不上算,太史阑可不这么认为——敌人好歹比我多死二百。

    睡得迷迷糊糊的太史阑快意地翻了个身,她刚才梦见容楚被一个三百斤肥婆压住,心情甚好。

    然后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往她怀里拱。

    她也没在意,以为景泰蓝冷了,还把他往怀里搂了搂。

    随即她就觉得胸前如被猪拱,一阵微痛……

    “景泰蓝!”她唰一下蹦起来,一把揪起那小流氓。

    小流氓睡得迷迷糊糊,挂在她身上不松口,奶声奶气嚷,“饿……我饿了……”

    太史阑拎着景泰蓝,正准备一百八十度把他送到屋内软榻上去——她就不该好心,怕他掉下床和他睡一起!

    刚刚拎着肉球转身,还没来得及发射,她忽然僵住。

    对面,单独的软榻上,一人单手撑颊,闲适地躺平,笑吟吟地瞅着她的某个被叼住的部位。

    温柔地道:

    “我也饿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2》,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十二章 大家一起来围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2并对凤倾天阑第三十二章 大家一起来围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