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心事

    此时此刻,再没有比这句话更有杀伤力的了。

    太史阑瞬间射过来的目光,化成实质,足可秒杀千军。

    其实月下榻上慵懒轻卧的姿态是很诱惑的,落在雪白寝衣上的夜来香花瓣是很有意境的,窗前一弯月光下唇角含笑的容楚看起来是很美的。

    可惜不解风情太史阑,只恨不得把他连同他的寝衣软榻都抬到小倌馆去。

    不过她最终的选择,是将手里的小流氓,砸到了大流氓的怀里。

    “饿了是吧?”她对终于被砸醒的景泰蓝露出冰冷的笑容,一指容楚的胸,“吃他的!”

    容楚,“……”

    守在门外的赵十三,默默抚胸……

    太史阑大步出门,长吁一口气,决定这回换间下房——离那两只疯子远点!

    走不了几步,她忽然停住。

    容楚好像是故意气她的?

    他要做什么?

    他要气走她,好单独和景泰蓝相处?

    此时太史阑冷静回想,开始察觉,容楚对景泰蓝的态度不对劲。

    他似乎……是认识这孩子的。

    认识,为什么不认?还是要驱走她再认?景泰蓝到底是什么身份?

    再说把那两岁孩子丢在容楚这样的狐狸身边……

    太史阑忽然回身,越走越快,不过在即将到达上房那座小楼时,她停住了脚步。

    夜色中,有人影一闪而没。

    再仔细看,整座上房小楼,屋顶上,拐角处,阴影里,所有不明显的地方,都隐约有磐石般的黑影,一动不动,和整座房子融为一体。

    这都是他的护卫吧?

    她走出来了,便别想轻易进去,就算进去,也听不到想听的话。

    太史阑停住脚,想了想,在楼下席地坐了下来。这里是下楼必经之路,容楚如果想要带走景泰蓝,她会知道的。

    她靠着冰冷的墙,眼睛一眨不眨地看星星。

    屋顶上,赵十三忽然探头对她看了看,神情古怪。

    ==

    屋内确实有场谈话。

    太史阑一走,容楚就把怀里的景泰蓝放在了榻上,随即一个转身。

    已经完全清醒的景泰蓝忽然伸出肥肥的小脚,挡住了容楚下一个倾身的动作。

    “公……公……”他呢呢喃喃地道,“不要……”

    容楚凝视他半晌,叹了口气,坐在他身边,道:“我们回去,好不好?”

    景泰蓝立即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容楚又叹了口气,“我说一个奶娘,就算卖身勾结侍卫逃出宫廷,也万无可能将您也带出来,原来……原来还有你帮忙……”他蹲下身,给景泰蓝裹紧了被子,“我们要回去,你有你的责任,你是……”

    景泰蓝的大脑袋摇得险些要断了。

    容楚看得头晕,一伸手捺住他的大头,景泰蓝趁势依进他怀里,玩着他的衣襟,呢呢哝哝地道:“不……要玩。”

    “可以回去玩。”

    “回去没有……”景泰蓝仰起头,四十五度纯洁天使角重现,“没有人陪我玩……”

    “你生来不是为了玩的。”容楚摇头,“现在消息还没出来,但这是瞒不住人的,一旦被人知道,不知多少人人头落地,而且,皇太后也……”

    景泰蓝一直似懂非懂地听着,却在他提到皇太后时拼命摇头,大眼睛迅速蒙上一层水汽,“不是……不是……”

    “什么不是?”容楚眉心一耸。

    “她不要我……”景泰蓝扑进容楚怀里,大脑袋紧紧埋在他肩头。

    容楚抱着他,一时微微有些愣怔,这个孩子,虽然还是幼儿,但他已经看惯他在金玉之中,大殿之巅,高而远的华屏后,从没想过,他会有在他怀里的这一天。

    这么抱着景泰蓝的时候,容楚触到了他的手腕,忽然一怔。

    随即他手腕一翻,把住景泰蓝的脉搏,认真把起脉来,脸色渐渐有些沉肃。

    过了一阵他放开手,景泰蓝已经在他肩头睡得口水直流,容楚轻轻拍了拍手,道:“去把东昌最好的名医请来。”

    “是。”

    名医很快被请来,又很快出来,出来时面色凝重,对容楚道:“令公子身患奇疾,似是中毒,老夫无能……”

    “嗯。”容楚点点头,“没事,死人不需要很能干。”

    大夫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忽觉头顶一重,像整片天都忽然压下,苍穹瞬间黑暗。

    他无声地软倒,倒在赵十三的手中,至死也不知为何而死。

    “做好善后,抚恤他的家人。”容楚淡淡吩咐。

    “是。”

    大夫的尸体被迅速处理,东昌城将多一个永无寻回机会的失踪人口。

    弱者费尽努力地存在,也不抵强者拂袖之间的随意抹除。

    赵十三恭谨地立在容楚身后。

    “主子……”他神情犹豫,不确定此刻容楚的心态。

    “你是不是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容楚负手默然伫立,半晌幽幽问。

    “是。”赵十三并不避讳,“太后当权之后,对您诸多掣肘,如果能抓住这次机会……凭您手中龙魂卫,老国公在军中故旧势力,以及李大总管及其家族无可比拟的江湖势力,必一呼百应,足可……”

    容楚摆摆手,赵十三立刻不再说话。

    “他在这里的事。”容楚转身看看景泰蓝,“封锁住秘密,不得外流。”

    赵十三眼底爆出喜色——主子发现了这个惊天秘密,却不将人送回,甚至封锁秘密,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同样有谋夺更高权位的心思?

    “别想太多。”容楚看他一眼,悠悠然道,“我只是等一等,好确定宗政惠到底是什么心思。”

    宫中出了这么大的事,已经过了数日夜,皇太后宗政惠无论如何都已经该知道,必然该知会三公,可现在,很明显,朝中没人知道这事。

    如果不是他手下力量驳杂,消息特别灵通,他也依旧被蒙在鼓中。

    宗政惠要做什么?

    联想到景泰蓝身上的毒,他提到太后时的神情,容楚的眼色越发翻涌深沉。

    眼看天色快亮,他让景泰蓝睡下,自己想出门走走,刚走出小楼,忽然一怔。

    楼下花墙下,太史阑席地而坐,垂着头,已经睡着了。

    容楚停在她身边,俯身看她。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的睡颜,晨间薄薄曦光下,她嘴唇微微翘起,不似清醒时常冷冷抿着,顿时少了几分犀利冷峻,多了几分温润柔和。

    此时他才发现,印象中总感觉她长相坚硬,其实不过是错觉,事实上她脸庞线条恰到好处,有种少见的宜男宜女的俊美,极黑的眉微微扬起,带几分狂野和煞气,唇却柔软轻薄,晨光下静美如樱。

    这女人,不睁眼睛不说话,还是挺不错的……

    如果笑起来,定有独特风情,或可勉强称为美人了……

    容楚怔怔凝视着太史阑的脸,忽然无意识地,向她缓缓递出指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十三章 心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3并对凤倾天阑第三十三章 心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