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板砖万岁

    两个吵得欢的人,忽然都僵了僵。

    看看景泰蓝,看看吃得不成模样的糖人,再看看对方。

    各自扭头……

    ……

    最后太史阑给买了绿豆糕犒劳景泰蓝,小家伙顿时眉开眼笑,抱着糕盒子一口口地舔,馋嘴猫似的,容楚看着这小子馋样,想着以前他对着满桌顶级点心不屑一顾的拽样,对比如今舔三个铜板一块的绿豆糕津津有味的贱样,再看看双手抱胸一脸施恩的太史阑,不由发出一声长叹。

    不知是该叹龙游浅滩遭虾戏呢,还是叹恶人自有恶人磨?

    “抢……抢……”景泰蓝忽然大叫起来。

    走神的两人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个胖小子钻过来,一把抢了景泰蓝手中绿豆糕盒子就跑。

    因为靠近的是孩子,护卫们都没注意,看见夺走的是绿豆糕,也没在意,主子安全要紧,东西被抢再买就是。

    太史阑却忽然眉毛一竖,一把抄起大哭的景泰蓝,窜了出去。

    “你干什么?”容楚高声喊,心想这女人能消停一刻么?

    太史阑理也没理,容楚只好命护卫们悄悄跟上,转过一个圈,看见太史阑已经带着景泰蓝堵住了那个胖小子。

    她倒没冲锋在前,只是堵住了巷子口,双手抱胸,对景泰蓝一摆下巴。

    “上!”

    景泰蓝有点犹豫。

    “男子汉大丈夫,被抢东西都不敢抢回来?”太史阑眼睛一瞪,转身就走。

    景泰蓝立即往小胖子奔去,太史阑在他身后喊,“地上有板砖!”

    刚赶到的赵十三捂住胸口……

    景泰蓝悍勇地拣板砖,人小力微搬不动砖头,捡起石子也砸不到对方,那小胖子见大人不插手,也一改畏怯之态,又跳又蹦哈哈大笑,“来呀,来呀!”

    “嗷——”景泰蓝忽然狂喊着冲过去,一头撞倒了小胖子。

    小胖子吓一跳,被景泰蓝压住打了一拳之后才反应过来,他毕竟大几岁,有了力气,一翻身便将景泰蓝翻下来,挥拳就打,景泰蓝被打了几拳,偏偏他体质也好得超越常人,没多久又翻了过去,两个加起来还没八岁的小子,在地上翻翻滚滚,你上我下,打得鼻青脸肿,烟尘乱飞。

    “这……这……”赵十三一看景泰蓝小痞子似的和人打成一团,又有点要晕的样子,一挥手呼唤护卫们,“兄弟们,上——”

    “你干嘛?”

    赵十三怒瞪太史阑——这女人是不是只会说这句话?

    “他……他……”赵十三呼哧呼哧喘气,指着打得满头灰尘,渐渐占了上风的景泰蓝。

    “很好。”太史阑冷冷道,“男儿本色。怎么,你要帮手?”

    “当然!”

    “打算怎么帮?围攻?单挑?对一个三四岁孩子?”

    赵十三愣了。

    “越级而战叫悍勇,独对千军叫孤勇,以小斗大叫智慧,”太史阑看也不看他一眼,走过去为景泰蓝掠场,“以大欺小叫傻逼。”

    赵十三满头大汗滚滚而下,身侧,容楚似笑非笑看着他。

    “你说服不了她的。”他瞥一眼侧脸坚定的太史阑,笑容越发诡异。

    嗯,有些女人,就不该是被“说”服的。

    ……

    “砰。”景泰蓝骑在小胖子身上,给了他力气不大气势不小的一拳。

    “很好。”太史阑大声赞,“景泰蓝,这是你打赢了,你可以处置他,你打算怎么处置?”

    景泰蓝抬起花猫脸看她,大眼睛满是询问。

    “宜将剩勇追穷寇!”太史阑道,“你自己决定!”

    景泰蓝想了想,看看小胖子身边不成模样的绿豆糕木盒子,一把抓起。

    “啪。”

    他将木盒子重重地扣在小胖子脑袋上。

    太史阑大声赞好,景泰蓝得意洋洋,太史阑慷慨地借出肩膀给景泰蓝骑上,并给景泰蓝重新买了绿豆糕,景泰蓝在太史阑肩头欢呼高唱啃绿豆糕,簌簌糕粉落了太史阑满头,太史阑毫不在意,母子俩趾高气昂而去。

    容楚和赵十三,望着凯旋的母子背影。

    “你有没有觉得,”容楚沉吟着,对忠心属下道,“他有点变了。”

    “嗯。”赵十三想这女人真变态呀变态。

    “她好像连父亲的角色也做上了。”容楚又道。

    “嘿!”赵十三想今天这一幕要传到朝廷得死多少人呀。

    “这可不成……”容楚端着下巴,无意识地飘出一句话,“那我的位置在哪呢……”

    “嗄?”赵十三回过神,愕然盯着主子,“您说啥?”

    “啊?”容楚也醒过神来,面色一正,“想什么呢?护驾!”

    “啊?啊!护驾!”

    ……

    太史阑背着景泰蓝已经走远了,走过一个街角,在东昌城最大的一处集市外,听见鸣锣敲鼓声,还有一堆人围着,像在看什么告示,太史阑不爱热闹,想绕过,景泰蓝却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兴奋地指着人群啊啊叫,太史阑今天打算犒劳他,便走了过去,挤进人群。

    将告示一看,她的眼睛也眯了起来。

    “光武营西南行省第二十五分营招收天下英才……”她念。觉得“光武营”这名称很熟,想了一阵才想起来,好像是邰世涛要去的地方。

    容楚亲自推荐,安州举行文武之比只选出了邰世涛一人,很明显就是个精英集中营,这在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设置,或者可以这么说,南齐的黄埔军校?

    告示下两个头发粘腻,穿长袍的中年男子跷着二郎腿在嗑瓜子,毫无“南齐黄埔军校”师长风采,一堆百姓围观,抠鼻孔搔头发,看起来也毫无对“黄埔军校”敬慕崇拜之意。

    一群太阳穴上贴着狗皮膏药,穿着统一的绸布短打的,不像士兵更像地痞的青年,在四处分发“宣传资料”,看得出来对方豪奢,宣传资料印成精美的小册子,纸张考究。大多人都接了,一些人立即用来擤鼻涕,一些人拿去包书皮,还有一些大妈挤进去,不多时捧一堆出来,兴高采烈说要拿回家做鞋样子。

    发传单的人嚼着糖,顺手塞了一张给太史阑,“行省最优秀的二五营招揽英才!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二五岁月催!”

    太史阑打开一看,果然详细,先介绍了光武营的久远历史和光辉背景——南齐乃至整座大陆历史最为悠久的学府,与大燕凌云院、东堂天机府齐名,并称当世三大学院。前身是皇家学院,和大燕凌云院一样,最初只招收皇室王公和在京三品以上官员子弟,先后出过南齐名将边乐成许光烈、最年轻大学士文宰等英才。

    五年前晋国公容楚上书,要求广纳英才,取消门阀之见,吸收各地优秀平民子弟入学,这一谏言后来被区别采纳,首都丽京的光武营,还是维持原先招生标准,随即以容楚为首,在地方开办光武分营,放低门槛,擢选地方英杰,所有分营都以光武命名,只是按照开办时间前后依次以数字命名,此地便是光武分营第二十五营,也是最后开办的一家分营。而邰世涛去的是位于西凌行省的第二分营,地方上最大最强的分营之一。

    宣传单上详细地列明了所有出自光武营的人才,更在最上面,用金光闪闪的特大字体列出了容楚的名字,其后标注:总领天下光武分营之名誉总帅。

    太史阑把宣传单在手上掂掂,嘴角微微一撇。

    名誉总帅?真是奇特名称。有调兵权么?有人事权么?有财政权么?都没有吧?这么一个闲时战备战时必是生力军的精英后备役队伍,皇帝老子舍得给他管?笑话。

    再看看二五营列出的入学条件,她难得眼睛一亮。

    天下竟有这么好的事儿!

    免费入学!

    提供三餐,每餐必有三荤三素!

    提供独院宿舍,最低两层上下,带花园,包车库(马车)!

    配备专门洗衣房、跑马地、公共练武场、花楼(夜总会)!

    位于明镜河下游,靠近翠峰山,风景优美,交通便利,每旬放假一日,出入自由,出营游玩有专车接送!

    总之,这光武营,就是居家游玩上学享乐之必备法宝,就是从学习、生活、精神、需要等各个方面皆为你考虑完美提供最佳服务的高级会所!

    太史阑开始翻来覆去找招考条件,找了半天……找不着。

    再看那边,一群歪瓜裂枣在排队,打赤膊的、裤子穿半截的、赤脚的、面黄肌瘦的、卖狗皮膏药的、臂上九纹龙的……

    这么优越的条件,不设入学门槛?

    太史阑正在思索这等天上馅饼的真实性和靠谱程度,眼角瞟到容楚的护卫已经过来,急忙将宣传单往怀里一塞,顶着她家景泰蓝就回客栈。

    走到半路被告知,客栈又换了一家,太史阑不发表意见,带着景泰蓝,七拐八弯回到更偏僻的新客栈,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十六章 板砖万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6并对凤倾天阑第三十六章 板砖万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