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谁荐枕席?

    太史阑回到她宿舍时,面对的已经是铁将军把门,一个陌生护卫彬彬有礼地告诉她,“国公有令,梅心院拆建重修,所有学生一律搬出,另觅校舍居住。太史姑娘您的新屋,就在营南面那座‘扶筑吹雪’,您从这里直走遇见第一个路口向东拐第二个路口再向南就是。”

    “我的行李。”太史阑皱眉。

    “已经派人送过去了,您放心。”护卫好客气。

    李扶舟在她身后,听着“扶筑吹雪”四个字,微微一笑,缓声道:“太史姑娘,我还有事,就不再陪你过去了。”

    “好。”太史阑想着下次还有机会。

    “关于选课的事。”李扶舟笑得意味深长,“于无人处觅有人,于不可能中见可能。”

    “嗯?”太史阑皱眉。

    李扶舟却不再说,含笑告辞,太史阑目送他的背影转过梅心院,还没走出几步,他已经被涌来的营内女学生们淹没……

    太史阑立在原地想了想,觉得男人真麻烦。

    她抛开那个大麻烦,夹起身边的小麻烦,往“扶筑听雪”走,原以为那是寒门子弟迁出来时,暂居的集体宿舍,但一路过去,人越来越少,不时还有护卫从不知名处闪出来,对她略一打量便放行,走到后来,路上人只有她和景泰蓝,护卫却越来越多。

    等太史阑透过一园青竹幽篁,看见掩映在万竿翠竹中的白色小楼时,便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了。

    她没有回头就走——住哪里不是住?

    只要是人类,太史阑就没有躲避的概念。

    容楚等在屋里,看见她便道:“给景泰蓝带了衣服来,省得他跟着你,破衣烂衫。”

    太史阑还没说话,门外一阵喧嚣,不一会儿,护卫过来回报,“国公,一群女学生求见,说是给小少爷送衣服来。”

    “她们能有什么好衣服。”容楚皱眉,太史阑已经转身出去,到门口接着了沈梅花苏亚,沈梅花将一个包袱递给她,道:“你托我们做的东西都好了。”一边双手扒着门边探头探脑,嘴里啧啧称奇,“这里不是常年空着的?说是给京中贵客住的,啧啧太史阑你从哪认识的贵人,是刚才那男人吗?介绍认识一下……”

    “今儿有事,过阵子来玩。”太史阑答得随意。

    容楚远远听着她主人公一般答应了沈梅花,还允许那些俗气女人进园子采了一大把最好的花,顿时有些气闷——让这女人住进来,是不是件蠢事?随即又觉得,听她女主人一样邀请客人来玩,这感觉似乎不错,如果加上一句“等我家老爷同意。”那就更完美了。

    屋里赵十三在给景泰蓝试衣服,容楚这次给他带了不少绫罗绸缎的小衣服来,景泰蓝正要穿,太史阑拎着大包回来了,她一眼看见景泰蓝身上那件生丝的小汗褂,立即二话不说给他扒了,换上苏亚做的一件棉布小衣。

    赵十三脸上有点挂不住,容楚皱眉道,“你这是干什么?这种外人做的东西怎么能给他穿?还是棉布?”

    太史阑不理他,蹲下身给景泰蓝系带子,苏亚手艺很好,小衣很合适,太史阑挠了挠景泰蓝的小肥腰,景泰蓝怕痒,扭着身子,格格地笑。

    “哪样舒服?”太史阑问景泰蓝。

    景泰蓝扯扯身上白夏布的小衣,笑呵呵地道:“好……”

    “绫罗绸缎冰凉不透汗。棉布吸汗透爽。”太史阑不看容楚,淡淡道,“富贵华丽的东西,虚有其表,娘娘腔才喜欢,男子汉不爱这个。”

    “男子汉不爱这个。”景泰蓝奶声奶气地嚷。

    容楚一听便知,某人又在人参公鸡了……

    “你若亲手给我做件这样的。”他瞟一眼那白布汗褂,“我倒也可以将就。”

    “你不适合这个。”太史阑一边给景泰蓝穿衣服一边道,“我给你另一种,蕾丝,锦缎,华丽,精致。”

    她想起貌似离开研究所时,大波箱子塞不下那么多性感内衣,又哪件都不舍得丢,看她箱子空空的没东西,便塞了几件在她那里。

    嗯,很适合容楚,她觉得。

    “哦?”容楚瞄着她平静的神色,不相信她这么好心,“送我?”

    “看心情。”太史阑不动声色。

    她这么说,容楚倒放了心,眼底微有期待满意之色,觉得太史阑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总算上道了一回。

    太史阑也很期待。

    “等下咱们去练武场。”容楚心情好,懒懒躺在东厢房的美人椅上,半眯着眼睛,“你给学生们争取了自由选课,他们虽然没能拦住,但郑家人说,各人资质不同,随意选了自己不擅长的科目,也是浪费彼此精力时间。这理由倒也不好辩驳,所以从今天开始,三天之内,你们所有寒门学生要测试一下自己具有哪方面能力,再因材施教。”

    太史阑点一点头,道:“你起来。”

    容楚挑眉,似不可置信。

    “这是我最近住的地方?”太史阑看看美轮美奂的屋子,问他。

    “当然。”

    “那就是我宿舍。”

    容楚大概懂她的意思,点了点头,“不错。”

    “我宿舍的床,不给男人睡。”太史阑道,“起来。”

    “这是我的屋子。”容楚阴恻恻盯着她。

    “你刚说了,现在是我的。”太史阑漠然,“不由我做主的屋子,我不住。”牵起景泰蓝就待转身。

    “站住。”

    太史阑好像没听见。

    身影一闪,挡在门前,容楚俯脸看她,长发垂下一缕,散发间眼神微沉。

    太史阑就好像没看见他危险的目光,手指指着他胸膛,道:“要我留。三条件。”

    容楚不说话。

    “不得我允许不能进入。”

    “不得我允许不能偷窥。”

    “不得我允许不能翻动我的东西。”

    “太史阑。”容楚微笑,笑得牙白唇红,妖娆美貌,又像危险的兽,“总有一天,你会乖乖让出你床的一半位置,给我。”

    “除非我不是太史阑。”太史阑平静抬眼看他。

    “你会的。”容楚端起她下巴,水晶琉璃般的眼眸斜斜飞起,笑得几分邪气,“我期待你自荐枕席那一日。”

    太史阑要让开,容楚的手指却如铁钳,捏得她丝毫动弹不得,看来金尊玉贵的国公虽然微笑如常,终究有了几分怒气。

    太史阑仰头,两人对视,静默中似有劈啪声响,星火四溅。

    “如真有那一日。”半晌太史阑一字字道,“我先睡了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六章 谁荐枕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6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六章 谁荐枕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