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容楚之怒

    一声呼唤,众人皆静。

    要说当下风云人物,非太史阑莫属,虽然她才来了短短几天,但她一举掀动光武营多年铁规,毁了豪门把持一切的固定格局,还让郑四少生生吃哑巴亏,如今隐然已经是寒门学生心中的领袖。

    品流子弟那边也目光灼灼,眼色打得满天飞。

    太史阑平静地走上前去,面前一字排开二五营教官,除了已经走掉的指挥教官,其余箭术、枪法、内修、军阵、搏击、政论、理学、文赋、治事等等诸助教都在。

    太史阑直接从文助教们前面走过,她没兴趣。

    文助教对她也没兴趣,一看就不是能静下心读书的主儿。

    箭术助教最先走上来,他觉得这女子身板笔直,眼神犀利,应该适合练箭。

    谁知他满怀希望上前来,一捏太史阑臂上肌骨,便怔了怔,随即叹了口气,摇头走开去。

    在场的人都怔了怔,没想到第一个就没选中,寒门学生们还沉得住气,品流子弟们眼神欢喜,忍耐着没讥嘲。

    随即内修助教上前,所谓内修,便是学习内功,年轻学生热血,向往真刀真枪的拼杀,对需要长时间打坐,短期内无法奏功的内气功没什么兴趣,太史阑却知道内功若能有成,远超外功,眼神也带了几分希冀。

    谁知内修助教把了把她的脉,也叹口气,走开。

    接着又走上几位助教,都是武技类,都摇头走开。

    场上开始窃窃私语,寒门子弟面露失望之色,品流子弟们大声讥笑,“武技难学,内功也不能学,哈,还真是人才!”

    “胡扯。”熊小佳立即反唇相讥,“还有很多课目没选,天下可学何其多,你们得意什么?”

    枪法助教走上来,呵呵笑道:“不适合练箭术?想必枪法一定是适合的。”

    众人皱眉,都知道枪法这一系的助教,是诸位助教中实力倒数,不过此时也不敢挑剔,有总比没有好,都希冀地看着他。

    枪法助教说完轻轻拍了拍太史阑肩膀,一拍之下,忽然皱了皱眉,这才仔细地看了看太史阑。

    四面屏息,气息凝重,众人盯着枪法助教,看他神情变幻,最终苦笑。

    “抱歉……”他道,欲言又止。

    众人哄然。品流子弟心怀大畅,大声哄笑,“好大威风太史阑。原来箭不能射,枪不能学,文不成,武不就,狗屎做鞭!”

    “狗屎做鞭,此话怎讲?”有人故意问。

    “文(闻)不能文(闻),武(舞)不能武(舞)嘛!”

    一阵装模作样的大笑,寒门子弟怒目而视。

    “都嚷嚷什么?轻狂小人!”花寻欢忽然大步走了上来。

    众人笑声一停,寒门子弟想起花教官向来支持穷苦学生,对太史阑颇有好感,这次想必会开方便之门,都松了一口气,品流子弟们则都用不善的目光盯着她,却也不敢公然抗争,只有几个人低声咕哝,“身为教官,徇私舞弊!”

    花寻欢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一拉太史阑,道:“我就不信……”

    她忽然也一顿,随即脸色慢慢变了。

    众人脸色也变了。

    这也不行?

    “原来这样,可惜了的……”好半晌,花寻欢才古怪地喃喃道,随即吸一口气,忽然大声道,“我倒想徇私舞弊一回,管你太史阑适合不适合,都要收你这个学生,可是现在,”她放开手,“我不能!”

    沉默,品流子弟们乐不可支,放声大笑。

    “为什么。”出声的不是太史阑,而是一直默不作声,不爱说话的苏亚。

    这姑娘眼神愤激,似有阴火跳动。

    花寻欢明朗的脸上也似有了一分苦涩,看看四周沉默的助教,道:“你们都不愿讲,那就我来。太史阑,你其实是个好苗子,天生好筋骨,无论内修外技,只要好好磨练,哪怕筋骨已经长成,也不是不能学武技,可是……”她叹息一声,“这一身的好筋骨,却已经被你自己给毁了!”

    她语出惊人,众人诧然,太史阑却抿抿唇,她知道原因了。

    “你似乎出身在没有武学的环境里。”花寻欢道,“但你自己似乎对此很有兴趣,多年打磨,练功不辍,是吗?”

    “嗯。”

    “可是你的环境太差了,没有人指点,你根本无法走上真正的武技之路。”花寻欢摇头,“如果一般人仅仅是这样也罢了,自己学武无人指点的也多,最起码也能强身健体,很多人还能打熬出好筋骨,将来学武事半功倍。可是你,你……你太疯狂,太坚毅。常人有畏难情绪,这会使他们遇见极限时,自动自我保护退却。你却根本不顾自己的体质体能限制,一味求成,疯狂练习,在筋骨经脉未定型时操劳过度,最终伤了筋骨。”她惋惜地长叹,“你的身体看似敏捷,武技超乎寻常人,但一辈子也只能到此为止。如果再学任何内外武技,只要学得稍微精进,都有可能引起你的骨骼体质病变,最终伤你性命或致你瘫痪。”

    花寻欢叹息,眼神里闪动的却是佩服——这才是真正的狂人,超越极限,不惧摧毁。

    “我可以收你做学生,教你武艺,可是以你的性子,必然不肯随意学习,一旦拼命练武,难免伤及根本。”花寻欢大步走开,“不给你面子和伤你性命相比,我选前者。”

    余音袅袅,场中一半人死寂,另一半在死寂后爆出哄堂大笑。

    “原来真是个绣花枕头!”

    “还是去老老实实学政论吧,不过,你认字吗?”

    “大爷府里有金品玉参,固本培元的圣品,过来给大爷磕个头,大爷就赏你,看能不能救救你这废物,学个一招半式。”

    “安少爷真是菩萨心肠,说来也是,咱二五营学生将来不上战场,也要对敌东堂,这么个人才,万一三招两式被打死了,倒也可惜。”

    “是啊,到时你叫这些穷酸怎么办呢?还有谁帮他们抢教官呢?”

    “哈哈!”

    ……

    哄笑声里,郑家那些主事人,也轻轻松了一口长气。

    无论如何,他们不愿看见一个资质优秀的寒门领袖,出现在二五营。

    李扶舟微笑如常,只看着太史阑,似乎想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容楚微微阖着双眼,唇角一抹笑意微冷,他当然看出来太史阑的体质已经给她自己毁了,不过他却不以为然,天下之大,奇人多矣,不能学武,就一定没有出路?

    眼神扫过那些狂笑的品流子弟,他的笑容更冷了几分。

    营副将他的眼神看在眼底,着急地连连打眼色示意品流子弟不要落井下石,可惜那些人此刻心花怒放,哪里看得见。

    容楚微微坐直身体,看着依旧岿然不动的太史阑……这朵带刺的玫瑰,终遇冰雪,是就此蔫败,还是愤怒地展露出她的尖刺,逢人就蜇?

    他想看她生气……嗯,很想。

    太史阑好像没听见哄笑声,人间浮夸,世上纨绔,对于一个三岁就杀过人的人来说,从来就不值一顾。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助教队伍里最后一位,那有点眼熟,头发乱糟糟,面容枯槁的老头子,道:“这还有一位助教。”

    众人一愣,这才发现吊在队伍末尾,神情畏缩的那老头。其实也不怪他们忽略,只是这老家伙太没有存在感了,如果太史阑不说,大家都忘记他也是助教。

    此时目光齐刷刷投过去,充满戏谑,随即,又一阵大笑爆发。

    “还忘了这位!”

    “咱们的曹夫子!曹大家!”

    “这位从有咱二五营以来,不是自称非绝世奇人不收,至今还没碰着奇人,营内唯一光蛋助教么?”

    “瞧这女人,急得连曹夫子也要了,这也要人家曹夫子看上你呀。”

    人群哄笑不绝,连带那位曹夫子都嘲讽上了,那曹夫子也毫无助教的威慑力,讨好地四面赔笑,神情猥琐。

    一些品流子弟因此说得越发肆意,东拉西扯。

    “我说,到底练什么练那么勤都伤了根本呀?”一个黄衫少年摇头晃脑地道,“莫不是**神功?难怪先前要楚先生勤练身体好配上她,原来是个**!”

    这话一出,四面一静。

    二五营高层齐齐头皮一炸。

    院正心惊胆颤地偷偷一瞄容楚。

    正在饮茶的容楚,手微微一顿,随即,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九章 容楚之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9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九章 容楚之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