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徒儿请受师傅一拜!+V公告

    “好。”太史阑一点头,“你会来求我的。”

    暴怒中的曹夫子,满口白沫地在骂人,哪里听得见太史阑说什么。他狂躁地窜了大半天,好歹被熊小佳等人拉扯回去了,人被拖远了,还听见他的咒骂,远远地飘过来……

    其余人也渐渐走开,寒门子弟眼神失望,看她一眼默默走开,品流子弟不敢再说什么,但轻蔑的眼神如刀子般四面攒射,并务必要她感受到这眼神后才离开。一旦走到安全距离,嘲笑声便哄然而起。

    场中只剩下寥寥几人,花寻欢过来拍了拍她的肩,忽然道,“我们五越,有种草药不错,有机会给你试试,看能不能挽回一些。”

    “谢谢。”太史阑摇头,“不用了。”

    “为什么?”花寻欢瞪大眼睛,淡褐色的瞳仁在黄昏日光下光芒闪闪。

    “我本来就不是太想学武。”太史阑道,“我已经二十一岁,这年纪学武,永远也不能走到绝顶。凡事做不到极致,我不做。”

    花寻欢又瞪她半晌,“可是不会武技,你又入了二五营,将来一旦走从军之路,就永无出头之日。”

    “谁知道呢。”太史阑淡淡答。

    花寻欢偏头呆呆看她一阵,忽然道:“虽然你好象在胡吹,可不知怎的,我就是信你。”她大力拍太史阑的肩,“哪,我有点想做你朋友了,你看怎样?”

    “看情况。”太史阑说。

    花寻欢哈哈大笑,转身而去。

    苏亚走上来,默默站在她身边,太史阑偏头看她,发现她耳后有很多细碎的疤痕,只是被头发遮住,看不出来。

    两人都是不爱说话的性子,并肩看夕阳,都看得一动不动。金色的夕阳剪影了两道纤细的影子,线条紧致。

    很久之后,苏亚才道:“不管怎样,我跟着你。”

    说完她便离开,太史阑没有回头,景泰蓝拉了拉她的手,仰头看她。

    太史阑仰着头,薄薄的下颌线条明朗,她道:“景泰蓝,你记住,在你众叛亲离时刻,还留在你身边的人,你要给予永远的信任。”

    景泰蓝似懂非懂点点头,抱住了她的腿,将大头在她腿上撒娇地蹭来蹭去,呜哩呜噜地道:“阑阑……也陪着我……”

    容楚懒懒地托着下巴,打了个呵欠,心想这女人故意藏拙,难道就是为了看清楚这一刻众生相么?

    他瞟一眼也一直没走的李扶舟,忽然第一次觉得这挚友很碍眼,随即眼角一扫,看见太史阑蹲下身抱起了景泰蓝,她蹲身的时候,手指在地面拂过,将碎了的表收进袖子。

    容楚在她做这个动作时,忽然一侧身,挡住了李扶舟的视线,笑道:“咱们也有好久不见了,去喝一杯?”

    李扶舟微笑颔首,两人前后而行,容楚走出几步,回首。

    夕阳下,金光中,那抱着孩子背对日光缓缓而行的背影,笔直,略带孤凉。

    ==

    当晚,发生了一件轰动二五营的事。

    这件事不仅轰动了二五营,甚至在不久之后,传遍南齐所有地方光武营,被所有光武营成员引为奇谈,多日津津乐道,并终众人一生,都没能明白,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而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使某个坚决不可挽回的誓言,彻底逆转的。

    那天晚上,容楚和李扶舟去喝酒。

    那天晚上,太史阑安排景泰蓝洗澡并学习游泳,这是她规定的景泰蓝必学逃生课程之一。

    那天晚上,洗完澡后的太史阑,打发一个护卫,给住在竹园的曹夫子,送去了一个纸包。

    然后……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

    最先看见曹夫子的是萧大强,小白脸攻吃过晚饭,正搂着他家大熊受河边漫步,忽然就看见一个人,穿一条轻飘飘白忽忽的裤衩,赤一副瘦筋筋骨愣愣的胸板,光两条毛飕飕黑乌乌的长腿,顶一个花兮兮摇晃晃的瓷盆,从远处教官院子里晃了出来,后面好像还跟着一大群人。

    “咦,哪来的傻子。”萧大强说。

    “哪呢哪呢?”熊小佳踮脚。

    “是不是前头营外破庙里那个疯子?”萧大强以掌搭檐,张望。

    “有点像,好像胖一点?”熊小佳眯着眼,“我看不清,大强大强,抱我一把,我爬墙头看看。”

    “好唻,佳佳。”萧大强吐气开声,把他家熊受抱到墙上,可转瞬他家娇弱的熊小佳就栽了下来。

    “曹……曹……曹……”熊小佳迸不出一个完整字眼儿,萧大强还以为他在骂人,“咋了咋了,操谁?是不是有谁推你?我揍他去?”说完捋袖子,袖子捋一半,看见一个人,一步一磕地过来了。

    头顶痰盂,身穿裤衩,一步一磕,老曹夫子是也。

    他身后人山人海,整个二五营上下人等都被惊动了。

    老曹却没有一丝尴尬难堪之色,老脸上红光万丈,连眉梢眼角都在突突跳动,毫无先前的暴怒,倒像是极度兴奋。

    “咋了?老家伙气疯了?”

    “不像哇,瞧他一步一磕,还数着数呢。”

    “不会真去给太史阑磕头吧?”

    “不会……吧?”

    人群熙熙攘攘跟着,脑袋随着老曹一步一磕一点一点,眼看着老曹路线当真坚定不移地往着“扶筑听雪”去了,都傻在了后面。

    眼看到了扶筑听雪的正门,早有人进去通报太史阑,太史阑整整衣服,淡定地出来,站到院门前,远远看见老曹轰动地、兴奋地、意气风发地、一步一磕不打折扣地来了。身后挤挤挨挨,一堆人头,眼睛圆着,嘴巴张着,很傻。

    太史阑淡定地看着,不动。

    老曹磕到她门前,一仰头看见她,顿时两眼放光,嘴角抽动,让人担心他会不会兴奋过度抽过去。

    然而随即,人们抽过去了。

    老曹霍然一个响头,砰地磕在了太史阑脚下。

    “徒儿,请受师傅一拜!”

    ——以下正文无关,加V公告——

    明日加V。

    2009年,《帝凰》加V,我打下这几个字时,何等欢喜。

    如今只觉疲惫。

    有种就此放弃,拂衣而去的冲动。

    这几年,我给自己铺了几条路,想着可以随时抽身,或专走出版,或尝试传统,至不济,工作也能养活自己。

    然而,我到现在,还是走在最难最苦最不愿面对的那条路上。

    这条路,越来越热闹,越来越宽,却也越来越寂寞,越来越压抑,越来越充斥背离、欺诈、不公和误解。

    有很多事情发生,再消弭。波浪激越,看似最终风平浪静,然而水过的沙滩,是否能恢复原本形状,当真只有我自己才知道。

    世人只知我满手的得,不曾见我一路的失。

    多少次静夜枯坐,内心悲凉,终至落泪。

    其实原本可以避免这些风浪,只要我看得开,放得下,离得远,和文字狠心告别。

    然而沉默的半年,听声声催促,见殷殷期盼,总觉得事尚未已,一个系列开了头却不结尾,抛下的笔尖,会戳伤等候者的心。

    是以有凤倾。

    写了,事端和疲倦便接踵而来,意料之中却又计划之外,身处推撞激烈的环境,如何能祈祷他人予我安静的空间。

    是以,凤倾提前入金品。

    我宁可V前就入金品,多放公众字数的原因是,我太累,太想休息,我怕万一V了订阅出来不给力,可能就彻底泄气,当真要把这本书拖下去。金品限制了更新和断更,会逼得我无论如何,都会坚持。

    五年口碑,不想毁于这一本。

    明天要V了。

    我不想说什么V后我将如何辛苦,如何肥更,我的更新,你们都知道。对于一个强迫症患者,只有她不断鞭打自己,不需要你们操鞭。

    我也不想说什么我写文花费多少小时你正版订阅只花几毛钱,这笔帐,心疼我的人自然会为我算清楚,不心疼,说了也没用。

    该在的人都会在,了解我的人都会在,这是我最近悟出的一个道理。

    我只在此提醒一句,改版,有无订阅现在谁都可以看得清楚,就算我一向不理会留言的孩子有没有皇冠,我其余正版读者也会发现,所以,若有亲不愿支持正版,请从此潜水。

    我不是在歧视谁,我是不希望有人因此受伤。

    正版,是我对所有读者的唯一请求,这是基本尊重,是人间公平,不仅是对我的公平,也是对所有正版订阅的读者的公平。

    我倾我心力,只愿所有人在这段同行的时光里,愉悦、饱满、奋发而深思。

    故事不仅仅是故事,是我的心血,是你们心灵相通那一刻的光芒闪现。

    时光如舟,读者似海,我在海中向月行,身周看似波涛簇拥,然而,舟中的,只是我一人。

    只是我一人。

    或有一日航行至终点,你我江海终别。

    那么,此刻。

    谁在读我的故事。

    谁在看她的风华。

    谁在传奇里惜缘相遇——

    听,夜风下的苍阑高歌。

    ------题外话------

    明日主编大人表示会放弃周末休息,一大早七点半爬起来给我开V,我含泪表示对她的感谢。这样,V文的更新就不必让大家等候了,我也会尽量早起,争取在老时间放上更新,首更咬牙更新两万字左右,算是感谢亲们的等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1》,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一章 徒儿请受师傅一拜!+V公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1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一章 徒儿请受师傅一拜!+V公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