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鲜花示爱

    “原来你不把自己的命当命。”

    这个黄昏日色惨淡,躲在云层后颤颤闪闪,似乎一阵大风过,便要被吹熄了。

    将灭蜡烛般的日光下,这话声也阴惨惨的,让听的人,浑身也颤了颤。

    说这话的是容楚。

    他正坐在西凌行省总督府的花园里,拈着一串葡萄,并不吃,只在手中转来转去,紫乌乌的葡萄遮住了他的脸,只露似笑非笑唇角,和一双看似也在笑,却寒光四射的眸子。

    坐在他对面,听这句话的是西凌总督董旷。

    董旷这个主人,可没有对面的客人姿态闲适,表情轻松,他僵直地坐着,一双腿下意识地并拢,仔细看袍子似乎在颤抖。

    一刻钟前,他还在办公,忽然紧闭的公署门被轻描淡写地推开,在他的护卫还没来得及上前阻拦询问之前,一大队脸色如铁的男子进来,迅速占据了所有出入要道,并将他堵在公房之内。他还没来得及从“刺客!好嚣张的刺客!”的惊恐中挣扎出来,一个人已经微笑着从那队凶猛的护卫中款款走了进来,远看是翩翩玉郎,姿态风流,完全无害,近看……还是翩翩玉郎,姿态风流,他却打了个寒噤,然后再也止不住。

    封疆大吏,没可能不认识眼前这个人,这个时候,这个人,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这里,他忽然就觉得紧张。

    来客果然从来不辜负他的雅致风华,好像没看见彼此的剑拔弩张,微笑和他叙旧,微笑赞了他的公房,微笑让他邀请去后花园逛逛,微笑夹着他去了后花园,微笑让所有人退下,微笑玩着葡萄,然后微笑着,跟他要西凌行省总督令。

    总督令是行省最高令符,可以在战时戒严,控制路道,调动行省所有中府兵以下军事力量,可以调动上府兵一万人以下军队——权力之大,一省最高。权力之重,也是人人不敢触碰的禁地。

    他真不知道,清楚这一切的容楚,是怎么好意思开口的?

    不仅好意思开口,在他拒绝后,他还这么……威胁他。

    “国公……”董旷咽口唾沫,试图和眼前人讲理,“总督令非下官个人之令,实在是朝廷亲授,每次动用,总督府也要巨细说明,向朝中上折。你这样‘借’,下官实在当不起……”

    “哦?‘借’不行?”容楚笑笑,“那就拿吧。”

    “国公!”董旷惊得唰一下站起,“莫要发疯!这是灭九族大罪!”

    容楚根本不理他,偏头,若有所思看着天际,远处屋檐上,响起鸽子扑扇翅膀的声音。

    不一会儿,一个戴着半边青铜面具的护卫快步走来,递给容楚一个纸卷。

    董旷眼神很好,看见火漆封上,一个小小的“丽”字标记,显示这是从丽京来的紧急信件。

    容楚看完信,脸色不变,淡淡道:“她果然还是知道了……”手掌一覆,信笺化为粉末消失。

    空气似乎忽然沉郁了下来,董旷正在想那句话是“他”还是“她”,忽然听见容楚有点寂寥,有点萧索地道,“那就这样吧。”

    随即他转身对睁大眼睛的董旷道:“兵部行文马上要下来,命令你不得动用任何西凌行省军队支援北严,上府兵和天纪军各自拨一万人出营,在青水关观望埋伏,堵截西番后路。”

    董旷眼睛又睁大一圈,不仅惊容楚消息灵通,也惊朝廷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救北严?

    “果然不出所料,”容楚没有笑意地笑了笑,“我在你这转一圈,就是为了等这个消息,现在……”他曼声唤,“周七。”

    周七应声而来,容楚低低对他说了几句,周七点一点头,迅速纵身而起,随即董旷听见四面花叶摇动,人影簌簌,也不知道哪些人跟着周七离开了。

    可即使身边没了那些可怕的护卫,他依旧不敢呼救不敢动——对面一个容楚,足够了。

    在京城混过十年京官的董旷深深地知道,眼前这个人比所有那些著名的护卫加起来都可怕。

    “想知道他们去哪了么。”容楚不急不慢地踱了两步,嗅了嗅一朵蔷薇,才道,“他们去青水关了。

    董旷愕然看他,不明白他的意思,青水关马上要驻扎天纪和上府的兵,他的护卫去凑什么热闹?难道用那点人闯营夺将?

    ”他们去做西番‘敌军’“容楚笑吟吟地,”出没在青水关,骚扰天纪军。“

    ”这……“董旷还是跟不上容楚的思维。

    ”天纪军纪家那个所谓少帅。“容楚的笑容里多了一丝不屑,”自认为才华横溢,谨慎多智,其实最是个好大喜功,偏又多疑猜忌的主儿。他既然之前按兵不动,说明十分顾忌那兰山出没的西番军,又认为那批西番军必然声东击西,在那兰山也有大动作,想着要一网打尽,朝廷让他拨军在青水关等待呼应,他怎么可能愿意?此刻只要青水关出现‘少量可疑敌军’,他便立即可以上报朝廷,青水关也出现西番军队,所谓在青水关埋伏堵截已经失去效果,军中必然有内应,请求先肃清军队,暂不出关。“他笑了笑,”天纪军建军多年,一些军中老将地位稳固,拉帮结派,已经隐隐影响纪家独一无二的威权,纪家这位了不起的少帅,刚刚接位不久,年轻气盛,野心勃勃,怎么能允许这些人爬到头上,正愁没机会整治他们,正好,我给他送个机会。“

    董旷瞪大眼睛——这人脑子怎么长的?不过轻轻巧巧打发几个护卫,就从行省坑到天纪,不仅要破坏青水关延迟出兵计划,还要顺便搅浑天纪军?

    ”天纪军不会出兵青水。“容楚这还没完,”但上府大营的老边却是个稳妥人,从来忠心耿耿一板一眼,所以他必定要求天纪配合出兵青水,小纪向来是个骄狂性子,哪里会理他?嗯,想必上府兵这次和天纪的关系,会更恶劣一些。“

    董旷”呃“地一声,身子悄悄向后缩了缩——一会儿功夫,算计了天纪军还没完,竟然连上府都捎带上了,等这煞神这次搅完浑水,西凌这边的三大军事力量是不是要面目全非?

    传言里晋国公灵活多变,察人细微,极擅人心,精通算计,如今看来竟比传言还要可怕,他明明已经淡出朝政,却连纪家新上位的少帅什么性子都掌握得一清二楚,硬是针对两位军事大佬的性子,玩了他们一把。

    这些年,这位青年国公嬉戏悠游,韬光养晦,他们都渐渐忘记当年的绝慧少帅,号称狡狯如狐的南齐第一名将的无上智慧,此刻峥嵘再露,他忽然惊觉,时光未曾削弱真正大智者的灵通,反而让他更加沉潜积淀,一朝尘尽光生,随时便可照破山河万朵。

    只是不知道,国公明明已经退居幕后,摆出不想插手内政的模样,今日为何一反常态,强力干预?是谁有这么大能量,令他再度出手?

    ”可是国公……“他嗫嚅着,心想国公把天纪和上府驱逐出青水又怎样呢?两军在青水,好歹观望几天还是会救,这人都赶走了,不更是没法子救北严?

    ”我要他们添什么乱?“容楚斜着眼睛,几分媚态,几分凛冽,美到生出煞气,”就如你西凌行省,别以为我要你的人,我要总督令,不过是怕你们阻我的路而已。“

    董旷瞪大眼睛,忽然明白了容楚的意思——他根本不是要西凌兵力相助,他来”借“总督令,是因为马上青水关一旦进驻天纪和上府兵,必然要沿路戒严,不允许任何人随意出入,自然也不会允许晋国公这样的曾经军中帅将插手,他赶走他们,只不过是怕被阻碍行程,先开路而已……他竟然是要自己去救北严!

    疯子!可怕的疯子!

    北严被困,战况不明,西番凶悍,进逼内地。

    他竟然轻轻松松一计踢开西凌,踢开两军,给他自己清道!

    ”好了。“容楚施施然站起来,随意拍拍手,道,”总督令交给我吧。“

    ”国公!“董旷骇然向后一退,”下官……“

    ”咦。“容楚一脸诧然望着他,”董大人,你我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难道你现在还想甩掉本国公,独善其身?“

    ”我……“董旷瞠目结舌——自己什么时候和他成为一条船上的蚂蚱了?还有,他是蚂蚱吗?他明明是一只恶虎!

    ”刚才那个驱狼逐虎,赶走天纪和上府兵的美妙计划。“容楚笑吟吟地道,”不是你和我一起商量的么?“

    董旷身子往上一蹿,险些蹦了起来,一瞬间满头大汗滚滚而下——见过黑心的,没见过这么黑心的,明明是他挟持了自己硬要说给自己听,怎么就变成了两人”密室商量,共同对付天纪上府“?

    可是不承认有用吗?他容楚如果真的要拉他下水,谁能阻止?

    威胁,**裸的威胁。

    可他就得受着。

    ”放心。“容楚双腿交叠,仰头看着天际,悠悠道,”本国公不会让你为难的。“他随意掰了掰手指,喃喃道,”嗯,时辰也差不多了。“

    董旷瞪着眼睛,心想什么叫不会让他为难?总督令落入外人手中,他就是杀头大罪,他容楚便有通天手笔,这南齐也不是他家的,怎么叫他免罪?

    一时间想死的心都有了,正想着是不是一头碰死以免牵累家人,忽然嗅见一股烧焦了的气息。

    与此同时他听见惊叫,”走水了!走水了!“

    董旷霍然站起,一抬头便看见花园里九曲连廊已经着火,府内各处也冒出黑烟,火头似乎是从很多地方同时燃起,今天正好顺风,几乎立刻便烧得呼呼乱卷,如一匹匹深红的旗,在那些翻飞的旗影里,先前他那些不敢靠近的护卫,都一边大喊”救大人!“一边往这里奔来。

    百忙中董旷瞄了一眼容楚,众人的慌乱正映衬出他的镇定,这时辰了,他竟然在用一柄精致的小刀修指甲,小刀映着他明媚的眼波,淡定,而又寒意隐隐。

    董旷的心瞬间也凉了,巨大的震惊让他几乎发不出声,”……你……是你放火的……“

    这容楚,胆子要大到何时是个头?竟然放火烧他的总督府?

    容楚将小刀一搁,瞟一眼冲来的护卫,曼声道:”是呀,不这样,怎么能让你这位大总督‘忙于救火,抢救国公,无暇他顾,以至于总督令被火焚尽?’呢?“

    董旷一怔,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总督府重地失火,必然要救火,他晋国公”身陷火场“,总督大人必然要先救国家重臣,无论如何总督令是个死物,不能和尊贵的国公的性命比,那么,为了”救国公“,没能及时抢出总督令,自然也就情有可原。

    顶多一个失察罪,再有容楚以救命之恩上书说情,什么事也不会有。

    董旷长吁一口气,身子一软——必死之人忽得逃生,心一松劲儿也一松,一时连腿都挪不动。

    他挪不动,对面的容楚刀子一收,也做出一副挪不动的样子,忽然慌声道:”怎么?失火了?哎呀!本国公老寒腿犯了!走不动了也!总督大人,你不能丢下我,救救我!救救我!“

    董旷抽抽嘴角,急忙奔过去,一弯身亲自将容楚背在背上,”国公莫怕,我来救你!“

    将容楚背上背的那一刻,一枚总督令牌,无声无息偷渡到了容楚袖子里。

    董旷不敢不给,就这么交谈短短一刻功夫,他已经领教够了晋国公的手段,他相信他只要一犹豫,背上这个阴毒美人,就会毫不犹豫把他那把小刀插进他背心。

    总督大人亲自背着晋国公逃火场,其余人自然也大部分跟着护卫两位大人物,众人先奔出总督府到安全地带,容楚从董旷背上下来,打了个呵欠道:”董大人,你府中有事,我就不叨扰了,日后再来拜会。“

    董旷立即鞠躬,一句不留——瘟神,您早走早好。

    容楚笑吟吟地走了,动作流畅,姿态自如,老寒腿也没事了,他走出好远,董旷还维持着半鞠躬的姿势,身后总督府的冲天烈焰背景下,他的姿态有点不堪重负。

    良久,他慢慢站直身体,望着潇洒一骑如龙而去的容楚背影,长长叹了口气。

    ”摊上大事儿了啊……“”主子。“

    ”嗯。“

    ”收到上府兵大营邰世涛来信。“

    ”嗯?“策马疾驰的容楚终于半转身。

    邰世涛因他举荐,入第二光武营,前不久也来西北参加历练,在容楚的安排下,他进了上府兵大营,邰家少年脱胎换骨,勇毅坚韧,几次和西番交战中身先士卒,很得上府兵总将边乐成赏识,现在已经是一个佰长,手下有一个百人队。

    容楚举荐邰世涛,本就有他的用心,一方面为国家培养可造之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容家不能完全被皇太后架空,脱离军界,那么,容楚通过他能掌握的光武营,利用光武营学生从军历练的规矩,对军界进行渗透,是个不动声色而又有效果的好办法。

    虽然有容楚的举荐,但邰世涛反而因此更加谨慎自律,生怕别人说他依靠关系上位,平常很少和容楚通信,这个时辰他忽然来了信,会有什么事?

    容楚在马上匆匆展信看了看,忽然笑了笑。

    ”我还真没看错人。“他语气有点欣慰,又有点淡淡的不喜。

    属下询问地看他。

    ”小子竟然也看出了西番攻打那兰山是虚招,也怀疑北严可能有险,他在上府兵大营不能随便出营,就旁敲侧击地问我。“容楚淡淡笑,”天纪家那位少帅怎么没羞死?连个初出茅庐的新兵都看出了西番的真正意图,他还守在那兰山!“

    ”那您打算怎么回复?“

    容楚微微阖上眼睛。

    眼前晃动少年倔强的面容。

    那是他离家那天,大半夜地来到他的别业,急速地敲门,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国公,我不去光武营了!我要从军!我要救姐姐!“

    也是从他口中,他知道了太史阑的遭遇,一路追了过去,临行前少年要跟着一起,他拂开邰世涛牵着他衣袖的手。

    ”你去是一个累赘。“他不客气地道,”你又不能很好地控制情绪,保不准还影响我从西局手中救走她。“

    彼时少年热泪在眼底打转,咬着嘴唇不说话。

    他声音冷酷,”记住太史阑对你最后说的话,在最有用的时候再去见她!“

    ”我要从军!我自己去!“少年昂起头,眼底燃烧着怒火。

    ”没有光武营的推荐,你只能进下府兵营,而上府大营内的军官,才能算高级军官。“他冷然道,”你从下府兵小兵做起,一步步走到上府兵,你算过要多少年?你打算七老八十才见她?“

    少年一下子放开手,似乎被那个漫长的年月数字所击中。

    ”你去。“那晚他的声音魔咒般在夜色中回荡,”不要觉得被举荐羞耻,不要想着只靠自己力量不求他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有顺风船你坐,有康庄道你走,为什么要傻傻多花几十年时间和努力去等一个一样的结果?依靠别人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永远依靠别人。我给你一条路,你给我走出更宽的道;我给你一座靠山,你自己再建座山——给太史阑靠着,一生无忧,才是你该做的!“

    ”那好!“那少年声音比他更大,近乎于吼,”那你现在帮我保护她!等我建座山,让她一生靠着我!“

    ……

    容楚轻轻一笑。

    我帮你保护她,然后等你抢回来?

    ……好可爱的小子。

    ”回信给他,就说无妨,西番就算有异动,也不可能穿过天纪和上府大营进攻北严,让他安心在营。“

    护卫微微有些诧异,但仍毫无表情地道:”是!“

    怒马如龙,飞驰而去,将刚才的回忆和答复,都踏碎在烟尘里。

    夜风掠动容楚飞起的长发,其间眼神似笑非笑,针尖一般锐利而亮。

    给她建座山么……

    等你给她建座山,我必已成为覆盖她的天!容楚翻云覆雨,将两大军一行省都玩弄于股掌的此刻,太史阑也在北严城头,迎面了三日以来的又一场更为浩大的攻击。

    城内粮食还可以勉强支撑,青壮临时编成的队伍也可以派上用场,太史阑连日连夜在城头,对方渐渐知道她的重要性,时时不忘对她进行凶猛攻击,但她身边有个李扶舟。

    个人武力虽然不适宜对战千军万马,但是有李扶舟在,再凶猛的箭,再狠毒的矛,都无法近身她三尺之地。

    一切都很艰难,但还在艰难的支持,有坚毅如山石、似乎永远不会崩溃的太史阑在,哪怕已经过了三天,所有人都觉得,还可以再继续坚持下去,但只有太史阑李扶舟等寥寥几人知道,最糟糕的情况来了。

    武器不够用了。

    两边现在都杠上了,西番军的主帅其实大可以一把火烧了外城,内城也会有池鱼之殃,然后西番绕城而去,照样可以南下或往北延伸战局,可是西番主帅可能先夸下了海口,如今得不到彻底的胜利,便无法和西番朝廷交代。

    所以双方便在这窄窄的内城前,像两头牛一样角对角抵住了。

    ”太史姑娘!库里只剩两万枝箭了!“鏖战中,王千总奔上城头大喊。

    ”太史!弓箭手们的弓又坏了十几个!“花寻欢抱过来一大批残弓,哗啦啦堆在地下。

    连续不断的射箭,终于让这些本就超龄服役的弓提前崩毁。

    太史阑嘴唇紧抿,现有的武器,不够再支撑一次进攻。

    她回身看看城头下——即使现在战争如此火热,城头上依旧在施工,武器出现匮乏的消息一传来,太史阑便下令,在北严内城主城门城头上扩建戍房,组织一大批工匠,临时制造和修理箭枝。

    这个决定引起很多人的诧异和嘲笑,临时造箭怎么来得及?修理就更荒唐了,修过的箭能射吗?没听过战场上临时修箭再用的。

    不过现在太史阑在北严是一言堂,没有人敢于违背她的意思,按照太史阑的吩咐,戍房里面还有一间小房,钥匙在太史阑一人手里,用途不明。

    ”武器不够,就借。“太史阑笔直地立在城头,忽然跨前一步,走到城头风灯下。

    一直在她身侧的李扶舟立即上前一步,挡在了她面前。

    而底下西番军队看清楚出现的是她,立即疯狂地射箭投矛,各式长短武器,暴雨一样射过来。

    西番最近盯上了太史阑,特意安排了一队超强箭手和投矛手来应对她,只要她出现城头,迎接的必然是暴风骤雨式的攻击。

    哒哒连响,落箭如雨,西番人体质强健,名箭手更是不同凡响,很多箭落在了接近城头蹀垛的城墙上,插在墙缝里,还有些甚至越过城头,直扑太史阑,不过都被李扶舟手挥目送,送出千里之外。

    ”你疯了!“被吓了一跳的花寻欢等人急忙蹿上来,把太史阑向后拉,”你又不是不知道西番现在盯上你,还敢走到灯下!“

    太史阑被拉走之前,探身从城墙上拔下一根箭,看了看,箭矢基本完好,箭杆被坚硬的城墙砖震出裂缝。

    而底下城墙上,还插着更多的箭和短矛。

    李扶舟一直看着她,忽然道:”你是不是需要这些箭?“

    太史阑点点头,却又道,”太冒险。“

    李扶舟笑了笑,忽然腿一抬,越过城墙。

    他颀长的身子跃起的那一刻,身姿流畅如飞云,又或者是一只穿入天光的雁,翅尖载着夜色靛蓝的光影,高处的风呼啦啦散开他的发,露出的半张侧影眉目美妙。

    所有人情不自禁抬头,目光沉醉。

    李扶舟一个跃起,更快地落了下去,他在城墙上游走,玉色的手掌轻轻巧巧一圈,便带起一大片插入墙缝的箭和矛。掠起的袍袂飘飞的影子,遮没这一刻城头的月色。

    西番兵也看傻了,等他们想起来操弓射箭,李扶舟已经抱着一大堆断箭残矛往城上掠来,掠到一半他似乎看见什么,身子忽然微微一斜。

    ”唰!“底下反应过来的西番主将,终于亲自出手!

    这人臂力可怕,现在南齐军民都知道,此刻见他还是出手偷袭,不禁又惊又怒,大叫小心。

    太史阑上前一步,探头对城下看,底下黑沉沉的,没看出李扶舟到底要干什么,只看见飞矛闪亮的光影,倏地飞至——

    随即她就被花寻欢和苏亚狠狠拉了回去。

    飞矛呼啸,城墙上人人拎着心,城墙上李扶舟却没有改变他的初衷,还是斜着身子,双脚踩住城墙缝隙,单手抱着一大捆箭矛,另一只手,飞快在城墙某处掠过。

    ”铿!“飞矛在他后颈处出现,雪亮矛尖,死神之眼!

    李扶舟收手!转头!缩肩!上身骨节咔咔瞬间微响!

    ”啪!“

    飞矛擦过他的侧脸,钉入他肩侧墙头,溅起青灰色城墙砖碎屑,紧紧贴着他的肩。

    如果不是那一缩骨,只怕此时琵琶骨已经穿了。

    城上人紧张得停了呼吸,李扶舟自己还是那温淡从容的样子,笑了笑,看一眼那飞矛,轻轻一吹。

    几根断发从矛上吹落,悠悠同化在黑暗中。

    李扶舟一瞬间似乎有些出神,随即一笑,顺手把这只矛也拔了,夹在腋下,跃上城墙来。

    城上欢声雷动,李扶舟落在太史阑面前,将那堆残箭放下,太史阑正要问他是否安好,李扶舟一直背在身后的手,忽然变戏法一般变出一朵花,笑道:”送给你。“

    城上欢呼声一静。

    太史阑迈去的脚步一停。

    城头上女子们眼睛一亮。

    那朵花,看不出什么品种,玉白色,六瓣,中间托着淡绿色的蕊心,那种玉白很少见,不是常见的花那种单薄而柔软的白,亮而冷,瓣叶微厚有质感,望去如玉版,线条明朗,有亭亭之姿,却无媚态。整朵花看在人眼中,只觉得清而亮烈,姿态峻拔。

    在这硝烟弥漫血迹斑斑的战时城头,此刻这一朵花的干净、清丽、洁白、静谧、越发鲜亮而风姿独特。于烽火之间的不协调中,反生出极度的诱惑来。

    ”刚才看见了这朵花,忽然觉得一定要采下送给你。“李扶舟擎着花,送到太史阑面前,最后几个字声音更低,”它让我……想起你。“

    太史阑听见身后有唏嘘之声,沈梅花似乎在吸鼻子。

    刚才,他冒着生死之险,就是为了摘这一朵花?

    对面,拈花而立的男子,风神温润,笑意款款,那朵花绽放在他玉色的指尖,和谐温存得似乎可以走到亘古。

    ”好!“一阵寂静中,不知道谁大声喝彩,”才子配美人,鲜花识芳华,李先生,还不快为太史姑娘簪上!“

    太史阑的头发最近已经长长了,她想还剪成短发,却没空,却也绝不会挽云鬓,都是高高束着,导致北严城内现在以此为流行,很多姑娘束高发,穿男装。

    ”簪花!簪花!“城头上战斗此时正告一段落,士兵们刚死里逃生闯一口气,见着这一幕都沸腾起热血,大声呼喝,声浪渐渐练成一片。

    ”快呀,犹豫什么!“史小翠不知什么时候转到李扶舟身后,拼命捣他的腰眼,一副皇帝不急太监急模样。

    而沈梅花在太史阑身后,恨恨踢她的脚跟,一边嘀咕”好白菜都叫猪拱了“,一边推她,”接呀,接呀。“

    城头上人人含笑,目光发亮,李扶舟眼睛也亮,却又温柔如海。他含着笑,手慢慢抬起。

    太史阑忽然伸出手。

    在他的手落下之前,接过了花。

    随即手一垂,毫不犹豫,把花别在了自己衣襟上。

    她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决断干脆,几乎众人都没看清楚李扶舟刚才想要做什么,只看见太史阑超级主动地接过了花。顿时觉得此情此景甚美好,果真郎情妾意,都发出一阵激越的欢呼。

    李扶舟的手,却在半空细微不可察觉地顿了顿,随即收回。

    他背着光,看不清脸上神色,只唇角浅浅笑意,似乎略有惆怅。

    太史阑已经转过身,面容平静,眼神里也有深深的,难以辨明的东西。

    她目光一扫,众人便想起此刻是在何时何地,赶紧住了声,各自做事去了。

    花寻欢等人佩服地看着太史阑——她就有这本事,瞬间让人感觉到她的威严和压迫,让人不敢造次。

    ”我需要一个偶人。“太史阑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一个很像我的偶人。“

    李扶舟此刻神情也很平静,立刻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你要草人借箭?“

    太史阑觉得这个词很好,李扶舟智慧果然不可小觑,唇角微微一弯,”不能是草率的草人,必须要有能工巧匠。“

    ”说到这个我倒有些惭愧。“李扶舟笑道,”我家族在前朝,曾有家将擅长各式傀儡制作,栩栩如生,甚至可以上阵作战。后来用不上了,也便没有再流传下来,那位老仆曾经要教我,但被我拒绝了,早知道便学了,今日也可以派上用场。“

    太史阑瞟他一眼,心想能用上家将的家族?这能是普通的江湖大豪吗?

    她脑海中忽然掠过一样东西,随即四处寻找一下,发现那个小偷龙朝,果然又不在城头上。

    前日这人似乎就自动请缨,带领自己的混混属下们,在城内维持秩序,一直没和她照面。

    他在避着谁?

    ”我去城下一趟。“她简单地交代一句,拔脚便走。没多久在城中找到龙朝,这人正靠在人家大门口,用一个梨子逗一个小孩,那小孩抢了他梨子就跑,跑到一边格格笑着咬了一口,随即发出一声凄惨的哭叫。

    太史阑过去一看,那梨子居然是假的,木头刻的。可是刚才连她都没看出来。

    龙朝笑得在地上打滚,一点也不以欺负孩童为耻,太史阑过去,踢了踢他的脸。

    ”起来。“

    ”干嘛?“龙朝天不怕地不怕,就有点怵太史阑,连忙向后退。

    ”给我刻个偶人。“

    ”不会!“龙朝将小刀一扔。太史阑注意到,第一次见他,他挂在腰带上的那个精致木偶,已经不见了。

    她也不动气,双手据膝蹲下身,看着龙朝的眼睛,”嗯,行,那跟我上城作战。“

    ”不要!“

    ”不要你参战,给我掠阵。“

    ”不要!“

    ”有人保护你,李扶舟。“

    ”不要!“龙朝的声音像惨叫。

    这一声出,两个人都静了静,太史阑唇角弯了弯,龙朝嘴角抽了抽,随即双肩一垮,喃喃道,”遇见你,我就只有完了的份……“

    太史阑盯着他眼睛,”做个偶人来,像我的。“

    ”能不要太像么?“龙朝神情顾忌。

    ”可以。“

    ”立即给我做出来。“太史阑大步走开,走过街角时,忽然道,”做完了你去城南大牢,负责看守那里的囚犯,那里你什么不想见的人都见不到。“

    龙朝立即舒了口气。

    随即他站起身,掸掸华丽而破旧的袍子,眯着眼睛,看了看城门的方向。

    ……

    龙朝的速度果然很快,一个时辰后,一尊太史阑木偶已经搬上城头,和她一般高,手臂和腿还可以活动,穿上她的衣服后,和真人果然有几分相似,虽然容貌刻得僵硬了些,但在黑暗的城头,倒也不大看清楚。

    龙朝那个猥琐的,不知道是报复还是咋的,送上来的木偶是光身子,好在他胆子还没大到敢于刻出太史阑木偶重要部位的地步,木偶身材平平就是个木头人,不过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在木偶胸部位置,正好有两个木料的天然漩涡图形,远远看起来就像……胸。

    一堆人围着木偶啧啧称奇,发现这一点后,都不敢表示出异样,装出一脸木然,太史阑远远在城头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众人以为她没发现,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她对苏亚道:”通知一下龙朝,城南监狱西大牢那边锁听说上锈,让他去换一下。“

    苏亚也便去了,这事儿也没人在意,不过很久之后,有人听说,龙朝在做城南大牢牢头时,去西大牢重犯区换锁的时候,因为不小心,被一个爱好男风的大盗抓进了牢中险些吃了,他拼死拼活几番挣扎才逃了出来……

    当然这是后话了,似乎和一脸无辜的太史阑一点关系也没有。

    木偶最终还是穿上衣服树在了城头,这时候也来不及再让龙朝去做个没漩涡的,太史阑总以为这不过是临时举动,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这个木偶,安然渡过了战火,留在了北严,并在很多很多年以后,作为传奇人物留下的最可宝贵的重要纪念品,陈列在北严专门建造的大帅庙内,供无数人膜拜瞻仰,据说摸摸胸还可以求子,以至于经常有良家妇女半夜爬墙进庙偷摸……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很多很多年后,伟大的太史听说木偶还在北严时,曾经眯着眼睛说过这么一句话。

    ”尼玛,那个猥琐木偶,早知道叫龙朝重新刻!“

    当然,这更是几乎所有人都没听懂的后话了……

    ……

    树在城头穿着戎装的”太史阑“,脚下有移动滑轮,时不时出现在城头,或者各种可能射到的角度,招得西番的箭和矛,一阵一阵不要钱般地射。

    每次西番射累了,太史阑木偶也就不见了,西番见太史阑屡屡出现城头怀疑了,太史阑木偶就”忽然中箭“,引得他们兴奋,再来一遭。

    西番稍微停息进攻的时候,李扶舟便带几个轻功好的下去拣箭拣矛,太史阑瞧着,很快就有近万支箭。众人除了李扶舟,其余人并不清楚她要干什么,但好在现在太史阑甚有威权,她作战的思路也新鲜狡猾,众人干劲十足。

    ”我累了要补觉。“等到箭差不多了,太史阑忽然道,”从现在开始,那些射上城头的断箭,以及我们自己用坏的武器,都运到戍房里修补。“

    不等众人质疑,她返身钻入戍房,众人见她终于知道休息都觉得欣慰,只有城头上也同样一直没睡的李扶舟,忽然转身看了她一眼。

    大批断箭残弓被运到戍房内,一堆工匠茫然地等待修理,但门关上后,內间的小门开了。

    ”拿来。“

    弓箭在工匠们手中只过了一下手,便到了太史阑那里。

    四面无窗的暗房内,堆成山的弓箭内,太史阑生平第一次开始大批量的”复原“。

    残弓在弥合,断箭在重组,一支支残箭经过她的手,齐齐整整恢复如常。

    小门紧闭,两只大竹筐在等待,太史阑挥手如拨弦,指尖飞拨,一支支完好的箭飞入筐中,渐渐堆满。

    外头的喊杀声渐渐听不见,头顶一线小窗里走过日光又换了月光。

    大批大批的断箭废弓运进来,再通过那些工匠的手完完整整运出去,那些工匠都是挑选过的性子沉默老实的人,也事先得到过嘱咐,都默不作声,有的还在弓上象征性地镂上自己的标记,以示确实是自己修理完成,一开始工匠们以为太史阑本身是修理神匠,当里头完整的弓箭武器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地递出来时,所有人眼底都有了惊异之色,他们的呼吸收得更轻,步子越发收敛,动作却越发的快,面对小门的每个姿态,都充满了尊敬和膜拜。

    太史阑却开始觉得有点头晕。

    她曾以为她的异能与生俱来,不须耗费任何精力,但真正大批量无休息地使用,她渐渐也开始感到力不从心。

    如果不是这段时间,一直按照老曹和容楚给的方法在修炼,精神意识越发强大活跃,她早就支撑不住。

    太过努力的”工作。“让她头痛而虚软,精神微微有些恍惚,手上动作慢了慢。

    忽然想起那天喝完鱼汤后睡了一觉,醒来时看见李扶舟躺在她身侧一人远的地方。

    彼时黄昏最后一线光芒恰恰收拢,霞光远去落一抹夜的暗色,背对日光的他眉目不太清晰,撑肘支额,遥遥而静静地看着她。

    她有点刚睡醒的茫然,忽觉那一刻的他,沉默而远,那一个支肘相望的姿势,似乎已经千年。以至于落了尘世的灰,再被山风默默拂去。

    ”你说了梦话。“他说。

    ”嗯。“她用鼻音回答,心里却有些奇怪,她的嘴是蚌壳,平常话都不多说,居然会说梦话。

    ”说了什么?“

    ”你在说……“李扶舟似乎不太想回答,慢慢坐起,轻轻掸了掸膝盖的草叶,若有所思,在太史阑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缓缓道,”容楚,你滚!“

    太史阑挑眉,”想必厌恶太过,梦中也忍不住。“

    ”是吗?“李扶舟还是那若有所思样子,忽然道,”太史,我愿你也能这么对我说话。“

    ”叫你滚?“太史阑手一伸,”好,请滚。“

    李扶舟盯着她,半晌,浅浅笑起来。

    温柔也如这一刻霞光,只是稍稍有些黯然,是谢去的晚霞。

    他微微倾身,盯住她的眼睛,她没有退让,扬起眼睫。

    ”不。“他伸出手指,凌空点点她的额,”我但望你梦中有我。“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7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七十五章 鲜花示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75并对凤倾天阑第七十五章 鲜花示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