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太史阑微微一震,似乎轻轻挣扎了一下,然而不知道是虚弱,还是不想动弹,她也闭上了眼睛。

    容楚原本做好了她激烈挣扎的准备,手托着她的后脑,准备她一挣扎便放开,无论如何不要牵动她的伤口,然而此时看见她竟然闭上眼睛,不可置信之下,瞬间心花怒放。

    而此时,便是太史阑不愿意,他也不想再退却了。

    因为她……如此香,如此光洁,如此……美。

    目光的浏览,永远及不上唇的膜拜,肌肤与肌肤相触,才知道那些倒映在眸子里的细腻和光滑,真正触及是怎样的一种**与荡漾,女子的肤质细到没有毛孔,是一块平滑的玉,蕴藏这人世间最为完美的肌理,然而玉没有这般令人沉醉的透骨香,那样的香气,乍一开始闻不着,稍稍一停之后,才忽然喷薄而出,冲进人的嗅觉,在意识的脑海里炸开,烟花四射,遍地生香。

    她的肌肤果然是微凉的,她不留刘海,不长的头发总是高高扎起,露光洁额头,因此被夜风吹得如一块冷玉,或者令人想到冬日月中时,高悬于靛蓝夜空里那一轮满月,玉白的,清冷的,却能照亮所有黑暗的前路。

    他将颊侧在那轮月光上靠了靠,不知道是想焐热她,还是想清凉自己——这一刻忽然火热的心绪。

    这个动作有点孩子气,对他来说实在少见而充满违和感。她闭着眼,唇角微微一勾,忽然觉得心中温暖。

    他也看见那细微的一勾,果然她并没有晕去,他太知道她,这一刻的安静和微笑,比一万次的诱惑和邀请都来得珍贵,因此他的喜悦,也比此生至今所有的欢喜总和,都来得丰满。

    他的唇因此慢慢移了下去,从额头,至颊侧,至……唇。

    身后忽然有响动,敏锐的她立即睁开眼睛,睫毛扫在他脸上,他微微一顿。

    随即,有点恼火地笑了,带点惩罚意味地轻轻一咬她的唇角,在她瞪过来之前,含笑放开了她。

    随即他扫了一眼身侧,一直在调息的李扶舟醒了。

    他一醒,虽然没发出任何声音,但敏感的太史阑和容楚都已经发觉,容楚自然不介意甚至很乐意和太史阑在李扶舟面前继续,但他遗憾地知道,太史阑不会乐意。

    果然低头一看,太史阑已经闭上眼睛装睡。

    容楚干脆让她睡得更彻底,手一拂点了她睡穴。

    随即他回身,微微皱眉看李扶舟,道:“你怎样?”

    “无妨。”李扶舟目光只凝视太史阑,道,“她伤得很重。”

    容楚将太史阑抱得更紧了些,含笑看他,“多谢你对她的关照,扶舟,你的伤我会命人……”

    “阿楚。”

    容楚住口,眼神微微有些变化,少年时的称呼再次从李扶舟口中听见,他有些恍惚。

    从什么时候不曾听见这个称呼?

    哦,是挽裳死后。

    “阿楚。”李扶舟在他身边坐下,挥手示意其余人退开,才道,“我知道你这次,终于动心了。”

    容楚扬眉,淡淡一笑,半晌才道:“扶舟,我却不希望听见你对我说,你也动心了。”

    “怎么。”李扶舟垂下眼睫,他微微俯脸的姿态如此温柔,像看见一朵花落在掌心,“你不允许吗?”

    “扶舟。”容楚笑起来,难得的眼睛弯弯,“少年时你总说我霸道,可现在,我们都已经不是少年了。”

    “那你是允许咯?”

    容楚又笑,这回是笑得无可奈何,偏头看了太史阑一眼,“真不知道你怎么会这样说。你以为太史阑是那种可以随意相赠,为奴为妾的女子吗?”

    “我还以为你是这样认为的。”李扶舟笑,轻轻咳嗽。

    容楚无意识地伸手轻轻抚摸太史阑的眉毛,她的眉毛不算黑,也不算特别飞扬的那种,眉前端平直,到尾端微微扬起,这使她眉宇看来更加开阔,飒飒英风。

    一双眉,便可看出女子心性刚劲,不屑尘流,他又如何敢随意措置,将她与平庸女子等同?

    “她若真做了我的妾,”他忍不住笑,“我这辈子想必再也无妻。”

    李扶舟似被这句话震动,微微沉默,转头认真看了他一眼。

    “妻。”他道,“阿楚,你真觉得你可以以她为妻吗?”

    容楚的手指从太史阑眉端慢慢移开,点了点李扶舟的眉心。

    “那么,你也真觉得,你是真的忘记过去,对她动心了吗?”

    李扶舟忽然也不说话了。

    两个男子,各有顾忌,各有心事,只是一个在浅浅微笑,一个在深深惆怅。

    “她原本更注意的是你,我知道。”容楚淡淡地道,“扶舟,你原本很幸运。”

    “原本。”李扶舟苦笑,“真讽刺。”

    容楚笑容微带狡黠,“以你聪慧,也知道我这两个字没用错。”他轻轻给太史阑掠了掠散乱的发鬓,手指收回时掠过自己下颌时,想到先前太史阑无意中替他拭净血迹的动作,笑容加深。

    “我遗憾在相遇最初,她没有更注意我一些。”他笑道,“不过我相信在更久的将来,我会让她不得不多看我一眼,再多看我一眼。”

    “不……”李扶舟轻轻道,“你错了。她其实……一开始就待你不同。”

    容楚似是怔了怔,随即笑了。

    “我愿意承认你这句话,我愿意相信旁观者清。”他笑得有点不怀好意,“不然我会总觉得有些遗憾,保不准哪天想杀了你。”

    “我倒觉得,或许哪天我会想杀了你。”李扶舟平静地道,“最起码现在看起来,我比你有理由。”

    “人或在最初,会被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的气韵所吸引。但真正心之所向,还要看缘分。”容楚抱着太史阑站起来,“扶舟,你也拼命救了她,陪在她身边护持她更久,我该谢你,可我知道我谢你反而是侮辱你,你也不需要。我还知道你很想抱抱她,不过抱歉,”他笑得神光离合,神情让人咬牙,“事关她,我一丝一毫,不让。”

    “何必争这一时亲近?”李扶舟淡淡道,“实现承诺,维持终生,才是彼此该做的。”

    容楚笑而不答,抱着太史阑转身便走。

    “你要如何处理宗政惠。”李扶舟忽然在他身后问。

    容楚背影微微一顿,没有回身,淡淡笑一声。

    “你要如何处理风挽裳?”

    李扶舟语气比她更淡,“我曾和你说,永远不要提起她。”

    “为什么?”容楚回首,日光下眸子清透,光华流转如琉璃,“因为我没资格?因为你未忘记?”

    “那是我的事。”

    “是。”容楚笑一笑,迈步,边走边道,“扶舟,在质问我之前,我觉得你最好先问问你自己,好歹宗政惠是个活人,只要还活着,终究有办法解决。可一个影子,你告诉我,用什么办法才能抹去?”

    他迈出门槛,小心地不让太史阑的肩膀碰着门框,走出门时他道:“扶舟,射在心中的影子,只有自己才能驱散,别随便把谁当作你的阳光,来试图照亮你那一处黑,空耗了别人的热和亮,到头来不过让你的暗影藏得更深……那对她,不公平。”

    他不再说话,大步跨出门去。

    李扶舟没有动,久久立在堂中,晨风从廊柱中盘旋而过,扑向他的胸臆,他忽觉胸膛似被什么击中,忍不住弯下腰,发出一阵呛咳,声音空洞,而苍凉。

    ==

    这一夜对于外城内城,都是无眠的一夜。

    半夜的时候,内城的人便听见了外城发出的闯营喊杀之声,本来他们一直在提心吊胆等最后一场夜袭,此刻不禁面面相觑,花寻欢等人急急奔上城楼,扶着蹀垛,看见底下外城处处闪亮火光,隐约似有无数的人流,从城池的各个方向渗入,细微而又坚决地,迅速将西番士兵分隔、掐断、打散、击破……一群群的西番士兵发出各种嘶喊和挣扎,再在刀枪剑戟的相撞声中惨呼,不断有人影倒下,不断有人影奔逃,火光被人群狂奔的风带动,摇曳一幕乱世末日图。

    城上人也听见了那一声长啸,起于外城城门处,瞬间便跨越长空,从高处可以看见,远远的有一队特别精悍的士兵,一路长驱直入,刀锋所向,溅血三丈,而这群开路先锋身后,是一道浅淡的影子,远望去如一抹流云又或者是一道珠辉,自臧蓝天幕深处生,刺破这万丈云霓和星空,一射如流星,抵达外城中心处。

    那位置,北严的人们也能大概猜到,应当是西番主帅所在地,看见这么一个天神般的人,一路直奔主帅大帐,本就又惊又喜,疑疑惑惑的北严军民,瞬间欢声雷动。

    “援兵!”

    “援兵!”

    “他们终于来了!”

    无数人抛了长枪,飞起头盔,无数人狠狠砸墙,热泪盈眶。

    七天漫长而艰苦的抗争,在众人失去太史阑,终于完全绝望的此刻,忽然,援军来了。

    于深寒之际终遇温暖,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援兵终于来了……”苏亚张着嘴,眼底泪光涌动,“太史……你怎样?”

    沈梅花不做声,史小翠抬头对她看了看,想说什么没开口,花寻欢怔了怔,随即扭转头去,杨成怒道:“你还念叨那个疯子!苏亚,你敢再提起她,我先把你扔下城!”

    苏亚默不作声,在杨成以为她不敢说话之后,她才一字字道:“我,相信她。”

    “你看看小翠的伤!”杨成咆哮,“看看!”

    “她绝不会疯。”苏亚扭头,看着城下,“你会后悔的。”

    “她如果没做鬼,她才会后悔!”杨成森然道,“我们丢下自己的事,奔来北严这个绝地为她出生入死,她对我们做了什么!”

    “她做的,你不能理解,但是,如果有一天证明,她没做错,你要怎样?”

    苏亚难得说这么多话,语气有点打顿,脸色却微微涨出点激越的红,眼神坚定。

    “她没错?还我错?”杨成冷笑,**地道,“人都死了,说不定马上你我就能看到她被悬挂在西番大营的脑袋,还说这些屁话。”

    “她如没做错,你要怎样?”苏亚就好像没听见他的话,继续这个话题。

    “我若错了!”杨成受激不过,恼怒地道,“我昭山杨氏世家,终生为太史阑家奴,任她驱策,至死不改!”

    “杨成……”史小翠忽然拉了拉杨成的衣袖,仰起的脸上眼神担心,“别吵了,大家别伤和气……”

    众人都有震动之色。

    杨成本是品流子弟,却是品流子弟中更为品流的那一种,他出身藏南行省昭山杨氏世家,杨氏世家曾经担任多年的藏南将军,世代守卫藏南,和当地土司家族关系亲近,几乎代代都娶土司之女,是藏南地位特殊,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杨成是这一家的继承人,将来是要回去继承家主之位的,他一向不屑于和郑四少之流混在一起,才会后来脱离品流子弟行列,加入太史阑的阵营。

    他的家族虽然僻处藏南,但众人也隐约知道,他家背后有藏南十数位大土司的支持,绝对是轻易招惹不得的庞然大物,其力量也足可傲视藏南,这样举足轻重的家族,家主随意一句话都可能引起当地政局变动,现在杨成冲动之下,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众人中只有苏亚眼神不变,望定杨成,沙哑着嗓子道:“好,但望你记住。”

    “呸。”杨成不屑地一扭头,“我话还没说完,既然今日你逼我以家族做赌,便已经触犯了我昭山杨家的尊严,所以,只要证实你是错的,或者太史阑死了,你苏亚,就要对我磕头道歉,并且,终身及世代子孙,为我杨氏家奴!”

    “杨成。”花寻欢一怔,“你过分了,不能对苏亚这样!”

    一直紧张地看众人斗嘴的陈暮,也着急地拉了拉苏亚。

    苏亚缓缓抬起头,毫不退让地看着杨成眼眸。

    目光相遇,一个坚定,一个灼灼。

    “好。”她道。

    众人都吸一口气,杨成腮帮咬紧,随即冷笑,“你既愿意以世代子孙命运做赔,也对得住我拿杨家作赌,那么,你现在可以去准备契书了!”

    苏亚冷然扭头,伸手便和花寻欢要纸笔,“教官,请帮忙替杨成书写契书!”

    “你们闹什么!”花寻欢一拳砸在蹀垛上,灰尘四溅,“她这种身份,被俘虏了哪有活路,苏亚,你犯什么傻!听我的,大家都是同学,意气之争不要闹成这样,都算了……”

    “是,都是同学,这时辰了,别闹!”熊小佳萧大强也赶过来劝说。

    “不行……”苏亚摇头。

    “她做梦!”杨成怒目而视。

    “别吵了,那边有动静啦!”沈梅花忽然扒着城墙大叫起来。

    众人扑到城墙边,此时天色开始放亮,隐约可见西番军四处逃窜,一群士兵在其后追杀,果然穿的是南齐士兵衣服,众人狂喜,大叫,“是天纪军!是天纪军!天纪军来救咱们啦!”

    “竟然是天纪军……”沈梅花喃喃道,“他们不是更远一些么……”

    “火光!”又有人大叫。

    随即众人便看见,城中,猜测是主帅大营的那片建筑,忽然冒出大片火光,火势极大,一看就是多个火头人为纵火,几乎瞬间,便将半边天幕烧红。

    “天哪……”杨成瞪大眼睛,“那应该是西番主营啊……这种烧法,耶律靖南死了么……”

    他随即遗憾地砸咂嘴,道:“如果太史阑尸首在那里,这下可要烧没了。”

    众人脸色都一暗,一时间觉得心绪复杂。

    虽然太史阑最后失心疯,间接令北严进入死境,甚至对同窗好友下狠手,但无论如何,如果没有她带领众人在北严城头死扛西番军,北严百姓,包括众人,都活不到今天。

    此刻曙光终至,得救在望,回头想起太史阑功过,都五味杂陈,不知该喜该悲。

    苏亚却只定定地看着那个方向,随即她“啊”地一声低呼。

    众人再一抬头。

    便看见几十条精悍的身影,自那地方窜出,各自骑马奔驰,直向北严内城而来,当先一人似乎手中还抱着什么,只是离得远,又时不时有房屋遮挡,根本看不清。

    但随着人流渐渐接近,外城中响起呼哨之声,天纪的士兵也在集合,齐齐往北严城下而来,当先那人衣衫飘举,晨曦从他衣襟上滑过,再闪亮亮地溅开去。

    众人屏息看着,眼神激越,北严军民早已失控,大多人爬在城墙上狂喊乱叫,要不是花寻欢还在约束着,一堆人都要跑下城门开门。

    长达七天的压抑、紧张、恐惧、绝望……将每个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此刻云开月明,那份欢喜,便似那刹那间铺满天际的云霓,红火了整片苍穹。

    越来越多的人流从外城四面八方汇聚,跟随在当先那几十骑之后,一大批南齐士兵押解着一批破衣烂衫的西番兵俘虏,也跟了上来,在内城前的广场停下。

    当先那人仰头,日光照着他脸庞,城头所有人都觉得眼睛亮了亮。

    “是晋国公!”花寻欢喜极大叫,忘形之下,忘记自己说漏了嘴。

    其余二五营学生面面相觑——这不是咱们的楚教官吗?国公?晋国公?

    在众人都为容楚真实身份震动时,苏亚的眼睛,只死死盯着容楚的怀中。

    他怀中有一个人,被毯子从头裹到脚,看不清长相。

    苏亚的眼睛,却慢慢亮了。

    晋国公容楚,何等身份,他怎么会随意抱着一个人出现于人前。

    那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城上众人还在激动之中,也没注意到这细节,花寻欢一迭连声招呼,“开城门,开城门!快!快!”

    城门缓缓开了。

    一队面黄肌瘦、衣衫破烂,却满脸兴奋之色的士兵迎上前去。

    容楚却没有动。

    他的护卫在他面前一字排开,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国公带人远道来救,怎么在城下摆出了这样的脸色。

    直到等所有人的激动都有所平复,开始将疑惑的眼光投向自己,容楚才慢慢仰起头。

    他目光在城上那些满是尘灰鲜血和激动的脸庞上掠过。

    随即有点心疼的,揽住了怀中的躯体。

    这些人,就是先前的她,不,她比他们更艰难。

    一个女子,在异族突袭之前,开内城,护百姓,杀城主,平治安,以一己之力,硬生生带着全城老弱和悬殊兵力,抗下来势汹汹的西番七天。更在最后,不惜以身冒险,装疯落城,只为有个可以拿命和西番主帅作赌的机会。

    她经过了怎样的艰难?

    他知道她,一向不会享受在人之先,不屑争抢,所以,眼前的士兵们面黄肌瘦,怀中的她却已经瘦骨支离,抱住她的时候,会被她突出的腰骨咯着手臂。

    咯得他连心都似在微疼。

    这疼痛,从知道北严消息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始,他原本以为自己不该有太多在意的,或许会紧张,或许有点担心,或许也许立即行动,但不会太疼痛,只是朋友的关切,像当年,对扶舟和挽裳一样。

    然而当他奔出丽京,绝然修改军报,威胁西凌总督,强逼天纪少帅时,所做的一件件事,让他越来越清楚——他为她,敢于应天下敌!

    那彻夜的奔驰,那殚精竭虑的谋划,那无所顾忌的大胆,那谈笑风生背后的焦灼。

    那些他做了,却不需要经过任何思考的一切。

    都在告诉他,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容楚深深吸一口气,低头看怀中太史阑苍白的脸庞。

    在进城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为她做。

    “城上诸人。”他抬起头,声音不高,却瞬间传遍全城,“安好否!”

    “国公!”花寻欢大呼,“劳你援救,不胜感激!只是怎么会是您亲自带领?”

    “因为只有我来。”容楚神情微微讥诮,“天纪大营和上府兵,还没出兵。”

    “这……”众人面面相觑。

    “我来,是因为我得了一个人的消息。”容楚目光柔和,低头看了看太史阑,“你们全城得救,也是因为她。”

    城上的人都将惊疑的目光,投向他怀中,却还没看出是谁。

    “朝廷有令,需等北严尽量消耗西番军力,再由天纪和上府出兵,以便彻底将西番军留在北严。两军原本在青水关埋伏……”容楚娓娓将朝廷指令说了一遍,略去了自己如何夺令借兵的细节,只说自己得了消息,连夜出京,随即在天纪营调兵一万,亲来营救云云。

    城上人们瞪大眼睛听着,几乎不可置信。

    “不可能……不可能……”沈梅花喃喃道,“朝廷为什么要这么做?北严就三千兵,又遭突袭失去外城,绝对不可能挡下西番,北严一失,内陆难保,这个道理朝廷不懂么……”

    “不可能……不可能……”花寻欢也眼睛发直,“纪连城什么人,既然朝廷有这命令,他必定不会多事,他怎么会允许手下被国公带走?”

    然而常大贵已经赶来,也含糊地将情况解释一下,他是天纪大将,城中有人认识他,听得他亲自作证,再不相信也没道理怀疑。

    “按说我们这一万兵,夜袭两万人西番大营,也不至于摧枯拉朽,这么快功成。”容楚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这主要是因为,在我们夜袭之前,西番主帅耶律靖南,正被一个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并在此人手下重伤,西番兵没有得到指挥,群龙无首,人心涣散,才会迅速大败,被我等驱逐。”

    “这人是谁!”花寻欢目光亮亮地追问。

    容楚的目光,在城上人脸上掠过,杨成忽然打了一个寒噤,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随即容楚低下头,缓缓掀开挡住太史阑脸的披风。

    “太史阑!”城上的惊呼如山崩海啸。

    容楚手不停,继续掀开披风,露出太史阑满是血迹灰土的上衣肩部。

    看见那一身的血,他手指一颤,随即归于平静。

    这是必须要做的。

    今日城下,他要为太史阑正名,要让这一城的人,用最鲜明的方式,永远记住她。

    太史阑的血,不能白流。

    当初他不愿她卷入朝争倾轧,可命运自有其定数,如今她已经不可避免走上政治舞台,走上了,宗政惠的对立面。

    如何敢不让她更强?他纵要护她,也要她能护自己,拥有忠诚属下,是他要为她的将来,铺垫的第一步。

    他待她,历经心理波折三层。

    初见,为她果敢霸气所惊,忽然起意要用她做挡箭牌,好转移宗政惠注意力,他直觉这个女子,会比前面三个更有韧性,会让宗政惠好好审视。

    再来,他开始觉得,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转移宗政惠视线,无需拿她的安危做赌,他想雪藏她,隐没她,不要她出现在世人和强权的眼光下,平白招惹祸患。

    可如今。

    脉脉心情如流水,漫过心墙。是何时案前偷换明月光,耀亮桃花一支,不知道,也无需整理得清楚。

    左不过人生必经之路,忠于自己的心便罢。

    ……

    披风掀开,现苍白的脸,满身的血,大半衣裳原本颜色都不辨,却依旧能看出更加厚而粘腻,那是一层层浸润的血。

    城上人的惊呼忽然凝住,苏亚眼底泛出泪光。花寻欢怔怔看着底下,手指抓着蹀垛,已经抓出深深指印。只有杨成冷哼一声,道:“还活着?算她命大!”

    他声音方落,底下容楚已经轻而清晰地道:“她,太史阑,在城破顷刻之时,为救全城军民,彻底解决西番,装疯、杀友、好让朋友将她打落城下,被俘时她与西番大帅赌命,要用自己的命,换西番失去主帅大败城下,她拼得重伤,刺伤西番主帅,动摇西番军心,才有我等一夜顺利突袭,才有西番大败,才有如今——”他注目城上二五营的人,冷然道,“北严被救,你等,苟活。”

    ……

    这一刻风声忽然特别清晰,因为四面忽然特别寂静,城上城下,数万人,人人凝住呼吸,以至于所有人听见城墙灰尘剥落的簌簌声。

    细微的簌簌声,众人心头却像落了瓢泼大雨,又或者被真相的重锤,锤击在了心上。

    “不可能!”半晌寂静之后,杨成大呼,“不可能!她都不能算会武功,如何能在西番主营中和耶律靖南赌命!耶律靖南掌握她生死,何必和她赌命!”

    “和她相处这么久,你知道她,她或许不能做,你们做得到的很多事,但她也能做很多,其他人永生无法做到的不可能。”

    杨成还想反驳,史小翠忽然一拉他衣袖,指指地上的箭。

    杨成一下哑了口。

    这些箭!

    这些莫名其妙修好的弓箭,支持他们渡过攻城战最激烈的最后三天,其余人深信太史阑,真以为那箭是工匠修好的,可出身大家的杨成知道,没可能!

    太史阑的神奇,相处日久,他们怎么可能不隐约知道?

    容楚拍拍手,常大贵的属下将领,押着一群西番士兵上来。

    这一群,都是耶律靖南的护卫从属,亲眼目睹赌命事件,容楚早已下令护卫跟紧这些人,务必俘虏几个。

    “你们西番汉子,入军之前,都在你们昌明大神之前发过守口誓,”容楚淡淡道,“证明给他们真相,我许你们光荣的死法。”

    “不用威胁!”一个汉子双眼发红,用生硬的南齐语道,“只有跪伏的羊羔,没有怕死的番男!是怎样就怎样——”他一指太史阑,大声道,“好女子!我也佩服!大帅遇上她,是劫数!”

    另几位西番士兵大声道:“我们只恨没有劝大帅,先杀了她!”

    常大贵微微点头,看守俘虏的士兵松开绑缚,微微后退。

    几个西番兵互看一眼,惨笑一声,捡起南齐士兵故意留下的刀,毫不犹豫一反手,刺入心窝。

    血溅广场,城门无声。

    “好汉子。”容楚道,“全尸,在城外择地安葬。”

    “是。”

    日光更亮烈了些,他低头看看怀中太史阑,再看看城上泥塑木雕的人们,缓缓替她盖上披风,仰头看。

    就那么一抬头,城上城下,砰然巨响。

    城门前接应的士兵跪下,城门后欢呼着准备迎接援军的百姓跪下,城头上拼死守城精疲力尽的军人,跪下。

    花寻欢双手捂脸,热泪滚滚从指缝中流泻,她一声声呼喊,“天哪……天哪……天哪……”

    沈梅花背转脸,很重地在擤鼻涕,力道之大,似要把自己的鼻子拧断。

    伤势未愈的史小翠热泪盈眶,挣扎着要杨成扶起,探头对城下看。

    龙朝躲砸蹀垛后探头探脑,眼神欣喜,尤其注意到没看到李扶舟身影,一副松了口气模样。

    苏亚背着手,望着天,一动不动,眼眶边缘,泛着深红,嘴角却是一抹欣慰又得意的笑。

    陈暮望着她那抹得意的笑,已经呆了。

    熊小佳靠在萧大强单薄的胸膛,玩着他的衣领,喃喃道:“大强,我又相信爱了……”

    “小佳。”萧大强深情地搂住他的腰,“我们会比他们更深情……”

    ……

    杨成已经傻住了。

    他立在城头,浑身僵木不知道任何感觉,脑海里此刻并不是质疑容楚的话,而是一遍遍反复回想太史阑落城前后的一幕。

    忽然的发疯……失去常性的践踏她护卫的百姓……对小翠下手……激他发狂……背靠的城墙……他的方位……史小翠的方位……花寻欢的方位……太史阑一步不离的位置……

    他忽然浑身一颤,如被电流穿过!

    果然一切都在计算中。

    因为,在整个事件中,一切都合情合理,唯独有一件事不合理!

    那就是,太史阑的位置!

    那么激烈的纷争,那么混乱的殴打,一个“疯了”的人,竟然始终没有离开过那截被震塌的城墙!

    她拿命演出,如此真实,他们不知真相,本色演出。

    按照她的心意,来一出祸起萧墙,城头喋血。

    不如此,如何取信西番?

    脑海里一遍遍闪现她落城时的眼神。

    看的不是一拳击她下城的她。

    是他身后!

    他身后,是李扶舟!

    那眼神,不是求救,不是哀绝,是……接应!

    杨成忽然松开手,险些将扶着的史小翠掼下去。

    然后他身影一闪,已经奔了出去。

    众人都一怔,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极度震惊羞怒之下,就此遁走?

    靠着墙的史小翠,却有些骄傲地笑了起来。

    城下,容楚忽然眯了眯眼睛,解开了太史阑的穴道,将她扶正,坐在自己身前。

    太史阑缓缓睁开眼睛。

    随即她看见城门上下,万千士兵百姓跪伏,黑压压的人头,如浪潮,从眼前无边无际地铺展开去。

    她看见猎猎飞舞的南齐旗帜,虽千疮百孔依旧挂在北严城头,旗下花寻欢忘形地对她伸开双臂,风将旗帜拍打在她脸上,染一串晶莹泪滴。

    她看见大开的北严城门,染斑驳鲜血无数箭矢,无数人捧着那些箭矢,争先恐后张嘴向她呼喊。

    她看见一道人影从城上冲下,风一般卷过人群,一路狂奔到她面前,却在三丈外戛然而止。

    那是杨成。

    她微微眯起眼睛。

    杨成的脸微微发红,这富家少年还不够坦然洒脱,然而微一犹豫之后,他一咬牙,砰一声跪在尘埃。

    “昭山杨成!”他大声道,“从此,终生,愿为太史姑娘门下,赴汤蹈火,无所怨尤。长空见证、厚土见证、诸位同袍、父老,见证!”

    少年声音朗朗,响彻长空,扑面的风更烈,蓝天下旗帜翻卷,哗啦啦似掌声响起。

    欢呼也同时响起。

    “终生愿为太史姑娘赴汤蹈火,无所怨尤!”

    声浪如潮,长拜如仪,北严残破城门之前,响起南齐大地多年来,第一次为一个女子的如雷呼喊。

    太史阑抿唇,不动,忽然微微仰首。

    仰起的脸,是为了阻止落下眼眶的泪。

    一路艰辛,七日苦痛,至此落定尘埃,在这人潮的欢喜里。

    她忽然看见城头上,苏亚对她做了一个狠狠挥拳的手势。

    泪水未落,她唇角微微勾起。

    容楚忽然抱紧了太史阑。

    他感觉到怀中的女子,似乎在微微颤抖。

    随即他听见她道:“容楚,谢谢你,辛苦了。”

    他微微沉默,将下巴轻轻搁在她颈侧。

    良久之后,在欢呼的间歇,他道:

    “太史。”

    “如果这一生陪伴你注定辛苦,我愿永世不知享乐之美。”

    ==

    南齐景泰元年八月,西番突袭,围城北严,北严外城破,城主殉城,十余万百姓被困,南齐二五营女学生太史阑应运而出,力挽狂澜,领三千军十万民,抗两万西番大军于墙矮城旧的内城城下,西番十余轮猛攻而未能夺城,太史阑更使计闯营,重创西番主帅,终于等到天纪援军到来,大败西番,此役生俘西番士兵三千,杀一万一,其余逃散,西番主帅耶律靖南,奔逃于路,回到西番时,身边只余护卫三人。

    太史阑临门一战,在岌岌可危的内城城墙之上,救十万百姓,保西北大门,将不可能化为可能,成就南齐历史上最为神奇,最为功勋彪炳的战役之一,在很多年后,她的“木偶借箭计”、“八卦退兵计”还是南齐战事课上津津乐道的经典战策,至于她是怎样令武器不足的北严一直有弓箭使用,又到底是怎样令西番大帅耶律靖南犯傻和她这个俘虏赌命,则成为南齐军史上永远的秘密,后世无数军事学家奋笔疾书,写出探讨论文上千篇,但真正的答案,只有那个时代,最高贵最优秀的男女们,才知道。

    八月初十。

    这一日,北严得救,开始接受来自上府等地的援助,幸存者家家设太史阑长生牌位。

    这一日,急傻了的赵十三回到北严,向容楚和太史阑回报景泰蓝失踪,两人下令迅速寻找。

    这一日,邰世涛带着景泰蓝,直奔北严。

    这一日,一道来自西凌总督府的急令,传到了还在养伤的太史阑手中。

    “着令二五营学生太史阑,即日赴西凌首府昭阳城,受赏,授勋!”

    消息传出,北严欢声雷动。

    是日,日光明艳,浮云涌动,太史阑在北严城主府内,俯首看那盖着西凌总督印的深紫色公文,淡淡道:“不过是个开始。”

    ==第一卷完==

    ------题外话------

    第一卷完了,速度较快,在我的预想里还要再过几天才能完结,主要最近被亲们挥鞭子催着,不敢懈怠的缘故。

    当然大家也一直有用票来鼓励我,从不让我白费努力。

    谢谢大家的票,有些亲一投许多张,有些亲统计下来已经给我投了惊悚的数字,更多的亲一有票就记得扔给我,每张票每个订阅每次礼物打赏每个留言都是心意,我只恨我不能回报更多。

    战争结束了,第二卷开启太史阑从政之路,新人物陆续出场,大家伙儿调**杀杀人,爱情和传奇路途都会再上一层楼,喜欢他或她,请陪着一直走下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81》,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八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81并对凤倾天阑第八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