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女霸王的第一次主动

    太史阑会不会拦?

    容楚在该走的时刻,冒险不走,想要看看太史阑,到底敢不敢悍然出面拦李秋容。

    想要试试她的真正心思,想要知道她到底看什么最重,想要了解,那些自己给出的,她究竟如何在意。

    前厅里,太史阑却还在沉思,一脸走神的样子,似乎对赵十三的话没什么反应。

    赵十三瘪瘪嘴,心里为主子哀哭一秒钟。

    “晋国公?”章凝很诧异地抬起头,“李公公看见晋国公了吗?我们没瞧见啊。”

    其余人也嗯嗯啊啊附和——反正不管怎样,他们确实没瞧见。容楚在西凌本地官员来接应的时候,已经戴上面具,由龙魂卫保护着从另一条路自己去了昭阳府。

    “没瞧见没关系。”李秋容淡淡道,“咱家也没打算劳动诸位大人带路,也就是个小小的昭阳府,咱家亲自去找,找到国公,和他说句要紧话儿,咱家也就回京复命了。”

    “怎么可以让公公亲自找人?”大司马魏严道,“来人——”

    “不必了。”李秋容一摆手,阻住了他的话,“昭阳府,以前咱家也来过,里头外头的人咱家都安排好了。多谢大司马关心。”

    魏严被堵得讪讪的,原本他是想安排人带路,引着老李多绕几下,好让容楚得到消息及时离开,没想到老李有备而来,滴水不漏。连外头堵截的人想必都安排了。

    “诸位大人。”李秋容忽然从怀里又掏出个锦囊,铺开在桌上,手指点着锦囊,道,“这里还有陛下以及太后对于此案的疑问,请诸位大人立即在此对此书函进行细致回复,稍后咱家回京要带回给陛下和太后阅览。”他又转头对太史阑道,“有些问题想必只有太史大人才清楚,请太史大人也务必留下立即答复。”

    这下官员们想离开通知容楚也不能了,不知何时,李秋容带来的御林军已经将厅堂包围。

    李秋容看看所有人都在,转身就往门外走,忽然太史阑站起身,向他走来。

    章凝一眼看见,伸手就去拉太史阑衣袖,太史阑坚决地拨开他的手指。

    李秋容站定,眯起眼睛,眼神很满意的样子。

    他也在等着这一刻。

    太史阑走到他身前,并不行礼,低头对他看看。

    老李个子不高,被她这么一望,顿觉矮了半截。

    老李还不动声色,他身边一个侍卫已经怒声道:“太史大人,你失礼了!在李公公面前,你怎可这般姿态?还不快行礼!”

    “他四品,我四品。”太史阑平静地道,“行什么礼?”

    “你!”侍卫怒声道,“李公公此刻代表太后,怎么当不起你一个礼?你是要藐视太后吗?”

    “李公公此刻还在代表太后?”太史阑瞟他一眼,“那你怎么离太后娘娘站这么近,你是要藐视太后吗?”

    侍卫:“……”

    无语的侍卫哗啦啦退后三步,离开了李秋容身边。

    “太史阑。”李秋容始终那副八风不动模样,眯着眼睛道,“你跑来就是为了和侍卫们斗嘴么?”

    他到此刻才正眼瞧了太史阑一眼,对太史阑,位高权重如李公公,也是大名如雷贯耳,更因为宗政惠的关系,老李对太史阑又好奇又憎恨,先前绷着面子不肯多看,此刻人站在面前,老李的眼光,终于忍不住,探照灯似的扫了一遍。

    扫完他立即收回眼光,心中瞬间充满了对容楚的鄙视。

    正经美人不要,要这么个不知男女的!那还不如找个太监!

    “自然不是。”太史阑接收到他充满鄙视的目光,毫不在意地对他扯扯嘴角,“我来是为了向公公行礼的。”

    说完她当真弯了弯腰,倒把老李搞得一愣。

    太史阑腰弯下去却不直起来,半弯着腰,闷声道:“李公公,咱们是平级,好歹你也得回个礼吧?”

    一边说一边她就顺手去按李秋容的肩膀。

    李秋容可不愿意被她碰到肩膀,身子一侧,也象征性弯了弯腰。

    他这一弯,太史阑忽然对着他低下的脸,手一摊。

    “李公公,”她道,“你瞧瞧这东西有意思吗?我怎么看不懂?”

    李秋容一低头。

    就看见一张纸。

    有点皱,白纸黑字,上面似乎是个药方。他看见药方第一排的第一味药物,心中便一震,正要仔细看清楚,太史阑手一握,收了回去。

    “我想去查查药典。”她眯着眼睛道。

    李秋容慢慢直起身,盯着她的眼睛,半晌,点点头,“那你去吧。”

    太史阑一句废话也没有,转身就走。

    三公瞠目结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刚才太史阑逼开了侍卫,和李秋容相对鞠躬,两人都背对众人,只有李秋容才能看见她掌心的东西。

    太史阑走出去,李秋容阴恻恻对三公笑了笑,道:“劳烦三位大人,咱家等会回来。”说完也跟了出去。

    三公对视一眼,都道:“糟了!”

    ==

    太史阑在前面走。

    李秋容在后面跟。

    两个人身边都没人,李秋容是皇宫第一高手,自然不会在意太史阑,而太史阑的护卫,虽然想上来保护,但已经给御林军拦住。

    太史阑就好像不知道老李在后头跟着,一路往后院书房去,一边走,一边抬手打了个手势。

    远远跟着她的苏亚立即转身,提前进入后院。

    后院里容楚坐在桌前看书,姿态闲散,不时拈一颗葡萄,雪白的手指缓缓剥开深紫的果皮,红唇白齿咬开碧绿的汁液,这一幕是很美的,可惜那些热锅上蚂蚁般的护卫们,没人懂得欣赏。

    “主子,走吧!堵住了您就要获罪了!”

    “再等等。”

    容楚微笑,舒舒服服向椅上一靠,任凭周七黑着脸,瞪着眼。

    哪怕护卫们都恨不得把他抬起来往马上一扔,立即把他一阵风般地兜出昭阳府,他还是不急不忙,似乎不等到太史阑的动作坚决不罢休。

    人影一闪,赵十三溜了回来,还没进门,就兴冲冲地道:“主子,主子,太史阑拦了呀!拦了拦了拦了呀!”

    周七吁出一口长气,容楚慢慢放下手中的书。

    一瞬间他似乎想笑,但终究也没有笑,只是眼睛微微弯起,这一刻的眼神越发水光荡漾,晶明灿亮。

    护卫们直勾勾地瞧着,觉得此刻似笑非笑的主子美得惊人。

    “总算……”容楚今日的话总是半吐半露,说了半句也便停住,又是一抹醉人的笑意。

    他自顾自笑了一阵子,才想起来问:“怎么拦的?强硬地拦吗?那你为什么不在面前保护她?争执起来伤了她怎么办?”

    赵十三对天翻了个大白眼。

    难伺候!

    “没看出来她怎么拦的。”他悻悻地道,“甚至也不知道算不算拦。”

    “嗯?”

    “她就过去对李公公行了个礼,然后忽然李公公就许她走了,然后她就往后院来了,然后李公公也跟着……不知道她要玩什么花招。”

    容楚皱起眉。

    他知道太史阑有勇有谋,凶悍也来得,奸诈也不少,原以为对着刀枪不入天生敌意的李秋容,太史阑唯一的办法就是强硬地拦,拦住一会儿然后通知人报信,他自然会迅速避开以免给她和自己带来麻烦。不过看现在她的打算,她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和李秋容撼上,这女人,又想搞什么把戏?

    他想了想,挥挥衣袖,对面,他那个替身恭顺地站起身来。

    “你站到那边竹林去。”容楚吩咐道,“就是一进园子就能看到的那个林子。”

    “是。”

    让替身站在那里,是为了耍耍老李,万一太史阑没拦住,就让他捉住这个“容楚”吧。

    到时候谁说看见他容楚都没用——你看走眼了!

    容楚并没有立即离开,他真要想躲,有的是办法,现在出去,外面一样有老李的人盯着。

    抬头遥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书房方向,容楚微微一笑。

    “你到底,要怎样整老李呢……”

    ==

    太史阑在回廊上走了一阵,忽然道:“肚子痛。”

    随即也不等李秋容回话,大踏步去了回廊下园子里的厕所。

    李秋容眉间憎厌神色一闪而过,拢着袖子,立在廊下似乎在看风景,眼角却紧紧瞟着茅厕。

    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堵容楚,和抓住容楚小辫子相比,现在太史阑手里掌握的那个东西,才是他必须要知道的!

    如果他猜的不错,真的是那东西的话,那这个女人,无论如何不能留!

    李秋容注视着园子里的秋景,葳蕤华彩的艳色照耀不进他的眼眸,老太监眼神里,满是阴恻恻的杀气。

    还有三分疑惑。

    疑惑太史阑是蠢笨还是太过大胆,是不知内情贸然行事还是行事天生无所顾忌,她难道不知道手中的东西何等要紧,不知道这样亮给他是找死?可如果真的不知,她又怎么知道凭这个东西来引起他的注意?

    李秋容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不过就他对太史阑的了解,他觉得这个女人胆大到疯狂,做些傻事也不奇怪。

    李秋容静静等着,并不怕太史阑玩什么花招,现在整个园子都在他的呼吸之下,他甚至知道太史阑并没有真的解手,但也没有做别的事,就是在茅厕里呆了一会儿。

    李秋容唇边浮现一抹冷笑——不管你想玩什么花招,在绝对强横的武力面前,都没有用武之地。

    也就半盏茶的功夫,太史阑出来了,两人对视一眼,各自走路,前面拐过一个回廊,就是后院书房了。

    书房门紧紧闭着,所有的下人已经驱散。

    太史阑推开门。

    李秋容紧紧跟在她背后,就算里头有暗器射出来,先被射中的也是她。

    里头并没有暗器,也没有想象中的高手,四面空荡荡的,一道帷幕拉开在正中。

    帷幕后似乎有人,呼吸粗重,武功似乎不太高。

    李秋容唇角浮现一丝冷笑。

    他艺高人胆大,并不顾忌任何暗手,一边运气护住全身,一边上前一步,哗啦一下撕开帘子。

    帘子乍分。

    帘后有人。

    一个紫檀高椅上,坐着一个高髻蒙面妇人,她怀中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抬起脸,对着李秋容一笑。

    “李公公。”他奶声奶气地道,“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和母后等你很久了。”

    李秋容瞬间如被雷击。

    想遍了千种万种可能,也万万想不到这一幕——太后?太后不是在丽京宫中吗?皇帝?皇帝不是失踪了吗?

    李秋容被瞬间打击得身子一晃,下意识往前一倾,想要看清楚眼前人。

    妇人款款抬起手,手上八宝琉璃红宝护甲光芒一闪,刺得李秋容眼睛下意识一闭。

    随即他听见皇帝笑眯眯地道:“李公公,扶着朕。”

    长期宫廷训练习惯的李秋容立即伸出手。

    然后他便听见“嘿!”的一声,似乎谁发出了吃奶的力气,再然后他便觉得腕脉一痛,再然后……

    没有再然后了。

    李秋容还是站着,眼神慢慢发直。

    太史阑一个箭步上来,抓住李秋容血流不止的手腕,老李枯瘦的手腕上,生生给戳了一个洞。

    “你这小混球。”太史阑骂景泰蓝,“这么大力气干嘛。”

    “麻麻你不是说他武功高,轻轻戳也许没用嘛。”景泰蓝委屈地抱着人间刺。

    他刚才那一刺,几乎把小身子都压了上去,把可怜的老李的血管都差点捅穿。

    太史阑倒也不是心疼李秋容,要不是因为现在杀了他实在麻烦,她恨不得立即一刀宰了这宗政惠的帮手,只是这洞给景泰蓝这猛小子捅太大,等下遮掩起来麻烦。

    高髻妇人站起来,忙不迭地扯掉面纱,脱掉甲套,神情充满厌恶。

    太史阑忍不住笑笑,道:“苏亚,扮起太后也挺有模有样的。”

    苏亚“呸”了一声。

    刚才太史阑上厕所,其实什么也不打算做,就是磨蹭时间,好让苏亚及时把景泰蓝抱过来,顺着另一条道进了书房,改装扮演太后娘娘。

    以李秋容的身份和他所知道的内情,再没有比这个造型更对他有冲击力的了。

    景泰蓝手中银白色的刺尖闪亮,太史阑接过来,调成天蓝色的,然后道:“你们避到后面去。”

    接下来的一些事,她不想给景泰蓝知道。

    苏亚抱着景泰蓝避到后面,景泰蓝在她耳边唧唧哝哝的道,“麻麻又要使坏了……我要和麻麻借这个刺儿。”

    “干嘛?”

    “刺她……刺她……”景泰蓝嘟起嘴,小脸上竟然满是怨恨,“我要刺她,让她告诉我,那天晚上……那天晚上……”

    苏亚转头看他,景泰蓝张大眼睛,忽然眼神里溢出惊恐之色,他似乎忽然想清楚了什么,小身子开始轻轻颤抖,越抖越厉害,连牙关都在打战,他抖抖地道,“她……她和乔姑姑……她们在……父皇……”

    苏亚忽然一把抱住了他,捂住了他的嘴。

    “景泰蓝。”她抱紧他,在他耳边低声道,“别想!不要回想!”

    景泰蓝僵硬着身子,半晌,慢慢抽噎了两声,忽然张开双臂,把脑袋往苏亚怀里一扎,再也不肯说话了。

    苏亚抱着他小小软软的身子,感觉到他的颤抖还在继续,只觉得心痛,忽然想起景泰蓝刚才的神情和话语,一股同样的惊恐不安从心底泛了上来,她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回头对太史阑看了看。

    太史阑在让老李写字。

    蓝色的刺尖在肘弯刺过,“吐真”的效果正在发挥,来自神秘民族的神秘药物,天下任何高手都不能抗拒,区别只在维持时辰长短而已。

    书房里刚才为了营造虚幻效果,焚了香,淡淡的白色烟气里,太史阑像个女巫一样,坐在李秋容的对面。

    桌上纸墨齐备,一叠厚厚的纸堆在李秋容面前。

    “告诉我宗政惠的事。”她道,“从她进宫之前,一直到现在。”

    李秋容似乎有点茫然,这问题太广泛,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太史阑想了想,决定换个逼供的方式。

    “你记忆里关于她印象最深刻的事?”

    “关于她最惊恐的事?”

    “她第一次向你求助是为什么事?”

    “你为她做过的最亏心的事是什么?”

    “她心里一直有什么样的想法?”

    “她肚子里那个孩子,你怎么想?”

    “她对皇帝,以及现在肚子里那个孩子,怎么想?”

    “你最不赞同她的事是什么?”

    “她让你觉得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她自己最得意的事是什么?”

    ……

    很多问题,每个问题都单独一张纸,李秋容有时候答得很快,有时候却下笔踟躇,更多时候他甚至不想写,呈现出烦躁和抗拒的状态,让太史阑吓一跳,还以为人间刺失去效用。

    那些李秋容即使在被迷惑状态,依旧下意识抗拒的问题,都必然是隐藏在心底最深处,连他自己都不愿想起或面对的事,比如那个“你为她做过的最亏心的事”比如“关于她的最惊恐的事”。

    这些问题回答时,李秋容大概处于混乱和清醒的拉锯战中,残存的清醒意识提醒他绝对不能回答,而人间刺强大的药力则在逼迫他必须回答,这使他的回答支离破碎,语无伦次,不多读几遍,有时候甚至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是太史阑看懂了。

    她一张纸一张纸看过去,一个字一个字看李秋容写下来,那些字眼也似一刀一刀刻在她心里,刀尖冰凉,带着杀气和血气,狠狠地从那些黑暗的往事里戳出来,刻在她眼前,她这么强大岿然至冷酷的人,也不禁一次又一次,激灵灵打寒噤。

    李秋容写下的很多事,太可怕了。

    皇宫……太可怕了。

    受TVB狗血宫斗剧的教育,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皇宫是天下最黑暗最肮脏的地方,太史阑不看宫斗剧也知道一二,历来有等级的地方就有争斗,这是常理,可是当她穿越,当她真的面对宫廷里赤裸裸的黑暗和杀戮,她依旧觉得,小说或电视剧永远都是艺术加工,真实,才最可怕。

    这些纸张,随便一张传出去,都会引起一个国家的动荡。

    太史阑手按在纸边,问题已经问得差不多了,心中还有一个问题,盘旋不去,她却在犹豫。

    太史阑一生很少犹豫,偶有犹豫,都是那些她认为婆婆妈妈的事。

    比如,感情。

    沙漏在飞快地漏着,时辰不早了。

    太史阑瞟一眼屋外,感觉到头顶高来高去的风声,也不知道是容楚的哪些护卫还在悄悄保护她。

    想到容楚,她抿了抿唇,有点恼怒——这混球,最近真的不理人了!

    不就是有点误会他了么!

    不就是心疼世涛么!

    他让世涛做那危险的活,一次次在她眼皮底下受苦,还不许她心疼了?

    她不知道他另有安排因此发怒,他傲娇个啥?

    傲娇,傲娇,鼻孔朝天傲娇,傲娇你妹!

    恼怒完了又觉得郁闷——哎,男人傲娇怎么办?

    要哄吗?

    她想了想,没想出具体的处理办法,这些事她还真没个范本来照着学,现代那一世那些爱情指南婚姻宝典她从来当个屁,鼠标滑过去也绝对会绕开。

    每个人性格不同,处境不同,遇见的人和事不同,哪来的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宝典?

    哎,要是大波在就好了,她倒是个情爱万事通,或者她该知道怎么对付男人的傲娇?

    太史阑想了一下,摇摇头,不对,大波就算有办法,也肯定是那种投怀送抱轻薄调戏黄色笑话之类的玩意,还是不适合她。

    她在这里忽然走神,脸上的表情一会儿苦恼一会儿狰狞,李秋容呆呆坐在她对面,眼神定光。

    好一会儿太史阑才收敛心神,鼻子里哼了一声,终于还是抽出一张纸。

    “最后一个问题。”她道,“容楚和宗政惠……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吗?”

    问完她飞快地把纸一推,也不去看李秋容怎么写,倒是李秋容皱起眉,似乎有点犹豫,半晌才写完。

    太史阑又磨蹭了一会,才拿过来一看,随即眉毛高高挑起,发了一阵呆,将那张纸一折,收进怀里。

    剩下的写满要命信息的纸,她翻了翻,把一些最要紧的,根本不能被任何人能知道的都小心收起,只留了一张在外头。

    然后她收回人间刺,拉开椅子,坐在李秋容对面,等。

    大概也就是几句话的工夫,李秋容咳嗽一声,抬起头来,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只是清明里,还有几分疑惑。

    中人间刺导致的思维短暂空白,一般人很难察觉,但是高手还是会有感觉的,比如容楚,比如李秋容。

    他抬起眼,看见屋内烟气袅袅,太史阑姿态悠闲地坐在他对面,不由皱了皱眉,心里有种诡异而不安的感觉。

    这种诡异的感觉,在他发现手腕上的伤口时,更加明显,他盯着那伤口,不明白这是什么时候造成的。

    “你怎么在这里?”他想了一下,并没有询问伤口的事,道,“你刚才拿的那东西呢?”

    “什么东西?”太史阑一脸平静。

    李秋容斜眼瞄着她,森然道,“太史阑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不敢杀你?”

    “是。”太史阑毫不犹豫地答,顺手将一张纸哗啦啦在掌心翻着。

    李秋容给她气得脖子一梗,青筋都爆了出来,抬手就要拍桌子,手还没抬起来,太史阑哗啦一下将纸一掀。

    “刚才听李公公说了一个精彩的故事,怕自己忘记,我还请李公公记录了一遍,李公公要不要看看?”

    她将纸平平推了出来。

    李秋容头一低,看见上头宫廷秘辛,眼神一直,满头的汗哗啦一下浸了出来。

    “这故事很有意思。”太史阑道,“我已经命人去刻版,收藏在我的密室里,不知道到时候誊印出来,会不会成为一本畅销书?”

    “太史阑。”李秋容手指都在发抖,却仍然勉强维持着平静的呼吸,“咱家不明白你的意思。”

    “公公不需要明白。”太史阑淡淡道,“我只是请公公看看这故事值得刻印么?”

    “如果有人不怕死的话,或许可以。”李秋容垂下眼睛。

    “匹夫一怒,血流三尺。”太史阑道,“公公是想效仿匹夫?不过你眼前也有一个匹夫。匹夫一怒,故事满城。还是情节曲折,人物鲜明的当朝皇家故事。”

    “太史阑。”李秋容又沉默了好久,才一字字道,“你用的是什么手段?”

    “公公想必知道的秘密太多,不吐不快,而我看起来比较值得信任,所以公公和我一见如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太史阑的表情像在探讨。

    李秋容险些给这话气得翻白眼。

    室内气氛沉默下来,李秋容阴沉着脸不说话,太史阑无聊地转着笔。

    她就坐在李秋容对面,不遮不掩,李秋容盯着她,觉得自己有一万个机会顺手拍死她,拍死这个让太后烦心,也让自己郁闷的女人,可是一万次想来想去,依旧不能。

    而且他也开始觉得恐惧——这个女人到底用什么办法,竟然从自己嘴里撬出了秘密?

    行走宫闱多年的老太监,在那黑暗幽深宫廷中蹑足无声,见过太多秘密,参与过太多深潜的计划,如果不够嘴紧,不够忠诚,早已是金水井下白骨一堆。

    他连梦话都不说的。

    万万没想到,居然在这样青天白日下,敌人府邸中,最不可能的情境里,发生了最不可能的事。

    他终于抬头,再次认认真真看了太史阑一眼。

    就这个平凡的女人,一次次令太后惊讶,生气。别人不知道,他知道那些夜里,宗政太后强撑着回宫之后,多少次半夜发狂,赤足而起,将身边可以摔的东西统统摔碎,再站在锦绣华毯之中,披发痛哭。

    那些深浓的夜里,宫女都远远避开,只有他陪着她,看尽她的燥郁与泪水。

    他曾不以为然,以为这女人不过运气好,以为她不过是仗着容楚相助,然而今日,他忽然觉得,也许她,真的是宗政太后最大的敌人。

    她给他的不可掌握感,恐惧感,不确定感,这王朝里只有容楚曾经让他感受过。

    晋国公府里一场无声较量,让他噩梦了好几天。

    如今这个女子,让他仿佛看见另一个容楚。

    “说吧……”他最终疲倦地吐出口长气,下死眼盯了太史阑一眼,“你要什么?”

    “我知道你对她很忠诚,要你放弃她或者背叛她,你会先不顾一切杀了我,再自杀。”太史阑唇角一抹讥讽的笑意。

    李秋容默然,再次在心底承认,这个死女人,还具有洞察人心的能力。

    “没什么要求,你回去。”太史阑淡淡道,“终生不得主动做对容楚,也不得对我下手。否则你写下的这些故事,立刻就会传遍南齐。”

    太史阑有把握他会答应,李秋容对宗政惠呵护备至,宁可自己死也不会愿意让她陷入危境,所以她提个不算太过分,老李能做到的要求。

    太史阑可不想逼死老李,因为李秋容不怕死,却会怕宗政惠没人保护,为了宗政惠的安全,他会忍辱求生。

    而她握住太后身边人的把柄,将来用处才会更大。

    “好。”果然李秋容很爽快地答应了她的要求,随即不再看她一眼,转身便走,迈过门槛时,他微微一个踉跄。

    高手是不会被绊跌的,皇宫第一高手,终于还是暴露了内心的惊慌。

    太史阑坐在案前,转着笔,唇边笑意冷冷。

    过了一会她拍拍手,对窗外道:“叫你主子别走了,没事了,老李回家了。”

    又过了一会她站起来,皱皱鼻子,咕哝道:“做了好事不留名那是傻叉,雷锋还晓得写在日记里。”

    她觉得当然不要做个傻叉,所以应该去找容楚,好好表功。

    所以她就去找了。

    容楚就住在昭阳府的后院,一个人占一个院子,经过他的院子要先过一个竹林,太史阑还没走近,就看见一身轻衣的容楚,面对竹林,负手而立。

    夕阳光影如碎金,他一动不动的修长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萧瑟。

    太史阑放慢脚步,想了想,打了个手势。

    四面响起簌簌的声音,护卫们都悄然散去。

    那人影一动不动,似乎毫无察觉,太史阑挑了挑眉毛,心想装吧,傲娇地装吧!

    她放轻手脚走过去,走到他背后。站定。

    角落里有人静静伫立,似笑非笑,等着瞧她的下一步动作。

    太史阑又犹豫了一下,忽然上前一步,伸出双臂,抱住那负手而立的人的腰。

    角落里有人“唰”一下跳起来,眼睛瞪大,露出后悔莫及神情。

    “容楚。”太史阑又犹豫一下,才搂紧了他,感觉到男子身体僵硬,她叹息一声,将头靠在他的背上。

    角落里有人捶胸吐血——啊啊啊我错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早知道她会这么主动,就不该将错就错想看她到底要做什么了……啊我错了!时间可以倒流吗!

    “你气性真大。”太史阑脸贴着他的背,叹息着道,“死硬着等我道歉?嗯哼,那我就……”

    她忽然觉得后脑一凉,眼前一晕,随即软软倒了下去。

    她一倒,那被她抱住的男子也赶紧转过身来,一张脸乍看像容楚,仔细看却不是。

    容楚则站在太史阑身后,一手接住他,一边瞪住那倒霉又好运的替身,怒道:“还站在这里干嘛?”

    替身赶紧躬身离开,心里大呼委屈——不是你要我站在这竹林前装萧瑟装委屈的嘛!

    容楚左右瞧瞧,没人,赶紧站回刚才那替身站的位置,把太史阑搁在背上,想了想,先从太史阑袖子里掏出人间刺,银白的刺尖轻轻刺了刺她的后颈,又将人间刺塞回她袖子,然后才一反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太史阑顿了顿,有点茫然地睁开眼睛。

    她睁开眼,面对的就是容楚的背,一切还和刚才一样,竹林翠叶斑驳,黄昏光影深深,容楚背对她无限萧瑟,她下定决心,抱住了他的腰,将脸贴在他背上。

    一切如常。

    可是似乎却有什么不对劲。

    她皱起眉,仔细思索,觉得好像是自己把想说的话忘记了。

    这种情况很诡异,因为她思维向来敏捷,很少会忘记该说的话。

    她忘记了,容楚却不肯让她忘记,好容易偷梁换柱抢回了这个宝贵机会,如何肯放弃,他微微半侧身,反手揽住了太史阑,却又及时幽幽长叹了一声。

    这声叹息提醒了太史阑,不禁皱起眉,道:“容楚,真不知道你到底在不高兴什么?”

    “太史。”容楚默然一会,才道,“我不高兴的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我不高兴。”

    这话有点绕口,但太史阑立即明白了,贴着他的背摇摇头,“你觉得我误会了你,是吧?嗯,我确实欠你一个道歉,对不……”

    她的脸蹭在他的背上,摇头时便荡漾出起伏和弧度,他的心也因此悠悠地荡着,唇边忍不住露出笑意,却又强自按捺住——难得的机会,难得的温柔的太史阑,且再多体味一刻,别太早惊破。

    他转身,一抬手按住了她的唇,摇头,“别,我不是要听你道歉,男人也永远不必要求自己喜欢的女人对自己道歉。”

    他一转身,两人的姿势便变成了互相搂着,太史阑有点不自在,想避开,容楚却抓住她的手,紧紧按在自己腰上,两肘一夹,一副不许她逃开的姿势。

    太史阑挣扎不掉,只好垂眼看他腰带,容楚低笑声响在她头顶,下巴摩挲着她的发,彼此都觉得痒痒的。

    “不是要道歉,也不是生你气。”他靠着她头顶,慢慢道,“只是在想,太史,你藐视很多东西,但也看重很多东西。唯独感情,我不确定在你心中到底重量几分。我知道你有很多不在乎但也有更多在乎,你在乎的,你会不顾一切地努力争取,但我担心,感情……不在你在乎的范围内。”

    太史阑沉默了一下,头顶上,容楚在用下巴轻轻摩擦她的额,他最近微微长出了点青青的胡茬,擦在她额头上时,微痒,伴随着他芝兰青桂的香气,这是个干净而丰富的男人,每个动作都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很难想象这么高贵的人,也会患得患失,问这样少年般的问题。

    上位者予取予求,随心所欲,女人如衣服,隔了夜就要抛却,否则便要被同样地位的名流取笑。

    在这个世界的名流的观念里,冲冠一怒为红颜固然是佳话,也只能用来点缀茶余饭后做个谈资,真要有谁为女人辗转反侧,那是一种自轻身价。

    只有容楚。

    只有容楚对她。

    那是独属于他的珍视。

    她有些好笑,有些温暖,开始觉得,今天的主动其实也没那么难,男人啊,有时候真的还没女人懂得自信。

    “我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她闭上眼,道,“我为世涛的事和你发怒,说了重话,你从未见过我这样,所以你觉得,我是不是因为身世的原因,过于渴望亲情,而对感情,反而没那么热切。”

    容楚笑,轻轻道:“我最欢喜你的一点就透,知我心意。”

    “亲情和感情是两回事,我不会混淆。”太史阑摇摇头,“容楚,我冷淡,但不代表我拒绝。我向往亲情,也同样向往……爱情。”

    这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两人都似起了小小的震动,他开始微笑,而她眼神有点发直,想着这两个字的份量,忽然觉得有点心紧。

    “想听见你这句话,可真不容易。”半晌容楚叹息着道,“太史,我还希望,你向往的,是我……”

    太史阑不说话,手指在他腰带上捏啊捏——想套话?没门。就不告诉你。

    “现在不说也无妨。”心情大好的容楚眉开眼笑地道,“只要你不对世涛啊还有谁啊的向往便行了。”

    “和世涛有什么关系,真不知道你叽歪什么。”太史阑有点鄙视地道,“他是我弟弟,爱护心疼弟弟,你想哪去了?”

    容楚摸摸鼻子——不是我想哪去而是世涛弟弟会想哪去,今日你太史阑心胸坦荡,可是来自于你的过分关爱会不会让那小子多想,比如亲情转化那啥啥的,给咱最后带来麻烦,那不是哭都来不及。

    所以但凡有一丝萌芽,都要先扼杀。

    “你这么说我也放心了。”他若有所思地道,“我忽然想起他为你操办选姐夫擂台的事儿,世涛年纪也不小了,他现在在天纪军里挣扎,也顾不上终身大事,可你我作为他的亲人,应该早早为他惦记上才是,你说呢?”说完笑看她。

    太史阑一听就知道这家伙又口头敲定名分了——什么叫“你我作为他的亲人”,啥亲人,俺是姐姐,你又是啥亲人?姐夫?

    她抬眼瞟着便宜姐夫,便宜姐夫笑得十分满足。

    “我自然是要为他操心的,你有什么好的京中女子,也不妨介绍着。”太史阑轻轻巧巧便把便宜姐夫给排除了出去。

    便宜姐夫也不生气,反而心花怒放——有太史阑这句话,世涛小子,没戏啦。

    “那么。”便宜姐夫深情款款地道,“我代世涛感谢你……”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唇寻找着她的唇,靠得这么近,她的干净天然香气无所不在将他包围,呼吸间掠动的发丝撩拨得他心也痒痒,只想趁这难得的机会。多体验她一刻温柔。

    太史阑低着头,考虑是借位好呢还是踹他一脚好呢——这可是大庭广众,搂搂抱抱她不在乎,打啵……有卖门票吗?

    她一低头,忽然看见了自己袖子。

    袖子里露出人间刺银白的刺尖。

    太史阑皱起眉——她的人间刺,一向是用一道皮筋绑在手肘上的,先前对李秋容用了后,她照原样绑好,按说她袖子长,人间刺不会露出来,就算露出来,也不该是银白的遗忘,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先前她调到吐真之后,并没有再调回来。

    “遗忘”……

    刚刚用过了遗忘……

    谁用的?

    对谁?

    ……

    “太史……”容楚深情款款低下头来。

    太史阑忽然抬头。

    “混球!”她眉毛倒竖,一脚踢在了他胫骨上,“容楚!刚才那个人不是你对不对!你骗了我的初拥!你这无良的大沙猪!”

    “砰。”精虫上脑犹自销魂的容国公,被突然发难的太史阑,一脚踢到了旁边的枯井里……

    ------题外话------

    这题目好直白哦。

    好引人深思哦。

    非常让人遐想有木有!

    结果很失望有木有!

    标题党有木有!

    木有!

    这难道不是主动吗?

    这难道不是女霸王的第一次吗?

    这难道不具有划时代意义吗?

    有第一次主动难道就没有下一次主动吗?

    这次主动抱了,下次主动亲了,在下次不就主动那啥了吗!

    啊!那啥!

    想看吗?

    不会写。

    要学。

    月底了,被撵了,告急了,菊紧了。有票的亲,给点票票交学费,我就去研究那啥怎么那啥。

    握拳。

    相信我。可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十五章 女霸王的第一次主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5并对凤倾天阑第三十五章 女霸王的第一次主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