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女人们,退散吧!

    史小翠一头栽在杨成怀里,捂住肚子,“哎哟我不行了……妈呀太史阑绝对是喝醉了……可是她喝醉了怎么还这么缺德啊……”

    花寻欢低头看看自己,缩了缩,沈梅花骄傲地一挺胸,忽然看见对面周七扫过来的眼神,顿时萎了……

    其余人再也控制不住,哧哧发笑,密疆行省的人尴尬无措,僵在那里。

    “我……大!”阿都古丽扑过来,揪住太史阑的衣领,“你……你怎么还不下跪……你给我……磕头……我就……允许你……做小……”

    太史阑一把将她搡了出去。

    阿都古丽喝酒母比她多得多,身子完全软了,向后倒在厚厚地毯上,太史阑还有力气跳出来,袍子一掀,一脚踩在她肚子上。

    “你躺着滚三滚……呃。”她道,“我就允许你……呃……给容楚烧一次洗脚水……”

    “小姐!”密疆行省的随从惊呼,便要向上冲,二五营的学生们早拦在了去路上。

    “别去呀。”龙朝笑嘻嘻地叼着根羊腿,“保不准你们主子热酒烧心,也想在地上滚滚呢?”

    密疆行省的人被堵住,总督一看不好,正要下令护卫上前解围,忽然一只手轻轻搭在他肩上。

    这么一搭,总督立即觉得自己说不了话了。

    好兄弟一般搭住他肩的是容楚。

    “大人,”容楚靠在他肩上,笑吟吟看太史阑大展雌威,无限欢喜和向往地道,“别,给兄弟个面子,别管。这事儿百年难遇啊,好歹你得成全兄弟,多瞧一会。”

    瞧他那模样,感动得要哭了——太史阑给他安排洗脚丫头!

    总督:“……”

    这一对无耻心黑,大胆泼辣的贼公婆!

    “你……你好大胆子。”阿都古丽勉力抬起头,抱住太史阑的靴子,还要使出她们草原的摔跤技,想把太史阑摔出去,可惜酒后身子发软,哪里使得出力气,三甩两甩,当啷一声,倒从袖子里甩出一把贴腕的尖刀来。

    众人一看色变——这女人赴宴还暗藏小刀!

    其实他们倒是冤枉了阿都古丽,密疆人爱吃烤全羊,随时随地剥皮抹盐烤了就吃,随身带刀是方便吃肉,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

    阿都古丽看见刀,迷迷蒙蒙的眼神一亮,抓起刀就对太史阑一刺!

    可惜她那体位太坑爹,酒又太深,握刀刺杀慢腾腾,太史阑摇摇晃晃,慢吞吞一抬脚,那刀就从她身边滑过。

    杀气腾腾的刺杀动作,两人一来一往得像电影慢放一样,底下的人瞧着,连惊呼都懒得呼。

    不过看在酒鬼眼里,刀还是刀,杀人还是杀人,并不觉得慢,依旧感觉到杀气。

    杀星见刀就是个刺激,太史阑浑身的血都被激起来,咧嘴一笑道:“你自己不滚?我帮你滚!”一脚将刀踢开,再一脚踢得阿都古丽一个翻滚。笑道,“第一滚!快去给容老爷打水!”

    容老爷坐在上头微笑,觉得有妻贤惠如此,夫复何求!

    慕丹佩以手扶额——世上还有这样的女人,输了!输了!

    阿都古丽骨碌一滚,滚下一个台阶,好在地上铺着厚厚地毯,倒不疼痛,就是被踢得天旋地转更加晕乎,一边滚一边尖声骂:“……贱人!贱人!我要杀了你……”

    太史阑摇摇晃晃追过来,又是一脚踢她下了一个台阶。

    “第二……呃……滚。”她竖起一根手指,醉态可掬地道,“第二滚……快去给容老爷洗脚!”

    容老爷高高翘起靴子,顿觉脸上有光。

    阿都古丽拼命抓挠着地毯,想要抓到什么好砸坏太史阑的脸,“你走开……走开……你这魔鬼……改上火刑架的恶毒女人……”

    她的骂词,已经从威胁变成了恐惧。

    太史阑停也不停,第三脚,把她踢到了堂下。

    “第三……滚……呃……”她竖起两根手指,“给……我……铺床!”

    “错了!”容楚在台上高声提醒,“是我们!”

    “吭”一声,阿都古丽眼睛向上一翻。

    她气晕了……

    ==

    太史阑在台阶上蹭蹭靴子,嫌弃地蹭掉靴子上沾到的金粉,转身,大步回座。

    容楚用迎接凯旋将军一样的笑容迎接她。他眼角瞟过桌上酒杯,心中充满对那位在酒中掺酒母的无名好心人的感激。

    这酒灌得好啊!

    百年难遇啊!

    不是把太史阑喝醉了,一辈子也瞧不见她悍然捍夫啊!

    这女人不知道羞涩,却很懒得和人争胜,因为不屑,平常阿都古丽这种级别的挑衅,又明显是为了追男人这种她更不屑的事情,骄傲的太史大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面来这一场嘴脚并用啊!

    幸福得容楚心里热泪滚滚啊……

    一旁的慕丹佩也热泪滚滚啊。

    从刚才到现在她的嘴就没合上过啊。

    见过彪悍的,以为自己是最彪悍的,到今天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彪悍啊!

    彪悍的不仅是言行,如果只是言辞犀利点,敢打敢骂点,那也不过是仗势欺人,慕丹佩不仅不以为然还有几分不屑,然而太史阑对二五营的指挥力,和二五营表现出的可以为她死的绝对服从,让见过世面的慕丹佩惊叹了。

    这才知道所言不虚。

    这才是真正的强人。

    强在自身不过是个一流武夫;强在领导就会是天下名将!

    慕丹佩叹口气,收回目光,操起筷子。

    吃饭!喝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太史阑才不管人家是笑是哭,她昏昏乎乎,只觉得痛快,那些烦人的苍蝇,终于给赶走了!

    她走回座位,正好力气用尽,腿一软,往下一栽。

    容楚一手接住她,抱个满怀,笑向苦着脸的总督道:“她醉了,我带她回去醒酒,今日叨扰总督大人了,改日还席。”

    总督急忙站起送客,不敢多说一个字——早点走吧您哪!

    阿都古丽被密疆的人扶起来,也默不作声送出去了。那些人虽然愤怒,也知道在这里讨不了好去,就算想做什么,也要等到主子酒醒再说。

    容楚左手抱着太史阑,右手牵着景泰蓝一路出去,二五营随后跟着,刚到门口,忽然有人冷冷道:“今日总督大人宴客好生热闹,怎么不给次机会,让我等世外野民,也开开眼界?”

    这是个女声,十分清冷,和太史阑的冷峻简练却从容不同,这声音带着高远的距离,每个字短音尖促,让人想起寒光四射的短剑。

    这女声每说一个字,四面便亮起一团冷白的光,一跳一跳,鬼火般飞射而来,仔细看却是人,施展轻功的人,从四面八方飞越而来,肩上绑着小小的灯。

    飞越之中灯火不熄,可见这些人轻功了得。

    那些灯光汇聚成一片,照耀着一个最前头一个黑色的人影,远远看去只感觉很瘦,有细到惊人的腰。

    那黑色人影倒是不带灯的,穿的也单薄,黑绸劲装,披着同色披风,夜色中披风悠悠展开来,风一般地滑过来。

    众人看着这出场,心中模模糊糊想起什么东西,却一时又想不明白。只有迷迷糊糊的太史阑睁开眼,瞄了一眼,咕哝道:“好大一只蝙蝠。”

    众人:“……”

    犀利!喝醉了还这么犀利!可不就像一只大型蝙蝠?

    大蝙蝠姿态优美地滑过来,双翅一拢,亭亭立在了当地,微微抬起下巴。

    她的眼神,第一个落在容楚怀里的太史阑身上,先是一怔,随即双眉一挑,眼神里杀气四射。

    太史阑这方面向来敏感,明明侧对着她,忽然抬起头,瞄了她一眼。

    对面是一张雪白的,瘦而窄的脸,因为一身黑,因为显得那白毫无血色,白得带点惨,真让人想起吸血蝙蝠之类的玩意。

    其实对方长相算不错,和古典的慕丹佩,异域风情的阿都古丽比起来,是另一种不染尘垢的清丽,可惜太瘦了些,颧骨又略高了些,总带着三分刻薄相,让人无法亲近。

    或者她自己也不要人亲近,站得离人群远远的,却在容楚的正前方。

    总督匆匆出厅来,一看见她,脸色就变了变。倒是慕丹佩先抢了出来,冷笑道:“万微,今儿这里宴请比试前三甲,你这个第四名,跑来做什么?”

    “前三甲?”万微也在冷笑,目光森然在密疆行省人员脸上掠过,“你们有脸自称前三甲?”

    密疆行省的人脸上变色,慕丹佩瞄他们一眼,无所谓地道,“为何不敢自称?万微,你对比试结果不服,那就一个个挑战,你觉得谁不配,先找谁好了!”

    万微负手向天冷笑,半晌道:“对。我就是不服,我今日前来,本来就想讨总督大人一杯酒喝,顺便请那个不配坐在那位置上的人,滚到一边去。不过刚才我看到一幕好戏,我忽然觉得,有人更不配!”

    她一指太史阑,厉声道:“你们好歹是已经排出来的前三甲,受邀宴会理所应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队伍,也配跻身在此?他们能参加宴会,我为何不能?总督大人,请你给我个解释!”

    慕丹佩一看她的目标果然转到了太史阑身上,撇嘴一笑,也不说什么,退回去了,总督却皱起眉,心想今晚定然不是黄道吉日,这事儿怎么就没个消停?一边板着脸道:“万小姐,这就是你不对了,前三甲已经排定,不容你随意挑战。至于太史大人及二五营,她们是前来……”

    “她是我未婚妻,一同受邀。”容楚忽然切断了总督的话,悠悠笑道,“怎么?我的未婚妻,不配坐在这宴席上么?”

    万微眼睛一睁,眸光忽冷,森然重复道:“未?婚?妻?”

    这女子看来杀孽很重,眼眸看来时一片血红。

    容楚却好像没有感觉,左手抱紧了太史阑,右手还笑吟吟举了举景泰蓝的小爪子。

    景泰蓝心领神会,立即甜蜜状抱紧了容楚的大腿,呢声道:“爹爹,回去给蓝蓝买大风车。”

    大风车是云合城的一种大型玩具,可以由人推了在冰面上滑行,上面插了许多彩色小风车,转起来眼花缭乱,跑起来风声呼呼。景泰蓝和戒明两人经常手拉手站在河边看富户人家的孩子玩大风车,馋得口水滴答。戒明是出家人没钱买,景泰蓝也没钱——他麻麻认为男人的钱袋子从小就要管紧。

    其实是太史阑觉得这种冰河玩具危险性太高,所以不给景泰蓝玩,可怜这家伙日思夜想,如今趁机提要求。

    果然容楚立即慈父状,答得干脆,“好!”

    “买两个!”景泰蓝不忘好基友,顺势给戒明也要个。

    “行,给你买云合城最好的!”

    景泰蓝满意了,抱着容楚大腿“爹爹,粑粑”一阵乱喊。

    容楚陶陶然。自觉左牵妻,右擎儿,人生美满此刻尝。

    赵十三在人群后捂脸——啊,国公你被太史阑带坏了!这称呼你也敢听!我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

    万微的白脸却更白了。

    “你……”这个剑一般的嶙峋的女人,此刻声音也是破碎的剑,“妻……子?”

    四面宾客也在倒抽气——没听说过国公成亲啊,怎么忽然妻、子都有了?

    难怪前些天长街上,国公要公然宣布太史阑是她女人,儿子都这么大了!

    慕丹佩手撑着下巴,心想这消息传回丽京必然轰动,不过,这是真的吗?

    “万小姐此刻疑惑得解了吧?”容楚在笑,语气却不客气,“那么可以让开吗?”

    他没动,他身后的护卫齐齐上前一步,很明显,万微不让开,他们就要强力地把她扫开。

    万微微微退后一步,随即又站住,雪白的牙齿咬咬没有血色的下唇,忽然道:“我不管她是你妻还是别的什么。我们武林规矩,遇见不公,可以向对方挑战。我觉得二五营今日赴前三甲庆功宴,是对我万象队的一种不公,我要向太史阑挑战。”

    容楚笑了笑。

    他看起来还是没生气,但万微忽然觉得有点心凉。

    “我忽然想起一个句子,忘记了最后两字,”他柔声道,“听说万姑娘博学多智,想要请教下万姑娘。”

    万微从来没听过他这么客气的语气,受宠若惊,连忙道:“不敢,请讲。”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容楚微笑,对万微点点头,“最后两个字,不知道万姑娘知不知?”

    万微愣了愣,想了想,反应过来,脸色唰一下雪白。

    周围有些文武兼备的学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有人高声道,“万姑娘,国公问你呢,知不知道无耻?”

    “哪能呢。”立即有人道,“趁人醉,要人命。万姑娘不仅知道无耻,还知道善用时机,佩服,佩服。”

    “万象宗包罗万象,果然是什么都来得的,了得,了得。”

    太史阑烂醉如泥,这时候挑战她自然为众人不齿。

    容楚笑而不语。

    万微牙齿险些咬破了唇。

    容楚的刻薄锋利,似一柄小刀,瞬间搅进了她心里。

    然而此时再想挑战太史阑,也已经不可能。单单容楚这种态度,已经让天下人不敢再当面挑衅。

    她咬牙,低头,一滴泪水飞快地落在尘埃,再抬起头来时,脸上干干净净,也恢复了刚才的冷漠,淡淡道:“是我失言,我没有注意到太史大人已经酒醉,和一个醉了的女人比试,我还怕那满身的酒气,脏了我。”

    “不会脏你的。”

    接话的是太史阑。

    她从容楚怀里探出头,认真看了一眼万微,道:“你眼神里满是不甘,今天不给你比一下,我看你回去会得乳腺癌。”

    万微听不懂后面三个字,直觉不是好话,皱眉道:“太史阑,不要以为容楚给你撑腰就可以在我面前狂妄,我万象宗是江湖世家,可不受你们官场管辖!”

    “万微……不要以为你是江湖世家,就当真闲云野鹤,不受世俗所拘……”太史阑语气呢喃,反应却依旧犀利,甚至更犀利,“你们一样吃喝拉撒,一样行走大地,一样做生意挣钱租田纳贡……呃……一样和官府走得很近,呃……一样是每个官府案档册子里,着重要警惕的……那一群。”

    万微默然,太史阑这话让她无可辩驳,也是在警告她——别以为可以为所欲为,如你这等江湖名门,从来都在官府监控之中!

    半晌她终于语气软了点,“你要怎样?”

    太史阑险些笑出来,明明是她要怎样好不好?

    想到这里怒从心起——男人就是个麻烦!容楚这样的男人更是个麻烦!

    手从容楚胳膊下钻过去,恶狠狠拧他一把。

    容楚“嘶”地一声,又笑。

    两人打情骂俏,大家都当没看见,太史阑还以为没人看见,万微的白脸更白了,惨惨的。

    “你要比试,那就比。你口口声声你们……呃,江湖。那就按你们江湖……呃,规矩来。江湖规矩,你挑战我,我应了……呃,之后,我输了,答应你任何要求,你输了……从此……滚远点……永远不许……骚扰他和我……”

    “大人!”二五营学生们有点不放心,太史阑没练武功,身体还没痊愈,又酒醉,哪里能比试,还和人做赌?这个万微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万一输了要太史阑自杀怎么成?

    如果太史阑没醉酒,她和谁打赌,二五营都不会干涉,但此刻可没把握。

    倒是容楚,笑微微的,并不担心。

    辨别一个人到底有没有醉得失去理智,看她说话逻辑就知道了。太史阑醉的是身体不是头脑,她从来就是自控力很强的人。

    今日要一次性解决三个女人,也好。

    “你自愿比试,可不是我逼你。”万微立即道,“我也不做什么过分要求,你输了,带着你的私生小崽子,滚出南齐!”

    “你才私生!你全家都私生!”景泰蓝大骂。

    太史阑摆摆手,亲切地对半路儿子道:“莫气,等下有她哭的。”

    万微冷笑。

    “呃,我醉了,你知道。按说你这时候不该挑战我……所以我虽然应了……但题目……应该我出。”

    万微也是个谨慎的人,点了点头,又补充,“只要属于武学范畴。”

    她害怕太史阑万一来个不要武功只要胆大,比如喝酒撒泼之类的题目,那她怎么做得出来?太史阑便赢了。

    四面有人发出嘘声,万微这回脸皮厚了,就当没听见。

    “当然。”太史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题目很简单,比内力。”

    二五营学生瞪大眼睛,万微险些笑出来。

    比内力?

    万象宗最强技能之一,就是内力!

    她狐疑地看看太史阑——这女人不会是深藏不露,会什么惊世内功吧?

    然而怎么看,太史阑都不像是内功高手。内力强盛的人神完气足,太阳穴微隆,气息绵长。而太史阑虽然体质好,但明显还没什么武功,甚至还微带病容。

    和这样的人比内力,完全没有输的可能。

    “你先说怎么比。”她还是很审慎,想先听听比的题目是不是有猫腻。

    “比内力就是比内力……呃,难道你还没我清楚?”太史阑眼神迷迷蒙蒙地道,“拿个东西来,谁摧毁得厉害,谁内功强,呃……难道不是这样?”

    万微放下了心,冷笑道:“是极。”转身对总督道:“那就比最简单的,请大人去取两把青钢长剑来。当然,毁坏的损失,我负责赔。”

    她万象宗门人佩的长剑都是名品,当然不舍得拿来毁,她也不放心太史阑拿出的东西,怕有猫腻,想来想去,只有找总督了。

    众目睽睽之下,也做不得假。

    “普通武器,何须赔偿。”总督只希望她们快滚快好,立即命人从小校场拿来两柄精钢长剑。

    剑在众人手上传观后才递上来,实实在在的青钢剑。

    有人拖来了一张案几,一左一右放上两柄长剑,各自用红布盖住,随即退开。

    万微冷笑,缓缓上前,手按在红布上,斜睨着太史阑。

    太史阑晃过来,手虚虚搁在红布上,一看那架势,和气定神闲,精气内蕴的万微就没法比。懂武的人一眼就看出她甚至没有运气。

    万微眼底掠过一丝迷惑之色,但这也不是犹豫的时候,唇角一抿,吐气开声,手掌向下一沉。

    “啪。”一声微响。众人翘首而望,觉得红布下并没有什么变化。

    万微唇角笑意冷傲,袍袖一卷,红布飞起。

    “呀……”众人发出惊叹。

    桌上百炼精钢的长剑,已经碎裂成三段。

    众人眼神佩服——万象宗名不虚传,万微年纪轻轻,便已经有这等功力!

    万微这漂亮的一手,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等到众人目光转到太史阑这边,她已经从红布上撤开手。

    她抓着红布一角,手一扬,红布掀卷而起,一片淡银色的粉末,随着她的手势,从红布之下,飘飘洒洒地飞起来。

    淡银色的粉尘雾气里,太史阑难得的眼神也迷蒙如雾,用一种拂去粉尘的轻飘飘口气,长声道:“女人们,退——散——吧——”

    ------题外话------

    哇塞,昨天那么爽的章节,票票还是地平线水准啊!有些亲意志坚决抵抗力强悍啊!怎么蹦跶就不掏票啊!俺不信这个邪——今天周末,豁出去二更!晚七点!

    今天第一更因为昨天忙,少了点。本来想就这样了,周末休息休息,现在我决定凶悍一把——快来鼓励我!让我小小爆发下!

    雄心壮志完了,蹲墙角搔下巴望天——好像最近应该减更吧?月底我还要出门,咋又脑抽二更了……今年二更的节奏真多啊……各种傻叉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0》,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章 女人们,退散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0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章 女人们,退散吧!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