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出使

    太史阑当日便和容楚下了山,李家人礼送至山下。其实说起来,李家对容楚和太史阑两人也不知如何是好,被容楚解了围,却又被他强行关闭大阵还牵出一段不能为人知的家族秘事。得了太史阑帮助败了四大世家,却又害得家主从此闭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

    三大世家很多属下做了李家阶下囚,李家准备再次开武林会公审之后再做处理。圣门门主从大殿转黑那一刻就失踪在大殿里,容楚太史阑都没遇见他,之后他也没出来,至今不知死活。就算他留在那里,殿内还有一个掌控乾坤殿的李扶舟,他也讨不了好去,圣门群龙无首,留守在门中的长老堂主们当即为了门主之位内讧,连日厮杀,最后两败俱伤,圣门元气大伤,最后沦为江湖二流门派。

    其余三大世家虽然还勉强维持着世家之名,但实力也大受伤损,五十年内,江湖再难有势力能与李家争胜。

    据说当日圣门风挽裳刚刚出生时,曾有高人替她算命,说她天纵英才,一身系圣门兴衰,她兴则圣门兴,她衰则圣门衰。所以圣门门主将振兴本门的希望全数寄托在女儿身上,谁知道天不假年,少女夭折,圣门门主失女也失了光大门户的希望,急痛攻心,才有后来近乎偏执地和李家做对的行为。

    如今圣门确实毁灭了,但毁灭的缘由竟然是这样,真让人叹息一声造化森严。

    龙朝被留在了李家,他的身份,李家老家主并没有对外解释,其余人似乎也好像没发现龙朝的奇怪之处,但又容他留了下来。太史阑觉得这事怎么看怎么透着怪异,但是李家和龙朝的态度,都显得讳莫如深,她也只好作罢。

    她想起这次来武帝世家,龙朝那么懒的人,居然二话不说跟了来,他对今日,也早有准备吧?

    其实龙朝她原本没想带的,是容楚建议她把龙朝带着一路制作暗器,如今想来,难道容楚此举也有深意?

    或许,这事还没完。

    下山之时,她隐约听见山顶有洪钟轰鸣之声,足足二十四响。

    所有人都驻足回望,看见山顶云雾翻腾,穹顶金光四射。

    “这是武帝就位及长期闭关的礼钟。”容楚淡淡道。

    太史阑隐约看见韦雅的身影,站在人群的最前方。这个女子,从今日开始在江湖中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却也拥有了永恒的寂寞。

    她享受着名义上的夫君带给她的荣光,枕边却永远没有那个想要的人的陪伴。

    太史阑在心底,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

    一路上太史阑没有再回头,回头又如何,远去的终究已远,江湖翻过一页,武帝世家翻过一页,她的过去也早已翻过一页。

    从此后李扶舟在他的江湖天下高高独坐,而她还要奔波这血火人生。

    路,总是越走越远的。

    她的聋哑状态没解决,武帝世家对此也无能为力,但是相送的彭南奕得到李扶舟的指示,表示武帝因为初掌乾坤殿,对很多乾坤殿的神妙还不清楚,所以才为此闭关,定要为姑娘找到解决这情况的办法云云。并安慰太史阑,这种聋哑状态应该不会持续太久,并且会渐渐缓解。因为乾坤阵具有灵性,且不喜杀戮,在很多年前曾也有人闯入乾坤阵外殿,他遭到的惩罚是变了三个月傻子。

    太史阑觉得还不如变成傻子,正好快活三个月。

    她其实发觉,自己的听力并没有完全丧失,晚上的时候,好像能听到一点声音,并且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

    这说明她遇见的并不是真正的病变。但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清醒,是不是她踢破的那堵墙中含有有毒物质,那就无人能知了。

    好在她话少,暂时不能说话,倒也没觉得多难受。

    容楚当即决定让那个会腹语的护卫蒋乐跟随在她身侧,会教了她和蒋乐一套简单的手势,好让她在这段时间内,拥有和人基本对话的能力。

    太史阑不怎么理他——她在生气呢。

    这家伙,神神秘秘,一路上玩她!

    下山时,看着那一大堆熟悉的人,看着那个“探望父辈师长”的对她十分厌弃的酸丁、看见那个“护送重要宝物上山”的镖师,甚至看到那群北冥海的帮手山匪,以及那几个“叛徒”,当然,叛徒已经不被捆绑了,都在看着她笑。

    笑得太史阑气不打一处来。

    来的一路上,被那个“到底哪个才是容楚”的问题扰了一路。到最后,在武帝山脚下,她才想起了一个笨办法——数人数。

    她数了酸丁的同伴人数,镖师的属下,以及北冥海帮手山匪的人数。最后发觉,这些人群的人数都不固定,常常相差一个。

    换句话说,这个人,是流动的。一会儿出现在酸丁队伍,一会儿出现在镖师队伍,一会儿出现在山匪那里。

    三批人虽然不是时时在一起,但是总有个衔接的时间,在那个衔接的时间内,那个人,不停地过渡。

    也就是说,最开始,那个人在酸丁的队伍里,和她同车。

    再之后,当酸丁和镖师汇合后,那人转到镖师的队伍里,和她同船。

    然后前两支队伍和北冥海帮手土匪的队伍相遇后,他又转到了那个队伍上山,那时候他才和她分开。

    所以他在马车内占她便宜,在水下偷吻,在最后一关的山洞里揩油。

    他不是酸丁,不是镖师首领,也不是土匪头子,不是这些引人注意的首领中的任何一个,他以不起眼的属下面貌混在人群里。那是人们视线的盲点,连太史阑,一开始都着了道。

    太史阑虽然明白这家伙故布疑阵,是为了不惊动李家和四大世家,想要以各种身份悄悄混入,伺机出手。不过联想到龙朝的事,她总觉得容楚搞这么神秘复杂,连交好的武帝世家都瞒着,可能还有别的深意。

    就是不知道这事被自己一搅合,大殿没能进一步探索,容楚可曾得到他想得到的答案?

    酸丁和镖师,以及土匪都到她面前来致歉,笑得诡异诡异的,太史阑大大方方表示不介意——没必要和喽啰置气,回头整老大就行。

    不过这些人,没一个是她熟悉的龙魂卫,联想到当初告康王时,她和容楚借的那个美人,太史阑也暗暗心惊——容楚手下,到底还有多少暗中人才?

    到了无名镇,她眼看着这些人自然而然地散去,没有再跟随容楚,看来这些人是容楚的后备力量。只在必要的时候使用。

    太史阑板着脸,也不理容楚,一路出了无名镇,容楚兴致缺缺地跟着她,心想暂时不能斗嘴真是无趣啊……

    不过两人随即停了下来。

    无名镇外不远,停着长长的一列马车和队伍,看那架势,就是等他们的,而且等了有一阵子了。

    容楚的脸色严肃了,他认出那些队伍中,竟然还有属于朝廷三公指挥的内五卫之一的武卫卫士。

    太史阑虽然不认识这些军制兵员的区别,但也感觉到不一样的氛围。脸色先是一变,随即平静下来。

    此时已经是夜晚,他们准备连夜赶路,景泰蓝正在苏亚怀里熟睡着,太史阑忽然伸手,从苏亚怀中抱过了景泰蓝。

    景泰蓝在睡梦中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立即抱紧了她,星光下,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太史阑低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容楚忽然转过头去。

    那队伍前头,一个骑士策马而来,迎上容楚,无声致礼,递上一封密封的信。

    容楚展信看完,轻轻一叹,点头,“终于要走了么……”

    “回国公。”那家将道,“大司空说,请国公接到信后,无论如何要想办法安排人立即启程,不可耽搁。”

    容楚笑了笑,他知道章凝的意思,不过是怕太史阑舍不得,拼命不让人走罢了。

    她不会的。

    一只手伸过来,静静取走了信纸。

    太史阑平静地看完了信,信上说太后最近胎动频繁,很可能快要临盆,时辰有些不对,他们怀疑太后使用了催生药。所以无论如何,景泰蓝必须立即回京。

    信中还说,京中给她和容楚的圣旨已经出京,三公派人一路紧赶,抢在圣旨到来之前接走景泰蓝,因为之后容楚和太史阑,便要没法照顾景泰蓝了。

    这话说得奇怪,三公却没解释,又说太史阑现在不能去丽京,宗政太后会趁给她授勋的机会对她下手,要回也是等她临盆虚弱无暇他顾的时候。所以三公给太史阑争取了一个机会,希望太史阑好好珍惜,不要抵抗,先渡过这次危机云云。

    信说得含糊,但意思很明确,景泰蓝要接走,而且太史阑不能现在和他一起回京,分离迫在眉睫。

    容楚待她看完信,便将信毁去,安慰她,“我会安排人,好好查查她的太医,绝不让她提前生产。”

    他说这话时脸色很古怪,“提前”两字口气微重。

    两队护卫驰马过来,在那家将身后排成一列,那家将上前,看着太史阑。

    太史阑看着景泰蓝。

    星光淡淡,孩子睡得正香。脸颊喷薄着朝霞般的气息,甜蜜芬芳。

    他脸上一个浅浅笑容,想必正做着美好的梦。

    太史阑忽然万分庆幸事情发生得紧急,让三公派人连夜等候,景泰蓝可以在睡梦中被接回,不用面对离别的撕心裂肺。

    她设想过无数次的离别,每次都觉得难以面对那一刻,景泰蓝无论是哭泣还是坚强,都会让她痛彻心扉。

    因为每一种态度背后,都是一个寂寞孩子的隐忍和无助。她带他脱离那黑暗宫廷,游历天下看遍世情,最终却还要亲手将他送进那黑暗森凉的所在,让他一人面对皇权至高处的寒冷。

    那么……我的孩子,继续睡吧,最起码,我还可以为你维持这个甜美的梦,一刻也是永恒。

    她闭上眼,俯下脸,嘴唇轻轻落在孩子的额头上。

    这是相遇至今,她第一次主动给予他的吻。

    在离别的时刻。

    嘴唇和温软肌肤相触的那一刻,孩子的奶香渗入肌骨,她闭着眼,脑海里,铺开这一年的春。

    春天的东昌城。

    东昌城的翠峰山。

    翠峰山后的小庙。

    小庙后的山道。

    小庙前用萝卜钓鱼的折耳猫。

    山道上摇摇晃晃用短腿追着她,跌倒也不哭的大脸猫。

    ……

    一瞬间脑海中呼啸来去,都是她的大脸折耳猫,欢笑哭泣,发怒撒娇,在她怀中惊恐流泪,在她肩头安心沉睡,小小的脚蹬过她的肚子,也曾为她揉过肚子;碟子砸过她的头,也曾用瓷枕为她砸破敌人的头。令她流过血,也曾为她流过血。

    她的……景泰蓝。

    做过一万次心理建设,说好了一万次,也知道离别应该短暂,不久亦可再见,却依旧不能抑制此刻心潮澎湃,灭顶的不舍。

    因为知道这一别虽短暂也漫长。

    知道这一别,此刻还是景泰蓝,再见却已经是蓝君瑞。

    这一别,此刻还是在她怀里撒娇的半路儿子,再见已经是远远高坐于金銮宝殿的天下之主。

    这一别,她还是她,他已经不是他。

    那还是个心性未定的孩子,这一别,他会否将这大半年光阴遗忘,再见她时如陌生?

    她深深叹息,并不想那么多。

    只要她记得。

    她记着这个在她怀中呢喃的孩子,她一生中最初的全情投入,人人都道她给了景泰蓝一段不一样的童年人生,她却知道,景泰蓝也给了她人生里不可多得的新体验,他唤醒了她的温柔、母性、宽容,和人世间一切深埋的最细腻的感情。

    半年,她抱着这小小孩子走进二五营,走向北严,走出围城的血火,走过天授大比,走过武林大会……成就了他,也成就了自己。

    相互给予,获得最重。

    低头一吻,含泪深深。

    四面静默,虽然只是一个母亲亲吻她的儿子,但所有人都似感觉到这一刻的肃穆和庄重,那是一个人深深的缅怀和感谢,为上天予她幸运的赐予。

    遇见你,很快乐。

    相信我,即使你将我忘记,我依旧会履行一生的诺言,保护你。

    有人发出了深深的叹息。

    太史阑闭目轻吻不过一刻,随即她起身,一言不发,将怀中的孩子,交给了等待的人。

    她指指马车,指指丽京方向,又指指景泰蓝,示意,“保护好他。”

    对方领会,深深躬身,“大人放心,我等就是拼了性命,也一定能安全护送陛下回京。”

    太史阑知道三公敢派出来接景泰蓝的,必然是挑了又挑的绝对可靠人物。也点了点头,唇角一扯,手掌对下一劈。

    她的态度很明白:做不到,我宰了你。

    对方汗滴滴地又躬身,不敢接话。虽然这些人也是百战将军,但依旧感觉到眼前沉默女子的杀气和决心。

    容楚一直静静瞧着,这时轻轻握了握她的手,示意自己也会安排人一路保护。

    太史阑吁口气,退开。

    她看着那家将小心地将景泰蓝送到车上,车上很细心地全部垫了软垫,连车壁都包裹了轻棉,怕景泰蓝会撞伤。而车子四角包铁,十分坚固,设计宽敞周全。窗户甚至是封闭的,用了一种坚固而透明的玉石,能看景却不能打开,透气通风的开口在车子四角,景泰蓝够不到的地方。

    看来三公也怕景泰蓝半路逃跑。

    队伍在黑夜里启程,车夫连鞭子都不敢甩,怕惊醒了景泰蓝,车子极慢极稳地转身,随即加速。

    太史阑站在路的尽头,看着车子离开,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无人再能看出她心底浪潮。

    就在众人拎着心,等着车子毫无动静的离开,都吁出一口长气的时候,蓦然车子震动了一下。

    那震动不大,但很明显是里头的人做出来的,随即众人听见“砰”的闷闷一声,车子又晃动了一下。

    尖利的叫声爆发般传出来,“麻麻!麻麻!”

    景泰蓝还是醒了!

    太史阑立即翻身上马,一扬鞭,飞马追上。

    车子还在晃动,她一眼看见那孩子扑在那水晶窗上,正拼命地拍打车窗,尖叫,“麻麻!麻麻!放我出去!麻麻!让我再……”

    他的话还没喊完,眼泪已经哗啦啦涌出来,将整块透明水晶染得模糊。

    他不知道这句话该说什么。

    再……再什么?

    再抱一次,再亲一次,再继续走下去。可是无论怎么再,这个再都会结束的。

    他一睁眼看见陌生车窗,忽然就明白,回去的时辰到了。

    他知道自己答应过回去。

    他知道自己必须回去。

    可是他还是害怕,害怕这一去就再也见不到麻麻,见不到那些可爱而简单的人,过不得那些凶险而有趣的生活,从此面对的是那个女人,和她的阴冷的宫廷。

    他也一万次告诉自己,景泰蓝你快要回去了,回去的时候不要哭,不要闹,不要缠麻麻,麻麻说了,很快会再见,你要高高兴兴的。

    但是泪水为什么还要这么流?好热又好冷。

    他凶猛地拍打着车窗,水晶玉石平面不够平,他的小手微微红肿,他却毫无察觉,眼看着一骑追来,果然是麻麻。

    他在哭,泪水哽咽中又忍不住微笑,麻麻从来不会放弃他的。

    景泰蓝不哭了,也不再叫,几乎在看见太史阑策马追来的那一刻,他就渐渐安静下来。

    他怕哭得厉害,泪水模糊了窗户,他就看不见麻麻了。这窗户很讨厌,打不开,还擦不清楚,他用车帘拼命擦车窗,将脸紧紧贴在车窗上。

    太史阑就看见她的大脸猫,因为用力过度,脸被车窗挤得扁扁的,长长的带泪的睫毛都快给折断了。

    这样子看起来很滑稽,但谁也没心情笑。

    景泰蓝双手紧紧贴在车窗上,好让自己不被起伏的马车颠开,他很想冲出去,很想叫停马车,很想蹿上麻麻的马,永远不下来,让麻麻一抖缰绳,像她之前说过的那样,母子俩隐姓埋名,浪迹江湖,过最潇洒自在的日子去。

    他知道麻麻会答应他的。

    可是他不能。

    在麻麻身边,他真正懂得的,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他只能将脸凑得近一些再近一些,好多看麻麻一眼,再一眼。

    马车里孩子默默无声,马车外太史阑一言不发。

    护卫的队伍面面相觑,从没见过这样的送别,孩子不闹,送行的人不说话,两人都不叫停车马,只是这么跟着,一路又一路。

    这一路相跟的心碎。

    眼看着跟着山坡,跟过低岗,从黑夜跟到黎明,已经是长长的一段路。护卫的家将实在看不下去——难道要一路跟到丽京?这两人这样不眠不休,难道等着折腾出病来?

    “太史大人!”他高声叫,“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请放手!你们终会再见。三公说过,不超过半年!”

    他又跃上马车,从气窗里对下头的景泰蓝道:“陛下!请休息!您这样,太史大人也不会放弃,您要累死她吗?”

    景泰蓝霍然惊醒,可怜巴巴抬起头,水汽蒙蒙的大眼睛看了他半天,慢慢转过头去。

    家将落下车,也觉得被刚才那受伤小兽般的一眼看得心都痛了。他捂着心口,想着往日里总以为万乘之尊,富有天下,该是多么荣耀而幸福的人生,然而今日才明白,不是拥有天下便拥有完满,天下之主,甚至不能拥有和所爱的人长久相伴的幸福。

    车内的景泰蓝,却已经慢慢将冻得麻木的脸,从水晶车窗上移开。

    麻麻送了好远的路,很累了,丽京其实也没那么远,他等着,麻麻会来的。

    他移开脸的那一刻,发出一声哽咽,却咬牙忍住,想要挤出一个四十五度天使角微笑。

    太史阑看看他,忽然策马贴近车窗,她贴得极近,马蹄已经快要触及车轮。

    “危险!”诸护卫高喊,阻止她接近。

    太史阑理也不理,伸出手,贴在车窗上,景泰蓝小小手掌的位置。

    车在行走,马在奔驰,要做到这个动作很难,太史阑的整个身子,都探出了马。第一次没按准,第二次,她终于将自己的手掌,贴在他的手心。

    隔着冰冷的车窗。

    车窗内还满染他的泪水。

    景泰蓝立即明白了,小手紧紧地贴过去。

    五指相贴,和心最近的距离。

    一霎那目光对视。

    她用口型说:“等我。保护好自己。”

    他点头,眼睛一眨不眨。

    随即太史阑放手。

    放手那一霎,她清晰地看见那小小的手指一蜷,似是想要急切地抓住她的手,然而最终抓到的只是滑溜的晶体。

    看得见,摸不着,最远的距离。

    太史阑终于勒马。

    马车周围的护卫松口气,几乎立刻,马车便从她身边驰过,最后一霎她只看见孩子仰起头,四十五度角,一个微笑。

    竟然在笑。

    虽然那笑嘴角控制不住地下撇,虽然那笑眼角泪痕犹在,虽然那笑笑得艰难,但那真的是笑。

    这样一个笑容浮光掠影,被马车迅速载走,她却如被刀劈中。

    一直以来她骄傲自己将景泰蓝教得很好,终于教会了他坚强和担当,可当这一日他真的坚强又担当,她却终知心痛。

    就该让他放纵、恣意,痛享这一段短暂难得的童年,做个没心没肺,在该笑的时候笑,在该哭的时候哭的傻孩子。

    她咬牙,望天,一动不动。

    黎明的晨曦里,似雕塑。

    不知多久之后,马车的黑点都已经看不见,她才霍然策马转身,发疯般地回奔。

    马跑了一夜,已经跑不动,到了一处树林前,腿一软,长嘶一声,向前一冲。

    她被马抛了出去,却没有落在坚硬的地面上,一匹马疾驰而来,马上人跃起,将她接在了怀中。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气息。

    他总是在的。

    太史阑抓住他衣襟,低头,默然半晌。不言不动。

    容楚也不说话,甚至没有安慰,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头。

    手势轻柔,似父亲拍着令他怜惜的女儿。

    太史阑浑身一震,将他衣襟一扯,眼泪哗地一下涌出来。

    她不爱流泪,穿越至今甚至没让谁看清楚她的泪水,然而此刻,她的泪水瞬间将容楚衣襟打湿。

    容楚叹息一声,仰起头,抱紧了她。

    他的胸前很快湿凉了一大片,却又能感觉到她肌肤的温暖和柔软,这种冷热相交的感觉也如此刻心情,心疼又欢喜。

    心疼她此刻的寂寥,他知道她有多爱景泰蓝。

    欢喜她此刻的寂寥,从此后那个小跟屁虫滚蛋了,他终于可以独享她。

    当然后一种心情就不必和她说了……

    容楚抱着她,体验这强硬女子难得的脆弱,他愿意她多流些泪水,好好放纵

    这人生里所有的凄伤和苦痛,他不愿她永远那么坚强,把所有情绪都压在心底,压出重重的磐石。

    会哭会笑,会在他怀中哭笑,那才是最重要的。

    他低头吻她的额头,吻她的眼睛,那些冰凉湿润的触感,令他心头也像缓缓流过一道河,河里顺水流去无数的心灯,飘摇着颤动的光。

    那些冷而馥郁的香气,正是属于她的独特,不经意,却轻易彻骨。

    她似很疲倦,没有回应,却也没有拒绝,此刻的她有种难得的轻软,像一片终于卸下风霜的薄薄的叶子,在他的天宇之下缓慢回旋。等着荡入人生的安适。

    一直以来,他给她的安适。

    有他无需顾虑,有他无需在意,有他就有安心,像走在黑夜,却知道黎明就在前方。

    她身边不乏优秀男儿,然而最终她选择了他,是因为,这世上,能给她这一片山般巍然感受的,只有他一人。

    多少人以为她坚强,却不知女人再坚强,也渴望有那么个人,让自己——向后仰,遇见他臂膀。

    她向后仰,靠上他臂膀,芝兰青桂香气,她觉得这是天下最好闻的味道。

    容楚抱着她,微微倾身,此刻的太史阑,轻软,连骨骼都是柔的,眉宇间疲倦而淡淡沧桑,有种愿意将自己全心交付的暗示。他忽然心动。

    这一刻的她,风韵独特而难得,终她一生少有的软弱,让人想轻轻采撷。

    容楚缓缓抚上她的脸,将她的腰更搂紧了些,试探地去解她衣领。

    没有遇到抵抗,却感觉到她呼吸的悠长,容楚借着薄薄的晨曦一瞧。

    睡着了……

    容楚:“……”

    这女人,什么时候能不煞风景……

    虽然睡着了一样可以占便宜,可容楚终究舍不得,他知她心伤别离,一夜奔驰,早已精疲力尽,还是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如果惊扰了此刻她在他怀中的安眠,或者以后她就再也不肯在他怀里安眠了。

    想要长久睡,先得别乱睡……

    容楚怕惊醒她,只得抱着她找了树林里一个隐蔽的地方,坐下来,将她放在自己腿上,给她安置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自己闭目调息。

    太史阑这一觉直到快正午才醒来,一睁眼就看见容楚的脸,灿烂而斑驳的日光自树缝里透过,照得他眉目沉静如画。唯有一双眉微微挑起,带三分纵横天下的睥睨之气。

    前几天下了雪,林间薄雪犹在,他一身珍珠色云锦长袍,趺坐在薄薄的雪间,在林间微微虚幻的光线中,望去不似人间中人。

    不过身下触感真实,他近在咫尺的呼吸真实,温暖而美好的气息,令她贪恋。

    她没有动,也不想惊扰了他,看见他下巴起了微微胡茬,想着这几天他其实也奔波劳累,那么爱漂亮的家伙,没来得及好好打理自己。

    她伸手,想要找找他胡子的手感,这样子的容楚,高贵中难得几分颓废落拓,也是别一番风情,平日也难见。

    手一伸,忽然觉得领子不对劲,低头一看,呵呵!

    领子已经开了两个扣。

    扣子被解了,谁干的?

    当然是那只无时无刻不想揩油的容狐狸。

    太史阑唇角扯一扯,伸出的手转了方向,落到了容楚的衣领。

    她也开始解他的扣子。

    容楚气息悠长,低眉垂目,似乎正在深度调息中。

    太史阑解扣子,动作慢而认真,一颗……一颗……又一颗……

    她很快便将容楚上衣扣子都解开了,当然里面还有亵衣,她低头,又去抽他腰带。

    容楚依旧在调息,一动不动。

    腰带抽出,袍子散开,露他劲瘦而修长的腰……

    太史阑一跃而起。

    抓着他腰带就窜了出去,三步两步窜到容楚栓在一边的马旁,刀光一闪割断缰绳,翻身上马狂奔而出,经过外头自己的马时,倾身一刀把自己的马的系绳也割断,一脚踹在马屁股上,两匹马同时狂奔出林。

    太史阑在马上颠颠而去,挥舞着容楚的腰带……

    几乎是立刻,刚才还“沉睡”的容楚,衣衫不整拎着裤子便追了出来。气急败坏地叫:“太史阑,你给我站住!”

    ……

    国公爷最终还是很快追上了马的。

    腰带也拿回来了的。

    不过某个“推一推、滚一滚”的美好愿望,注定破灭了的。

    太史阑整他一回,心情略畅,尤其看着他一边骑马一边赶紧拢衣服,险些被路人看到春光的模样,就心怀大慰。

    容楚难免咬牙,发誓将来有机会,绝不再怜惜这个黑心的女人!

    两人在回去的半道上被截住,截住他们的又是一大堆的人,当先一人太监打扮。

    看见这些人,太史阑和容楚都面色一敛。

    那太监看样子也是跟着他们追了好一段,满脸灰尘,看见他们回来,顿时舒了一口长气。

    自从上次有个太监给容楚传旨结果传到国外之后,宫中所有太监最畏惧的任务就是给容楚传旨。

    那个倒霉的跑出国的太监,一路要饭回到丽京,回去之后还被太后一顿好罚,罚到洗衣局做苦力去了。

    要不然这次这个太监也不会连夜追,顶多在什么客栈舒舒服服等着。

    这太监也不敢摆架子,要到当地官府再传旨,直接就在路边把旨意给展开了。

    太史阑要避开,那太监看她一眼,阴阳怪气地道:“太史大人无需回避,旨意也是给你的。”

    太史阑一怔,随即猜到什么。她的封赏旨意也该来了,按照朝廷事先定下的赏格,她的仕途会大大上升一步,文职升两级,最起码可以任西凌按察使,行省级大员。就算副将武衔不动,爵位也有两级升迁,她现在是男爵,之后便是子爵了。

    她默然站到容楚身边。

    旨意读完,两人都有些惊讶。

    原来三公信里是那意思。

    旨意是以皇帝名义下的,说东堂因为天授大比失利,且藩王和大将都身受重伤,皇帝暴怒,当即隔海陈兵,扬言要武力夺取静海城,并煽动当地海盗闹事,已经劫杀了几批过海的商船。

    南齐海疆告急,朝廷已经令折威和天纪两军拨军前往东南,配合当地兵员扼守海防,当此之时,为安定边关计,另派大员前往周边诸国,进行外交斡旋。指派晋国公容楚率三千内卫,出使大燕,为陛下求聘大燕适龄公主。原西凌昭阳府尹太史阑调任观风使,陪同晋国公一并出使大燕。

    两人接旨,心中却疑惑不解——原以为来的是对太史阑的封赏旨意,谁知旨意一句不提;却将太史阑安排了一个和府尹平级的观风使。更奇怪的是,宗政惠居然肯让太史阑陪容楚出使大燕!

    这怎么可能?三公怎么做到的?

    这疑团直到晚上才解开,当晚容楚又收到了三公的飞鸽传书,三公在密信中称,原本太后提出立即要给太史阑奖赏,让她到丽京授勋,三公听闻,太后在这次授勋中另作了安排,很可能对太史阑不利,便想着如何让她先逃开这一次的鸿门宴,便提出太史阑升迁太快,短短几月青云直上,对她进步不利,也会开朝廷幸进之门。这话宗政惠爱听,她心里当然不愿意让太史阑太风光,只是苦于天授大比的奖赏,是之前就昭告天下的,没有理由反悔。如今三公一说,她正中下怀。

    三公便道,应该再给太史阑一些考验,等她顺利完成,再将天授大比的赏赐发放也不迟,宗政惠心情极好,当即准奏。这时三公才说完最后的话——请国公出使大燕,太史阑护卫随从。

    这时候当殿之上,宗政惠再想反悔也不行,三公这个建议冠冕堂皇,实在也没什么反对的理由。宗政惠本想说太史阑是地方官员,不适合担当外交任务,但三公表示她只是护卫容楚而已,她调任观风使,这正是她的职责之一,而她本身也有副将衔,怎么不合适?合适得很。而且时间紧,再从京中调护卫将军跟随,来回千里迢迢不方便,太史阑正好和容楚都在极东参加天授大比,一起从极东出发,也可以早点赶到大燕。

    百官也赞成,觉得太史阑确实升迁太快,这样安排比较好对百官交代,而且这么一个出使敌国的任务,有点小危险,又不是太危险,确实合适。

    这一招,三公其实是和容楚学的,上次容楚就是这么以退为进,摆了宗政惠一道,如今三公活学活用,把宗政惠气得当场拂袖而去。

    所以来了这么一道近乎不可能的旨意,太史阑明白之后,对三公的苦心也很感激,却又担心她和容楚都不在国内,谁来保护景泰蓝?

    三公在信中道,他们对此也做了防备,因为太后临盆在即,她在生子之前和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必然要先顾自己,没有什么心思对陛下不利,陛下应该是安全的。但三公依旧请了丽京名法师,给皇宫做了净事,称陛下近期流年不利,被宫中阴气触犯,宜暂时挪宫养病,要求将陛下挪到位于皇城西北侧的别宫永庆宫。

    宗政惠也怕自己临盆在即,会什么岔子,当即准了。将那个假冒的傀儡皇帝给抱到了永庆宫,并且召回乔雨润,让她“就近保护陛下”,其实也就是看守傀儡皇帝,依旧不许他和别人接触。

    两边人都心怀鬼胎,移宫的心思竟然一拍即合。

    太史阑知道皇帝移宫,稍稍放下心,这样景泰蓝回宫,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替换回去,麻烦的是还有个乔雨润在,不过她信三公一定会有所安排。永庆宫不在皇城内,三公完全可以就近保护。

    她算算时辰,太后怀中是所谓遗腹子,她穿越到南齐时,太后刚刚怀孕,现在是九月,极东这边冷得早,南齐大部分地方还是金秋。如果她能准时生子,应该就在十几天后,就算推迟也顶多还有一个月,听说宗政惠近期就有发作迹象,时间上很符合,看来她是赶不上宗政惠生子了。

    但不知为何,她心中总有种隐隐的预感,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虽然三公极力安排她近期不要踏入宗政惠的陷阱,但太史阑却很担心景泰蓝,她不知道宗政惠的生子,会给景泰蓝带来怎样的冲击和变化。

    不过……她笑了笑,就算极东离大燕近,抓紧时间来回也赶不及,如果真让她赶得及宗政惠的生产,那……那事情也就大条了。

    她转过身,看着大燕的方向,那是她即将要去的地方,她要替她的半路儿子,去求娶一个连名字长相都不知道的公主做老婆。

    目光向着大燕,心却留在南齐。

    景泰蓝。

    你要乖乖的。

    等我回来。

    助你夺回一个最安稳、最祥和的南齐江山。

    (第二卷完)

    ------题外话------

    咦,第二卷也完了,我看见完结的曙光,在前头飞啊飞……

    谢谢大家的票,月初第一天的月票节奏各种诡异,感谢努力想为我留住位置的亲们。

    我喜欢竞争,但前提必须是凭实力公平竞争,一切不以实力为前提的争夺都是耍流氓。

    当然这世上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做什么事,总免不了遇上各种耍流氓的。

    只要自己内心平静就好。

    前几天有人问,你觉得最骄傲幸福的时刻是什么?我说就在前不久,北京青创会,几次有人敲门要签名,一个是和我一同开会的传统作家,其余几个是京西宾馆的服务员。签完名后我在22楼下望长安街,忽然觉得骄傲,有种“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终有人识君”的感觉。

    读者就是我的知己,走到哪里都能遇见,那就够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6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六十九章 出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69并对凤倾天阑第六十九章 出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