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祸端

    再说了,聂秋文都已经是成过一次婚的人了,再娶那叫继室!不管孙梅之前闹腾的多厉害,最后纵然是死了名声污了,不过她曾占过聂秋文正室的名份,人家哪个大家闺秀眼睛被雁啄瞎了想不开要嫁到这边来,再者就算是人家姑娘自己有心,还得家中父母同意。孙氏口中既要貌美如花,又要孝顺理事,家世性情都得出挑,样样都要抢个先,她也不瞧瞧,自己凭什么!聂秋文就算是再好,也还没好到大家闺秀哭着喊着要来嫁他的地步!而且还是嫁过来当继室的!孙氏实在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我有女儿,我怎么不肯嫁了?”孙氏一被崔薇这样毫不客气的一问,顿时恼羞成怒,一下子站起了身来:“我之前不是把聂明嫁给了罗大成那小子,聂晴不是也嫁给了贺元年吗!”

    “那是因为当时我夫君没有中状元!”崔薇听她这样一说,顿时将孙氏老底给揭了:“就是当时婆婆还知道找人家要五两银子的聘礼,这在村子里头哪家及得上?”

    孙氏又羞又恼,却看一旁聂秋染根本不替她说话,也死了想要这小子替老娘做主的心思,强撑着脸面与崔薇辩驳:“那现在不是看出来,我当初嫁女儿亏了吗?别说他们现在给五两银子,就是五十两也不要想!”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说的就是聂家这样的。崔薇见孙氏自个儿都说出了心里的话,也不与她争了。一边就冷笑:

    “既然婆婆自己也知道若是换了如今不肯将女儿就这样嫁出去,那你当别人家的闺女就是地里的大白菜,由着你拿刀一茬茬割了不成!就是人家要将女儿低嫁给聂二,你手里又能拿得出几两银子来让人家迫不及待将女儿嫁过来?”

    说来说去原来是为了银子的事儿!孙氏自以为自己猜到了崔薇心中的想法,顿时又是气,又是恨,咬着牙道:“我们现在还没分家呢,大郎的东西,不就是二郎的?二郎是他亲弟弟。大郎现在再出息,银子也该有二郎的一半!若是你替我将二郎的好媳妇儿找到了,那家产,我也不要一半了,只要再给一些就成!”说得像是吃了很大的亏一般。

    崔薇忍不住笑了起来,孙氏打的倒的是好主意。若是真找着能合孙氏心意的儿媳妇,又要人家老实的嫁到聂家来嫁给聂秋文,恐怕便是将整座府邸送给别人,也要看人家乐不乐意,毕竟孙氏的要求太高了,简直是不论德容言工。还要家世地位样样出挑,世上哪来那样完美的人?给她娶着了儿媳妇还要分给她家产。聂家人到底以为自己做了什么,现在就开始嚷嚷着要享福了。

    “娘。”聂秋染也听不下去了,虽然他早知道孙氏是个什么样的性情,可这会儿真听孙氏在自己媳妇儿面前大喇喇的提起银子以及分家的事儿,还是让聂秋染脸上颇有一种火辣的感觉,见孙氏还在那儿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要的媳妇儿要求,聂秋染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眉心。一边沉了脸色道:“要认真给秋文找个妻子,就不要不着调的满天胡吹!你要真想给秋文找个好的。你自己去选吧,薇儿现在怀孕了,不会去跑。我可以替秋文出些银子,但往后秋文得过继出去,爹之前已经提过已过世的大伯,若是你答应再来,不答应就不要再过来了。”

    聂秋染知道孙氏的软肋在哪儿,说完话,也由不得她多说,连忙就喝了一声:“先将老夫人送出去,往后老夫人要过来先要回报,一点规矩都没有!”一句话说得本来要再闹的孙氏顿时脸色涨得通红,尴尬又气恼。她此时隐隐已经觉得大儿子根本与自己不亲近了,可惜孙氏偏偏无法可想,聂秋染自小就是这么一个模样,看似听话有出息,对她也没有大声喝斥过,可偏偏孙氏就是跟他亲近不起来,也怕他得很,又想到刚刚聂秋染说的话,顿时心中喜忧参半,听到聂秋染让人将自己送出去,孙氏也没心思与崔薇瞎扯了,连忙就站起身来,准备回头与聂秋文好好商议一番。

    打发走了孙氏,两夫妻也没有将她放在心上,毕竟孙氏闹腾着说要给聂秋文娶媳妇儿,可就算是崔薇由着她出了这道门,但以孙氏的德性,她恐怕连那些大户人家的门都进不了,哪里还能找得到她自己以为的好媳妇儿,崔薇现在肚子大了,太医说过,因为怀的是罕见的双生子,所以随时都有可能会生,因此众人的注意力都落到了崔薇肚子上。

    二月初春时,雪早就化了,园子中的桃树这会儿已经长了新鲜的枝芽来,虽然没有开花,但光是那勃勃翠绿的生机,让人一眼望去心情就很好了。聂秋染一大早起身去了翰林院,留了崔薇一个人在园子里散步,她每天早晚都会出来走两圈,锻炼一下身体,为即将到来的生产做准备。随着产期的临近,肚子中的孩子动得越发厉害,一种坠胀感时常都有,虽然有些想看到肚子中两个小宝贝,也不知是男是女,但崔薇一想到要生孩子,便开始头皮发麻。

    走了几步两条腿就有些沉重了,抬也抬不起来,崔薇身边的大丫头一抬头就看到崔薇额头上细细的汗珠,知道她有些吃力了,不由扶了她,指着前方道:“夫人,前头是凉亭,虽然现在没什么景致看,不过里头收拾得也干净,您过去歇一歇,再回去吧。”

    崔薇自个儿也不逞强,她这会儿实在是不想走了,一路从院子里出来走到这园子中,恐怕走了有两刻多钟了,她又不止是自己一个人,运动多了对身体不止无益,反倒有损,她心中也明白,因此点了点头,由着几个丫头一路前扶后拥的朝亭子处走了过去。

    刚坐下,那头不远处已经有人朝这边跑了过来。罗玄送的这栋宅子下人们不知是他从哪儿给弄来的,个个都多少懂些规矩,崔薇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人在宅子里奔跑的情况,一旦看到,顿时脸都黑了大半,还没有开口,那头不远处的人影已经越跑越近了,身材中等,里头穿着一身湖绿色缎子缝的小袄,外头穿着一件朱红色的厚坎肩,头上还带了一整套金黄色的头面,远远的看过去人影还没瞧清楚,那闪亮的头饰就让人瞧得清清楚楚了。

    在内宅里侍候的丫头婆子们不拘老少,可没哪个敢穿戴的这般招摇的,年轻的又不是要勾引聂秋染,年老的更不想爬聂夫子的床,没哪个会打扮成这般,也唯有孙氏会这般,穷怕了的人,一旦有钱起来深怕别人不知道她发达了一般,满头珠翠恨不能都往头上插。

    “崔薇!你这死丫头,你竟然敢唬我,连大郎也不准我过去院子里头!”孙氏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杀猪似的嚎了起来,她跑得很急,撩着裙摆跟一阵风似的刮了过来。几个丫头都是知道孙氏为人的,连忙扶了崔薇起身要离开,孙氏却是脚下跑得更快了一些,估计是穿着加了珍珠的鞋履跑着不便,她索性将鞋子也给脱了下来,没一会儿功夫就站到了亭子外,扶着柱子直喘粗气了。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崔薇可不想跟孙氏硬碰硬,她现在挺着大肚子,又是到了快要生的时候,孙氏这人一向荤素不忌,又没个章法,她要真泼辣起来能拽着人打一架,崔薇这会儿当然要避一避她,只是被孙氏堵在了这儿,她索性也不去挤了,免得等下撞到肚子,只是坐在石椅上,一边看着孙氏道:“婆婆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她神态冷淡,这副模样更是令原本就怒气冲冲的孙氏更加如同发了狂的牛一般,跳了起来,指着崔薇就开始大骂:“小贱人,你使的是什么手段,说得好听,让我自己去给二郎找媳妇儿,可人家根本不见我!大郎那小兔崽子在哪儿,让他出来跟我说,昨儿我要过去院子里头,竟然不准我进去!反了天了,老天爷啊,你看看这是什么不孝的儿子儿媳,一道雷劈死他们!”孙氏这会儿气得厉害,昨晚一宿都没有睡着。

    事实上她说自己没见着人已经是较好的情景了,她一说自己是聂秋染的母亲,又说要给自己的小儿子招亲,别人有些一下子就翻脸,认为她是骗子,拿了东西将她打出去!孙氏习惯了在村中被人家高高捧着,如今没料到自己在京城却遭了这样的待遇,脸上挂不住,气冲冲的回来找聂秋染算账,要让他与崔薇跟自己一块儿出去,可谁料昨儿跑了一天,吃了一肚子的气回来找聂秋染两夫妻算账时,谁料在五门外便被几个粗使婆子拦住了,那几个婆子得了聂秋染示意,好说歹说就不让她进去,孙氏气愤之下与那几个婆子打了一场,可惜敌众我寡,她没能打赢,反倒被人打了一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提前传的,感谢的话今天没传就是明天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4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四十三章 祸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43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四十三章 祸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