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叙话

    聂秋文说完这话,聂夫子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连忙便问道:“什么桂坊道子胡同的馆子,那是何地方?她在那儿做什么?”

    “聂明如今遇人不淑,被人卖进了黑窖子里,如今日子过得极苦……”聂秋文听聂夫子问话,连忙便解释了一句,他本来性格虽然有些浑,但却不是个记仇的,这会儿就忘了之前还跟聂夫子在吵架,立即便将那暗馆子解释了一遍:“里头的妇人大多都是年纪大的,在青楼姿色不好了才在那地方,价钱也便宜……”

    他话未说完,聂夫子已经气得脸色铁青,一下子重重拍了手边的案几,厉声道:“荒唐!我聂家的子孙如何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聂明早在一年前便已经在黄桷村患了瘟疫死了,如何会在那个地方丢人现眼!你休要胡说,要是再败坏咱们聂家名声,信不信我打死你!”

    聂秋文本来以为自己这样一说,聂夫子说不得便要赶紧使钱将聂明给接回来,没料到他竟然根本不承认聂明这个女儿,顿时就有些傻住了:“爹,她就是大姐啊……”

    “你给我滚出去!”聂夫子听他还在这样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四处望了望,找了个茶杯便迎头朝聂秋文砸了过去,一边砸一边骂。聂秋文招架不住,连忙狼狈的便低了身子就开跑,嘴里一边还有些不服的嚷嚷着,说那就是聂明,气得聂夫子更是火大,追着他打出去了!

    这两父子一走,屋里顿时清静了下来。幸亏聂秋文今日过来了,否则说不得聂夫子还要闹着想抱自己儿子的事儿,崔薇哪里会容他如愿,此时见他一走。顿时才觉得耳朵清静了些。

    但聂明的事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若是真的,恐怕与罗玄脱不了关系。可惜聂秋文当初虽然无所事事了些,人也嘻皮笑脸的,可不知为什么,现在竟然学会了逛青楼的恶习,与当初年幼时的表现比起来,也实在大大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些。

    “聂大哥,若你爹当真生出了要将霖哥儿抱走的心思,我可是不得依的!”虽说是两夫妻。但丑话总也要说在前头,与其让事情发生时再与聂秋染闹,倒不如现在一开始便说得好好儿的。聂秋染自然知道崔薇心中的担忧。他便是没有前世时的经历,聂秋染的性格也不可能会容忍儿子再走上自己的老路,因此听崔薇这样一说,他顿时就笑了起来:“你放心就是,这事儿交给我。保管他抱不走霖哥儿!”

    对聂秋染的话崔薇还是很相信的,因此听他这样说,也就点了点头,不再将心思放到这边,转而说起今日聂秋文过来的事情:“今儿聂秋文来说瞧见聂明了,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事儿聂秋染心中清楚得很。那是罗玄一惯的手笔,他惯爱以其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聂明当日对他不好。如今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可以想像的。但他却并不想再说出来污了崔薇的耳朵,只哄了她睡觉,也不再提这事儿了。

    说来也巧,昨儿才说着聂明,第二日罗玄便过来了。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再过来自己这边,照理来说罗玄外表狠戾。可其实心中是一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又性情多疑,他若是在京中,崔薇本来还当他会时常过来看自己才是。可偏偏他不止是没有常来,反倒是极少过来,这一趟过来时,不知为什么,崔薇总觉得他身上像是笼罩了一层血腥味儿般,罗玄眼睛里都似是闪烁着妖冶的血光,看人时不由自主的便让人胆寒。

    他一到来,屋里的下人们个个都开始身体哆嗦了起来,显然心中都是怕他得很。崔薇也见不得下人们看罗玄如同见了阎王一般的神情,干脆将下人们赶了下去,大厅之中便只剩了姐弟两人。罗玄一来便从怀里拿了一个锦盒出来,一边与崔薇递了过去,一边就道:

    “姐姐之前生孩子我还没来得及过来,这是给姐姐带的东西,姐姐先收捡着!”

    盒子中装着一对龙眼大小的明珠,一看便莹润异常,装在锦盒之中,衬着里头那淡紫色的缎子布,像是珠子也闪着紫色的光泽一般,极为眩目美丽。崔薇有些吃惊的将珠子取了出来,入手便感觉到一阵温凉,拿在手中带些许些重量,可是却闪着极淡的粉紫色光彩,看着十分耀眼。

    “这是哪儿来的?”爱美是人之天性,崔薇也不例外,看了这东西,不由有些新奇的仔细打量了两眼。罗玄看她喜欢,一边就讨好的凑了过来,一边道:“这是上回北戎国进贡来的,说是紫玉明珠,正好一对,我替姐姐讨了过来,正好姐姐可以做成一双首饰,必定好看!”罗玄一边笑眯眯的看了崔薇一眼,一边又将盒子里的另一颗紫玉明珠取了出来拿在崔薇头上比划着,一边就笑道:“宫中有手艺非凡的匠人,不如我拿回去替姐姐做好了再送来吧!”

    女人家在罗玄看来都是喜欢这些东西的,他幼年时便进宫,从一个微不足道人人都可踩死的小太监,到如今的情景,他对于察言观色有一套本能的敏锐,知道宫中众妃嫔都喜欢这些首饰,他正好讨了这个东西出来送给崔薇,此时看她笑着,罗玄就知道自己是送对了,不由就笑了起来。

    崔薇本来刚想推辞,这东西一看便不是普通物件儿,只是她话还没说出口,那头罗玄已经将一双紫玉明珠又收了起来塞回了怀里,崔薇也没去管这个,反倒是想起了昨儿聂秋文说的事情来,连忙就道:“昨日里有人过来说,好像是看到聂明了……”

    罗玄本来脸上带着的亲昵笑意听到聂明的名字时,顿时倒是便冷了下来,眼睛里迅速堆积起风暴,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有些阴森:“她竟然还没死?果然如她所说的,贱人命长!哈哈哈!”罗玄说到后来时,阴阴笑了起来。他这神情阴戾如鬼畜,崔薇倒是不觉得害怕。反倒是有些心疼,也跟着朝罗玄身边坐了下来:“小石头,她是不是你送到馆子里头的?若是她对你有害,不如我,我让聂大哥帮忙,将她送出京城去!”

    虽说聂明原本从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落到如今成为迎来送往的欢场中人也是令人同情,不过相较之下,崔薇自然更关心罗玄一些,虽然聂秋染没有明说,但她隐约能猜得到。恐怕黄桷村的灭亡,以及聂明的遭遇应该是与罗玄有关,她不愿意这事儿暴露出来给罗玄惹来大麻烦。两相权衡之下,自然便要偏向罗玄一些。

    “姐姐不要担心。”罗玄听到崔薇说话时,顿时吃吃的笑了起来,少年清秀俊俏的脸上露出几丝妖娆之色来:“黄桷村就是我灭的,聂明也是我送进馆子中的!她当日竟然要送我进小倌儿馆。如今我便要让她也来尝尝这样的滋味儿,我可是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要这样便让她出了京,那不是便宜了她!我要让她不得好死!如今不过是让她先吃些苦头而已,我要等她绝望之时,挖了她的眼睛。割了她的舌头,砍了她的四肢!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罗玄说到此话时,脸上还带着阴森可怖的笑意。他在崔薇面前一向都是亲昵中带着讨好依赖的神情。崔薇还是头一回看到罗玄这样凶恶如鬼畜的样子,难怪外头罗玄凶名如此盛,也不是并无关系的。可奇怪的是崔薇虽然知道罗玄性情狠戾,但不知为何,她却并不害怕。像是知道罗玄纵然对别人再狠,也不会伤害自己一般。罗玄话一说完。原本一双充满了血光与杀气的眼睛才又渐渐恢复常态,一边就看着崔薇的脸,有些着急道:

    “姐姐是不是吓到了?我永远不会伤害姐姐,我要保护姐姐,谁敢与姐姐为敌,我便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罗玄说完,讨好的拉了拉崔薇袖子,一边就摇了摇。

    明明知道他此时早已经不是小时候的模样,但不知为何,崔薇看到他这神情时,心中却不由有些心疼。罗玄性情是狠戾了些,但这也是与他之前的经历有关,怪不得他,聂明要将他卖成一个小倌儿,那便是比要了他命还要恶毒,逼得他自勒成太监进宫,也不知道当初吃了多少的苦头,崔薇哪里会怪他,见他这模样,一边就伸手拍了拍他手背,一边轻声道:

    “我不怪你,只小石头,我怕这事儿被人知道了,到时对你不利!”聂明也算是咎由自取的,当初若不是她自己先生出了歹毒心思,将罗玄逼到了这样一个地步,如何会造成她如今的恶果?罗玄一听她说不怪自己,顿时松了一口气,接着露出一个欢喜纯净的笑容来,一边就将自己的脸搁在了崔薇的手上,一边轻声道:“姐姐,你知道么?当初我娘还生了一个妹妹,但聂明却是将她给滃死了,聂明自己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她该死的,姐姐!”

    “我知道,我知道。”崔薇知道他是怕自己怪他,又一连声说了好几句,那头罗玄才真正放心了下来。

    PS:

    第一更~~

    感谢:zjf006699、喵喵金吉拉、a61051950、双清柳渡、小夜Saya、笑笑66、弑玲珑、YuHui、自由之书痴、快乐的阿布布、欧阳菲儿1、小小雁雁、kkecho、wang然、sunbliss123、玄铁令主、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熱戀^^、花雨樱花、sanmin123、、随便my、木悠悠然、夏梨殿下、凤天舞剑之珍缡、玫瑰SZY、感谢亲们打赏的平安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5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五十九章 叙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59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五十九章 叙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