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作用

    聂晴此人平时便爱装柔弱,又有心机,这样的人虽然背地里阴招不断,可是要对付起来却是容易得很,聂晴这样只会装可怜的,遇上心里明亮,可面上却不吃她这套,不跟她讲人情面儿的,她便无计可施了!

    果然,崔薇说让人将她送过去时,聂晴脸上露出惊骇之色来,表情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大情愿,但又不好直接提要求说自己要住下来,便是她心中此时早已经千想万想的要往下来了,但这会儿她嘴上却不好意思开口。聂晴早在听到孙氏两人被赶出去时,心中便暗叫不好。跟孙氏做了十几年母女,她心中对于孙氏的为人清楚得很,那便是一个除了聂秋文,就不将其它子女当人的,此时孙氏混得这样差,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厚着脸皮找潘世权等人借,她这一去,岂不是送羊入虎口么?聂晴哪里愿意,只是一抬头便看到崔薇寒霜似的眼神,顿时激伶伶打了个冷颤,一边就结巴道:“大,大嫂,我,我想等大哥回来,与他请安……”

    “不必了!你要过去找婆婆,我还不好留你,免得天色黑了,到时过去一个姑娘家有危险,听说那边院子乱得很,四处都是暗馆,你还是早些过去!反正往后你在上京,要见夫君的时候多的是!”崔薇给谁情面都不会与聂晴讲,一句话将聂晴后路堵死了,尤其是听到她说暗馆时,聂晴心中更是暗叫不好,越发不肯去了。但崔薇这边不肯留人,聂晴就是想咬着牙硬留下来,可眼前这情景好像也不大可能。

    她咬了咬嘴唇,强忍了心头的怒火。一边委委屈屈的应了声是,一边将包裹提了起来,一步一回头,抹着眼泪的看崔薇。一边看没人给她求情的样子,失望的走了。

    若是陈小军在这边,聂晴这套自然是有用,可她跟陈小军不清不楚的,刘氏早恨她多时,只气不能亲自掐聂晴一顿才好,如今看她被赶,刘氏心中早就爽快了,哪里会去求情!倒是崔世福一向宅心仁厚。有些不忍:“她一个姑娘家。能去哪儿?反正不过是一碗饭的事儿。不如将她留下来吧。”

    这话听得崔薇心里一阵火大,崔世福平日是善良,善良的人一向都很容易得人好感。不过如今他现在跟聂晴求情,就令崔薇心中有些不大痛快了。崔世福如今看来就是一个滥好人。尤其是之前将那两个妇人安排在自己家里头,令崔薇现在还想着有些不舒服,一边就冷了脸道:“爹说的这是什么话?她手里有银子,哪儿去不得,更何况我是让她去给我婆婆碰面,那可是为了她好,怎么能说一碗饭?莫非我还不让她们母女碰面了?”一席话说得崔世福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虽然还有些担心聂晴,但此时看女儿态度,就算是有心想再劝两句,也不敢再提了。

    刘氏心头暗自叫好,几人坐了一阵,杨氏便急切道:“不知我那儿媳妇可是个好的?我还没见着呢,这门婚事儿便给定下了……”杨氏话里透出几丝不虞,她本来是崔敬平的亲娘,可儿子的婚事却是轮不到她来作主,反倒要靠一个已经出嫁的女儿来张罗。虽然能娶到一个官家媳妇儿令杨氏心里很是有面子,不过如今万事不要她来作主,杨氏却又隐隐感到有些不满足。

    她这一开口,崔薇脸色就冷了下来:“我出银子出房替我三哥张罗,若是你觉得不对,我马上便让人书信一封,发到许家,说这门婚事不结了!”

    崔薇如此一说,杨氏顿时就吓了一跳,心中又气又羞,她不过是随口抱怨一番而已,崔薇却马上就说出这样的话,在成婚前说这些,能是吉利的吗?再者说秦家那两兄妹听说与崔薇两夫妻都熟悉,往后岂不是这个儿媳妇一成婚便要站到崔薇那边去?若真是如此,这官家媳妇儿娶来自己又得不到好处,倒不如不娶也好,免得自己往后拿捏不住不说,反倒还要看儿媳妇脸色过日子,这门婚事若真不成,倒是好了!

    杨氏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将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时虽然知道别人不晓得她心中的想法,但仍是觉得心虚,大声喝道:“婚事现在都成了,你还说这些干什么!早些时候你便该让人给我带个讯儿,若是真由得我的意,你给我写封信,我好上京来相看,也好跟我儿媳先相看一回。”崔薇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为这事儿付出心力不说,反倒现在听杨氏口气,像是还多有埋怨的样子,顿时便冷了脸下来,崔世福那头有些尴尬,杨氏说完这话,也觉得有些不自在,如今崔薇不是以前那个能由得她拿捏的人了,顿时也有些后悔了起来,不肯说话。

    气氛一僵住,最后崔薇说的要留他们吃饭自然没有再提。崔敬平过来时便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儿,杨氏表情尴尬,崔世福等人面色也有些不好看,崔薇更是一张脸淡着,看不出表情来。崔敬平本来欢欢喜喜的过来,以为自己要留下来全家人吃顿饭的,毕竟他许久没有瞧见父母了,可如今见到这情景,哪里还好再留下来,拉了杨氏等人便与崔薇笑道:

    “妹妹,我想爹他们都累了,不如我先将他们接过去,洗漱一番,反正吃饭的时间还多得很……”

    崔薇现在不想看到杨氏,自然就点了点头。刘氏倒不想走,她伸手在亭中四处摸了摸,又叹息了几声,由着崔世财催了好几下,才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那头崔梅犹豫了一下,小声道:“四妹妹,我想留下来与你说说话……”她声音细小得如同蚊虫一般,不是崔薇靠得近了,恐怕还真是听不到。崔梅性子软弱,不消听她说,崔薇便猜出她是要诉苦了,上回听崔梅一番诉苦,做了一场恶梦,现在想起来崔薇还觉得心头有阴影,再者崔梅说得再多,让自己听了心中也闷得慌,再者她光说不改,这样没完没了的,崔薇也不想听,因此装着没听见,崔梅鼓足勇气说了一句,回头见崔薇似是没听到的样子,心里十分失望,她本来是心里闷了太多苦处,无人诉说,也不敢与刘氏提,一提便要被骂,唯有崔薇能听她说上几句,而且她还想留下来再替陈小军求情,可现在崔薇没听到她刚刚的话,崔梅自然不好意思再说要留下来,怕人家当自己是看中了这宅子豪华美丽,因此失望无比的跟着崔家人走了。

    本来对于崔家人过来还算有些期待,但今日见着这样大家子,便觉得心里闹得慌,晚上没等聂秋染回来,便自个儿在床上歪了会儿。这一觉也不知道睡到哪个时辰,梦到乱七八糟的事情,睁开眼时兴许是睡得久了,头晕脑涨的。

    屋里掌着灯,静悄悄的,四周只听到外头传来虫鸣鸟叫声。屋里放了冰盆,睡着倒也不如何热,透过朦胧的幔子影,崔薇看到一个人影坐到窗台边,刚动了动,那边聂秋染就站了起来,眼前突然亮了一下,纱幔被人撩了起来,聂秋染坐到了床边,伸手就将她搂进怀里。

    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额头都出一层细汗了。

    “怎么了,睡得不安稳?”

    崔薇昏昏沉沉的点头,眼前一阵头晕眼花的,浑身衣裳都汗湿了。还没说话,聂秋染便从一旁床头的矮柜上取了一只水杯递到她手上,拿衣袖替她擦了汗,一边就道:“今儿岳父等人过来了?”

    “陈小军他们也来了,我让人将贺元年给锁了!”那贺元年如此胆大包天敢当众对她出言不逊,估计还当自己是掌握着聂家的把柄,以为自己不敢声张,要忍气吞声呢。但那丑事儿是聂晴的,与自己又无关,崔薇哪里会忍下这口气,将杯中的水喝干净了,才觉得心里慌乱平息了些,喘了两口气道:“我说他中邪了,正让人找神婆给他驱驱邪呢!”

    这事儿聂秋染之前已经是听到过了,此时听崔薇又说了一遍,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崔薇这个法子倒是好,整治贺元年一通出出气也罢,但他心中对于此事却是另有打算!前世时聂晴害的他如此惨,又利用罗玄与他相斗,如今重活一世,聂晴嫁了这贺元年,聂秋染不好好送她一份大礼,这都说不过去!

    “你收拾他便是了,出口气,不过留他一条命,我还有大用,保管到时将麻烦给你除的一干二净!”聂秋染说到这儿,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崔薇心中有些好奇,也不知他如何能利用贺元年将自己的麻烦除得一干二净!崔家的事儿她便不提了,毕竟那事儿与贺元年没什么关系,如今崔薇觉得头疼的,孙氏母子虽然离开了,但还有一个时常还想着要抱自己儿子的聂夫子,以及一个聂晴,崔薇就不相信靠一个贺元年能将这两人给摆得平了,聂晴还有把柄在贺元年手上,以聂夫子好脸面的程度,若真会对贺元年做什么,当初便不会给银子忍一口气,只为了平息事端了!

    PS:

    第二更~!

    重生媳妇在古代,

    生活悠闲也自在。

    挖个野草就是钱,

    银子源源进口袋。

    高兴跟你斗斗嘴,

    不爽掐斗老妖怪。

    唯有男人不给力,

    神神秘秘好奇怪。

    《花开农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6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六十九章 作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69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六十九章 作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