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诱因

    崔薇对于崔梅夫妻俩心中的想法并不知道,她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后悔自己对崔梅两夫妻不讲情面,日子是自己过的,她便是这回替崔梅出了银子,出力不讨好的救她出陈家,可崔梅自己的性格便是这样,除非她遇着一个真正老实的人能在乎她的,否则没一个陈小军,多的是王小军李小军的,她日子照样会过成这般。陈小军夫妇好歹是在京中留了下来,找到了一个落脚之处,陈小军倒是出了大理寺,而另一边贺元年这会儿还被聂秋染关押着,硬说他中了邪,一天到晚不知被淋了多少的黑狗血,此时可是七月份,正值天气最热的时候,那血泼在身上,又没哪个替他擦洗的,只有一个神婆天天在他面前不知道在念些什么,贺元年身体上虽然没遭到什么的打骂,可是心理却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几个神婆围着贺元年一阵念叨,拿了一把米先往他身上洒了过去,贺元年呆滞的被人捆在椅子上头,任由这神婆施为,心里将聂晴给骂了个够,若不是当日聂晴非要上京来,说是跟着她哥嫂有福享,他又怎么会去与崔薇说笑,不过是一句话,便让人将他给关了起来,聂晴那贱人,如今在外头风流快活,却不肯管他生死,他如今被关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一心只想出去,正心中难受间,那神婆却是冷不妨的突然间大喝了一声,接着一口冷水朝贺元年身上喷了过来,贺元年冷不妨被这一吓,激伶伶打了个冷颤。一下子将头抬了起来。

    “醒了醒了。”那婆子端着碗,欢喜的笑了一声,连忙就道:“不知这位大爷可是清楚了,还记得自己是哪个不?”

    这样的话每隔一段时间便分别有不同的婆子过来问他一次。贺元年这会儿听人又在问自己,忙不迭的又回答道:“我是姓,叫元年,是聂二姑娘的夫君。出身……”他木然的说了几句,半晌之后想着这些天的折磨,那些人说他是中了邪,不给饭吃,天天只让他喝符水,贺元年早撑不住了,这会儿忍不住哭了起来:“我真是贺元年,我当日发了失心疯,我是聂二娘子的夫君。我真的是贺元年。”

    那婆子听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哭成这般。眼里闪过不屑之色。表面却是露出欣慰的模样来:“原来果真是贺家郎君,你如今醒了就好,前些日子你中了邪。可还记得?”这婆子一问话,贺元年就警醒了。他之前是吃过这句话的大亏。若说自己记得之前的事儿,那婆子便说他还是恶鬼缠身,所以才对之前中邪时的记忆都仍留在心中,那便表明是邪未驱完。而他若说是不记得了,那婆子便说他是仍被鬼魂迷住,所以心智不全,怎么说都是错,贺元年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不住点着头:“老太太,求求你饶了我吧!”

    “不是老身不饶你,实在是聂二娘子曾吩咐过,说要将郎君身上的邪驱干净,聂老先生也曾说,若不将郎君身上的邪驱干净,放你出去,是要对人有害的!”

    一句话听得贺元年眼睛一下子便瞪了起来,他也顾不得自己满身的水迹了,在听到聂晴父女出现在这婆子口中时,他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心中又惊又怒,连忙问道:

    “你说什么,是聂二娘子让你来替我驱邪的?”

    那婆子想也不想便点了点头,道:“聂二娘子请的可不是老身一个人,而是好几位得道的仙姑呢,你且好好听话,争取早日驱除身上恶灵,也好出去与聂二娘子夫妻团聚!”

    “不可能,她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更何况我是她丈夫,她怎么敢?会不会是认错人了?”贺元年倒也不傻,人家这样一说,他也没立即相信,若是这婆子不直接提聂晴名字,他倒是要怀疑一番,可如今这婆子既然直接提了,他便心中有些怀疑了起来。那婆子听他这样一说,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我还骗你?收人钱财,与人消灾,聂二娘子可是拿了五两银子给我与另几位仙姑的,再者说了,就是因为你们二人是夫妻,聂二娘子都是为你好,否则无冤无仇的,她这样整你干什么?”

    本来贺元年心中对于这婆子的话还不太相信的,可这会儿这婆子一句无怨无仇,令贺元年心中又开始怀疑了起来,他跟聂晴可不是一般真正恩爱的结发夫妻,聂晴那贱人可不是有把柄落在他手中?而聂夫子那老货当初为了躲他,竟然跑进了京城中,再者说聂夫子上回卖房的银子都被自己要来了,聂晴早与潘世权那厮不清不楚的,若是她为了能明目张胆的跟潘世权在一起,而聂夫子那老东西为了使他往后再也不能找聂夫子要银子,那两父女说不定一狠心之下当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毕竟没了自己,那两父女不就解脱了?

    贺元年这会儿身体不住颤抖了起来,他气得脸色都扭曲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额头青筋暴裂了开来,这段时间以来受的苦,以及心理上的折磨压在了一起,令他再也无法忍耐,怒声道:“老子没中邪!是聂晴那贱人陷害我,她偷人,她想害死我,不想看到我,不可能,不可能,想也别想,没门儿!那贱人,那贱人,肯定找了奸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打死她,放我出去!”

    “哎哟,又满嘴胡话了,聂二娘子说的果然没错,不能放你!”那婆子一边说完,一边又出去唤了几个人进来,一阵烟雾缭绕之后,几人开始围着贺元年又唱又跳了起来,又洒血泼水的,一番折腾下来,很快贺元年声音又消了下去。

    聂秋染这边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贺元年开始就算是有怀疑,恐怕现在深受折磨之下,也该对聂晴恨之入骨了。此时已经是七月末,聂晴在客栈之中也住了好些时间,陈小军也陪她住在一个客栈里,两人以前本来便是有旧的,如今崔梅不管事,贺元年又不在身边,陈小军又对聂晴逢迎讨好,聂晴若是在贺元年手中吃过亏,对陈小军这样的迎合便该感到心中得意才是。

    火候已经差不多了,若不是因为有个聂晴还勉强值得聂秋染出手,贺元年这样的人,其实根本值不得聂秋染花费如此多心思,此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夜深人静时,贺元年趁着夜色,咬断了捆了自己一个月的绳子,慌慌张张的便往门外跑,他已经一个月来上顿不接下顿的,这会儿又想出逃,心里发慌,他实在是不敢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若是再被人这样对待,恐怕有一天他真会发疯不可!外间走廊下两个婆子正说着话,贺元年也不敢过去,连忙躲在屋子后头,虽然那两个婆子隔得不近,但说的话贺元年却是依旧听了个清楚。

    “聂二娘子的银子你收了没有?”

    “当然收了。”这个婆子正是那日说了聂晴名字的那个,这会儿正得意的从怀里摸出一个荷包来:“聂二娘子说了,若事成之后,那位要真撑不住,她会再给我五两,而往后娘子若是靠着大爷的名声再嫁个好人家,好处自然更少不了我的!”贺元年听到这儿,牙齿不由咬得咯咯作响,眼睛充血通红,若是聂晴此时在他面前,他非要将聂晴活生生打死不可!

    “老太爷的银子你到时也要分我一些,老太爷说了,这事儿若是完结,好处自然也少不了……”两个婆子还在讨论着银子的事儿,贺元年却是悄悄打开门,从另一厢溜了出去。

    原本还在说着话的两人站起了身来,看着贺元年身影离开的方向,一边撇了撇嘴,笑了起来。

    这座府邸倒是不小,贺元年一路慌不择路,看见有人多有光的地方便躲,贺元年心中暗自叫道侥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关的时间太久了,他这会儿觉得能逃出来只觉得欣喜若狂,竟然丝毫怀疑也没有,一路竟然就这么走到了大门处。守门的小阁里黑漆漆的没人,贺元年自己躲了一阵,这才壮着胆子出来,悄悄打开了门,便不管不顾,慌慌张张的朝外头奔了出去。这会儿天色已经黑了,贺元年不知道他刚走,便已经有人从小阁里出来,冷笑着将门给重新关上了,街道上很快便又变得安静了起来。

    一路跑出来之后贺元年也不敢四处乱跑,他险些撞上了一队夜巡的士兵,若是刚出狼窝便又进虎口,那可是得不偿失了。他找了处胡同口,偷剥了一件人家穿在稻草人上的烂衣裳,这才慌慌张张跑了。躲在角落里担惊受怕的等了一晚上,幸亏此时是夏季,天气还不算太冷,只是生平头一回在外头歇息,依旧是令贺元年吓的不轻,又怕有人追上来将自己逮回去,又怕有士兵发现自己,将自己抓走,这样熬了一晚上,好不容易等到天亮,贺元年这才松了口气。

    PS:

    第三更~~~求小粉票~~~~~~~~小粉满三十加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7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七十六章 诱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76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七十六章 诱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