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上当

    “想好了?”贺元年醉醺醺的走到聂晴身边,轻挑的伸手摸了她脸一把,一边嘿嘿的笑。

    聂晴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味儿与胭脂水粉等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恶心得直想吐,一边站起身来,拍开了贺元年的手:“别碰我!”她说完,看贺元年眉头立了起来,连忙便道:“你去找我爹要一千两银子,如今我大哥做了官儿,又中了状元,他为了现在的日子,丢不起这个人,不过是区区一千两,我大哥手里多的是,既然你要银子,咱们便先说好,往后和离之后,大家互不相干,你也别再来找我,现在也不要碰我!你先给我写个条约,按个手印儿!”

    贺元年愣了一下,接着又阴阴的笑了起来,狠狠一耳光往聂晴脸上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聂晴被打得浑身朝地上摔了过去!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捂着脸抬头朝贺元年看过去,为什么自己已经答应帮贺元年得到一千两银子,他还要打自己?聂晴有些发蒙,那头贺元年已经笑了起来,伸手拽着头发,直将聂晴拖了好几步,聂晴浑身不由自主的打起了摆子来,贺元年这才将她扔到了床边的脚踏板上,居高临下的低头看着她:“你说什么?嗯?再说一声呢!”

    “你什么东西!还想要约定,按手印儿,我按你娘!贱人!贱人!”

    聂晴牙齿‘咯咯’碰撞了起来,她此时面色发青,哪里还说得出话来,贺元年一看到她便来气,伸手重重的掐在她脖子上,表情恐怖:“只要一天老子还没休你。老子要怎么样便怎么样!”说完,不解气的又狠狠打了她好几下,直将人打得不住求饶了,这才吐了一口恶气:“还跟老子说这些!装什么贞洁烈女,我呸!”

    贺元年将人打得半死,也不管她了,冷哼了一声,自个儿摸上床,又抖了抖脚。聂晴忍气吞声的眼泪往嘴里咽,却强忍着浑身的难受,哆嗦着起身替贺元年脱了鞋袜,听床铺上贺元年响起的打响声,她这才敢哭了出声来。

    靠在床榻边。也不敢上床,就这么熬了一整夜,眼泪都流干了,睁开眼睛,眼里又酸又涩。贺元年睡醒了,这才大喇喇的出去从隔壁贺氏处借了一套丫头的旧衣裳过来,朝聂晴扔了过去:“穿上吧。吃了东西,咱们就去聂家!”聂晴自然不敢不答应,连忙忍气吞声的同意了,贺元年这才又躺回床上睡了阵。任由聂晴出去打了水进来替他擦了脸,又服侍他换过了衣裳,这才起身来。

    早晨吃饭时陈小军就看到聂晴面庞肿大如猪头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若不是他实在是太爱聂晴,恐怕这下子还真将她给认不出来。贺氏看到聂晴这模样时。心里闪过快意与舒坦,一边就看到聂晴时便假意喊道:“呦,弟妹怎么变成了这个模样了?”

    还不是她给害的!贺氏这个贱人,昨日将自己推进房中,她就觉得不对劲儿,怎么贺氏昨儿好端端的突然关进房中不出来,原来是跟贺元年这无赖约好了!聂晴心里生出怨恨来,看了贺氏一眼,一边低下头去哭。她原本娇美时做出这个模样来只是惹人怜爱,可如今变成这般模样,让人一望就倒了胃口,再做出这个样子来,只让人忍不住想再揍她一拳,贺氏看得心中痛快,那头便是平日里对聂晴最是死心踏地的陈小军都别开了脸去。

    “还不赶紧给我端些吃食来!”贺元年一看到这两个人眉来眼去的心里头就不舒服,粗声喝了一句。聂晴被他吓得自然是一缩肩膀,而陈小军则是看到贺元年时,大吃了一惊:“你怎么在这儿?”

    “你们这两个龌龊东西当然不希望我在这儿!”贺元年一听这话,顿时大怒,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吓得陈小军脸色都白了,站起身来,连忙走到了聂晴身边,留了一个崔梅在那儿,被贺元年吓得双腿都哆嗦了起来,贺元年看了她一眼,见崔梅面皮泛青,黄皮寡瘦的一个,顿时便大倒胃口:“小子,你睡了我媳妇儿,既然如此,我也正该睡你的媳妇儿才是!”

    贺元年本来就是个无赖,此时他说出这话一点儿也不令人奇怪,陈小军倒是面色青白交错,崔梅却是吓得脸都白了,伸手紧紧捉着胸口,贺元年倒是觉得吃了亏,可惜他便是想要使陈小军也难堪一回,但崔梅这副颜色一看便让他打从心眼儿里反胃,睡个崔梅还不如花百十铜包个粉头了!也不用再来委屈自己,非得要碰她,一看便浑身骨头,不懂风情的!

    “你胡说什么!”陈小军听他这无赖的话,双腿直打哆嗦,既恨且羞。他虽然不在意崔梅,但贺元年当众这样说便是在打他的脸,他哪里忍受得了,但不知为何,贺元年这样看着他,又让他有些心虚。

    聂晴深恐等下两人吵起来自己丢人现眼不说,还要再被陈小军瞧出不对劲儿来,若是如此,她如今身边可是一个人都没得用了,她养了陈小军夫妇这样一些日子,可不想因为今日就少了一个可使唤的人!

    “陈公子,求求你快别说了。”聂晴眼睛里含着泪珠,一边哀求似的看了陈小军一眼。陈小军望着她红肿的面庞,想到她平日的秀美,到底勉强忍下了心中怪异的感觉,冷哼了一声,不说话了。贺元年却是一脚踩在椅子上,一边撩了衣摆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哼!”

    “晴儿,你这是怎么了?他怎么舍得如此对你?若是我,哪里舍得碰你一根指头。”陈小军被聂晴唤着走远了些,这才心疼的捂着胸口看着聂晴,嘴里深情的道。

    聂晴心中厌烦,少不得还要打起精神勉强应付他:“陈大哥,我,他说,他说我跟你有情,因此昨日回来,不由分说便对我动手……”话未说完,便伸手捂着脸哭得更厉害了些,令得陈小军心中更加心疼,聂晴哭了半天,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才放了手,一边看着陈小军道:“陈大哥,我想要见我大哥,我想要让我大哥救命。若是我大哥再不见我,他会打死我的。若是我大哥能帮我,他一定不敢再打我,要是我们和离,往后我便能和陈大哥你在一起了。”一句话说得陈小军砰然心动,还没有开口,聂晴又恨恨的道:“我还想见见我的侄儿,让崔梅帮帮我吧,我到时抱抱我侄儿女们,我便是不能和贺元年和离,抱抱我的侄儿女们,我死了也甘愿了!”

    陈小军心疼得脸色都变了,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搂她,心中只知道她受了自己连累,此时恨不能替她去死,见她便是受了苦还记着一双侄儿女,越发觉得她善良又可人,更是怜爱她了一些,也恨伤害她的人,嘴里气道:“你大哥大嫂真不是个人,你如此可人儿的姑娘,他们却不知道珍惜,贺元年那厮也是个混人,你这样美好的人,配他真是糟蹋了。”聂晴深恐他一说起来便没完没了的,连忙胡乱摇了摇头,一边也不想跟陈小军多哆嗦了,又叮嘱了他一句,陈小军自然满口答应。

    他此时心中全是聂晴,恐怕连自己的妻子姓什么都给忘了,只记得聂晴的叮嘱,回来时脚都是飘的,心中只想着要讨聂晴欢喜,往后说不得她还能再嫁给自己。

    贺元年由聂晴服侍着自己吃完东西,自然是催着她前去聂家要银子了。虽说他今日也想去粉楼里玩耍,不过一想到千两银子如此多,贺元年自然便是心动了。若是他有一千两银子,别说玩一下楼中的花姐儿,便是将整个楼里包下来任他玩耍也是够的。而上京不愧是上京中,县里的楼馆还真无法与这儿的相比,昨儿一去楼里玩耍了番,那里头的花娘貌美多情,那肌肤似含着水般,似是轻轻一掐便要破皮了,比聂晴不知好了多少。

    这贱人也是被人玩够的,娶她倒不如娶个知情识趣儿且会侍候人的花娘了!

    聂晴自然是拿他没有办法,贺元年这样的无赖,简直是令人恶心偏偏又浑不吝,聂晴要脸面,又被他拿住了软处,自然是由得他施为。众人心思各异的吃完饭,贺氏自然是乐得看聂晴被打,而陈小军则是开始催促起崔梅赶紧替聂晴圆了她的心愿。崔梅为讨丈夫欢心,再加上心中又确实同情聂晴,自然是应了。

    崔薇早晨刚吃了早饭,还没有送聂秋染出门儿,那头便听下人回话说崔梅过来想要求见她了。聂秋染一听这话,嘴角边突然露出一丝笑容来,却是低垂着头没有说话。这事儿本来是与崔梅无关,但她既然自己凑上前来,那自然也怪不得他心狠手辣,崔梅嫁给陈小军这样的人,迟早也是要死的,既然如此,倒不如他做一桩好事,早日送她前去投胎,下辈子让她自己也睁大眼睛一些,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多积阴德,来世才好积些福报,生得聪明一些,不要被人当了刀使,最后如何死的也不明白!

    PS:

    第一更~

    感谢:ン贝壳,亲投的评价票~

    感谢:ivygakukyou、ylfox、随便my、亲们投的粉红票~

    感谢:木悠悠然、随便my、敬微唯、亲们打赏的平安符~~以及感谢:热恋^^,亲打赏的三个平安符,好开森,最近支持的亲们好多都是老书过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8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八十章 上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80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八十章 上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