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自愿

    贺元年是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人,这会儿陈小军嘴里什么发乎情,止乎礼的,他听不明白,但那龌龊二字他却听清楚了,再说陈小军后面那句话,他又不是傻的,哪里不明白人家在编排自己,顿时大怒,冷哼了一声,从后腰处抽了一把匕首出来,‘铿锵’一声将匕首出鞘,拿着匕首在陈小军面前比划了两下,阴阴的笑:

    “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句!贺爷不是吃素的,刚刚你说的话,我没听清楚。”

    陈小军被吓得双股颤颤,面色铁青,哪里说得出话来,嘴唇哆嗦着,勉强道:“天子脚下,青天白日,你想干什么?”

    “你偷了贺爷媳妇儿,现在老子杀了你,天下也说得去!”贺元年一边骂着,一边拿匕首在陈小军面前比划了两下,又凑到了聂晴面前,聂晴那张五颜六色的脸上顿时皱成一团,眼神中露出惊恐之色来,颤声道:“你不要乱来。”

    “小子,这娘们儿你要是想要,也不是没有办法,你给我一两银子,我让她陪你一晚上,如何?”贺元年虽说昨日在聂晴手上抢了四十两银子,但昨儿去了一趟伎楼,这会儿已经花去了大半,而昨天那样的销魂蚀骨滋味儿又令他有些舍不下,因此今日想要再去一回。可若今日再去,便没有银子了,聂晴这贱人又说要明日才去聂家,他自然要想法子再弄些银子才是。

    一听这话,陈小军愣了半晌没有回过神,聂晴则是气得浑身颤抖,心里对贺元年生出杀意来,一边气愤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贱人!”贺元年一拳头打在聂晴脑门儿上,直打得她眼冒金星。趴在桌子上起不来身了,这才接着冷笑:“能陪得我那好姐夫,如今又为何陪不得别人,你既然裤腰松,双腿张得开,我便替你拢些好处又如何?装什么贞洁烈女,你这烂货!”贺元年嘴里污声秽语的骂,直引得客栈中众人围观不止,聂晴脸色这会儿虽然肿涨。便这些话传进耳中,又看别人诧异的目光,羞愤欲死,心中对于贺元年更加怨恨,本来只想给了银子与他和离。从此大家各行其道,再不有来往。

    可现在在她心中气恨之下,她竟然对贺元年生出杀意来!冷冷看了还在兀自骂咧不已的贺元年,聂晴开始在心中想起自己要如何出气的杀了他,让他也在自己面前求饶,却不能连累到自己身上的法子来。她一想到自己杀贺元年时,他惊恐无比的神情。将自己所受的苦楚以及被他侮辱的怨气还回去时的样子,聂晴不由自主的竟然笑了起来。

    贺元年骂了她一阵,见她不回嘴也不辩解求饶,也觉得颇为无趣。又骂了几句,警告她快些去与聂家说好拿钱,这才得意洋洋的走了。

    陈小军等他一走,这才松了口气。又连忙哄起聂晴来:“晴姑娘,你不要与这样的浑人一般计较。他如此粗鲁……”陈小军还在聂晴耳边表着忠心,便聂晴看到了他刚才的表现之后,心中厌恶此人无能,也懒得与他多说。再者自己已经决定要杀贺元年以泄此恨,自然不会再与一个会死的人一般计较。

    她刚刚心里生出杀意来,还觉得有些恐慌,可在她仔细思量之后,却发现自己若是要杀贺元年,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贺元年在自己面前时常喝醉睡觉,要想趁他不备要他性命,不是不可能,甚至给他灌下一些毒药也是可以的,只是杀这样的人不难,要如何躲过官府追查,或者是说将这事儿诬陷到别人身上,那才是真正困难的!

    聂晴心中打着主意,那头不远处竟然有一对穿着打扮俱都是富贵模样的夫妇进客栈里来了,在掌柜处交了银子住宿之后,没多久便坐到了聂晴二人不远处的空余桌子处。

    “哎!”那穿着绸衣华服,年约三十许的妇人摇了摇头,一边眼睛里便大滴大滴的滚出泪珠来:“都是妾身不好,不能为夫君开枝散叶,如今京中这老神医妾身已经看治过,可却偏偏对妾身这不能怀孕之症无可奈何。夫君,妾身如今年纪已经不小,若是实在不成,您便回去之后再纳几房妾室,免得若是断了后,往后妾身便是死了,又如何有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兴许是这妇人实在是太过激动了,心情起伏巨大之下,竟将这话说得颇为重,让隔壁的聂晴两人竟然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听着口音,不像是上京本地人,反倒带了些苏扬一带的口音,聂晴此时正心中打着主意,一听到这话,顿时便眼睛一亮,笑了起来。

    那年约三十许,同样穿着不凡,戴着一顶缎子帽儿的中年男人有些内疚深情的伸手握住了那仍在啼哭不已的妇人的手,一边就深情道:“夫人何必说这样的话?便是我家无后,那也是命中注定该当如此,如何能将无子之错怪在夫人身上?我与夫人成婚多年,最是恩爱不凡,如何能再舍弃夫人,另纳他人?这样的话,夫人往后休要再提了!更何况此事也不能全怪夫人,若是我们家绝后,往后面见祖宗时,为夫必一力承担此责,绝不会让夫人背上骂名!”

    一袭话说得深情无比,直听得一旁陈小军眼睛发亮,又听那中年人铿锵有力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就将目光落到了聂晴身上,嘴里连声道:“如此深情厚意,我也可以的,若是聂姑娘当日嫁给了我,我必也会像如此一般对你的,晴儿……”

    聂晴此时懒得理他,她这会儿心思全放在了这对中年夫妇身上,心里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欢喜之色来,眼里也闪过阴色,这可真是一打瞌睡,便有人送来了枕头!她将这对夫妇的模样记了下来,又见这两人简单的吃了些东西,又忧心忡忡的回楼上了,聂晴跟了几步,看到这两人歇息的房间,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也跟着下得楼来。

    正等得有些焦急时,崔梅背着孩子终于回来了。聂晴有些惊喜的看着崔梅身上背着抱着的两个孩子,心中既是有些激动,又是有些松了口气。她没料到崔梅竟然真的将这一双孩子给带出来了,她本来还以为这崔梅极为无用,又只知道哭闹而已,本以为她这回若是带不出孩子,还得自己来想法子才是,谁料到这回崔梅竟然真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真是辛苦陈夫人了,这便是我那一双儿女吧?”聂晴欢喜的迎了上去,也没顾着看那一双孩子,一边心里则是想起住在这客栈里的那对夫妇来,一边浑身便兴奋的有些哆嗦。

    “哪里。”崔梅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勉强笑了笑,她这一路来真是担惊受怕不说,而且背着两个七个多月的孩子还真是有些累。尤其是崔梅本来身体便单薄,被陈家人折腾得只剩一把骨头了,再加上她自己做了亏心事又害怕,因此这会儿便显得特别的累。她本来一路上便想与聂晴说一声,抱孩子时,崔梅便觉得这两个孩子像是样貌长得有些不像,听说崔薇是一胎生下来的,崔梅心中有些疑惑,只是刚想说话时,却又看聂晴已经欢喜的将自己怀里的孩子抱了过去,那头陈小军也在不满的喊她。

    丈夫一喊她,崔梅便本能的慌了神,哪里还记得提醒聂晴这事儿,自然也就忘了,再说聂晴是孩子的亲姑母,她既然如此喜欢这双子女,照理来说应该会发现才对,万一双生的孩子本来就是这样的,她多嘴不是讨人嫌不说,还在陈小军面前丢脸,说不定要挨打骂,这事儿自然也就算了。

    而聂晴这会儿抱了孩子,又让崔梅将她另一个孩子背在背上,一边就欢喜道:“我一瞧见这双孩子,我就心里喜欢,陈夫人,劳烦你帮我将孩子背起来,我想与他们单独相处一会儿,等会儿你又要抱回去了,我也有些舍不得。”

    聂晴这样一说,崔梅便是再蠢也觉得心里有些不对劲儿。这话刚刚还是她在聂家那边时与下人们说过的,没料到现在就被聂晴还了回来。可她说那话时还将孩子给抱走了,她一想到这儿,顿时便想到那个将人唤出去的婆子,心中也感到有些愧疚了起来,只是这念头也一闪即过而已,随着陈小军不痛快的伸手拉她衣裳,她立即便将心头的杂念抛到脑后,本能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发,一边道:“夫君,怎么了?”

    “晴儿正在跟你说话呢,你走什么神!”陈小军觉得有些火大,聂晴在他心中地位不一样,崔梅又是他一向看不上的,如今见她当着聂晴的面竟然敢走神,心中便十发不痛快,与崔梅发作了一回,便又道:“晴儿你只管将他们抱走就是,你是孩子的亲姑母,难道还相处不得了?天下还没有这样的道理!”

    PS:

    第一更~

    差点被锁后台了,感谢的话单章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8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八十三章 自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83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八十三章 自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