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立据

    天下虽然没有孩子一定不能跟亲姑母相处的道理,可若是孩子的爹娘不准,那便不是道理也能说成道理了,毕竟姑母再大,能越得过爹娘去?当然这样对聂晴大逆不道的话崔梅是不敢说的,否则恐怕陈小军听了要活活打死她。她虽然也觉得有些不妥当,但想了想聂晴是孩子的亲姑母,想来出不了什么事儿,因此也点头了,不过想到自己偷抱出来孩子,到底心虚,因此给聂晴将孩子捆在背上了,一边才讨好道:

    “聂姑娘,你快一些,我怕我四妹妹发现了……”

    聂晴一听这话,又看崔梅讨好与惶恐的样子,心中冷笑不止。她便是发现了又如何,自己这一趟将这两个小东西背上去,便没有想过再还回去,反正这孩子又不是自己的,也不是自己去抱的,崔梅抱的,与自己何干?再者说了,陈小军到时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出了事儿也该崔梅自己担着,也不知道崔薇若是晓得自己的一双儿女不见了,到时该如何难受痛苦?聂晴一想到这儿,险些激动得浑身颤抖了起来,自己日子不好过,凭什么那些人个个都过得比自己好?

    他们也该和自己一样,也该体会一下自己的痛苦才是!崔薇当日竟然敢将自己从聂家里赶出来,丝毫情面也不留,如今这一切都是她逼自己的,她欠自己的,她应该还!

    心头充满了戾气,聂晴表面却是低垂着头,轻轻抽了抽肩膀。陈小军哪里瞧得她这模样,伸手便扯了崔梅,一耳光打了过去,厉声道:“你胡说些什么!晴儿要跟他们亲近。那是他们的福气,你懂什么,再催一句,你信不信我打死你!”一袭话说得崔梅不住点头,自然不敢再有其它意见。

    聂晴眼中露出轻蔑之色,这才轻轻冲陈小军点了点头,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来,虽说她脸庞红肿,但情人眼里出西施。陈小军依旧是被她这态度喜得双腿都打起了飘,哪里还记得其它。

    一将孩子抱上了楼,聂晴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便直接将孩子朝那对夫妻住的地方抱过去了,一边就轻轻敲了敲门。许是敲门声吓了孩子一跳。有孩子张了张嘴,便要哭起来,聂晴一看到怀里的孩子,心里顿时一恨,狠狠一下子便朝他身上掐了过去!那孩子一被掐,顿时张开嘴,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聂晴连忙伸手捂紧了他的口鼻,看孩子脸色憋得通红了,这才痛快的无声笑了出来,将手移开了。这情景看得躲在暗处的几个人顿时眼中露出不屑之色来。恨不能立即上前狠狠抽聂晴一个耳光才好。

    正在此时,许是敲门声与婴儿的哭声将屋内的人吸引了过来,不多时那个妇人便过来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的聂晴时。她愣了愣,聂晴顿时双眼含泪。一边‘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一边怜爱的摇了摇怀中的襁褓,嘴里就带了哭音道:“好孩子,不要哭了,娘心疼啊。”她说完,像是才看到站在面前的妇人般,连忙就道:“夫人,好心的夫人,求求您行行好,帮奴家一个忙吧!”

    那妇人先是等聂晴低头痛哭努力做出想要叩头的动作时抬头看屋顶翻了个白眼儿,接着才低下头来,露出了一副吃惊与困惑的神色来:“这位夫人,你是谁?你我二人素不相识,我可没什么能帮你的啊!”

    “夫人,求求您发发善心。”聂晴双眼含着泪珠,脸庞被打得红肿,那模样看起来倒是十分可怜:“奴家之前曾听夫人在客栈下言说子嗣困难……”她话未说完,那妇人便已经脸色不好看了起来,冷哼了一声,作势要关门:“这位夫人,你要是来奚落我的,那你自己请离开吧!”

    “不是的不是的!”聂晴心里暗骂了一声,忙又陪了个不是,一只手连忙插在门缝间,忍着被门夹的疼痛道:“不瞒夫人说,这是奴家的一双儿女,奴家是想来送给夫人的!”她这话说得又急又快,像是深怕那妇人立即便关了门般,屋里的那中年男人也听到了这话,连忙便走了出来,站在那妇人身后道:“这是怎么了?”

    “她说想将一双儿女送给我们。”那妇人语气有些犹豫的说了一句,便听那中年男子有些惊喜的道了一声:“此事当真?”

    聂晴精神一振,忙就点头:“绝无半点虚假,请老爷夫人容奴家进屋,慢慢与您二人说!”

    那妇人欲关门的动作听了她这话时,才慢慢又重新将门给打开了。聂晴浑身一松,半晌之后才辛苦的从地上站起身来,她怀里的孩子被捂的满面通红,这会儿她一起身时放开了手,才抽抽噎噎的大哭了起来。那妇人眼角跳了跳,连忙便上前道:“可怜见的,怎么哭成了这样?可是饿了?”聂晴哪里知道这小东西是怎么了,听这妇人一说话,自己才忙进屋了,转身将门关上。她怀中的孩子一哭,闹的背上的也跟着哭了起来,前后夹在她身上,震得她耳朵都有些嗡嗡的,实在颇为不耐烦。

    “奴家听夫人与老爷夫妻情深,且又子嗣艰难,奴家欲将这一双儿女送给老爷与夫人,继承老爷香火,往后长伴您二老膝下。”她也不欲久呆,直接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聂晴这会儿也有些着急了,毕竟孩子是崔梅抱过来的,若是大半天都还送不出去,崔薇等下发现孩子不见了,要是真找了起来,她的主意自然是落了空。而这会儿要是不推在崔梅身上,等到聂秋染找过来时,恐怕到时自己抱着孩子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她也不愿意就这样信任这两个来路不明的夫妻,可听这两人口音似是外地的,若是此时将孩子送走,催促这两人并快速离开,到时来个人无对证,崔薇便是有所怀疑,但只要她不承认,又有陈小军帮忙,崔梅不就是一个现成的替死鬼么?只是便宜了这两个小东西,看样子眼前这对夫妻也不像是穷困的,反倒颇有家产,往后倒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了!但这对夫妻便是再有银子,也比不过聂秋染如今的情况,有一对只当富家翁的养父母,怎么也比不上一对当官的亲爹娘,聂晴如此想了,心里才痛快一些。

    那对夫妻相互交换了一个惊疑的眼神,心中却是暗自冷笑。虽然知道聂晴最后打这个主意,但此时看她如此痛快的说出口来,依旧是让人鄙视她不已。两人捺下心中的不屑,假意露出犹豫的神色来,聂晴抬头看了,又忙道:“非是奴家心狠,实在是奴家所嫁非人,遇着一个爱吃喝嫖赌,这辈子命苦,便不敢说什么,只是不想让奴家一双儿女也跟着奴家吃这份苦,受这份累。求老爷夫人行行好,可怜可怜奴家这双命苦的孩子,免得哪日被他那无良的父亲卖了出去!”聂晴说完,又跪在地上叩了好几个响头。

    中年男人似是被聂晴说动了一般,脸上露出犹豫之色来,看着那妇人便道:“夫人,你看这……”

    “我不能生育,照理来说收养一双孩子来为夫君开枝散叶也是使得。不过妾身也怕这孩子来历不明的,到时若是这妇人又要将孩子要回去,那可如何使得?”那妇人想是也有些动摇了,说了这句话后脸上现出挣扎之色,半晌又摇了摇头。

    聂晴一听,大是着急。若这对夫妻真将孩子带走了,一辈子不要回来才好,她哪里会去要回来!

    “夫人,奴家将孩子送您,正是孩子们的造化,您行行好吧,奴家绝不会将孩子再要回来的!”她说完,又叩了几个头,才接着道:“夫人请看奴家脸上的伤,这都是被良人所打,若是孩子们留下来,便怕哪日那良人一狠心,打出个好歹来,不是造孽么?夫人老爷行行好,奴家下辈子来替您二老做牛做马,以报答您二老的恩德!”

    这样一说,那妇人脸上倒是露出怜悯之色来,连忙就道:“可怜见的,果然被打得狠,这头脸肿得如同猪头,实在厉害,你那夫君怎么能下得去手,你这双孩子也是命苦啊!”

    似是看到这妇人软了心肠,聂晴越发哭的厉害了起来。本以为此事已成,可谁料那妇人倒是松了口,那中年男子却是摇起头来:“此事不妥,若是夫人说送我们孩子,可此事口说无凭,往后若是你那夫君找上门儿来,若说咱们是个拐子,那该如何了得?”聂晴心中暗骂了一句,却听那中年男子又继续道:“除非夫人你愿意写张字条,并按个手印,证明孩子并非咱们拐得,而是得夫人亲自送给咱们的,那才成!”

    若只是将孩子送出去,到时便是万一倒了血霉,孩子又被聂秋染二人找了回来,可无凭无据的,到时聂晴便是说这两人自已将孩子拐走,死不承认自己把孩子送出去也是使得的,可若是落了字据,那便是将把柄送到了别人手上。这两人与自已又不熟识,若当真出了事情,到时这两人反咬自己一口,那又该如何是好?口说无凭,这事儿若是落了据条下来,到时若这两人有个什么心思,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8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八十四章 立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84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八十四章 立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