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认尸

    这个时候染坊与布庄都是只得固定那么几家,并不是像现代时人人都能干这个活儿的,顺着这个线索查下去,大理寺中的人又个个卯足了力气不想要被皇帝责备办事无能,这个时候便显出效率来,很轻易便查到了客栈掌柜身上。

    将掌柜的打了个死去活来,再让他前去认那床单时,掌柜的对于自家的东西,自然认得出来,他店铺中一律采用的都是同一个布庄买的布料,而那手艺都是请同一个店铺做的,大理寺中差人又请了店铺等人各自过来确认,又让客栈中的店小二也分别确认了,这床单便是那客栈中的东西。

    一旦确认了物件儿是谁家的,要找出那个人的身份自然也是容易了,牢头们又是一番对掌柜与店小二用刑,掌柜自然哭喊连天,直将人打了个半死,只留着一口气吊命了,那差人才凶神恶煞的道:“还不老实交待,赶紧说,你为何谋财害命,为何要杀人,可是见财起义,才想要杀人?”

    那掌柜浑身上下皮肤难得见一块完整的,眼睛通红,一听这话自然便连声喊冤:“大人冤枉,小人便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是开客栈的,又不是在那等偏僻地方干的黑店买卖,只做一回,不做回头客了,他店铺中生意不差,许多天南地北的人时常都爱在他那儿住,开店几十年了,从未发生过这样的晦气事儿,如今被捉进大理寺中,性命都要不保。一般此时人问供方式一来便是将人打得半死再说,便是最后证明他没有犯错,也得出了半条命,连家产都要赔进大半。关系到自己家人性命,如何敢信口开河,也不敢被屈打成招,自然连声哭喊:

    “小人开店几十年。童叟无欺,断然不敢做这天打雷劈之事,还望大人明查啊!”他说话间,那差人冷哼了一声,自然不会理睬他这话,只是刚要将烧红的铬铁钉往他身上招呼时,客栈的掌柜像是一下子间便想起了什么般,顿时眼前一亮:“大人且慢,小人倒是想起一事儿!”

    能够将这个案子解决。那自然是最好不过。那差人虽然心中气恨这些人无事生非专来折腾他们这样的官差。但听到这掌柜的话。依旧是点了点头,扔了手中烧得通红的铬铁钉,这才拍了拍手道:“你且说来。休得胡言乱语,否则等下再有大刑侍候!”

    “客栈之中。似是那位贺大郎还是陈大郎,都曾似是提过像不见了一条毯子,最后赔了小人银子了事……”那掌柜的开着店,每日人来人往的不少,再者开店几十年来,生意倒是不差,每日要做的事情不少,哪里顾得上其它,再者开店的,不见些东西是再所难免,每隔两天总有那么一件事,聂晴当初房间里不见东西是常事儿,那掌柜的心中也明白,只让她赔了银子了事,事情过去不少时间了,再者说那掌柜又被拷问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能想起一点儿已经不错了,但具体是哪个说忘了东西,却是不记得了。

    本来朱氏状告聂家人谋贺元年性命便已经是与客栈拉上关系了,如今又说这张毯子可能与贺元年曾住的屋子有关,那差人顿时心中一喜,眼前亮了一亮,也顾不得拷打掌柜了,忙欢喜的转身就出去了,本来便有人怀疑这尸体的腐烂程度与贺元年是不是有关系,如今又得到了一个这样的证据,更是证明这尸体是贺元年的可能性极高。大理寺少卿原是皇帝病愈之后亲自点的,替代了原本的杜缪,头一回走马上任便遇着了这样的事情,而且还与新科状元有关,自然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希望能好好做成此事,一旦得到消息,便安排让人带来朱氏夫妻辨认尸体。

    本来尸体埋了一段时间便已经烂的厉害,再加上当初埋葬之处又有不少野狗盘旋,几个月下来面目全非不说,而且身体还不完整了,一块块的,哪里是这样便能认得出来的。贺元年的父亲一见这残缺不全的尸体,顿时吓得面色惨白浑身发凉,那股味儿又熏得他呕吐不止,哪里还能认得出来什么。倒是朱氏,虽说如今贺元年已经腐烂得厉害,但到底母子连心,她一看到眼前情景,顿时便强忍了心头的害怕与恶心,仔细查看了起来。

    虽说尸身已经烂了,但若仔细观察,大致身材却是能看得出来,再者血亲的母子,朱氏到底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只说了一句我的儿啊,便晕死在了地上!

    原本朱氏报案只是猜着自己的儿子已经死了,可如今亲眼看到儿子死在这般模样躺在面前,朱氏到底还是承受不住,由人抬了回去。贺元年既然死了,而且死了这样久时间,自然不能被当作之前的失踪人口报上去,而这是一桩实实在在的谋杀案了,再者贺元年并非病死,而是被人杀死,且凶手手法残忍,不止是捅了他十几刀,而且连脸都给他划烂了,眼睛也给捅破了,看样子又不像是普通的杀人案,而应该是仇杀了。

    如此一来,朱氏所说的聂家杀了贺元年,也不是没有理由了。毕竟据客栈中人说,贺元年为人好赌噬酒,且又喜爱女色,人品十分不堪不说,还时常打骂妻子,并常将聂家的姑娘打得满脸青紫,客栈中的人都是看在眼里的。而又有人举报说是曾听人言贺元年喝醉时说过其妻聂氏与陈大郎又有关系,大理寺中人自然没有将聂晴与陈小军放过,刚刚才被放出去不久的聂晴,又被人一并抓到了大理寺中。这一趟她并没有想着出去,而是与陈小军暗地里商议了一阵,陈小军当日便哀求说想要见崔梅一回,众人看陈小军与崔梅乃是夫妻的份儿上,倒也放陈小军过去看了崔梅一回,也不知他与崔梅说过什么,崔梅当日便哭了一场。

    而聂家这边崔薇听到贺元年的尸首当真已经找到了时,心头不由便冷笑了一声。贺元年这样的人当真是活着浪费空气,死了还要浪费地,虽说聂晴此人不堪,但贺元年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他死了,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不知为何此事又偏偏与自家联系上了。那头聂秋染如今沾当上了官司,皇帝自然顺势先让他回家待职一段时间,且待案情水落石出又与他无关时,才可官复原职。翰林院上一辈子聂秋染便呆过三年,虽说重活一世之后已经几十年没做过,但那些编写史书等繁琐工作他做过,便是几十年没摸也并不陌生,如今又做了一段时间,不做还好一些,反正该有的经验他都烂熟于胸了,倒不如正好趁此时机好好休息一段。

    崔薇对于他被捋了官职之事也并不在意,反正她又不是野心勃勃想过什么样人上人的日子,若是这桩官司一了,便是聂秋染没有官职,两人做个小生意,回到老家去,光凭他们如今的钱财与名声,也足够好好的过一生了,又不是非要当官不可。

    只是她也知道男人都是有一定的事业心的,尤其是此时的读书人,一般寒窗苦读多年为的都是能当官,因此想了想便劝聂秋染道:“聂大哥,若是这厢事情一了,要是皇上因太子之故,为难你的话,不如咱们回小湾村去吧,在京中一年多,我也不习惯,倒不如回乡去,还自在一些。”京里来来往往的应酬不少,而且头顶上不是皇帝就是太子的,实在是过得不自在,尤其是如今因罗玄之故成了皇帝的眼中钉,与其这样提心吊胆的在京城,倒不如回乡去,想到以前自由自在的生活,崔薇现在不由都有些怀念了起来。

    两夫妻早晨醒了也不想起身,索性赖在床上说着悄悄话。外头侍候的下人们没得召唤又不可能进来,崔薇当初也听聂秋染说过太子与皇帝间的关系,她这会儿觉得心里厌烦了起来,又怕聂秋染心中失落,因此才劝了他一句。

    聂秋染也知道她是好心,事实上他虽然也觉得这辈子当官掌权是自己该走的路,但不知为何,听到崔薇说回家乡时,已经强势惯了,不甘于窝囊一生的聂秋染却也是心里一动。虽说这段时间做的事儿大多都是受前世时影响居多,而人上人的滋味儿也确实不错,不过聂秋染却是回想起一年多前自己与崔薇刚成亲那会儿在小湾村时的日子,虽说平淡,偶尔也要为崔敬忠等人的事伤些神,但总体来说,两夫妻过的却是比现在好多了,每日相处在一块儿,说说话,做做事儿,她做饭时自己帮一下忙,自己看书时崔薇则是做女红或也是凑在一边看,想起来竟然觉得比现在的生活不知有趣了多少。

    如今他初进翰林院,成日都是任事,陪崔薇的时间并不多,聂秋染心中一动,随即便将妻子搂得更紧了一些,想了想道:“你容我想想。”崔薇只是不想他心里头胡思乱想,能听到他这样回答已经觉得不错了,自然也不再多说什么,就点了点头,如今天气已经微凉了,两夫妻搂在一块儿说话也不热,半晌之后外头突然间响起了一门外婆子的传话声:“大爷、夫人,外头回话,说是陆御使的夫人候在了小门处,想要求见夫人。”

    PS:

    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9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九十七章 认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97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九十七章 认尸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