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流放

    见到这样的情况,自然又得开堂,人证物证俱在,这对失了孩子的夫妇原是在聂家做事的,孩子到如今已经丢失了不少的时间,他们是受害的苦主,一上大堂便连声诉苦,那对买了孩子的夫妇也是只喊冤,他们手中有聂晴当日所按手印的证据,并不是真正的拐子,自然不肯认下拐了孩子的罪名,如今证据确凿,人证物证俱在,由不得聂晴抵赖,这事儿根本用不着怎么查,便是一清二楚的。 />

    那对买孩童的夫妇虽然有罪,但因同情聂晴遭遇,且又并未苛待孩子,事出有因,且又情有可原,自然不予追究。而其中最可恶的便是聂晴,拐卖孩童不说,而且还称其为自己孩子,实在可恶。聂晴被判拐孩童之罪,流放边缰十年。聂晴心中自然是不服,她此时知道崔梅那傻子是抱错了孩子,才惹来了自己今日这一趟官司,而她又心中恨那对夫妻怎么如今又在京城,聂晴人不傻,她这会儿可能觉得自己是不是受了人家暗算,但她在京中与人前日无冤,后日又无仇,哪个会费这样大心力来陷害她?

    便是聂秋染看她不顺眼,想要陷害她,可聂秋染又不是神算子,他如何得知自己要对他的孩子下手?更何况这事儿是崔梅干的,他哪里猜得到是自己做的?唯一的可能便是崔梅临死前与崔薇说过什么,所以这一趟自己是被陷害了。聂晴大声喊冤,只说有人要害自己,可是孩子是她卖的,这个抵赖不了,聂秋染又出面大义灭亲,她最后细胳膊没能拧得过粗大腿。今日是被判除了流放。

    聂晴被押送出京那日,崔薇等人也收拾了东西准备一并送聂夫子回山村去,临走前她虽然想与罗玄说句话,但罗玄如今在宫中,太子一失势,他也不像以前那般自由,别说能随意进出宫外了,便是如今想托个信儿都不容易。如今已经是十一月了,正好这一趟回去还能赶得及过年。京中渐渐冷了起来,天空中着细密的小雨,夹杂着些许霜花,吹在人身上如同刀子割着一般,孙氏与聂秋文也在这一趟路途中。聂秋文与孙氏两母子过了不少时间的苦日子,前些天聂明忍耐不住,已经自杀了,两母子正没了依靠时,又恰巧碰上聂秋染问他们要不要回小湾村去的消息。

    若是换了以前,孙氏肯定是要享儿子福的,但如今这样的情况。她干了什么好事儿大家心里都有数,聂夫子不休了她已经是前世烧了高香,聂秋染的福她是不要享了,弄个不好饿死在京中都有可能。如今聂秋染还愿意送她回小湾村中,从此衣食不愁,孙氏自然是肯的,聂秋文本来还有些不甘。但这些日子看惯了世事无常,聂明的死以及孙氏的变化。他心中多少都有数,虽然对于父亲和大哥不肯搭理自己感到有些难受,不过却知道自己闹过也没用,因此也认命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刚出了城门,后头便有人喘着粗气,一路跑着跟了出来。聂秋染坐在马车中,与崔薇各自抱了个孩子说着话,后头便传来呼喊声,不多时有人在马车外头回话道:“大爷、夫人,后头有个自称姓陈的公子,说是夫人的亲戚,想让夫人带他一起回去。”

    姓陈的人,又是自称自家的亲戚,这京城中除了一个陈小军便再无旁人了。崔薇将孩子交到聂秋染手上,一边侧了身子从马车窗外看了出去,却没见到人影,只看到一个骑了马的随从正弯了腰跟在旁边,见到崔薇时,伸手朝后头指了指。聂夫子等人乘坐的马车后头,果然看到一个穿着破布鞋,瘦骨伶仃,浑身哆嗦着的人影艰难的抓着聂夫子等人乘坐的马车厢,缓缓的跟在后头,看到那随从的动作时,那人抬了抬头,满脸的狼狈之色,不是陈小军是谁?

    “夫人可要问话?若是要问,小人现在便将他拿过来。”崔薇点了点头,满脸兴致之色看了陈小军一眼,见那随从如老鹰捉小鸡一般,轻松的就将陈小军提了过来,搭在马侧,一边缓缓的走了过来,那头陈小军人还没到,便哆嗦着道:“我要回去,你们带我回去吧。”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儿。当初崔梅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也是如此理直气壮的求情,如今没想到陈小军也是一样,崔薇看着这样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是谁啊,我们可不认识,凭什么要带你一起?”

    陈小军一听这话便着急了,他在京中吃了不少的苦头,好不容易崔梅替他去死了,解决了贺元年的事儿,可杀的人多了,每日也是恶梦不断,客栈的掌柜当初因贺元年一案被牵连进去,对他恨之入骨了,虽说后来被洗清了嫌疑放了出来,但却吃了不少的皮肉之苦,出来之后又赔了不少的银子,对陈小军恨得要命,把他打了一段,便将他赶了出去。陈小军身上无钱,又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每日到处偷东西吃,四处歇息,他从小到大还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顿时难受无比,而且更令他恐惧的是,他像是身上害了病,私处开始化脓破皮,血流不断,每日又痒又痛,且越来越严重了,时常不舒坦,他身上无钱,别说抓药,连大夫都看不上,这会儿陈小军是想家了,一听到聂家人要回去,他这才偷偷跟在后头一路出了城了。

    “我是崔梅的丈夫,我是你大伯的女婿,你带我回去啊。”陈小军这样一说,崔薇就冷笑:“崔梅的丈夫?我可不认识你,要不你去将崔梅叫过来,让她与我说吧!”

    崔梅人都死了,这会儿到哪里去喊人?陈小军心中又气又怕,却偏偏说不出话来,崔薇看他这样子,不知怎么的,心头一阵爽快,又看了在那随从手中挣扎不已的陈小军,一边就道:“你将他扔下吧,不知从哪儿来的,估计是个骗子!”

    那随从听崔薇这样一说了,自然不准备再抓着陈小军,伸手便将他一扔,就把他扔在了泥水摊里,溅起大片污水,陈小军连喊叫的力气也没有,欲哭无泪。崔薇冷冷看着陈小军如落水狗一般倒在地上,才又重新坐回了马车里,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了。

    聂秋染抱着被马车摇得昏昏欲睡的孩子们,将孩子放到了软榻上,一手小心的护着了,一边撩了帘子往外看,回头就看着崔薇笑:“他还在跟着。”

    崔薇探了头出去看,果然见陈小军步履蹒跚的仍跟在后头,浑身湿嗒嗒的,可以想见他若是这个模样走下去,恐怕便是有命到家,也得大病一场。只是崔薇对谁都能生出点同情心来,对于陈小军却是半点儿同情心都没有,看了一眼冷哼道:“他爱跟便跟,还有脸跟我说亲戚,他好意思说,我都不好意思听,真是替他害臊!”聂秋染听她话里的不满,忍不住笑,又哄了她几句,才算作罢了。

    陈小军估计也知道崔薇等人是自己最后的依靠了,否则他这样子便是连回去的路都不认识的。虽说能打听,但他心里还存着侥幸,希望崔薇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而已,不是真要这样冷淡他,因此崔薇虽然说了不搭理他,但他仍跟在后头。

    出了城门不久,刚踏上去江淮的官道,在一个小茶寮处,竟然遇着了一队押了黥了面罪奴们的官兵。崔薇听着外头的吵闹声时,撩了帘子往外看,见到这些个个浑身瘦弱不堪的罪奴们在官兵们的吆喝下,像是被赶牲口一般往旁边赶,一路上赶路的不少人都在往这边看着热闹,崔薇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意思,刚想缩回头去时,却听不远处那群罪奴里有人在高呼了一声:“陈大哥!”

    崔薇一听这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却有些熟悉,像是在喊陈小军的样子,不由又转了头去看。正痛苦走在马车边的陈小军茫然的探了头要去看,却是满眼的茫然,那边罪奴里喊了一声之后,一个穿着灰色粗布旧衣裳的人影就想往这边钻,却有官差狠狠挥了一下手中的鞭子,厉声道:“你们给我老实一些!”那人被抽了一鞭子,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嘴里却又喊了一句:“陈小军大哥!”

    这下子陈小军倒是目光看了过去,难为那人竟然能将蓬头垢面,满身泥污的陈小军认出来,崔薇心中有些吃惊,看了半晌,倒是真将那人给认了出来,转头就冲聂秋染道:“聂大哥,那是聂晴啊。”

    聂秋染靠在车厢壁里,动也没动,听到这话只是扬了扬眉梢:“倒还真巧了,她的模样,我倒真是要看一看。”说完也探了头出去,那厢陈小军显然也是把聂晴认出来了,只是出乎崔薇意料之外的,他竟然是将头给低了下来,装出一副没听到,没认出来的样子。

    ps: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0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零六章 流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06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零六章 流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