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路遇

    不止是崔薇对他这副作派有些吃惊,显然另一头的聂晴也是极为吃惊的模样,一边变得有些疯狂了起来,一边尖利道:“陈大哥,我是聂晴啊,我是晴儿,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吧,我不想去边彊,陈大哥……”她声音凄厉,混在一群罪奴中,形象看起来万分狼狈,几个官差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冲她扬了扬鞭子,便有后头几个衣不蔽体的男子伸手拉了聂晴又回到队伍中,这些人身上都带了锁镣,从这里走到西彊,足有好几千里的距离,押送罪犯自然不可能是坐马车的,这一队官兵都得步行前去,在这样的天气里起程出门,要吃大苦头的,可见平日都不是什么得志的,本来摊上这样一桩差事儿心中都已经很是烦闷,再加上聂晴如今吵闹不休,众人自然心中不耐,有人狠狠踹了聂晴一脚,脾气生硬:“你叫魂啊,那小子有银子你现在便滚,没有你就去死吧!”

    说完,重重一耳光挥到了聂晴脸上,‘啪’的一声剧响,崔薇隔得不近,竟然都听得一清二楚。※被那人打到几个男人身上,那几个男人嘻嘻哈哈的便将手伸到了她身上来,她不住尖叫哭泣,周围人却是神色木然的冷眼旁观。

    崔薇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情景,回头冲聂秋染道:“聂大哥,她让陈小军救她,这朝廷发落的人还能救得了?”

    她下意识的问聂秋染,聂秋染想也没想便点了点头:“朝廷发落的人除了一些犯重错,如夺位或是谋反的需要特别照看要押送到边彊之外,其余诸人,像聂晴那样的,”聂秋染一边说着。脸上却是带着温和而冷凛的微笑,下巴刚毅,眼神冰冷似毫无温度的琉璃珠一般,正正盯着聂晴道:“无关紧要的人,纵然是被发派到边缰,但一般没人特意来管照她们,若是半路上有人看中,花银子买下来便是,只要上报一声人死了就成。这样的人一般几十铜钱就够买一个。反正这些人就算到了边彊,除非命大的,一般都活不了,上头也不追究,毕竟押送这些罪奴又不是什么好差事。得吃不少苦头,所以上面也就见怪不怪了。”

    聂晴被关进牢中还没有多少时间,便能知道这些事儿,便也不可小觑,果然是个有本事的,自己前世时吃了她的亏,这世提高警惕。才先下手为强除了她,否则像前世一般对她不设防,说不得后来还得要再吃上一回苦头。聂秋染看了她一眼,见她在众人面前挣扎哭闹着。柔弱的不堪一击,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意来,突然开口道:“道一,你将陈小军给我叫过来!”

    外头一直跟着的骑马的随从答应了一声。一阵马蹄声响起后,渐渐离开了些。

    对于聂秋染身边的这些人。崔薇还真是没有印象,像是突然之间就冒出来了一般,若不是这回要回村中,恐怕她还真没注意到。一听聂秋染要让他将陈小军唤过来,也不知聂秋染是个什么目的,崔薇也不开口相问,反正自己也是看得到的,只是心里对于刚刚聂秋染竟然对这些朝廷押送犯奴之事如此熟悉,也不知从哪儿听来的,两人自小青梅竹马,照理来说也是一起长大的,倒是头一回晓得他也有自己不知道不了解的地方。

    那厢陈小军很快被那名叫道一的随从又赶了过来,一边哆嗦着站在马车外,还没有开口,聂秋染就笑了起来:“陈大郎君,我给你一个选择。我知道陈大郎君一向爱慕我的妹妹,若是你愿意娶我妹妹为妻,我便将她给买下来,送给你,你认为如何?”

    窗外正冻得不住哆嗦的陈小军没料到竟然有这样的好事,眼睛登时一亮,连忙便欢喜异常的道:“我,我愿意愿意,我愿意……”便是崔薇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此时也知道他必定是惊喜万分的,只是不明白聂秋染这话是什么意思,聂秋染却又接着道:“只是如此一来,你便不能再跟着我们,往后你们的死活我也不管,若是跟上来,我便当你是图谋不诡的人,将你杀了!若是你不娶我的妹妹,我便这趟做个好事,将你带回小湾村,你自己再回凤鸣村陈家去……”

    聂秋染话还没说完,陈小军越听便越是心头凉了半截,想也不想便打断了聂秋染的话,一边大声道:“我不娶,我不娶,求你救我,你救救我吧,我要回家……”他这话一说出口,自己便忍不住哭了起来。

    车厢中崔薇顿时有些惊呆了,聂秋染忍不住仰头大笑了起来,一下子便起身撩开了车门帘,朝外头看了过去。一股凉风刮来,他体贴的拉上了帘子,陈小军看到他的身影,眼睛一亮,顿时眼巴巴的忙跑在了车厢旁边,讨好的道:“我愿意往后报答聂大人,求聂大人带我回去……”

    马车上聂秋染身长玉立,衣裳被风刮得呼呼作响,赶车的人小心的让开半面身子,让聂秋染站了出来,不远处那名叫道一的随从又牵了一匹马过来,聂秋染跳了上去,一边拉了马的缰绳,一边往罪奴那边看,聂晴似是看到了他,连忙挥手:“大哥,大哥,你救救我……”

    聂秋染双腿一夹马腹,倒了回来,那官差看到聂秋染的身影,原本举起要打聂晴的手又垂了下去,虽然拎不准聂秋染的身份,但也看得出这一行人不是普通人,自然不想轻易开罪,又听聂晴唤他大哥,心中也不由有些打鼓。

    如今的聂晴满脸尘霜之色,看起来哪里有什么娇美之态,反倒是像凭空老了七八岁一般,头发乱如鸡窝,眼神沧桑里带了惶恐,没料到她竟然也有今日!聂秋染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看着聂晴,一边就道:“你叫我?你是谁?”

    聂晴虽然早知道聂秋染冷心冷情,可没料到他竟然对自己如此狠毒,现在竟然不认她了,顿时呆了一呆,下意识便道:“我是聂晴,我是你妹妹啊……”

    “我妹妹?”聂秋染心中冷笑,回头便往聂夫子等人的马车处喊了一句:“爹娘,秋文,你们出来,看看这个可是我的妹妹?”

    这会儿聂夫子哪里愿意去见聂晴,这段时间以来发生过的恶梦一般的事儿完全都是因为聂晴不自爱才引起的,他此时恨不得喝聂晴的血,吃聂晴的肉了,听到聂秋染这样一问,连面也没露,便冷声道:“我的女儿早已经死了,又哪来的女儿?”

    孙氏也没动,她心里只有一个聂秋文的,女儿的死活她是不肯管的,因此这会儿听到聂夫子这样一说,她自己本来也害怕着聂夫子,讨好着他,如此自然也跟着一起喊。

    聂晴没料到聂秋染不认自己便罢了,就连聂夫子等人都不理她死活。她心里生出一股怨恨来,聂秋染如今是状元,他只要一句话,这些人一定会放了自己的,而就这样的举手之劳他也不肯,聂夫子等人对自己如此狠辣,孙氏这个贱人,也不肯认她!聂晴心里涌出滔天怒火来,她一想到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受的遭遇,心里头便恨得滴血。牢中的人本来最瞧不起的,就是侮辱妇人,毁人名声的无赖,可是最恨的,却是拐子,她拐子的名声一传出,而且她想卖的还是自己哥哥家的孩子,众人自然都更看她不上,这个世道,几乎人人都有孩子的,对于这样害人家亲生骨肉分离的人自然是最恨,因此没少招呼她。

    这几天下来,聂晴已经受不住了,看聂秋染不理睬自己,她把所有的希望全部都放在了陈小军身上,强忍了愤恨,一边就朝陈小军喊:“陈大哥,你瞧瞧我,我是晴儿啊,我是你的晴儿啊。”

    陈小军一向喜欢她,就连婚姻大事都肯让她来作主,陈小军一定不会对她见死不救的!聂晴心中如此想着,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意来。她是不会服输的,她不是生来便比不上别人的,她的父亲是秀才,她的哥哥是状元,她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的。

    被聂晴赋予了满心希望的陈小军没有如聂晴所想像的一般,听到了她的名字时,便心疼不已的朝她奔跑过来,反倒是令聂晴渐渐心冷的,是陈小军头低了下去。

    在刚刚聂秋染问他是娶聂晴还是回家乡时,他其实心里已经有了选择。聂晴不知道,在她被陈小军得到,又与他真正睡在一起之后,她便不是已经高高在天上的仙女,而是被踩进地底的污泥了,比崔梅的地位也好不到哪儿去,无非便是一个难得得到,稍觉得稀奇一些,一个太容易得到了,便视若垃圾。若是聂晴一直让陈小军望而不得,她此时便是陈小军永远得不到的那个遗憾,永远仰慕,如同女神一般,如今都睡到了一块儿,甚至不花费银钱,哪里还有什么珍惜的,聂晴在他心中便索然无味儿了。

    ps:第一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0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零七章 路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07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零七章 路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