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旧人

    孙氏也知道崔薇一旦下了决心,可不是会因为她三言两语就能心软的人,当初崔世福一家住在她屋中,都被崔薇这死丫头毫不留情的赶出去了,孙氏可是相信她真能让自己在外头歇一晚上的。崔薇听她这样一说,顿时就冷笑:“你不是已经认了儿媳妇,既然这样,找你的正经儿媳去吧!”说完这话,崔薇这才转身进了屋里。

    聂秋染瞧她冷冰冰的脸,心里发慌,等她走过自己身边时,下意识的伸手拉她,崔薇却是侧开了身子,避过了他的手,不知怎么的,聂秋染有些心虚,竟然没能一下子将她手臂给拉住,眼睁睁的看她进了屋。

    顾宁馨姐妹前世时也是嫁给了他的,刘攸要外嫁和亲去西凉,而顾宁溪年纪比她大几个月,到如今又未婚配,与她同嫁去西凉,作为腾妾的可能性极大。

    上一世时顾宁溪是因为要躲避来年皇帝的大选,才慌慌张张嫁了他,顾家还陪嫁了她的庶妹顾宁馨一道,聂秋染感情冷淡,对顾宁溪倒没什么感情,如今重活一世,又谁也不欠谁的,更是对她谈不上有什么情意,可偏偏这顾宁馨不一样,她当初是媛姐儿的生母,是唯一为他诞下了子嗣的妇人,因此他看到顾宁馨那一刹那时,才有些恍神而已,只是因为隔世再见,有些太过吃惊,因为媛姐儿之故,自然看到她时愣了一瞬间,只是想起了当初那个娇娇弱弱的女儿,并不是对顾宁馨有什么惊艳的!

    聂秋染冷不妨间看到顾宁馨,才想到了这些,可崔薇已经进屋里去了。他上一世时到底是成过婚的,与顾家姐妹有瓜葛。之前顾宁溪又曾来到聂家中,当时外头人都在传他杀了贺元年,顾宁溪为了逃过来年大选,以及避过与刘攸同嫁西凉的命运,才以愿意替他脱罪的话头,想要让他休妻另娶她,聂秋染当时自然是拒绝了,可是这妇人的性格他与她夫妻一世,心头清楚得很。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

    原本以为自已已经成了婚,以顾氏嫡女的身份,不可能将顾宁溪嫁给自己作妾,两人上辈子的渊源到此时该算没了。可没料到现在顾宁溪又凑了上来,如同前世时一般,仍是带来了顾宁馨。聂秋染看到这对姐妹时,自然多少有些气弱。

    崔薇走过他身边时,聂秋染竟然伸手没能抓住她,顿时觉得更心凉。

    夫妻几年,聂秋染虽然表面看似斯文俊郎的书生。可实则崔薇与他自小一起长大,不知聂秋染背地里有什么成算,但他绝不止是一个文弱书生而已,力气也比寻常男子大。他若是成心要将人逮住,便没有抓落空的,尤其是自已又不是什么身轻如燕的,他伸手竟然抓不住。真是天大笑话了!

    “夫人……”碧柳跟着崔薇一块儿进屋,看她表情有些怔忡。心里也不由有些担忧,连忙小声唤了一句。

    “我没事。”崔薇深呼了一口气,拿帕子按了按脑袋,借着这动作又按了按眼角,将刚刚才涌上来的泪珠又逼了回去。她以前虽然口口声声总说着不想要嫁给聂秋染,可两人成婚这样多年了,她又不是石头,怎么可能不动心,可没料到如今竟然就出了这样的事。崔薇又顺了顺气,吸了吸鼻子,一边道:“将小郎君和小娘子给我抱过来。”

    这个时候正该是有一双儿女在面前的时候,碧柳也知道,心里也暗自猜测着崔薇有这样一双孩子在身边,不该这样轻易就被休弃才是,因此应了一声,出去了。聂霖和聂娇两人是住在以前崔敬平住的房间里的,离得不远,崔薇这会儿想将一双儿女抱在怀里,等了一阵没有听到孩子们咦咦呀呀的说话声,反倒像是有人进来,将门给关上了。

    崔薇眉头皱了皱,转过了身去,正好就看到聂秋染将门拴上了朝她走过来,脸色刹时就变了:“你来干什么?你还不想着要怎么安顿你娘与新欢三人?”

    “什么新欢,说的太难听了。”聂秋染刚刚看她神色心中其实也有些担忧,又看她面色平静,似是不为了顾宁溪二人生气一般,如今听她一开口说话,就知道她这会儿正火大着,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他越笑崔薇越是气愤,一边站起了身来,拧了拧手中刚刚还擦了眼泪的帕子:“你给我出去,我跟你说,我可不会再让你娘住下来,顾宁溪那死丫头我也不会收留的,你自己看着吧办,也确实不是新欢,说不得早就有瓜葛了,而且人家现在是什么身份,那可是一口一个皇帝压死人了!”

    聂秋染听到她这话,就知道问题大了,若是她生气,证明她在意自己,聂秋染自然高兴,可如今她气过头了,那便不是在意自己的事情,而是要怎么好好哄她了。聂秋染额头顿时沁出汗珠来,两人青梅竹马的长大,不止是崔薇对他十分了解,他对崔薇也是一样的,知道这小丫头防备心有多重,骨子里是有多冷淡,好不容易这些年捂热了心,若是因为顾家那两个妇人而一下子对他心冷了,可真是事情闹大了。

    “你听我说,明年是皇帝大选,而刘攸又即将要远嫁西凉,顾宁溪是为了自己,我可不是与她有什么私相授授的。”聂秋染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气的厉害,可不敢开口喊冤,就怕自己冤枉的话还没说完,崔薇就不想听了,而是一下子就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刚刚崔薇冷淡时的模样现在聂秋染想起还十分不适难受,自然不希望两人再赌气下去。

    “她是为了自己,但有什么事你该早些与我说,是不是现在她想着方儿了,你才来跟我说?若是你想左拥右抱,我不会拦着你的。”崔薇深呼了一口气,刚刚一瞬间她心里其实想了许多,她跟聂秋染间确实是青梅竹马的感情,不能再像以前一般,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伙伴,嫁他不嫁他都可以。只是崔薇却不能忍受一心对他,却是与人共侍一夫。如今既然来到这么一个鬼地方,皇帝又下了旨意,她虽然只去了上京一年,却知道这是一个皇权至上的时代,聂秋染就算是不想娶那两人,恐怕也由不得他了,而他既然当初见过顾宁溪,却又瞒着自己,崔薇这会儿自然心里难受,想了想,又深呼了一口气,表情已经冷静了下来:

    “只是我与你先成婚,她后来才来,除非你是休了我,否则我是不会给她腾窝的。”既然不能两夫妻单独过一辈子,她也要为自己的孩子打算。崔薇可没想过自己为了赌一口气,就要让孩子们跟着她过被人轻视的日子,而她也不想自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妾,两个孩子成了庶出的。这个时代妾的地位有多低,崔薇是看过了,除非聂秋染打算休了她,她自己养两个孩子也不是养不起,不过就是要受人指点,她不准备让两个孩子受那样莫名其妙的侮辱,因此虽然这会儿心中对聂秋染生出怨怼来,但仍冷静的说了一句。

    “你在胡说些什么。”聂秋染本来还当她是气着了,自己只要好好与她解释一番,两人便能回到以前一般的日子,谁料崔薇竟然用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态度来与他说话,顿时聂秋染原本一向冷静的神态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丝慌乱,连忙站起了身来。

    “我说的是实话,你现在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往后你不要再过来了,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只要我的位置,其它一切我都不管!”崔薇这会儿是真的难受了,本来莫名其妙来到这么一个地方,她心里就已经够憋屈了,好不容易摆脱了崔家,如今成婚了,没料到糟心的事儿还是过来了,她越想越是心冷,对这个时空刚生出那么一点儿归属感,如今全变成了心灰意冷。

    聂秋染听她这样说,顿时脸就黑了:“她们与我无关,你好端端的,什么管不管的。”

    崔薇却根本不想听他说话,直接道:“你出不出去?你要不出去,我就出去了!”聂秋染见她这模样,知道她性格,有些无奈了,退了几步:“薇儿,她们真与我没有关系,当初顾宁溪来见过我,想用贺元年一事与我交易,我之所以没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知道这些,心里胡思乱想而已。”

    “当初没说,怕我胡思乱想,现在说怎么就不怕了?而且你当初不提,我就没有胡思乱想了?”

    崔薇看着他冷笑,根本不为所动。正在火大时候的女人根本不好哄,聂秋染知道此时与她再说下去她也只是火大而已,无奈的出了房间,里头崔薇冷笑着将门给关上了,门拴上锁的声音响了起来,聂秋染有些无奈:

    “我跟她们没什么,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说的话难道你当我哄你而已?”声音透过门显得有些沉闷,崔薇眼里发酸,没有出声,不多时聂秋染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她就知道他已经出去了,整个人这才浑身虚软的朝床边走去,坐到了脚踏板上。

    PS:

    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1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一十九章 旧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19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一十九章 旧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