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保证

    这一宿顾氏姐妹果然只有在马车上头将就着歇了一晚。外头戏班子已经开始铺排开来,崔薇现在没有心思去管这个了,不过却不想让人家看自己笑话,因此依旧强撑着出来挨到晚饭后,才又回了房。聂秋染自然也没心思再管戏班子了,见崔薇一走,忙也跟着想回房去,可谁料刚进屋,便看到崔薇伸手将门给关上了,聂秋染只听到落拴的声音,顿时加快了脚步推了两下,门却纹丝不动,里头还传来搬东西挡住的声音,他顿时有些郁闷了:“薇儿,我真跟她们没什么,再说皇帝那话随口说的,我还不信皇帝肯为她背上一个昏庸无能的名声!”

    开始时聂秋染听到顾宁溪那话也是心头有些怀疑,不过后来一想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自己已经有妻子,皇帝不可能知道这一点还要给顾宁溪真正下旨赐婚,最多他也就是这么随口一提,顾宁溪有可能借此便以自己妻子自居,毕竟君无戏言,等到顾宁溪因此而将崔薇赶下堂,她再是名正言顺的聂夫子,到时便是有御史进言,皇帝也可以推说自己无责任,只是说笑,而顾宁溪到时已经掌握大局,崔薇大势已去,有可能皇帝为了顾家,会对此事便默认了。

    以聂秋染前世时对顾宁溪的了解,心里敢百分之百的肯定事情是这样的。这会儿他明知道自己是被顾宁溪利用了,毕竟如今大庆朝中,顾宁溪地位是最尴尬的,她年纪与刘攸相当。而且因当初顾氏乃是七王刘承的岳家,照理来说顾氏是一个想要从龙,最后却偏偏落败的家族,顶着豪族名头。却被皇帝不喜,有可能皇帝忌惮顾家,在下次大选时拉了顾宁溪进宫。毕竟顾宁溪年纪正巧到了,又未婚配。

    这便是当初秦淑玉的尴尬了。年纪到了,可偏偏还没有说亲,一面有强势的人逼迫着,为了另寻他路,当日许氏都愿意将女儿嫁给崔敬平了,虽说最后没有得行,但情况便与当日一样,顾宁溪这也是逼得没办法了,上京中地位高的人不是没有。可人家大多数都已经成婚了。一般大家族中婚配都是低娶高嫁。顾氏女当日是能嫁给皇子做妃的门弟,自然不可能低配了,而一时之间要找高门。可不容易找到一个可心的,而低门之中。真正有杰出才能的青年不是已经成婚,便是年纪太小。

    若是成婚的,便是顾氏势力大,也不可能逼人家休妻另娶,看来看去也唯有一个状元聂秋染,勉强能入得了顾宁溪门第。而最重要的一点,聂秋染也是猜出来了,顾宁溪上回得罪了罗玄,后来刘攸被罗玄在太子耳边进言,成了一个要被和亲的公主,顾宁溪被他惦记上,有可能也是随同刘攸陪嫁的腾妾之一,顾宁溪是逼得没法子了,又怕被皇帝纳进后宫,才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来。

    聂秋染越想这些,心里越是憋闷,罗玄那小子当日做事是痛快了,可是却留了这么一个尾巴,如今倒是让他给摊上了。两人果然合该是冤家,上辈子斗个不停便罢,这辈子明明是同一方的人,有可能罗玄出手自己还能被打到。

    屋里半晌没有声音传来,聂秋染郁闷无比,又敲了两下门,里头却安安静静的,聂秋染也没法子了,只得拖了张椅子坐了下去。

    崔薇听着外头安静了,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似是有些气聂秋染这样快便不说了,又有些恨。戏班子咦咦呀呀的唱到半夜才收了工,这一晚小湾村中好些人都没能睡得着,崔薇也是翻来翻去的,心里胡思乱想聂秋染是不是跑别人那儿去了。白天时他看那顾宁馨的眼神令她现在想起还极不舒服。

    早晨天亮时,崔薇刚起身穿好了衣裳梳了头发,碧柳端了水进来时,便与她回话道:“夫人,那两位过来想向您请安了。”

    “请的什么发?”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些,一听到顾家那两个女人又过来了,崔薇心里一把火腾的一下子就涌了上来,狠狠握了下拳头:“往后不准她们进门,若是来了,也不用跟我说了,直接赶出去!要是郎君想见她,也不准他们在我这边见面,要见自个儿到外头见个够好了!”崔薇脸色漆黑,碧柳自然不敢说什么,连忙放下盆子领命出了。

    不多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又接着传来门拴上的声音,昨儿个聂秋染已经这样干过一次了,崔薇回头一看,果然又是他,顿时四处找着,看到一旁放的盆子,端起来就要朝聂秋染泼过去。聂秋染有些狼狈的跑了几步,将她手给捏住了,把她端在手上的盆子又重新放到一旁的架子上,那水左右荡漾着,被两人争来夺去的洒了两人一身。

    这家伙力气不小,抓着崔薇的手便挣都挣不开,崔薇一阵火大,等他将盆子放好了,才黑着脸道:“你来干什么?”

    聂秋染看她一副想跑的样子,索性将她给抱在怀里,将她两只手夹在自己胳膊弯里,抱着她到窗边将窗前挂的细纱帘子垂了下来,挡住了外头有人看到的可能之后,才紧紧抱了她道:“不要气了,我错了。”

    如今外头阴雨绵绵的,本来光线就暗,如今一旦将细纱拉上,屋里更是显得暗了许多。崔薇被他抱在怀里,挣扎不脱,聂秋染却是伸手在她腰处将她腰带拉了开来:“衣裳湿了,重新换一件。”

    “你放开!”狠狠推了他一把,聂秋染却是抱得紧紧的,崔薇挣扎不脱,自个儿累得很,索性也不动了:“我恭喜你了,再当新郎。”

    “胡说些什么。”聂秋染将她外头沾了热水的袄子扔到一旁地上了,又怕她冻了着凉,半拖半抱的给她弄上了床,自己也将衣裳脱了,跟着钻了上去,紧紧将人抱在怀里。等到熟悉的身体回到自己怀中了,聂秋染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本能的便将手探到她腰间,伸手钻了进去,摸着熟悉的温香软玉,紧绷了一整天的心才跟着缓和了下来。

    他到这会儿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感,上辈子的一切既然过去了,他也不再多想了,如今这一切才是他要的,怀中的人才是他想要抱紧,不愿意松手的,谁也比上!

    崔薇在他将手伸进自己衣裳里头时,顿时火冒三丈,却是挣不过他,双腿被他紧紧夹着,手也被他捏在掌中,两人紧密相贴,眼睛适应了黑暗的光线后,到这会儿崔薇才看到他脸与下巴处冒出了淡淡的青影来,似是一夜之间冒了不少胡须出来,聂秋染平日一向都是光鲜亮丽,还是头一回看到他这模样,今日身上穿的衣裳都像是昨儿的。崔薇心里有些酸楚,也不挣扎了,只是瞪了他一眼,感觉到他手越往上摸,不由身子缩了一下,警告他道:“你手拿开,老实一些,问题交待清楚了没有?”

    聂秋染忍不住低笑了一声,听她开始对自己这样大呼小叫了,不像昨天那样冷冷淡淡的,心里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上回顾氏来见我,是想要借贺元年的事逼我娶她,她如今处境艰难,跟当日秦淮的妹子被王夫人逼着要嫁给王夫人的堂兄做继室一般的情况,因此她没法子才会这样。我猜着皇帝是说过这样的戏言,但绝不可能明知在我有妻室,且你又生下儿女的情况下让我娶她,我当初没说那些,只是不想你心里胡思乱想。”聂秋染也顾不得手里凝脂似的肌肤,忙动作顿住了,先开口将情况说了一遍,免得等下崔薇火大起来,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又被赶出去。

    “我不问,你不说,还想让我不误会?再说我现在看恐怕不是误会了,她都上赶着过来了,不是正室,总得是个妾吧?聂秋染,你是不是忘了我当初说过的话?你要想左拥右抱,我也可以不管你,从此相敬如宾,也就这么过一辈子就是,但你要想吃着碗里,还惦记着锅里,我可不愿做你的旧人!”崔薇说到这儿,语气有些颤抖了起来。

    聂秋染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突然之间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是大,突然间放声长笑。

    “你笑什么!”崔薇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自己正在伤心难受时,人家却是长声大笑,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在侮辱她的模样,崔薇自然忍受不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死死咬着嘴唇盯着聂秋染不出声。

    “我说过的话,莫非你当我跟你开玩笑的?”聂秋染这会儿语气柔得似是能滴出水来,反身将她压在身下,伸手在她眉眼处描绘,心里却并不平静。崔薇这般爱吃醋,容不得夫君身侧再有其它人,这可跟她前世时完全不一样的。聂秋染一想到这些,心脏开始嘭嘭的跳动了起来,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就是有一丝窃喜与冲动。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2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一章 保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21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一章 保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