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猜测

    前一世时陈家是小康之家,拜自己的妹妹聂晴所赐,聂秋染对于陈家多少也有些了解,比起一般乡下里的人,陈家无疑还算是富余的,而当初崔薇嫁给陈小军的经过与崔梅一般,并不如何光彩,陈小军一口喊着与她有了私情,杨氏便当那是一桩好姻缘,谁料女儿嫁过去之后陈小军的娘也恨崔薇不检点,婚前便与儿子有了勾搭,对她并不如何满意,因此在几年之后,又为陈小军纳了妾。(百度搜文學馆)

    当时崔薇在希望向他求助时,崔薇也是替陈小军的两个妾室求过情的,一副大度软弱的样子,跟崔梅差不多,可不像现在一般霸道的不准聂秋染纳妾,也不会因为多了女子便因此拈酸吃醋的。

    聂秋染想到这儿,心头一个诡异的念头越发肯定,崔薇有可能不是上一世时的那个崔薇!

    这事儿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似是不敢令人置信,但自己多活了上一世,而且又在多年以后,明明自己已经死了的情况下,却又偏偏回到年幼时候来,这样更离奇的事情都发生了,这个崔薇并不是上一世时的崔薇,这件事便不一定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了。聂秋染一直对于妻子上一世时曾嫁给别人,且对那姓陈的死心踏地曾很是吃味儿,因此瞧陈小军很不顺眼儿,一直想找机会除掉他,可如今知道崔薇有可能根本不是上一世的人,顿时心里便激动了起来。

    “你不喜欢我纳小妾,我说了,不要,我只要你。”聂秋染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崔薇,看她不住挣扎,若换了平时。根本不舍得压着她,早移开身体去了,可今天他偏偏不想动,看崔薇脸颊涨得通红,反倒是将她压得更紧了些:“幸亏你嫁给了我,这么依着你,否则你这么凶,要是像崔梅那样,可怎么办才好?”聂秋染这语气里像是含了宠溺一般。崔薇只觉得心里慰贴,却又听他提起陈小军,顿时原本才刚升起的一点儿娇羞感又变成了恶心:“你提谁都别提他!我绝不可能像崔梅一样!”若她是崔梅,根本不会逆来顺受,刘氏虽说性子不像杨氏那般暴烈。但对于女儿也看得不到哪儿去,跟使唤丫头似的,崔梅在家时崔薇就没少看她背着自己的侄儿在做事,跟她情况差不多。

    虽说崔梅没有王氏那样厉害的大嫂,但是她老娘也不是省油的灯儿,光看她给刘氏嫁到了陈家便能看得出端倪来,她要成了崔梅。首先第一件事便是宁愿死了也不会嫁给陈小军那样的,便是不知道他与聂晴有苟且,可那样阴沉沉的人,光看眉眼间那抹阴戾就不是什么好人。

    “万一你就像她那样了呢?”聂秋染被她推了两下。却不肯让开,反而又追问了一句,像是很在意问题答案一般。崔薇不知他发的哪门子疯,但听到他这话却仍是笑了出来:“像崔梅?倒霉的遇着陈小军?”聂秋染点了点头。只觉得听她说完这话,明知道她现在是嫁的自己。但心里却是泛起了酸,忍不住伸手死死捉住她腰,又将自己压得她更紧了些,似是想抓牢什么一般,心里头又对陈小军生出杀意来。

    若是这会儿陈小军在他面前,他非得拿把刀将陈家那小子给砍成十七八段不可!难怪崔薇一听到他纳妾反应这样大,自己光是想想她嫁给别人,对别人心有所属,便气得眼睛通红,手脚冰冷了。

    “要是我像崔梅一样倒霉,陈家说不得现在要断子绝孙了!”她不是一个有多能忍的人,否则当日在崔家便不会忍耐不住而搬出来了,陈小军那样的性格她可忍受不了,若真逼到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讨着了好,她可不怕什么,而陈家看似凶狠,那陈小军虽然残忍,可他也不过一只纸老虎,徒有其表而已,若是别人强硬起来,他自然也就软了下去,什么风流情种,不过是个软弱不堪,又无能却只会迁怒女人的孬种罢了,对这样的人,崔薇根本不会生出什么感情与怜悯。

    聂秋染听到她这话,越发笑得厉害,眼中光华流转,翻身躺了下来,将她连人带被的抱进怀里,眼睛微微闭了闭,半晌之后睁了开来,眼中露出锐利之芒:“薇儿,待这厢事情了后,我会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相信我,等到罗玄得势之后,我便辞官回家,好好陪你!”

    崔薇一听这话,顿时翻了个白眼,心中自然不信,又推了聂秋染一把,刚想开口,聂秋染便已经伸手在她脑后,轻轻一揽,便将她带进了怀中,附在她耳朵边说起了话来。

    本来崔薇心里对他是火大的,可是被聂秋染抱着,挣扎不开,原是不想听他开口说话,可谁料他一说话,崔薇的脸上便露出惊讶之色来,接着又双眼瞪大,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半晌之后表情变得呆滞了起来。聂秋染将自己要说的话讲完,这才看着崔薇呆住的神色,一边好心情的摸了摸她脸颊,一边忍不住低头过去,含着她嘴唇,轻轻吮吸了起来。

    “你别闹!”崔薇喘息了两声,聂秋染将她手放了开来,她刚刚双手腾出来,便轻轻推了聂秋染胸口一把:“真的要那么做?”如果真照聂秋染的话说,顾宁溪是一定要倒大霉的,说不定往后还没有活路,顾家也要出大丑,恐怕要成为大庆朝中的一个笑话。

    聂秋染听她这样一说,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你还替她担心,刚刚不是气得厉害么?可害的我昨晚在门口坐了一宿。”一边说着,聂秋染脸垂了下来,搭在崔薇肩窝处,藏住了眼中一丝锐利。皇帝说话不可能是无心的,前世时君臣二人也算是相处过几年,聂秋染对他性格极为了解,恐怕是故意借此,往后还有后动作,只是他既然不想受人摆布,自然不管他有什么目的,那么也注定不会实现了。

    他呼出的温热气息轻轻喷在脖子处,崔薇激伶伶的打了个冷颤,只觉得浑身都软了大半,手动了动,听到聂秋染的话时,本来又准备要再推他一下的,却又心软了下来。

    “谁会替她担心?她活该的。你也是,不能进来睡,你就去孩子们房里歇一宿,又何必非守在门口?”难怪一向看到平日外表收捡得雅致的聂秋染露出这副模样来。崔薇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伸手将他给推开。聂秋染察觉到她微弱的变化,顿时心头一松,缓缓将她拥在了怀里,手朝她衣内探了过去。

    莫名其妙因为顾家姐妹吵了一回架,最后又这样重归于好。

    碧柳端了水进来时,看到崔薇眉宇间若有似无的媚色,以及屋里暧昧的气息,终于松了一口气。虽说无论这两夫妻如何闹,她始终都是跟着崔薇的,但若是两夫妻能和好,不要闹矛盾,她心中自然还是高兴的,能好好过日子,谁也不希望去折腾。

    招呼着丫头过来将床被等都换过了,聂秋染又替妻子梳过了头发,两夫妻这样也是情趣,碧柳等人自然是不会凑过去的,崔薇虽然还没像以往一般总是与聂秋染有说有笑的,但也不像昨日对他那样排斥了,几个丫头相互对望了一眼,脸上不由露出欢喜的笑容来。

    外头戏班子已经搭上了,这样唱戏是要连着唱半个月的,今天晚上正是大年三十,难得热闹了一回,崔薇先是张罗着找人买了两头猪,又让下人们出去买了不少鸡鸭鱼等,一些当季的蔬菜村民们便送过来了。

    顾宁溪在马车上头呆了半晌,早晨时将就啃了一些路途上带的梅子干儿与零嘴儿便罢,可这些东西再是好吃,但吃了一路也要腻了,中午时崔薇那边开始做起了吃的来,大年三十吃的本来就极其丰盛,那香味儿传得老远,顾宁溪又早就饿了,一闻到这些东西,觉得口中连清口水都快要流了出来,连忙坐直了身子,朝身边的丫头吩咐道:

    “你去瞧瞧夫君那边。”她这会儿实在是饿了,这一个月来她都在赶着路,没怎么正经吃过饭,外头客栈里所卖的东西顾宁溪自然是吃不下的,她出身富贵,一向绵衣玉食的长大,自小还没有受过这样的苦,如今一挨了饿,顿时觉得有些受不了了,想了想又多说了一句:“你去瞧瞧了,再给我买些饭菜回来,要干净,若是鸡肉,记得只要胸脯最嫩的肉……”她顿了顿,接着又有些厌烦的挥了挥手:“算了,你让桂嬷嬷亲自跑一趟,想来这山村里也做不出什么精致的,给些钱打赏了买了东西让他们将厨房洗刷一次,自己去做算了!”

    那丫头答应了一声,下马车去了。顾宁溪有些厌烦的转了转头,正巧就看到孙氏裹着一条她的厚被子,如今正窝在马车榻上睡得正香,嘴里打着呼,像是整个车厢都在摇晃一般,令她眉头皱了皱,险些骂了出来。

    ps: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2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二章 猜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22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二章 猜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