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献计

    顾宁溪出身大家,自小学的就是这些规矩,吃饭睡觉从不会有这样的行为发生,便是家中侍候她的下人若是这样不合格的也根本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她还是头一回看到孙氏这样粗俗无礼的,顿时心中既感恶心,又感厌烦。

    昨日里孙氏过来之后便上了她的马车跟她睡一处,人年纪大了,半夜起来出恭都起了四五次,搅得顾宁溪一宿没怎么睡得着,孙氏这会儿却睡得跟个猪似的。顾宁溪强忍了心头的烦闷,若不是看在聂秋染的份儿上,孙氏这样的婆子她早让人几十大板打她一顿了,一点没规矩不说,竟然如此粗俗恶心无礼,实在是让人忍受不住。

    她深呼了一口气,听着孙氏的打呼声,一下子端了马车小几上的茶杯将车厢里炭盆中的火给熄了,又拿了被子将自己裹住,把车窗给全部撩了起来,等着自己的贴身丫头过来。

    只是还没等多长时间,原本以为最少要半个时辰左右才能回来的丫头不出片刻钟功夫便回来了,回来时手上空荡荡的,顾宁溪皱了眉头还没开口,丫头便自己已经哭了起来:

    “夫人,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奴婢去打热水,竟然没人给奴婢,让奴婢自己去井中挑,而且夫人要吃的东西,他们都说卖完了,没有了!”这丫头心里实在是气得很,身为顾宁溪贴身大丫头,她还是头一回遇着这样的事情,尤其是刚刚村中的人说话又不讲什么规矩,也不忌讳什么荤素,直说得她面红耳赤的,抬不起头来,哭哭啼啼的回来了。

    顾宁溪看到她这模样心里一把火气也涌了上来。只是却勉强忍了,又厌恶的看了孙氏一眼,这才深呼了一口气道:“你去找人,就说老夫人要洗漱,要吃东西……”这会儿顾宁溪心里已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却仍是抿着嘴,又吩咐了丫头一句。那丫头自然勉强应了一声,又调头出去了,不多时回来。果然如顾宁溪所猜测的一般,人家根本不买孙氏的账!

    这会儿顾宁溪心头知道,恐怕就算是聂秋染当真是孙氏生的,可这母子二人关系一定很差!一想到这些,顾宁溪顿时对于自己昨儿想哄孙氏的行为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能立即将这老婆子拉起来赶她下马车去!只是这块地方到底是聂秋染的地盘儿,有些男人说不得自己不喜欢他老娘,但却见不得人家对她太差,因此顾宁溪忍了心头的怒火,一边朝身边的丫头使了个眼色,那丫头便站到了榻边,开始拍起了孙氏来。

    “老夫人……”其实孙氏是早就醒了。也听到了刚刚顾宁溪要借自己的名义去找聂秋染要吃的的话,但她却知道聂秋染对她一向冷淡的,因此并不敢出声,就怕被人发现了。到时揭穿尴尬,因此强忍着不出声儿,任由那丫头唤了好几声,才故作迷糊的醒了过来。抹了抹眼睛,有些不耐烦道:“干什么?没见人正睡着吗?”

    顾宁溪从她打呼的声音便听得出来孙氏是早就醒了。可她却偏偏装着睡,不知心里在打什么主意!这样一想,顾宁溪顿时心头有些怀疑了起来,皱着眉头打量了孙氏好几眼,这才抿了抿嘴唇,一边硬挤出一个笑容来:“老夫人,还请你去与夫君说一声,你该吃东西了,儿媳不吃倒没什么,可不能饿着你了。”

    “没什么的,没什么的。”孙氏忙尴尬的摆手,她此时躲儿子还来不及呢,哪里敢主动凑过去:“我就吃些瓜子就是了……”

    听到这话,顾宁溪又见她躲闪的神色,顿时更加肯定心头的猜测,顿时看着孙氏的目光就冷了下来。

    崔薇并不知道昨儿那两个还各自打着主意,做出亲近神情的女人这会儿已经翻了脸,她已经开始指挥着众人,眼见快到中午了,准备吃饭。院子中热热闹闹的,诺大的院子里此时搭了戏台,好些村民们都自个儿搭了板凳,听得如痴如醉的。聂秋染早晨时如愿以偿了一回,一双目光盯在妻子身上都挪不开身,这样子就是他前世时十七八岁初尝个中滋味儿时都没有体会过,这会儿既是觉得新奇,又是有些甜蜜,不时与崔薇笑两下,就是得了个白眼儿也欢喜。

    外头崔世福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一阵子,脚进来又退了出去,如此这般好几回,恐怕站了足足有大半柱香的时间了,便是许多人都注意着台上的戏剧,可崔世福的动静也引起了好些人的目光看了过来。崔薇得到消息时,正巧就看到崔世福一手作掌,一手握了拳头,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提足朝院子里走了过来。原本早些时候得了崔薇示意的人虽然知道要拦着崔世财一家,以及杨氏等人,可对于崔世福众人却有些不知所措,又见他刚刚只在门口打转儿,自个都有些犹豫不决,便没有管他,谁料等到众人犹豫着回过神来时,崔世福已经走过了院子,来到了正屋大门边儿。

    “薇儿……”崔世福有些不知所措的搓了搓手,一边有些央求似的喊了一句。才不过十来天时间,崔世福整个人便像是老了十岁不止,脸上又添了几丝皱纹,背脊都像是弯了下来。最近崔家的日子十分不好过,崔薇也是听说了的,崔敬忠上回被她整治过之后,听说抬回去便发了高热,崔家卖家俱倒是卖了几两银子,可是崔敬忠便是一个用钱的包袱,除非有个自己这样的摇钱树给他摇着,否则光凭崔家那样的底子,想要养着他,那是难上加难。

    崔薇来到古代时原本对于崔家人感觉并不如何厌烦,当初除了杨氏母子以及一个王氏令她心中不虞之外,事实上她对于其他崔家人还是颇有些好感的,崔敬平机灵却又不失厚道,对她又还算是照顾。崔世福虽然常年在地里刨着,对于家中的事情并不如何管,可在自己反抗了杨氏时,他好歹还会站在道理那一边儿,没有如同杨氏一般重男轻女。可偏偏就是她后来生出几分亲近之感的崔世福,收了她的银子,照理来说她不求崔世福完全一心偏着自己不管崔家,可也不该完全一味的收了自己的银子,偏偏又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我……”有些尴尬的看了一旁紧紧跟在崔薇身边的聂秋染,崔世福嘴唇动了动,眼中露出哀求之色来:“我有事想跟你说,你二哥病了,你娘她也,你大嫂她如今还怀着身子……”崔家的事整天就没完没了的,永远平静不了。崔薇有些不耐的将眉头皱了起来,若是崔家的人不是像杨氏那样,以为自己是她的女儿,便索取的理所当然,但凡有一点儿的感恩之心,或是对她好一些,她也不介意花些银子了。

    可像现在花了钱还要找气受,尤其是给当初险些卖了自己去给一个糟老头儿做妾的人花银子,她怎么甘心?这回聂秋染中了状元回来办酒席时,那县令曾也来过,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便如同七十了,满脸的皱褶,当初崔敬忠怎么敢起那样的心思?崔薇越想越是气愤,抬头看着崔世福:“爹,你知不知道这回办席,县令也过来了?”

    崔世福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又猜着崔薇是不是说这话来炫耀的,忙就点了点头:“姑爷是个有福气的,县太爷也来了,当真是……”

    “他五十多了,看上去便如同七十老耄一般。”古代人寿命并不像是现代人一般,一般能活到五六十的便是高寿,这也是古代女子嫁人早的原因之一,而今那县太爷五十多岁了,确实是上了年纪,一般这样的人再过几年曾孙子都该要出生了,崔世福开始本来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渐渐的他想起来了,脸色顿时开始变得雪白,又见崔薇冷静的神态,不敢再听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连忙将她的话音打断了:“你帮爹这一回,等到你大哥的媳妇儿安然生产了,你二哥也好了,我这心里也该放下了,往后便专心替你看园子,收拾羊圈,也不要钱,你呀,往后就安心跟着姑爷享福……”

    看他不住说着话,崔薇相信他这话是出自真心的,也根本没有要霸占自己财产的意思,可偏偏崔世福老好人,耳根软,恐怕往后不用他起心,杨氏为了自己的儿子,也该想法子了。崔世福一向经不得人家多说,就像当初不知道那地是她的,摘了腊梅花来哄她,崔薇刚说一句,他虽然心中觉得不自在,但犹豫了一下,也觉得她话有道理一般的情况,正如同此次崔世财一家的情况!崔薇眼里的神色渐渐的淡了下来,崔世福也不敢看她的眼神,又继续道:

    “……等你二哥好了,再给他娶房媳妇儿,以后他有人照顾了,我也放心些,他再混账,再不好,也是我儿子,也是你二哥……”

    PS:

    第一更,感谢的话单章传了。求小粉票,小粉票如果能到前五,这个月一整个月都最少四更~莞尔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2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三章 献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23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三章 献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