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古怪

    那老头儿听到他这话,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却是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又摇了摇头:“老弟一片好心,我是心领了,但如今刚过完年,哪里好意思打扰,我已经习惯了,没什么的。『文學馆』反正烂命一条,也看哪天老天爷收回去了!”他说到这儿时,脸上露出凄苦之色,却又看了崔世福一眼,眼睛眯了眯,一边摇了摇头。

    崔世福本来为人就厚道老实,如今又听这老丈人说得如此可怜,顿时心头恻隐之心大动,连忙伸手挽了老头儿的胳膊便道:“不过是行个方便而已,又哪有什么打扰的,老丈不必说这样的话,雨越下越大了,你还是赶紧去我家里歇一歇吧!”那老头儿原本有些紧绷的神色听到崔世福这话时,顿时微不可察的松了一口气,脸上这才露出细细的笑意来,随即半推半就的似是被崔世福说服了一般,跟在了他身旁。

    “老弟,不瞒老弟说,我这一趟过来是想要走亲戚的,但我几十年没有来过了,人老喽,记性又不好,也记不得哪儿是哪儿了,也不知道我这是走到了哪个村子……”

    一听这话,崔世福顿时豪爽的笑了起来,一边拍了拍胸脯便道:“这方圆几十里就没有我不熟悉的,老丈要去哪儿,直跟我说就是,我们这是小湾村……”崔世福后面的话那老头儿没有再听下去了,他只是在听到崔世福说起小湾村的名头时,忍不住松了口气,笑了起来。嘴里低声道:“小湾村,嘿嘿嘿,终于找到了!”

    下午时崔世福领了一个陌生人回家的事儿便传得村里好些人都知道了,崔薇自然也是听说了。小湾村地方本来就不大。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几乎没多大会儿功夫大家都知道了,更何况崔世福领回家去的人好些都看在眼里,他又没有遮着挡着。而小湾村中的村民们许多世世代代住在这边,几乎邻近几个村庄之间相互结亲,许多十里八乡的人都有些亲戚关系,只要是附近的人,还没有喊不出名字的,崔世福带回去的老头儿十分陌生,众人都没有看到过,因此晚间时候,便是刚走了亲戚回来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崔薇倒是没功夫去管崔世福的闲事儿。这会孙氏已经站在她门口闹腾了起来。孙氏被顾宁溪赶下了马车。无处可去。如今天寒地冻的,又四处下着雨,村里人都不喜欢她。也没哪个收留她到自己家里住一晚的,孙氏吃了几天瓜子零嘴儿等。火直往上冲,嘴唇上起了指头大小的泡,这会儿浑身既是难受不说,还又饿又冷,且怕晚上无家可归,若是睡在野外,恐怕明儿一早起来人死了都有可能。

    她自然是不想死的,因此明知崔薇不待见她,聂秋染也对她并不亲热,但孙氏仍是厚着脸皮过来了,毕竟聂秋染无论怎么说还是她的儿子,若是闹将起来,不好看的也是聂秋染自个儿的脸面而已,她今日当然是要死活都住在这边的。

    崔薇不理睬她,孙氏便坐在门口哭嚎,直闹得人心烦意乱的,正有些忍耐不住时,隔壁崔家那边竟然也传来了一阵阵的尖叫来,声音一下子将孙氏的哭声都压下去了,十分尖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似是崔敬怀的媳妇儿罗氏的哭喊声。此时已经入夜了,家家户户好些人都已经回家里开始做饭来,这声哭喊一响起,众人不由自主的都往外头看去,崔薇也看了聂秋染一眼,两夫妻这会儿正让人摆着饭菜,对于隔壁的事儿也没准备理睬。

    只是不多时门外却突然间传来了‘嘭嘭嘭’的剧烈敲门声,门板被拍得哐哐作响,似是那敲门的人力道大得连门板都要御了下来一般,孙氏外头的哭声不见了,碧柳看了崔薇皱起来的眉头,连忙出去招呼着一个婆子去开门。

    如今正是冬天刚过白日短夜晚长的时候,若是夏季时碰着的当口,恐怕太阳还未落山,但如今本来这会儿白天就短一些,再加上又下着阴雨,天色看着便已经黑了下来。那婆子本来在主院对面临时搭起来的房子里住的好好儿的,偏偏有人来敲门,忙打了灯笼出去开门,语气便有些不大痛快。

    “哪儿敲门敲得这样急?”屋里众人都知道不可能是孙氏,孙氏可没那个胆子敢这样敲门,她也就是哭哭啼啼想逼聂秋染出去,惹得人心里烦而已,她要是敢这样敲门,崔薇便敢让人将她拖得远远儿的去。门刚一打开,两道身影便冲了进来,那婆子着急了,手里的灯笼没有提稳,一下子被人撞得落到了地上,顿时惊呼了一声:“你干什么?”

    地上湿嗒嗒的,灯笼一落下去,那火光还没燃得起来,顿时便被地上雨水一沾,‘哧溜’一声,冒了一股细烟之后便熄了。

    “薇儿,救命啊!”崔世福满脸惶恐之色,吓得声音都有些哆嗦了,跟在他身旁的崔敬怀也是身体不住哆嗦着,崔薇站在屋子里,离院中有一段不近的距离,都能听得到他牙齿碰撞时发出咯咯的响声。这两父子也不知怎么了,这样一副见了鬼的神色跑过来,屋里聂霖聂娇两姐弟本来就被刚刚的哭声吓了一跳,如今崔世福父子又冲了进来,两人顿时放声大哭了起来。崔薇忙抱了女儿过来哄了几下,小丫头这些日子长得重了些,没抱多大会儿功夫便觉得手沉的厉害,崔世福那头又哭嚎着跑过来。

    “薇儿,救命,你大嫂,她,她摔了……”

    罗氏当初在崔薇回来时确实是怀了六个多月的身孕了,只是当时天气冷,她穿得厚,而且人又年轻,看不怎么出来。如今都到了一月,算算时间,她也是有七个多月身孕了,难怪刚刚哭得那样厉害,没料到是摔着了。崔薇本来不想管崔家的事儿,但看崔世福这会儿已经乱了分寸,叹了口气,看了聂秋染一眼,仍是这回决定帮崔家最后一回,她如今欠崔家的已经还得差不多了,已经是问心无愧,这回人命关天,她跟罗氏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自然是接过了碧柳撑来的伞,走过去问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摔了?”

    聂秋染护在她身边,一边挽扶着她胳膊,一边默不作声。

    “你大嫂,她想吃,猪蹄,你大哥买了,但没放山菇,家里没银子了,她要打你大哥……”崔世福这会儿看得出来心头已经方寸大乱了,说一句话都结结巴巴的,满脸惶恐之色,崔敬怀在一旁只是不住点头,连声都发不出来,走得近了崔薇才看到他身体不住打着摆子,脸上沾满了雨水以及血印子,看起来倒是颇为狼狈。

    崔薇这会儿也不多问了,连忙朝崔家过去。

    刚刚罗氏那声惨叫极其凄厉,这会儿村里好多人都围了过来,有些好事的跑得比崔薇还要快,这会儿已经守在了崔家大门之外,隔壁崔世财一家人也闻声过来了。

    罗氏这会儿已经被抬到了床上,杨氏正在厨房里烧着热水,屋里满是血腥味儿,这地方可不是男人好来的,崔薇才舍不得让自个儿男人来守着别的妇人生产,因此要赶他回去,聂秋染却不放心她,崔家不是什么好去处,说杨氏是个能吃人的都不为过,因此自然不肯放媳妇儿一个人在这边,也跟着守在了崔家大堂里。

    罗氏这会儿嘴里不住哀哀叫着,那肚子倒并不大。估计是头一胎,她怀得倒是紧实,不过这会儿罗氏脸色已经很难看了,煞白一片,额头满是大汗,头发全部粘在了脸上,看着倒是狼狈不堪。看得出来崔敬怀对于这个新娶的媳妇儿还是十分宝贝儿的,刚刚被罗氏抓得满脸血印子了,竟然罗氏身上还没有被打过的痕迹,崔敬怀可不是什么好性儿的人,在崔薇记忆里,当初王氏便是怀着身孕时,一个弄不好了,崔敬怀都打过她一回,如今罗氏都敢往崔敬怀脸上招呼了,崔敬怀倒也忍得住。

    因着这一点,崔薇多看了这罗氏一眼,才朝外头走去:“看样子是要发作了,你们先去请大夫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崔世福父子旁边一个穿了藏青色袄子的老头儿看了一眼。这老头儿十分陌生,估计就是白日时崔世福领回家的那个,崔薇只看了他一眼,便将脸别了开去,她本来对这老头儿并没什么印象,只是崔世福一惯就是个老好人,能帮助陌生人也并不稀奇,只是令她诧异的,她却是发现聂秋染的目光落在那老头儿身上好一阵子,才别开了头去。

    这一个举动顿时令崔薇有些吃惊了,本来还觉得这老头儿没什么特别的,这会儿看到聂秋染的眼神,她索性也跟着转过头去又上下打量了这老头儿好几眼,身材中等模样,看着颇为消瘦,头发花白,脚下穿着一双旧布鞋,如同村中的普通老人一般,也没什么出彩的,不知道聂秋染怎么偏偏多看了他一眼。

    ps: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2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五章 古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25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五章 古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