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失态

    “我们手里也没银子了……”崔薇正打量着那老人时,一旁杨氏却是提着火钳出来了,表情有些不好看:“哪个女人生孩子不过这一关的,要找什么大夫,没得那样精贵,以为自己是哪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呢,还请大夫!”杨氏这会儿头发散乱,满脸不快之色。※罗氏打自己的儿子时,杨氏心头是十分受不了的,她虽然生了几个孩子,对于崔敬忠是最心疼的,可大儿子到底也是她肚皮里掉出来的一块肉,平日里她自己不说便罢了,哪里看得顺眼儿媳妇打他,这会儿早一肚子闷火了,又听罗氏在屋里叫唤得厉害,忍不住便仰了脖子骂道:“自作孽,敢打你男人,老天爷都要来收你,你肚子里那个就是看不得你这样大逆不道,就是活该的!”

    屋里罗氏本来便迭声唤疼,叫得厉害了,杨氏这话音又不小,她听到这儿,自然是大怒,尖利的叫骂声便从屋里传了出来:“崔敬怀,你这个没用的男人!你由得别人作跩你媳妇儿啊,你这遭瘟该砍脑袋的……”罗氏这会儿气恨之下说话也是刻薄,原本杨氏就气,一听这话,自然更受不了,恨不能提了火钳便冲进屋里揍她,嘴里骂声连连。

    崔敬怀连忙拦了杨氏,哀求似的看她道:“娘,她肚子里还有我孩子呢,你让让她,让她一些,等她生了孩子,我让她给你赔罪……”

    “呸!我赔你娘坐一顿!”杨氏还没开口,屋里罗氏听到这话已经大声叫骂了起来:“崔敬怀,你这没用的死人,你去死算了!”罗氏一边骂着,一边呼疼的声音传了出来,听得崔敬怀既是有些尴尬罗氏如此不给自己脸面,又是心疼。杨氏本来满心怒气。可见了这情景,却是说不出话来,只冷冷看了大儿子一眼,提了火钳转身往屋檐下去了:“你就这么惯着她,往后有你吃苦的日子以后头,我也不管你了!”崔敬怀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了杨氏背影一眼,似是又想进屋里看妻子,只是又怕杨氏生气,见到一旁崔薇时。连忙便哀求道:

    “妹妹,你帮我想想法子吧……”

    也不知怎么崔家总是一堆烂摊子!崔薇心下有些烦闷,却是强忍了道:“要么你就赶紧去找大夫。要么就这么会着,也别找我想办法!”崔敬怀听她这样一说,有些犹豫的看了杨氏一眼,杨氏站在屋檐下转身看着这边,兴许是看到了儿子的眼神。顿时气恨道:“我拿你有什么办法,她现在又不是崔家的人,是聂家的,她说什么你还要听,你既然要听,就自己去找大夫。但我手头上是没有银子的!”崔敬怀听她这样说,又哀求似的看着崔薇,那厢崔世福却是哆嗦道:“人命关天。先救了。薇儿,你先帮我垫着些,回头等我出去做工,想法子,还你银子。”

    崔家哪里有什么银子能还得出来!家里的土地是租给别人种的。去年刚与人又说好了今年要租给别人种的,要想收回来最少得等到明年去了。今年一整年家里人的嚼用花费都不知道在哪里,又怎么拿得出银子来?崔世福就算是出去做工挣了钱,也得等自己一家人先吃饱喝足了再说!崔薇心下有些烦闷,屋里罗氏却是一声喊得一声高了起来,确实是不大好了,也不知道她摔了哪儿,要是不找大夫,恐怕人都要交待在这儿。

    外头杨氏显然是铁了心不会拿银子的,崔薇也知道对于崔敬怀这样的人来说家里父母俱在,又没跟爹娘分家单过的儿子便是成了婚,手里也不会留钱,是全交给父母的,他到如今也确实是没有办法。门口处瞧热闹的村民们都围了过来,众人倒是看着崔家乱成一团的模样,早早儿的有人便出去帮着跑腿喊稳婆与游大夫去了,屋里崔敬忠又开始喊了起来,一听到儿子的声音,本来正烧着火的杨氏也坐不住了,忙过瞧他,屋里乱糟糟的,那原本站在屋檐下面容陌生的老头儿却是眼含着热泪,满脸激动的看着聂秋染,一边朝他走了过去:

    “你,你是姓聂的?”他语气有些异样,眼神激动。崔薇忙碌时听到了这样一句话,登时扭了头过去看,却见到聂秋染神色怪异,眼里冷光闪烁,那老头儿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只是听到他不说话,又开始追问了一句:“你是姓聂的?是姓聂的吗?”

    聂秋染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刚刚看到这老头儿时他就已经觉得有哪儿不对劲儿了,总觉得看这老头儿有些隐隐约约像见过面的样子,如今又听这老头儿问他是不是姓聂,聂秋染心里一动,顿时就点了点头:“我是姓聂,有事吗?”

    “你,你是,你是聂家大郎还是二郎?”那老头儿搓了搓手,一边脸色紧张。聂秋染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眼里亮光闪烁,半晌之后才道:“你找大哥有什么事儿?”

    那老头儿听他这样一说,嘴唇哆嗦了两下,脚步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一步,表情十分激动,眼睛里竟然已经开始有水光在闪烁了起来,一边上下打量了聂秋染好几眼,一边就道:“好,好,好,我,我是原本听说这村里聂大郎是有出息的,是状元郎哩,我这辈子也想见见状元郎……”那老头儿目光盯着聂秋染看,一边忍不住举起袖子擦了擦眼睛。

    崔薇心下生疑,村里人便是知道聂秋染考中状元,见到他时也最多敬畏有加,嘴里多多说几句好话而已,绝不可能像这老者一般,见到聂秋染的目光如同看到了亲人一般,失态不说,而且十分怪异。崔薇又看了那老者一眼,忍下了心里的疑惑,这会儿屋中罗氏已经越叫越是大声,外头游大夫已经被人拉过来了,稳婆倒是还没有来。

    如今天黑路滑的,小湾村里可没有稳婆,最近的也在隔壁黄桷村了,现在天色黑了不说,外头还下着大雨,一般人家里产妇发动时众人赶紧前去请,便是白日都要走小半个时辰,如今天黑了,恐怕崔敬怀便是去将人请过来都要最少一个小时。罗氏又不是顺产,而是摔倒了之后引起的早产,恐怕等不及稳婆过来。

    村里的人这会儿也知道情况紧急,好些生产过的妇人都赶紧挽了袖子进屋里去帮忙,游大夫先是趁着罗氏还衣着完整时进去看了一眼,只是他到底是男子,也不敢久呆了,只看了一眼之后,便守在了外头。罗氏并不是瓜熟蒂落,而是摔过之后才开始发动,肚子里的孩子倒是想急着出来,只是她产道却未开,因此羊水是破了,肚子也是翻山倒海的疼,可偏偏就是生不出来。几个妇人又不是专门的稳婆,虽然知道替罗氏揉下肚子有作用,但因以前没怎么干过这事儿,因此也不敢去动。

    倒也不是怕担了责任,只是怕做不好误了罗氏一条命而已。

    游大夫索性开了方子让人去煎催产药,虽说这药凶猛,喝下去对人不利,但若是情况再这么下去,恐怕不止是孩子而已,连罗氏自己都得有危险。

    事态紧急,游大夫也顾不得其它。方子开过之后,因开始听到人家来唤他的人说了罗氏情况,早猜着这些,将一些常用的药材都拿过来了,这会儿直接翻开药箱便拿了黄油纸摊上去,取了小秤将早切好的中药秤了放上去,一边又分门别类的摆成了好几堆。

    “赶紧将药拿去煎了,这右边的先煎,左边的晚两刻钟放下去!”游大夫一边说着,那头跟了进屋里来的杨氏一边将手捏了胸前的围裙擦着手,一边面色有些不快:“游大夫,这些药要多少钱?我们家里可没什么钱!”

    原本正准备收着东西的游大夫手顿时便停了一下,面色有些尴尬,众人都转头盯着杨氏看,杨氏却似浑然不知一般:“我们家里的情况,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也是晓得的,这妇人生孩子要喝药,我还是头一遭听到!”此时本来医疗条件落后,而且许多妇人若是家中穷的,自然没钱不敢看大夫,一切全凭自己。而这会儿生孩子又有许多错误的习俗,因此自然生孩子困难,虽说妇人都要走这一遭,但心里却是都怕的。

    “你先把药拿去煎了就是!”崔世福看到一旁游大夫尴尬的脸色,顿时喝了杨氏一句。杨氏心头不满,连忙将药拿下去了,一边又道:“这药钱要是能换成银子给二郎该有多好?哪个说要请大夫的,哪个自己拿银子,我可是没有的!”杨氏一边念着,一边朝崔薇看去,见崔薇也不看她,顿时才气恨的拿了东西下去了。

    屋内顿时尴尬了起来,众人都不好出声儿,而那面色奇怪的老头儿却是盯着聂秋染看了半晌,一双拳头握得死紧。

    ps:第一更~

    感谢的话晚点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2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六章 失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26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二十六章 失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