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新的

    一席说得众人心里都戚戚焉,杨氏面色尴尬异常,心中却是有些慌张,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到此时自己就要失去这个女儿了,她虽然一直对崔薇冷着一张脸的模样,每回张嘴就开始骂,也不过是因为她自己心中不甘而已。当初哪家都像自己家一般,哪家的女儿不像崔薇一般过的,为什么偏偏崔薇就离经逆道,和别人不一样?

    杨氏觉得心头也很委屈,哪户人家不是像她一样对待女儿的,本来女儿就是赔钱货,嫁出去了就是别人家的,自己替别人养十几年,最后反倒便宜别人家,连别人称她都不会再提一声崔字,以后替自己养老的也是儿子,凭什么崔薇就得和别人家不一样?再说自己哪儿亏着她了,没短她吃,没短她喝的,怎么就不满足了,天底下哪一家人都是这样过的!杨氏心头又是伤心,又是难过,这会儿听崔薇话说得绝情,忍不住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你这丫头也当真太狠心了些,我好歹也是你的娘,你怎么就能说出这样绝情的话。哪家不是这样的?再说当初哪样不对你好了?短了你吃的还是短了你喝的?”

    “没短我吃喝,但我做的事情,可合该我要吃喝的!”崔薇看着杨氏笑了起来,道:“我当时那生活便是给人做奴婢,也不至于一天到晚又要被人打骂,又要做不完的事情。你问问我身边的人,哪个像我当初一般又要做事,又要被人骂不停的?而且我身边的人还领着月钱,我当时的吃喝,该当是我自己换来的!你也不要说得这样苦,既然哪家都是这样。那你问问哪家女儿在出嫁后,娘家还跟蚂蝗似的贴在身上?每回走亲戚送一块肉,十个鸡蛋就已经是大礼了,我出嫁后,你们崔家用了我多少银子,算过没有?”

    车里聂秋染没有催促着让马车赶紧走了,他知道崔薇这会儿心里堆积了太多的怨气,尤其是崔世福这样的老好人,骂他要悔过。说他自己要难受,而不忍说他了,憋在心中,能气得死自己!聂秋染也由着她发作,反正这一大早的出门儿。车队多了也不可能走得快,这趟回京慢慢的走就是了。

    “我……”杨氏被问得说不出话来,但仍有些不服气,看着周围人望他们两夫妻鄙夷与诧异的目光,顿时又羞又气,连忙就强辨道:“你嫁了个好人家,聂家大郎是有出息的。怎么能跟别人比?”村子里的女孩儿嫁人之后确实是没有过多补贴娘家的,但那情况不是不一样么?杨氏有些郁闷,又有些气恨,觉得崔薇仍是在故意不想给自己家银钱而已。就是想对崔家见死不救。

    “你刚刚不是还在诅咒我被我男人嫌弃?又哪儿来什么嫁得好不好的?”崔薇看着杨氏,翻了个白眼,也懒得与她再多说了,反正心里的话已经说了大半。这些年来的怨气也稍微平息了一些,也幸亏杨氏夫妇不是她心理上亲生的父母。也不是崔薇一生下来时便穿越过来的,半路过来,又没跟崔世福等人相处多长时间,崔家人对她又算不得多好,崔世福人是正直,每回她受了委屈只要一闹,崔世福总能帮着她说几句话,但前提也是她闹过才行,若是遇着一个性子软弱的,恐怕被虐死了崔世福也不知道,这便是古代女孩儿的悲哀!

    “我……”杨氏听着崔薇这话,一下子张嘴结舌,说不出话来,只是她性子刚强,本能的不愿服输,刚想张嘴说什么,崔世福已经叹息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别说了,是我们当爹娘的对不住你,往后,往后你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也别管我们了……”崔世福心中也是难受,女儿到底是他的骨血,可偏偏往后连书信也不能再往来,想起以前每回崔薇看着他笑着喊爹的样子,崔世福眼眶都酸涩了起来,但自从这回崔薇回来之后,便再也没有笑眯眯的喊过他,每回见着他时神情都是严肃的,看得崔世福也难受,以前只当崔薇有气,与自己赌气而已,如今崔世福才算是看清楚了,崔薇这是当真要跟崔家真正断开关系了。

    他其实性格也是真正的老好人,见崔薇不想跟崔家扯上关系了,便不忍再逼她,若是遇着其他脸皮厚且理直气壮的,这会儿早就死活赖上去了。也就正因为他这样的性格,令人不忍责备他的同时,偏偏又得被气个半死。

    杨氏还有些不服气,见崔世福这样说了,有些着急。崔薇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怜悯崔世福,可在杨氏刚想张嘴时,连忙就开口道:“你若当真像你说的那样可怜,你现在将银子还给我,以后咱们书信来往也可以,但我不会再补贴娘家,仍叫你娘,以往恩怨就算一笔勾消了,如何?”崔薇知道杨氏的性格,故意拿话捏她。杨氏自然是舍不得那一袋银子。

    刚刚从崔世福手里抢过袋子时,她摸过了,里头最少有十两银子,这些钱若是以前,让她叫崔薇娘她都乐意!可如今崔薇有了银子,她自然是觉得这十两少了,可一听崔薇说将银子嫁回去,而且以后对自己家还一分银子也不出,这些年杨氏可算是领教过崔薇的性格了,那可真正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这银子还了回去,以后恐怕她当真一分儿也不会出了!那喊声娘能顶什么钱,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杨氏虽然心里难受,但仍是抱紧了钱袋子,不肯松开。

    崔薇笑了起来:“她不愿意,爹还愿意不?”早就算到了杨氏的性格,偏生她要说得那般好听,像真舍不得她这个女儿似的,现在看起来,众人都清楚了,她还是舍不得那些钱。

    “我……”崔世福结巴了起来,他对于崔薇往后不肯再跟自己一家人来往心中痛惜了起来,其实他心里真正没有想过要占崔薇便宜,要想她拿银子的,可现在想起来,自己没有这样想过,但却每回都朝女儿伸手,否则这些年崔家日子绝对过不成这般。而崔敬怀也肯定娶不上媳妇儿!崔世福心头难受,听崔薇说过以前一笔勾销,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了起来,他想过要将银子还给崔薇,想过以后要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家人,但话到嘴边儿时,他看到杨氏苍老的脸庞,以及她紧紧抱着银子的模样,又想到崔世财一家的遭遇,以及林氏如今住在自己家时的难受,还有瘫在床上的儿子,顿时更痛苦了些,半晌之后,才摇了摇头道:“薇儿,是爹对不住你,你奶奶如今还在我家中,家里你二哥病着,你娘现在身体也不太好,佑祖现在正要上学……”

    崔世福自己嘴中不停的说着话,也不知道他是想要说服别人,还是要说服自己。

    但不管他理由怎么的多,其实说到底了,还是在崔世福心里,考虑的事情多了,他对于崔薇虽然也是真心怜惜,但崔薇比起别人来,总要靠在后头而已。

    早料到这样的结果,崔薇也不吃惊,笑着点了点头:“天色不早了,我要走了,你们自己以后多加保重吧!”也不想再跟他们多说了,崔世福剩余的话堵在口中,再也说不出来,垂头丧气的,连句珍重也说不出口,心里沉甸甸的。

    而这会儿路边的动静也引起了顾宁溪等人那边的注意,顾宁溪还在梦中,她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了之后,便一定要点着灯睡,看她样子,满头大汗,一脸狰狞,便是睡着了,可看样子也是在做恶梦的模样。其实何止是她,就是许多侍候的丫头们也是晚上都睡不着,因此一大早的才看到不远处路边的情况,连忙有人便拍醒了顾宁溪。刚醒过之后的顾宁溪一下子急喘了几声,坐了起来。那丫头将这边的异动告诉了她,顾宁溪也顾不得自己狼狈,连忙让人赶了马车追了过来。

    “聂大哥,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崔薇刚跟崔世福说完话,那头顾氏的马车便追了过来,顾宁溪探出了一个头,恐怕是她才刚起,声音都有些软腻,头上戴了帽子,掩住了她满头的长发。

    这可真正是阴魂不散了,本来以为回京之后就能摆脱她了,顾宁溪这都开始在小湾村里建房子了,那模样是准备长住下来似的,可没想到这样一大早的,她都跟过来了。崔薇动了动嘴角,懒得理她,自个儿进了马车,掐了聂秋染一把。

    聂秋染任她掐着,却不敢躲闪,只得求饶似的看了崔薇一眼,外头顾宁溪又将刚刚的话问了一通,聂秋染才探出身体来:“顾姑娘,咱们这是要回京了,往后顾姑娘可多多保重。”连句再会的话也不敢说了,就怕车里的那位发起火来。

    顾宁溪虽然看他这架势,猜到他是不是要离开了,可真正听到聂秋染这样说,却依旧有一种眼前一黑,想要立即倒下吐血的冲动。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4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四十八章 新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48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四十八章 新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