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怀疑

    只是聂秋染刚刚一动,聂娇便伸手死死的抱住了他。这得要是多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才会这样的?他刚刚一动就将手缠上来,嘴里还发出急促的呼吸声。聂秋染心下生疑,但也没有怀疑过妻子是不是虐待了女儿,才会使得聂娇这个模样的,反倒是想着是不是下人怠慢了一些,或是,其他?

    等到崔薇拿了一床薄被出来时,就看到聂秋染一脸深沉的样子,将被子丢给他了,崔薇转身便要走。聂秋染一看她要离开,顿时有些着急了,连忙道:“薇儿,快来给我抓抓,背那里痒得很。”崔薇不疑有他,虽然对于聂秋染抱着女儿连手也不肯撒,抓下背都不敢动弹的体贴模样弄得心中有些吃味儿,但仍是走了过去,弯了腰替他抓了两下。

    “不是那里。”聂秋染轻轻说了一声,崔薇一连移了好几次,都没找到位置,顿时有些火大了,转头盯着聂秋染看。她脸上带着一丝刚沐浴后的馨香与清淡,脸颊两抹晕红,一双挑起的大眼,这些年来随着青稚褪去,身上韵味儿十足,聂秋染本来早就忍耐不住,这会儿好不容易激得她自动送上门儿来,探了头过去便将她柔软的唇瓣含进了嘴里。

    他竟然连亲自己时都抱着女儿!崔薇本来刚刚有些情动,随即又感觉到聂秋染的手没有如同以往般放在自己身上,睁开眼睛一看,顿时气极反笑,笑了两声,自个儿退了开来。聂秋染眼中还含着动情之色,着急道:“怎么了?赶紧过来!”

    崔薇哪里理他,自个儿又退了几步,这才打量了聂秋染一眼。才笑道:“聂大哥你慢慢坐着吧,我先睡了。”

    聂秋染气得咬牙,看她小腰扭了扭的进内室了,顿时险些气得吐血。双眼通红,刚刚勾起的火气这会儿得不到满足,整个人越发难以忍耐。

    半睡时崔薇正睡得熟了,身上却是突然一重,一个温热的嘴唇从她脸庞移到下巴处,不住的吮吸舔舐,一双手从她腰摆处探了进去,把她的裙子撩了起来。下半身突然间一空令崔薇吓了一跳,一下子便将眼睛睁开了。刚要惊呼。那双手却将她衣裳扯开了。手段略有些粗暴的将肚兜给扯了下来,只听一声带子断裂的响声,胸前一凉。一双绵软的玉白便跳了出来,被某个急不可耐的人含了住。

    “你干什么!”身上熟悉的气息令崔薇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恼怒。任谁睡得正熟时被人弄醒,都不要高兴。崔薇推了他一把,聂秋染却是将头埋在她胸前不肯移开,崔薇刚睡醒,手上软绵绵的没有力道,那点儿动作看起来就像欲迎还拒一般,不止没有这使得某个早已经情念冲到头顶的人住手,反倒使他更激动了一些。聂秋染伸手捉了崔薇两只手,按在了她头顶上,温热湿濡的嘴唇在她身上留下点点印记。

    崔薇小口喘息着,整个人无力受他摆布,双手被人制住,连腿也被他压住了,根本动弹不得,只得任他施为。

    聂秋染之前没有觉得,这会儿激动起来眼睛都红了。

    “你给我放开,你抱着,女儿睡去。”崔薇一想到刚刚他宁愿抱着女儿也半点儿不肯放她睡到榻上的情景,心里火大了起来,又开始拼命挣扎。

    “你小声一些,等下将那祖宗给吵醒了。”聂秋染喘着气,一边分开她细直修长的双腿,伸了手便探到她腿间:“都这模样了,还要赶我出去?”他一边说着,一边手指又微微拨动,崔薇忍下了到嘴边的轻呤,羞怒之下越发动作大。聂秋染知道她脸皮薄,也不敢再逗了,深怕等下自己连这好事儿也没了,因此连忙将自己衣裳褪了,一边挤到了她腿中,伸手拉了她腿环住自己,一边试探着往里挤,一边哄她道:“那可是咱们的女儿,你该不会是连女儿的醋也要吃了吧?”

    崔薇本来是心里有些不爽快的,又恨聂秋染哄完小的才来哄自己,有心不想让他得逞,可听到聂秋染这句话时,才回悟了过来,聂娇是自己的女儿,她现在竟然跟女儿吃起醋来,顿时便心中一羞,原本紧绷的身体软了下来,聂秋染看准时机,重重将自己按入她身体里,将她那声痛哼堵在了唇间。

    一番耳鬓厮磨,屋里气温升高,两人正到情浓之时,聂秋染借着外头微弱的灯光,看到崔薇媚眼如丝,脸色绯红,头发散乱的模样,越发觉得难以自制。两人亲密相接处湿软润濡,那种滋味儿,令他忍不住低下头将崔薇嫩唇含在嘴中细细怜惜,身下却越发用力了些。

    正是难以自禁时,两人都有些情烈如火,外头却是突然间传来了一声女童尖利的哭声,半夜三更的,这哭声一响起来,顿时便极为刺耳。崔薇刚刚还极为情动,她本来少有这样的时刻,一来是心中有些害羞,不大放得开来,二来是聂秋染平日里手段就已经够多了,根本折腾得她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自然对这闺房之事有些害怕,再者又怕自己怀孕了,因此对于夫妻之事,她是能拖就拖,这回是因为两夫妻实在是相隔得太久了,之前没觉得,这会儿细想起来,其实这一年来女儿大多时候都隔在他们夫妻之间,算算下来,两夫妻已经一两个月没有亲近过了,便是亲近都如同偷情一般,崔薇对于这事情有些害怕,自然不觉得,这会儿被聂秋染耐下性子来一番施为,倒是动了些情。

    可这会儿孩子一哭,她吓了一跳,脸上红晕顿时褪去了大半!聂秋染只觉得她一紧张起来险些要了自己的命,身体紧紧箍着他,令他忍受不住,当场就险些发作了出来,倒吸了一口冷气,死死咬紧牙了,才没当场发出,反倒更激动了些。

    “爹,你在哪里。”外头女孩儿哭了起来,聂秋染伸手一挥,那原本还挂着的幔子落了下来,崔薇有些着急,刚想推开他坐起身来,聂秋染却是死死将她按床上,不准她动弹,自个儿则是用力越发大了些。

    “娇,娇儿……”崔薇打了他好几下,也不敢用大力了,怕弄出声音等下被外头的女儿听见,要是被孩子看见两夫妻这模样,她死了算了!

    崔薇急得要哭,聂秋染这会儿箭在弦上,哪里能由得了她。见她挣扎个不停,索性退了出来,崔薇身体里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了出来,她原本还有些苍白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通红,身体一轻松,还没有来得及庆幸,聂秋染便已经将她翻了个身,重新压了过去,又重新滑进了她身体里。

    这下子崔薇险些惊叫了出声来,这个动作令她又羞又气不说,而且身体还越发敏感,这种陌生的感觉还极少有过,她偏偏趴着,不能再像之前一般伸手打他,只得死死抓住了枕头,将自己的脸埋了进去。

    外头聂娇放声大哭了起来,崔薇好几次想动,聂秋染都按住了她,雨点般的吻落在她背脊上,轻声在她耳边喘息道:“别理她!”

    守夜的丫头们也被吵醒了过来,聂秋染进内室时是锁了门的,这会儿聂娇正不停的拍着门板,嘴里嚎啕大哭,哭得口中不住抽噎了起来:“爹,爹,你出来!”她都打起了嗝来,听得崔薇有些心疼的同时,又有些觉得古怪,偏偏这些念头根本不能在她心中存留多久,便被聂秋染强势的击碎。

    “大娘子,您先过来吧,看眼睛都哭肿了,可是做什么恶梦了?兴许大爷是出去了……”一个丫头温柔的哄起了聂娇来,聂娇却是放声大哭,一边更拼命的拍起了门来:“爹,你出来,你在里面干什么!你们给我滚开,我只要我爹,我爹是我的!”

    她尖利大哭时,聂秋染却是狠狠将崔薇揉进自己胸膛,恨不能将她揉进自己骨子里!两人云收雨歇,聂秋染缓缓从崔薇身体里退了出来,一边也顾不得去清理,转身就将整个人都软了的媳妇儿搂进了怀里,一边长叹了口气。

    “爹,你出来,你出来,你们在干什么!坏,你坏,坏人,坏人,把我爹还来!”外头聂娇哭得声嘶力竭,崔薇本来浑身酸软,腿间处留下火辣的疼,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一下了,女儿的话却偏偏钻进她耳朵里,令她身体颤抖了一下,睁开了眼睛来。

    聂秋染脸色铁青,起身拿衣裳披好了,拧了屋里木架上准备好的冰冷湿帕子替妻子清理了一番,又重新找了干净的衣裳替崔薇穿上了,这才在她唇上亲了一口,看着崔薇有些苍白的的脸色,刚刚情事后的嫣红因为外头小丫头的话,而一下子变得粉白,这令他更加怒不可遏,替她整理了衣裳,也没顾外头的哭喊,轻声道:“你睡着,我去看看。”

    说完,看崔薇想要坐起身来的样子,又将她推了下去。

    PS:

    第二更~~~~求小粉票。。。。。。亲们啊啊啊啊啊满地打滚的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5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七章 怀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57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七章 怀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