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心惊

    聂秋染的身影渐渐离床远了些,不多时推开了门的声音响了起来,聂娇尖利的哭声更厉害了一些:“爹,你刚刚在干什么?”像是在责问一般,崔薇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剧痛,她本能的不愿意去多想,腰身酸软的厉害,她觉得不止是因为身体刚刚因为情事后的疲惫,更有一种来自心灵后散发到四肢百胲的恐怖遍布了她的全身,令她浑身使不出半分力气来。因此索性听了聂秋染的话,也不敢再去多看,将脸埋到了枕头里,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

    “你干什么!”聂秋染火大的要死,刚刚他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一年多以来女儿渐渐粘他了,弥补了他前一世时的遗憾,这令聂秋染很是高兴,原本他对于女儿就很是喜欢,因此后来更是对聂娇越发纵容了些,之前只当女儿喜欢与自己亲近,他还觉得高兴,可今晚崔薇发了回脾气,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女儿再粘他,不该有一种想要独霸他,占有他的感觉,好像不希望他与任何人亲近一般,刚刚情火中烧时不愿去多想,如今刚回房不久,女儿便这样喊了起来,这令聂秋染心中有些怀疑了起来,不再像平日一般看着聂娇满脸的宠溺,反倒带了些冷淡。

    “爹……”聂娇看到他这神色,吓了一跳,扭了扭手指,小声的唤了一句,心脏开始疯狂跳动了起来。

    “你到底是干什么?或者是说你想干什么?”聂秋染突然间神色冷了下来,冲丫头们吩咐了一声:“你们先出去!”

    这两父女平日里一向是好得跟什么似的,连夫人也被撇在一边儿,不知怎么的,今晚大爷便发起了火来,众下人们连忙答应了一声。也不敢留,个个都跑了出去。屋里顿时只剩下了父女两人,聂秋染这才揉了揉额头,一边再问了一次:“你想干什么?”

    “爹在说什么?”聂娇脸色微微一变, 脸上还挂着泪珠,看起来好不惹人怜爱,但这会儿聂秋染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今日的事情聂娇实在是惹火了他,不管聂娇心里想什么。聂秋染这会儿都不准备纵容了,而她若是自己女儿还好,若不是……

    一想到这儿,聂秋染感觉不寒而粟,连自己都受不了这个事实。恐怕若真说清了,连崔薇也得受不了。

    “我说什么,你心里明白得很。”聂秋染试探的说了一句,聂娇神色顿时变了,估计还是小孩子,根本不能像老奸巨滑的成人一般做出表情来,她脸上的惊慌之色掩都掩不住。在令聂秋染有些失望的时候,她才坚定道:“我是爹的女儿,永远都是爹的女儿,绝对是爹的女儿!”她一边说着。一边受伤的看了聂秋染一眼,头也不回的跑出去了。

    聂秋染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松了一口气,还是觉得一颗心又吊了起来,只是却没有去追她。反倒召了外头守着的丫头进来让她们找个人去追聂娇了,另外的人则是弄了热水进来给两夫妻洗沐换了床单。

    崔薇懒洋洋的靠在聂秋染怀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整个人都有些茫然,不知道是不是累极了,竟然一时间连半点儿睡意也没有。不多时外头传来丫头们焦急的回话声:“夫人,大爷,大娘子人不见了……”一听这话,崔薇心里一阵着急,刚想起身,聂秋染却是伸手扣在了她腰间:“别管她了,从小宠惯了,半点儿规矩也没有,这家里就这么些地方,她能跑到哪儿去,你信不信她撑不了几个时辰,自己就出来了。”

    以前聂秋染对聂娇都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中怕摔了,也不知今儿怎么就这样冷淡了。但孩子是自己生出来的,哪个做娘的人哪个疼,崔薇想起身去找,聂秋染却不让,刚刚两人还欢好一回,崔薇挣扎几回也没力气了,到底是被聂秋染弄着,模模糊糊的睡着了。早晨起来时,聂秋染已经去了外头准备今儿要出去用的东西,崔薇刚起身,便唤了碧枝过来问话:

    “大娘子找着了没有?”碧枝看她眼睛下方一圈青影,只当她是着急的,连忙就点了点头:“找着了,在园子里找着的,这会儿已经起身了呢,估计一会儿便来向夫人请安了。”

    一听到女儿找到了,崔薇松了口气。果然刚洗完脸,碧枝正替她梳着头,外头便听到丫头回话的声音:“夫人,大娘子……”

    话还没说完,聂娇已经闯了进来。

    崔薇看着一晚上时间就像憔悴了不少的小脸,心中有些心疼,连昨儿仅有的一丝郁闷也消失不见了,连忙露出一个笑容道:“娇儿……”

    “你别当我不知道你们昨晚上干了什么!”聂娇恨恨的盯着崔薇看,眼神中透出恨意来:“我恨你!”

    没料到女儿竟然说了这样一句话,顿时令崔薇吃了一惊的同时,又有些羞恼。夫妻伦敦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丫头来说三道四了,她年纪小小的,到底学了些什么!崔薇心中又惊又怒,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厉声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聂娇看到她这模样,吓了一跳,脸上露出怯怯之色来,缩了缩肩膀,一边眼眶中两滴眼泪滚来滚去的一副有些害怕的模样,外头传来脚步声,不多时聂秋染的身影进来了,见到屋里异样的情况,一边就皱了眉道:“这是怎么了?”

    “哇!”聂娇一下子放声大哭了起来,朝聂秋染扑了过去,直直撞进他怀里,死死搂着他双腿道:“娘骂我,娘凶我!爹,救命啊!”

    若只是女儿跟自己闹腾一番,撒撒娇也就罢了,可听听看她说的是什么,这会儿竟然扑进聂秋染怀中叫救命,莫非还以为自己这个生了她下来的母亲会要了她性命不成?崔薇一想到这儿,顿时心中凉了一截,还没有开口,聂秋染那头已经冷淡的将聂娇给推了开来,皱了眉头道:“你怎么惹薇儿生气了?”那语气竟然是罕见的凌厉。

    聂娇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打量了聂秋染一眼,眼中泪珠滚来滚去的,没有落下来,半晌之后,她才吸了吸鼻子,垂下了眼皮,睁开眼睛时脸上已经是一副可怜兮兮的神色,朝崔薇走了过去,伸出一只小手,细声哭道:“娘,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刚刚虽然她出口无状令崔薇有些恼怒,但这会儿见她认错,又看到她的小模样,心头早软了一大截,连忙将女儿搂进了怀里。聂娇挣扎了两下,崔薇也不以为意,只当她还在生气,连忙招手让碧枝给自己将梳妆盒取了过来,一边哄她道:“娘怎么会生娇儿的气,你瞧瞧,上回你喜欢的舅舅送的那双紫玉明珠做成的耳环,我就给你了,以后留着给你做嫁妆……”这对紫玉明珠十分稀奇,当初就是在罗玄收到手的礼物中都已经是极为罕见的,他送给了崔薇,做成了一双耳环。

    上回聂娇瞧见之后就一直想要,崔薇只当她小姑娘家看见漂亮的东西都想要,若是旁的给女儿玩了就是了,可是这双耳环意义不一样,若是女儿出嫁时给了她还好,若是她现在不懂事给碰坏了,可真是可惜不说,还白费了罗玄一番心意,因此一直没有给她。

    聂娇吵了好几回,崔薇今儿还是看在自己头一回严厉冲她喝斥的份儿上才将这东西拿了出来,还没有叮嘱她小心保管着,聂娇却已经挣扎着抬起了头来,满脸不情愿与厌烦之色,以她的身高,一抬头,正好就看到崔薇低垂着的胸口。她穿着斜襟衣裳,夏季本来衣衫就薄,一侧身,她离得近了,自然看到胸前点点的瘀痕,聂娇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把抓过那对紫玉明珠,狠狠朝崔薇脸上砸了过去:“贱人!谁肯要你的臭东西!”

    这个变故顿时令人震惊了!崔薇愣了一下,好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女儿干了什么。脸上一阵阵刺疼,那对紫玉明珠倒也并不太重,不过上头烧化之后拨成丝儿的金勾却是在她脸上一挂,带起一道细小的血珠来,崔薇震惊了,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她傻愣愣的看着女儿,好一会儿之后才想起她喊了贱人两个字!崔薇一下子站起身来,那头聂秋染脸色铁青,一大踏步上前,便举起手,狠狠一耳光朝她甩了过去!

    “你在骂谁?你的礼貌在哪儿?”聂娇身体被打得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看得出来聂秋染还是用了力气的,若是他这会儿全力出手,恐怕聂娇非得飞起来撞到椅子不可!但就算是如此,聂娇人小皮肤嫩,脸颊上却仍是很快就浮现出一个红肿的手掌印来。这一个变故顿时令得屋里许多人有些惊呆了起来,聂娇伸手捂着脸,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聂秋染,两泡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半晌之后才咬了咬嘴唇站了起来,抽了抽鼻子,很快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恨爹,我最不喜欢爹了,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说完,捂着脸便起身迈着小短腿儿飞快的跑了出去。

    PS:

    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5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八章 心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58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八章 心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