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巧遇

    崔薇傻愣愣的看着女儿离开的方向,心中突然一沉,她突然间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突然来到这个时空的情况,顿时心下一寒,身体开始哆嗦了起来。

    屋内丫头们傻愣愣的,聂娇的奶娘一着急,便想要追上去,脸上露出疼惜之色来,聂秋染先是看到了崔薇呆滞的脸色,又见到她脸上细微的伤口,这会儿已经渗出了血来,聂秋染强忍下心头暴虐的感觉,一边握着拳头皱了皱眉:“别去追她!如今聂娇变成了这般模样,是不是你们这些下人背地里在撺掇着!”原本呆滞的崔薇眼珠转了转,眼神突然间有些亮了起来,聂秋染心下松了口气,这才狠狠的盯着聂娇身边的奶娘,眼神阴鸷了起来。

    那嬷嬷身体一软,坐倒在了地上,满眼茫然之色,她心头有冤,却喊不出来,小娘子这一年来性格变了许多,也难带了,再者她是主,自己是奴,小娘子又不像是真正三四岁的孩子,自己哪里能撺掇得了她?不过刚刚聂娇当众喊崔薇贱人那模样,若说她没有被人教使着,怎么会喊得出来?这嬷嬷自个儿都不相信一个做女儿的能喊自己的亲娘做贱人!

    将这嬷嬷拖了下去,崔薇也没有求情,聂秋染小心的将那一双耳环捡了起来,放进了崔薇的妆盒子里头,一边伸手怜惜的替她抚了抚脸颊上的血珠,一边道:“这对耳环以后不要拿出来了,也不要给她,免得往后便宜了别人。这东西恐怕大周朝也再找不出几对相同的来,以后送给霖儿,给我们聂家传下去该有多好。”聂秋染忍下了心头的纷乱,冲崔薇温和的叮嘱了一句。这才冲碧枝等人皱了眉头道:“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拿了东西来替夫人将伤口处理一下,今儿还要出去呢,别耽搁时间了!”

    众人本来都当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情想要出去看龙舟的事儿铁定是黄了。可谁料聂秋染依旧开了口说要出去玩耍,顿时几个丫头都有些激动了起来,连忙答应了一声,四处便开始忙了起来。崔薇原本还想说什么的,但在丈夫目光下,她嘴唇动了动,也没将到嘴边的话再说出来,那厢伤处本来就细小,只拿帕子将血迹擦干净了。再拿药膏细细一抹。便再看不出痕迹来。倒是那明珠不小。因此砸到脸上,外表看不出来,但摸着倒是隐隐作痛。

    罗玄抱了兴奋异常的聂霖过来时。就看出屋里有些不对劲儿,他也没有多问。几人准备妥当,欲出门时,崔薇本来还想问一问聂娇的,但聂秋染却是握了握她的手:“她懂事了,不能再让她这样任性下去,今儿她要是自己想不通,不过来道歉,她就不能去!”崔薇嘴唇动了动,见到聂秋染坚定的神色,也就微微点了点头,跟着上了轿子。

    等几人一走,躲在走廊下的小姑娘满脸阴霾,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胸脯儿不住的起伏,一边死死的拧了拧自己手中的帕子,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只喃喃道:“爹不爱我了,爹不喜欢我了,爹不能不喜欢我,爹是我的!”等到有丫头将她找到时,聂娇整个人已经哭得眼睛红肿了。

    在外头看了半天,原本对于今日都已经期待好久了,可因今早聂娇之事儿,崔薇心里头却觉得空落落的,有些放不下。外头热闹的情景也不能吸引起她的注意力了,一路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罗玄看得出来她心情不好,有心想凑过来讨她欢心,但却被一旁的聂秋染守得严严实实的,只能郁闷的抱了小胖纸聂霖在一旁,不时转过头来看两眼。

    这一情况直到原本几人占据的凉亭,周围都有聂秋染的人把守着的地方,有一堆人朝这边闯了过来时,才改变了。

    “对不住了,不知兄台可否能让家母稍事休息一番?”外头人山人海的,偏偏高处几个凉亭里却是有重兵把守,安静异常,有几个被挤了过来,一个穿着藏青色衣裳的人影扶着一个穿了湖绿色夏衫,挽了圆髻的妇人以及其余七八个人影被外头的人群挤了过来,被外头站着的护卫拦了个结实时,崔薇原本还有些木然无表情的脸上一下子露出惊异之色来。

    那青年一边作着揖,一边也不出声儿,外头吵闹声以及拥挤的情况使得这边亭子里像是空出来一个安静的世界一般,聂秋染的眼神也微微变了变,招呼道:“秦兄?”

    一听这话,那原本低着头,双手合叠高置于自己头顶的青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站起了身来,抬头朝这边看,一脸惊骇之色,不是秦淮还能是谁?秦淮一瞬间脸色青白交错,原本被他扶着的妇人也放下了捂在脸上的帕子,嘴唇抽了抽。

    果然是秦淮母子,没料到竟然在这时遇上了。崔薇站了起身来,与秦淮打了声招呼:“秦公子,多年未见了。”

    “嫂夫人。”秦淮慌忙行了个礼,随即又想到自己如今的情景,顿时沉默了起来。

    几年未见,秦淮看起来沧桑了许多,脸上疲惫之色压都压不住,眼睛下方两团青影,神色微米。一身单薄的青衫穿得身上骨头都显得凸了出来,整个人一副失意之极的样子,这哪里还像是当初那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反倒是如同一个落魄的书生般!许氏看到崔薇等人时,脸色也跟着青白交错,事隔多年,可惜当日的过往情景,在再见时,一一都浮现在了许氏的心头,令她脸色顿时就变了,疑惑道:“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我们怎么不能在这儿?多年未见,秦夫人可还安好?我看秦夫人身子骨儿硬郎,倒也不差。”许氏此时早已经不复崔薇第一回见她时的雍容与光华,她当初因女儿的婚事而与崔薇交恶,最后将女儿嫁到陆家,如愿以偿嫁了个官员,可偏偏最后却落得那般结局。陆劲那个狼崽子,连自己的岳父母也不放过,害他们到如今,许氏如今一想起来,依旧是恨得咬牙切齿。

    而这一切她都认为全是崔薇给害的!若没有当初去了她家里一趟,自己那个女儿如何会看上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而后使得母女离心?若没有那个姓崔的小子,自己的女儿便会乖乖的安份嫁人,若没有在聂家里头,自己遇着了那个逼婚的王夫人冯氏,她如何会在走投无路之下与陆家那候氏接触,最后又如何会因不想将女儿嫁给崔敬平而拖延下嫁给陆劲,使得最后陆劲那不得好死,该杀千刀的告了自己家。

    最后使得自己不止是连累了娘家不说,连带着原本是知府的丈夫也跟着被拿入了京中。虽然皇恩浩荡,正德帝并未要了自己丈夫秦固性命,可是却将他的官职一降再降,直接降为七品的知县,发派到定洲一个下属小县去了!如此一来,原本风光的许氏自然也得跟着过去,而本该极有前途的儿子也因此受了连累,如今只在县中谋了个九品的官职,一家人再无出头之日,这一切都是崔薇给害的!

    许氏眼眶一下子变得通红,厉声指着崔薇喊:“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与你那三兄都是害人精!”

    崔薇一看到这许氏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将她嘴给撕了,原本她今日心情就不好,本来看在秦固脸面上也不准备理睬许氏,忍下了心里的恨意的,可这会儿许氏自个儿撞了上来,崔薇自然也不客气,冷笑了一声,恨不能上前抽许氏耳光:“我瞧着你才是个害人精吧,都是因为你挑了个好女婿,才给你们秦家带来了无上的荣光,如今原本的秦知府现在在何处了?”崔薇这会儿双眼也是通红,当初才刚到定洲时,就收到了辗转从西凉而来的信。

    是崔敬平递过来的,只说他现在已经在西凉安定了下来,其实是他如今已经在西凉从了军,这些年来都熬在边关中。西凉位处西侧,不止是生活条件不好,而且因那地方一般都是发放犯人时流放之所,因此民风极其彪悍,不止是环境差,而且那里情况也不少,最重要的是出了大庆朝的边境,西凉对面便常年驻扎了一支蛮人部落,每到秋季时,蛮人一旦没粮,便要闯入西凉中大肆抢虐一通,可以说不止是穷山恶水,而且还伴随着时常的危险。

    在那个地方,崔敬平投了去当了一个小兵,时常面临着这样的危险,如今已经渡过了四个秋冬,可想而知是有多危险,说是从死尸堆里滚出来,拿命去拼也不为过!

    而他明明可以有更好的生活的,偏偏当初就是这个许氏,为了一个名声地位瞧不上他,肯定是让崔敬平心中难受了,自己当初为了秦淑玉与他这门婚事,不知低了多少头,吃了许氏多少闲气,可婚事依旧最后没成,只是这姻缘之事原本天定,本来崔薇也怪不着许氏,偏偏她今日过来还要说这话,一下子便将崔薇心里的怨气点燃了起来,若不是看在秦淮份儿上,恐怕当场冲出去指着许氏让她滚都有可能!

    PS:

    第一更~~

    感谢的话在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5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九章 巧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59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九章 巧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