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心意

    也不知道哪儿学来的这些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这些日子大家都在忙着怕往后的生活,偏偏聂娇还在闹腾着这些,实在是让崔薇厌烦不已,一听到这儿,顿时脸色就难看了起来,转头朝阴流看了一眼:“阴先生,让你见笑了,你稍等一些!”阴流连忙摇了摇头,直道不敢。其实崔薇说到这儿,其实心头已经有了打算,冷静的冲碧枝吩咐:“将她给带过来,既然她要死,我这个生了她的娘也该好好问问,看她准备要怎么个死法,才能对得住我!”

    不知为何,碧枝一看到崔薇现在这样平静的神色,心里便直打哆嗦,嘴唇动了动,这才轻应了一声,刚转身出去,就又听到崔薇幽幽道:“将人带过来了,你们就守在外头,也不必进来了。”碧枝轻应了一声,低垂着头倒退了出去。

    顾宁馨脸色惨白,她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刚刚听到阴流肆无忌惮在她面前说起崔薇还有粮草的事儿,哪里有不明白他这是有了想要杀人灭口的心思,已经是将自己当成死人了才会这样说的,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如今聂秋染已经功成名就,可以想像他回到京中,就是不称王,正德帝也非得封他一个王做不可,若是自己能再嫁给他,往后风光无限,看谁还敢小瞧自己!更何况只要她能等到聂秋染回来之时,当日聂媛曾与她说过,自己是她的娘,她会帮自己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聂媛会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如此凶狠,反倒是对自己另眼相看,但不知为何,顾宁馨就是相信她的话,那小孩子喊她娘时的眼神实在太真诚了。她说的话也没错,自己容貌美丽,天下少有,当日在小湾村时,聂秋染也是看了自己一眼的,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像看顾宁溪那样的,若是等他回来,自己一定能活下去的。

    一想到这些,顾宁馨既是感觉怕死。也是感觉不甘死,她更怕死了之后再也过不上梦想中的生活,因此连忙叩起了头来:“聂夫人,求你饶了我的命,饶了我吧。看在小娘子的份儿上……我可以替你劝她,不要死,聂夫人……”顾宁馨声音娇娇滴滴的,又带着哭音与哀求,听得人心里都柔软怜惜了起来。

    只是偏偏她求错了人,也说错了话。

    崔薇一听到她求情时提到了聂娇,顿时冷笑了起来:“我的女儿。竟然要看在她的份儿上饶了你。还要你替我劝她不死,真是我生的好女儿。”崔薇叹了口气,一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来。聂娇如今身体里住的不知是哪一个,既然她不能将自己当成娘。又是杀了自己真正女儿的凶手,纵然是现在用着自己女儿的身体,可她也依旧不是自己的女儿,光听她嘴中所说的那些话。便知道了。到底不是自己的女儿,永远不可能跟自己同一条心。既然如此,她不愿认自己做娘,那她也当自己女儿早死了。

    “聂夫人……”

    “她要死就是,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你劝她活命?”顾宁馨本来还想哀求的,但一听到崔薇这话,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极为震惊的坐起身来,抬头盯着崔薇看。她这是什么意思?聂媛可是她自己生的女儿,莫非她连女儿的死活都不顾了?顾宁馨这会儿太震惊了,又怕自己没了聂媛作仪仗,到时崔薇真要弄死自己,她一下子就慌了起来。

    而这会儿外头传来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娇小的身影拧着裙摆就跑了进来,后头碧枝听话的将门给关上了,聂娇一进来本来就想朝崔薇冲过去的,谁料看到了跪在地上,面色苍白的顾宁馨,顿时跑了过去,娇声唤道:“娘,您怎么过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唤顾宁馨做娘,崔薇心头更冷,原本有的最后一丝不忍也都烟消云散了,嘴角边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来,盯着眼前的情景看,只是虽说她表情平静,但心中到底还是乱得很,伸手想要摸茶杯时,手不停的在颤抖着,崔薇感觉到了这情况,缩回了手来,死死的捏在了掌心中。

    “你这贱女人,你想对我娘做什么!你信不信我让我爹杀死你!”聂娇恨恨的盯着崔薇看,一边想拉顾宁馨起来:“娘您起身,您怎么能跪她……”

    顾宁馨这会儿看到崔薇的表情,顿时吓得浑身都僵硬了,哪里敢动弹,只不住摇头,嘴里轻声道:“聂姑娘,我真的,真的不是你娘。”她现在还没嫁过人呢,也没有与哪个男人有过苟且之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孩子。顾宁馨一边说着,一边聂娇脸上露出了受伤的神色来:“娘,您不要媛儿了吗?媛儿会很听话的,媛儿是娘的媛姐儿啊!”小女孩这会儿眼泪都流了出来,看着确实可怜,但崔薇却心头越发冷,听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媛姐儿,虽然早知道她不会是自己的孩子,可现在看她自己承认,依旧是双腿不住哆嗦。

    “聂姑娘你别说了……”顾宁馨越来越害怕,一旁阴流脸上也露出诧异之色来,他怎么也不明白明明是聂秋染的女儿,也是崔薇生的,怎么会唤别人做娘,这小丫头出生当日,自己还代表了罗玄出来送过礼物的,也曾亲手抱过,是与聂霖同胎被崔薇所生的,明明是叫聂娇,现在怎么又说她是聂媛,还唤顾宁馨娘?

    “我瞧到现在也差不多明白了,既然你们自认是母女,那就去死吧。”崔薇看了半天,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本来想镇定一些,好好儿解决了这事儿,不过看着明明是自己生的女儿,却偏偏因为骨子里被人占了缘故,竟然唤别的女人做娘,心中的滋味儿真是五味澄杂。

    她这样一说,不止是顾宁馨慌了,连聂娇也吓了一跳,连忙道:“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想死?我成全你了,让你们母女二人死到一块儿。”崔薇也没有看她,越看只怕自己心头越难受,只冲阴流道:“阴先生有没有法子让一个人看着似死了,但其实却只是昏迷着,如同一个活死人般,不能动弹也不清醒,没有意识的?”她想清楚了,既然这个自称为媛儿的少女不是自己的女儿的,那么她也不忍看自己的女儿身体被别人占据了,可同样的,崔薇也不忍心把自己的女儿杀死,因此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出来。

    这话一说出口,众人都吃了一惊,聂娇脸色这苍白的,一面道:“我不死,我爹不会放过你的!”她前世被孙氏灌过毒药,那死的滋味儿很难受,很痛苦,她不愿意去死!只有死过的人才知道死了有多可怕,她好不容易才能再醒过来,她不死!聂娇一面摇起了头来,崔薇看着她这模样,心里一股怒火忍都忍不住。

    既然她不想死,自己的女儿又何其无辜,她怎么又会想死?崔薇本来不想多说,也看得出来这自称为媛儿的少女恐怕就是附身的东西,也应该前世时年纪不大,或是阅历不深,她虽然恨这自称为媛儿的少女,可她也同样的不想看到她,偏偏这媛儿现在竟然说出这些话来,崔薇心里的痛苦与难受再也忍不住,哪里看得聂娇现在的模样,冷声就笑道:

    “你不死?刚是谁嚷着要死的?你爹不会放过我?你这身体还是我生的,若是你口中的爹知道你是哪儿来的孤魂野鬼附了他女儿的身,你信不信他能扒了你的皮,叫你生不如死?”崔薇冷眼看了聂娇,又接着道:“你叫什么媛儿心里清楚,你不是我的女儿,你只是一个孤魂野鬼,你要死便赶紧死快一些,想来威胁我,恐怕打错了主意!若是聂大哥知道你干了什么,呵呵。”

    崔薇笑了起来,聂娇脸上露出惶恐之色,那种惊惧之感,使得原本还对于崔薇话觉得如同天方夜谈的阴流与顾宁馨二人不由有些半信半疑了起来。本来鬼神之说此时人便是相信的,可那都只是别人传说,事实上什么神啊仙的众人一眼儿都没有看到过,这会儿崔薇竟然说自己的女儿是孤魂野鬼,阴流也觉得崔薇是在开玩笑,本来是想笑的,谁料看到了崔薇脸上的冷色,顿时笑意便凝住了,又见到聂娇眼中的惊骇与震撼,像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被人看穿了一般,顿时后背就凉了起来。

    “你说谎!爹是我的,他怎么会杀我?你才是坏女人,你是坏女人!你这贱人!我娘是顾宁馨,我是她生的,爹最疼的就是媛姐儿,他只有我一个孩子,以后聂家是我的,我要杀死祖母!我恨她!恨她!她杀我,她杀死我了,爹,救我,爹救命!”聂娇先是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接着又捂了脖子开始大声尖叫了起来,像是被人掐了脖子的火鸡一般,声音凄厉而又惶恐,听得人心寒,什么是她杀我,聂家只有一个孩子,还要杀祖母的,这模样若说她不是中了邪,恐怕在场中人无人相信!

    PS:

    第四更~~求求大家好心好心,把小粉票投给我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7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七十五章 心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75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七十五章 心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