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面对

    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聂媛的名字取差了,如今看来真是孽缘,既然她都已经出现了,聂秋染也准备开诚布公的与妻子将自己的事说出来,看得出来崔薇恐怕也应该不是原本的那个崔薇,两人性格完全不一样,聂秋染自认自己两世为人,看人眼光很准,崔薇肯定不是他前世时所认识的那一个,妻子是谁,从哪儿来的,他一定要知道!

    “好吧。【薇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聂秋染看起来令她心中有些泛怵,半晌之后仍是点了点头,这才坐起身来,外头丫头们敲了门,崔薇忙起身理了理衣裳,让人将热水送进来,她找了一套这些日子以来心神不宁时给聂秋染做的衣裳让他拿着去洗漱了,将笑得一脸幸福傻样的聂秋染送走,崔薇才笑着让碧枝将顾宁馨与聂娇带了过来。

    看得出来聂娇两人这些日子果然生活过得不太好,顾宁馨倒不说了,一脸腊黄,以往的美貌一瞬间如同一颗青葱水灵的白菜瞬间成了老白菜干儿一般。果然美人儿是要靠养出来的,本来自己不想针对顾宁馨的,其实聂娇唤她娘也不是她的不对,但千不该万不该的因为聂娇唤她娘顾宁馨便想顺着竿子往上爬,更为了她将自己的事儿说了出去,崔薇自然不会放过她,这会儿看到顾宁馨要死不活的模样以及霜打过茄子一般的青黄面色,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顾娘子最近过得可好?下人们没有怠慢吧?”

    顾宁馨一听崔薇这话,顿时气得浑身直哆嗦。下人们怠慢不怠慢她不知道吗?明明是崔薇自己下令要让下人不给自己东西吃的,现在竟然还来装傻。顾宁馨虽然是庶女,从小也要在嫡母嫡姐手下讨生活,但这样的苦头还是头一回吃!她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只是她不说,一旁的聂娇却主动的开始维护起她来:“你这贱女人,你想对我娘做什么!我爹回来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爹打死你。卖你到窖子里去!”

    这死丫头,也不知道从哪儿学了这些污言秽语的东西出来,现在小小年纪的便骂这些话,连崔薇都替她害羞,也不知道是哪样的娘才能教出这样一个姑娘,实在是让她觉得自己与她对话都失了体面。

    “我夫君已经回来了,不过他会不会打死我,也会不会将我卖了,那呆不是你说了就能算数的。”崔薇笑了起来。看了聂娇一眼。也不多说了。自己找了椅子坐了下来。

    聂娇在听到自己父亲已经回来时,脸庞上迅速的掠过一丝惊喜的笑意来,仿佛有些不敢置信一般。半晌之后才蹲下了身子,抓着顾宁馨的手臂便大声道:“娘。爹回来了,爹一定认识你的,爹会喜欢娘的!咱们有救了!”崔薇冷冷听着这话,又见到这小姑娘脸上的笑意,心里一下子烦腻了起来。

    却是强忍着心头的烦燥,冷冷望着眼前这两人如同逃得生天的表情。笑吧笑吧,现在不笑,恐怕再过一会儿便再也笑不出来了!如今越高兴,等下才会越痛苦,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她占了身体前是个什么滋味儿,崔薇自己虽然也不是那么名正言顺,但她来时崔薇本人其实已经是死了的,因此并不像是聂娇这样,人家还是活人时,便将人灵魂挤了。

    来到这儿之后崔薇曾好多次都试过想寻死再度重新穿越回去。没人知道她在刚来到古代那一段时间时,心中有多慌,有多怕!

    怕这未知的环境,也曾从熟悉的地方来到两眼一抹黑,甚至连父母都是陌生人的地方有多不安,但凡那时杨氏曾给她一点儿温暖,她都会死死的抓住,若是杨氏只是对她不理不睬,而不像后来一般将她当成摇钱树,崔敬忠不会好几回想算计她,最后甚至想将她送给老头儿作妾,她也不会像后来一般,因崔世福对于崔家的帮助,而心中生出厌烦感来。哪怕只是对她多一点儿的善意,对当初的她才来到古代时多加一点儿安定感,她都不会在后来计较崔家人如蚂蝗般粘在自己身上。

    聂娇但凡是有心的,便知道这一年多以来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女儿突然跟自己不亲了,反倒是不知为什么,疏远了不少,不知道聂娇在看到自己对她好到近似乎在讨好她时,心中是个什么滋味儿,也不知这名叫媛姐儿的女孩儿心是什么长的,怎么她一年多以来付出最后只换来她一句贱人,还口口声声的说要打死,卖她到那胺臜地方去。

    也因为自己的遭遇,崔薇对于这自称叫媛姐儿的女孩儿没有任何的害怕,哪怕知道她有可能只是一个孤魂野鬼,也并不觉得有何可怕的,鬼又如何,附身到了人身上,她要想怎么样还不是怎么样了,也怪她自己运气不好,不该附到自己女儿身上,否则换了其它家,说不得还发现不了这件事情,正因为自己的特殊遭遇,崔薇一旦开始真正怀疑,便认出了聂娇不是自己的女儿,对她不怕,却全剩下了痛恨,若是她肯假装一下也好,说不得自己这辈子便糊涂的过去了,可她偏偏连这一点儿小小的隐藏也不肯,那自然也怪不得她为了自己的女儿,心狠手辣了。

    “打死你这贱女人!”聂娇看到崔薇脸上的笑意,不知怎么的,便狂暴了起来,一点儿也再忍不住了,也许是因为前世时聂家只得她一个女儿,人人都哄着她,而她却又偏偏出身不高,只是姨娘生的庶女不说,父亲还对她冷冷淡淡不太理睬,以及孙氏对她的谩骂,最后更甚至于亲手灌了她毒酒,使她死于非命的原因,聂媛心里既是极度的自傲,偏偏又极度的自卑,以及幼年时就被孙氏嫌弃是个女儿不说,还有聂秋染对她的冷淡与不喜,让她性格脾气在这样的环境生长下,其实产生了改变,只害怕自己是个女儿所以父亲不喜欢自己,这一世在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父爱时,聂媛一下子心里的自傲便压过了自卑,显得狂傲了起来,有些得意忘形了。

    她自己是坚定的认为她在聂秋染心中便是压过一切的,一个崔薇根本不能与她相提并论,她自己觉得父亲对她其实是爱过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因为他还还欠自己,他欠自己上一世时的爱,他应该还给自己的,应该双倍还给自己的!

    若是没有这一世聂娇的受宠便也罢了,恐怕聂媛真的会认命,因为她自已是个女孩儿,上一世时聂秋染的孩子虽然只得她一个,但其实祖母孙氏一直看不上她,认为她不过是一个赔钱货,丫头片子,贱东西,活该是替别人家养的,因此时常骂她不说还不时的打她,聂媛一方面在受宠的同时,又感觉心虚,认为自己是个女孩儿所以父亲才不喜欢自己,她事实上心里虽然觉得怨恨,但其实都觉得理所应当了。

    可现在这一世她没料到,在她心中以为不会喜欢女孩儿的父亲,其实最喜欢的竟然是自己现在这个聂娇!这个认知一下子就让聂娇崩溃了,她心里怨恨了起来,明明为什么都是女孩儿,可偏偏聂秋染却不喜欢自己,为什么一样是女孩儿,这个名叫聂娇的丑东西就偏偏最得聂秋染喜欢,她凭什么!聂媛心里怨毒无比,认为聂秋染该欠自己的,他就该一直宠着自己,对自己无条件的好,不应该与那崔氏在一起,她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成为自己的母亲。

    自己母亲明明是顾氏出身,崔氏不过是乡下小丫头而已!父亲应该为了自己而杀死她!

    一想到这些,聂娇眼中露出腥红的杀意来,她这会儿根本看不得崔薇脸上的笑意,像是轻蔑,像是不屑,又像是根本看不起她一般。她凭什么!她以为她是谁,爹是自己的,谁也抢不走!聂娇想要朝崔薇冲过去,却还没被碧枝等人抓住,便已经被人一耳光抽到了脸上,身体一轻,直接就飞了起来,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的朝顾宁馨撞了过去。

    “你没事吧?”刚在里间沐浴时聂秋染便已经听到了外头的吵闹声,实在是聂娇声音太尖利了,让聂秋染只是匆匆洗漱了,将胡子刮了直接便出来了,这会儿衣裳半敞,头发湿淋淋的垂在身上,与他平日的斯文淡雅相比,此时多了几分狂放与不羁,看得一旁的顾宁馨脸颊微红,低下了头去。

    先是问了崔薇一句,再看了看她身上整洁干净,连头发丝儿都没乱过一点儿,才松了口气,跟着坐了下来。

    一旁被打得倒在顾宁馨身上的聂娇慢慢的坐起了身来,脸上露出一丝惶恐不安与极度害怕之色,接着被她压了下去,又成为以往向聂秋染撒娇时的那副模样,捂着脸就哭道:“爹,爹不爱我了吗?爹怎么打娇儿?爹不认识我了吗?这个坏女人不给娇儿吃喝,爹难道不打她吗?”

    ps:第四更~~求小粉票,飘过的童鞋,打赏张粉红票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7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七十九章 面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79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七十九章 面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