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再见

    除了聂媛自己的母亲顾宁馨不是坐在自己身边怜惜的搂着她,也除了主位上空荡荡的,并没有坐着顾宁溪,聂秋染更没有像前世一般,脸上留了胡子,整个人看起来冷肃而又威严之外,聂媛恍惚间像是有一种感觉,自己像是真回到了当初自己还是聂媛的时候的心情一般,坦荡、害怕,期待见到父亲,却又怕他得要命!再也不像是聂娇时,见到聂秋染能肆意撒娇,任性哭闹,这也是聂媛最恨聂娇的地方,她有自己所没有的一切,因此她更恨聂娇,恨不能她再度重生,让自己杀她一次!只可惜聂娇不能再出现,因此她拼命的想伤害崔薇,不止一次的甚至想伤害聂霖,只是她不敢,她怕自己真那样做了,恐怕聂秋染饶不了她。◎文學館r />

    事实上在聂媛不止一次有过这种疯狂念头,又认为聂秋染真将自己当成天下至宝时,其实心里本能的还是清醒着,聂秋染其实喜欢的不是她,而是她现在这个名叫聂娇的身体。

    顾宁馨神色也跟着变了起来,她隐隐有一种预感,自己恐怕真会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聂娇的身体开始微微哆嗦了起来,嘴唇不住颤抖着,竟然抿不起来,胸膛也不住跟着起伏,眼神中透露出惶恐不安之色来,勉强朝聂秋染笑了笑,一边声音干涩道:“爹,爹在说什么,娇儿不懂。”

    聂媛没有发现,自己在面对聂秋染时,下意识的不敢再说出自己的名字,而是又使用了聂娇的名字,她只道自己恨聂娇抢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父爱,但潜意识里,其实她是知道聂秋染喜欢的只是聂娇而不是她。像是一旦说出了自己是聂媛,便会失去这一切般。她明知道这一点,却又不甘心聂秋染面对自己时却喊的是其它人的名字,因此这种种念头在她心里交织,令她再也忍耐不住,在看到聂秋染与崔薇欢好时,一下子便暴发了出来!

    爹是她的,只能是她的!而她希望的是聂秋染娶顾宁馨,赶紧把她生出来。她不想看到崔薇。聂媛心里本能的觉得若是崔薇活着,恐怕她永远也没有机会再生出来,甚至不止一次心里想着要想什么方法,学着祖母孙氏当初对她一般,给崔薇下毒。让她去死的!她本来是这样的想的,可惜没有机会,没有祖母那样的药,她也后来没有再找到接近崔薇的机会。

    这会儿她本来觉得以自己母亲的美貌,爹一定会喜欢她的,当初后院的那些姨娘们不都是打扮的漂亮的,想等着爹去么?她本来满怀信心。认为自己说出自己是聂媛,爹一定知道她是谁,然后会将崔薇打死,将自己的母亲抬回来。然后将她生下来。到时她才不稀罕当这个聂娇,只要她一生出来,她便要将聂娇这张该死的,看得令她恶心。与聂秋染极为相似的脸毁去!可为什么这一切,与她想像中的不一样?聂秋染好像真的认识她。但聂媛这会儿心里丝毫没有欣喜,反倒听着聂秋染这语气,心对开始退缩害怕了起来。

    “你不懂?媛姐儿,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聪明懂事的,可是你既然已经不存在了,不该有你了,为什么你还要再出现?”聂秋染眉头皱了起来,似是有些伤脑筋。事实上这会儿他心中确实感到一种厌烦与暴戾感来。聂娇是他的女儿,却被另一个前世的女儿占了身体。虽说聂秋染心中下了决心,但其实不代表他做了选择便不会再烦这事儿:“既然已经不该有你了,你再投胎转世,不好么?”聂秋染的语气渐渐冷了下来,神色间也带了丝寒意:“为什么还要回来?媛姐儿,你早该上路的。”

    他真的认识自己,他真的知道自己是谁!聂媛心里这个念头一旦涌了出来,她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之色,到底还只是个小孩子,心性根本不成熟,就算是活了两世,可其实真正加起来,她的岁数才只是八岁而已,正是喜怒不定的时候,这会儿只知道聂秋染将自己认出来了,哪里还记得之前的害怕,连忙就高兴道:“爹认识媛儿了?爹知不知道,祖母给媛儿喝了好苦的药,还打媛儿呢,媛儿一点也不想喝,爹替媛儿报仇吧!把祖母抽筋扒皮!杀死她,再将她卖到窖子里去!”

    聂媛语气激动,一旦提到孙氏,不知怎么的,她就有一种控制不住,想要发火的冲动。聂秋染冷冷看着她扭曲过的脸色,那张狰狞的小脸,果然不该是自己才四岁多的女儿,他以前偏偏就不敢去想这个事情,反倒最后还要妻子来狠心点破这个带实。一想到这儿,聂秋染便想起了崔薇说这话时的语气与脸上苍白的神色,心头更坚定了几分。

    “看来我果然是忽略了你。”也不知道前世时一个七岁的孩子,怎么会学到这样一些恶毒的话,就算是孙氏杀了她,可如今孙氏要还活着站在聂媛面前,说不得聂媛能做的,比她还要残忍百倍,不过是孙氏下手得早而已。这个孩子早就已经被顾宁溪养废了,张口便出现这些粗鲁话,可想而知她若是将这话对着崔薇说时,不知崔薇心里该是何等感受了。聂秋染心中叹了口气,突然间抬起了头来,盯着聂娇有些兴奋的脸庞,一边摇了摇头:

    “你安心的去吧,往后投个好胎,如今你不可能再生出来,你是决定自己走,还是我送你一程?”

    本来聂秋染觉得自己应该是有话要跟这个女儿说的,可谁料看着原本以自己心中以为是乖巧可爱的女儿如今却根本不是他想像中的一般,聂秋染顿时不愿意再说下去了。媛姐儿上一世虽然死了,可其实却永远活在他心里,若是再与这女孩儿说下去,恐怕最后不止是活在他心里而已,还会让他厌恶记恨一辈子。聂秋染不愿意自己往后只能记得这丑恶的一面,倒不如只当媛姐儿真的死了,至少她留在自己心里的印象还在好的,否则再说下去,他心里原本美好的记忆恐怕一下子便要被扭曲。

    “爹这是什么意思?”聂娇本来还满脸兴奋的想着若是孙氏站在自己面前,她要怎么去报复,也要让她喝下那比自己喝过的药还难喝十倍的东西,更要让孙氏生不如死。她正想像着聂秋染知道她受过苦时对她露出心疼的神色来,往后一定会对她百依百顺,会对她更加疼爱,可谁料聂秋染开口并不是要哄她,而是让她上路。

    “走哪儿去?”聂媛先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接着才明白聂秋染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顿时脸色便变得惨白,一下子摇起了头来:“不!我不走!”她一边说着,一边脸上露出了怨毒之色来:“爹就真这么喜欢那个贱女人,竟然比喜欢媛儿还要多了?爹不爱媛儿了吗?爹你将她卖到窖子里去,不要杀死她了,媛儿以后会乖乖听话的。”

    崔薇本来在内室呆着想等聂秋染处置这事儿,只是等的时间长了,里头又不能听到外间的声音,她心中却跟猫抓似的一般,再也忍不住,依旧是出来了,正巧便听到了聂媛这话,顿时气得浑身哆嗦,双脚冰凉。这死丫头以为将自己卖入青楼中便是对自己好不成?好一个心思歹毒的小东西,也不知在哪儿学的这些,竟然动不动就要将人卖进青楼中,若她不是自己女儿的身体,崔薇这会儿倒真想让她尝尝动不动就要将人卖进青楼时自己进去是个什么感觉!

    “好一个什么媛儿。”崔薇这会儿气得不住呼气,胸口儿只觉得闷生生的疼,也不想等聂秋染做决定了,虽然不知道这小东西为什么口口声声唤聂秋染做爹,喊顾宁馨当娘,但她这会儿也顾不得其它了,不管这死丫头上辈子曾受过什么样的事情,那都与她无关,崔薇只知道这是自己女儿的身体,她既然不愿意喊自己娘,那便去死吧!

    “薇儿,你消消气。”聂秋染本来看到崔薇出来时,心中吃了一惊,只是随即又想到自己重生之事,他本来就一直犹豫着,到如今也没想过要再瞒她,因此也由着她出来了,看她气得伸手撑在内室门框上,浑身颤抖的样子,不由上前扶了她到客厅里坐了下来,这才替她拍了拍背,轻声道:“交给我来,你只要听着就是了,也免得气坏了身体。”

    事实上聂秋染是理解崔薇心头的感受的,将心比心,若是设身处地的站在崔薇那边去想,恐怕他自己是早就已经无法忍耐了。而崔薇这会儿越是忍耐着,越是证明她心里更难受而已。

    拍了拍妻子的背,聂秋染这会儿神色已经冷了下来:“你与你母亲一块儿上路,我也算是成全了你,你乖乖听话一些,早日前去投胎转世,说不得下一世还能积个善缘……”

    ps:第二更~~~~求小粉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8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八十一章 再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81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八十一章 再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81。